第一集·洗澡的作用
悠月雾竹2016-12-07 12:402,394

  幽暗的烛光在砖铺的地面上倒影出不规则的形状,晃晃悠悠,恍恍惚惚,虚幻而不真实。这是一个青砖堆砌的地下空间,每走一步,声音都会回荡很久很久。阴暗的空间里,你感受不到一丝温暖的气息,除了朽木,就是腐烂的味道。对了,还有或浓或淡的血腥味,不知是从砖头里散发出来的,还是腐朽的木头里发出来的。

  “啊,啊!”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凄惨的声音,盖过了凌景健听自己脚步声的雅兴。站定在石梯上,凌景健闭上眼睛,仔细倾听着。除了惨叫声,还有的怕是就是甩出的皮鞭打在地面的声音。

  “王爷。”看到凌景健做出的手势,飞鹰恭敬地站到凌景健面前。来之前就收到手下的传讯,已经开始对项宇烈用刑了,只是这丫头嘴硬的很,一时半会儿估计拿不下来。

  凌景健反手给了飞鹰一巴掌,那声音,响的连守在地牢外的士兵都听见了。“本王什么时候让你们给她用刑了?”强行压低的声音任谁都听得出来,凌景健生气了!

  “王爷,是属下自作主张答应了他们。属下这就让他们停止用刑!”半边脸被煽得通红的飞鹰就像是没有知觉似的,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跪倒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

  “算了。你先出去安排之后的事,本王一个人进去。”也不等飞鹰回复,凌景健一个人就朝地牢的最深处走去。

  被绑缚在刑架上,项宇烈还不忘打趣自己:幸亏自己一向都是将战甲套在习武服外,要是换成皇城里的那些个小姐,恐怕那衣服,现在也剩不下几块布料了。衣服后也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不会那么疼。想的是挺美好,只是洁白的习武服早就在鞭子的威武之下伤痕累累,一鞭下去,只留下一道鲜红的血迹。一百三十鞭,一百三十一鞭。项宇烈咬紧牙关,用数数来分散自己的注意,顺便在心里暗自较劲,看自己能不能支撑到一百五十鞭!

  “呸,妈***的,嘴挺硬啊。劳资就不信了!”施鞭者挽起袖子,将鞭子丢在盐水里,回头啃了一口油腻腻的肉块。一百三十二!每从内心喊出一个数字,项宇烈就忍不住哼出一声。受伤后好不容易红润起来的脸蛋,在如此猛烈的鞭雨之中,早已是惨白得无法再看。从发带里跳出的一缕秀发悬在眼前,一半被汗水黏在脸上;另一半,就这么垂着,颇有一点给主角增加点悲剧色彩的感觉,很是成功。

  “住手!”等在门口多时的凌景健一把推开刑房的门,夺下施刑者手里的鞭子,“谁给你们权利动本王的人!”

  “王爷恕罪,王爷饶命啊!属下,属下也只是奉命行事。”被凌景健吓得直接扑到地上的壮汉磕头磕得砰砰直响,求饶的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刚刚那一副耀武扬威的的样子,早就剩的连渣都没了。

  凌景健一脸嫌弃的把脚从壮汉身侧移开,他刚刚分明就看见壮汉的嘴里喷出可疑的,疑似肉沫的东西。“给本王滚蛋!来人!把人给我放下来!”

  项宇烈挪动着牙齿,给舌尖来了一口。一个机灵,无神呆滞的双目一个哆嗦,倒是恢复了一丝往日的神韵。

  手忙脚乱的守卫一圈圈的解开缠绕在项宇烈手臂上的锁链,一左一右架住左右乱晃,根本站不住脚的项宇烈。

  “手下不懂事,让项副帅受惊了。”怒视项宇烈身边不不懂事的守卫,“看什么看?还不请项副帅去洗洗?”这哪里是想要饶过项宇烈的意思?向来心狠手辣的守卫一下子明白了凌景健的意思,三个人就这么歪着嘴角,一副皮下肉不笑的样子。

  气势磅礴的宫殿,水汽萦绕的浴室,白玉砌成的浴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为凌景健本人准备的。事实上······

  “进去!”拖着厚重的脚镣,项宇烈根本上不了石梯。可早早得到消息的婢女守在殿内,一点都没有想去帮忙的意思,反而抓着项宇烈铁手铐间的链条就往前拖。说起来也是一军之帅,见过不少严刑,一走进这个房间,项宇烈就明白了。就凭自己这一身伤痕,进了这一池鸳鸯水(类型火锅里的鸳鸯锅。只不过是这个是一池的沸水,池底却是千年寒冰,),只怕是痛不欲生。

  “磨蹭什么!”狗仗人势的婢女召来三两个身强力壮的妈妈,拉着项宇烈就上了石梯。

  只是站在池边,热浪扑面,项宇烈只觉得伤口奇痒难耐。“放开,放开我!”就算是被人强行拖拽着,项宇烈还是努力想要离开。“老实点!”恶毒的妈妈一见项宇烈不肯配合,抬脚就是往她腿上踹去。

  想要我下去?好啊!既然摆脱不了掉下去的命运,项宇烈反过身用链条缠住岸边的几个人,几个人一起往池子里栽去。“啊!”音调从第一声一直飙到第二声,满身的伤口浸泡在热气腾腾的池水里,就那一瞬间,又酸又痒又麻又痛,项宇烈哪里还忍得住?无力的身躯在池水里扑腾了两下便是没了力气。挣扎间,一口池水呛到嘴里,竟然是咸的!不消片刻,项宇烈便是承受不住,任由自己的身体漂浮在池子里,放弃了抵抗。透明的池水,渐渐染上了一丝红色。

  “救命啊,救命啊!”突然被项宇烈拉进滚烫的池水里,这帮养在深宫里的奴才们直烫的哇哇乱叫,你抓住我,我拉住她。水汽腾腾,不知道谁抓了谁,谁抠了谁,场面乱作一团。迷迷糊糊的项宇烈只觉得这声音躁得人脑壳疼,可不过多时,这声音在耳边是越来越小,渐渐地,听不见了,连同眼前的世界,一起消失了。

  “飞鹰将军!里面好像出事了!”收到凌景健的消息,本来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成效的飞鹰还没走到偏殿,就被慌慌张张地侍卫撞个满怀。

  “出事了你乱跑什么!赶紧进去救人!”虽然不知道凌景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飞鹰晓得,凌景健一定不会允许项宇烈死得这么快。压根不管身后的侍卫,门口还在张望的侍从,飞鹰直接飞到偏殿冲了进去。

  敞开的大门瞬间释放了不少热气,屋内的水汽也是散去了些。飞鹰冲到池边,三两下便是将落水的奴才们带了出来。“项宇烈呢!”环视四周,竟然没有项宇烈的身影,飞鹰有点慌了,一把抓住婢女的咽喉。

  “她,她,她。”婢女颤颤地抬起手臂,指着浴池。飞鹰大叫不好,一个健步冲到池边跳了下去,连外衣都没来得及脱去。在偌大的浴池里来回摸索,飞鹰高呼着项宇烈的名字。只可惜,项宇烈已经倒在了这一池热水里,不会回应他了。

  【悠竹:别乱想啦,烈烈不会挂的······】

继续阅读:第二集·怪异的感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