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怪异的感觉
悠月雾竹2016-12-08 10:582,321

  “王爷,太医说了,项宇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要不您去休息一下吧。”好好的计划被这么一闹,竟然折腾到了深夜。凌景健坐在偏殿外,拿下手上的戒指,在两手间不住地擦拭。

  朝着屋内走去,凌景健一想到刚刚被飞鹰抱在怀里面无血色的项宇烈,心头一股无名之火就往上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自己去领罚。”

  “是。”顺从的离开偏殿,飞鹰叫来飞羽骑里信得过的兄弟,“王爷这儿就交给你们了,给我盯住了那个女人。”再三叮嘱过自己的心腹,飞鹰还是有点不放心,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王爷如此上心。

  屏退左右,凌景健坐在床头,看着一动不动的项宇烈,大概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像个小女人吧。看着看着,凌景健竟一时失了神。睡梦中的项宇烈不安分的扭动着脑袋,双眸间的川字纹是越来越明显。凌景健伸出手指,极力想要抚平那个川字。

  有一个人在替自己盖被子,还想让自己摆脱愁苦。项宇烈知道,那个人一定是自己的母亲。那年自己五岁,完全不像个女孩子,整天和族里的男孩子混在一起,爬树、翻墙、打架。那次,一群孩子上街晃悠,看到一个小屁孩,穿着潇洒飘逸的锦绣长衫,摇着一把价值连城的古扇。几个孩子好奇,跑过去想借扇子来看看,不料被骂的狗血喷头。

  一群富家子弟,何时受过这个憋屈,当下揍了那孩子一顿,还撕了扇子。今天揍人揍得很开心,项宇烈蹦蹦跳跳的回去了。还没到家门,就被冲出府的项虎逮了个正着。由不得自己解释,直接一顿板子就抽了过来,还关了小黑屋三天不给饭吃。后来,项宇烈才知道,那个小破孩竟然是皇子!

  要不是母亲向父亲求饶,只怕自己那次定然是被打个半死的。出小黑屋的那个晚上,自己高烧不退,全靠母亲寸步不离,才从鬼门关爬回来。

  那年,冬天,大雪纷飞。自己第一次披上战甲上阵杀敌,首站便将那敌方统领斩于马下,率领六千骑兵绞杀敌军万人,一战成名!班师回朝的那天,圣上亲见,赏赐无数,名载史册!可是,母亲没有看到自己威武、荣耀的样子,也拿不到自己特意带回的礼物。自己回家荣光万丈,千人谄谀,看到的却是母亲的一块牌位,得到的不是母亲的拥抱,而是一件缝了一半、染血的冬衣。

  “母亲。”项宇烈张开嘴,喃喃只字,可是,也只是有个嘴型罢了。虽然不知道项宇烈梦到了什么,但是她的眼角,却滚落下颗颗豆大的泪珠。凌景健腾出双手,在半空悬了片刻,正犹豫着要不要替她拭去泪水。一颗泪珠已经不听话的掉到枕边,凌景健赶忙伸出手,替项宇烈擦干脸上的泪痕。

  “母亲,母亲。”哭着从梦中醒来,项宇烈这才发现,自己经历的并非梦境,真的有一只手在替自己抚平眉宇,在替自己抹去泪水。项宇烈湿润的大眼睛眨了又眨,顺着手臂看过去,凌景健!项宇烈被自己的发现震住了,凌景健也被项宇烈突然醒来吓住了。两人愣不过三秒,一个歪过脑袋,一个收回手掌。

  我的天,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凌景健干咳两声,从床榻上站了起来。“你先在这儿养伤,我已经安排了婢女照顾你。”一撩长袍,强装镇定的走到门口,凌景健突然停住了。刚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不光是凌景健,就是躺在床上的项宇烈也是傻傻地,刚刚那个家伙说的话,为什么自己会感觉怪怪的呢?

  “咳咳,那个。太医说了,你的伤需要多注意休息。别以为本王心软了,等你的伤好点,本王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自我感觉这次说的话够狠了,凌景健满意的走出房间。“你们两个,给我看住她,再找几个婢女过来。记住,不可让她随便乱晃。”毫不犹豫的将守在门外的两员飞羽骑大将拨给项宇烈当看守,凌景健站在门口仔细想了想,应该是没有遗漏了。

  “诶,王爷今天是怎么了?从来没见他走路走的这么快。”

  “乱嚼什么舌头,像个娘们似的。王爷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我两还是把那个女人看好了吧。你没看到飞鹰都被惩罚了吗?”

  打量了下四周,又朝着身后的屋子看过去,飞鹫的神情复杂了许多。“你觉得,王爷会不会是看上了那个女人?我可没见过王爷这样。”

  “胡说什么!我羽国的女人要身段有身段,要姿色有姿色,这个女人有啥?再说了,这个女人是个什么身份?王爷怎么会。别乱想了!诶,我跟你说,昨晚的那个小婆娘可热情了,那个屁股哦······”

  两个男人说着说着就开始探讨哪家的女人漂亮,哪家的女人活好,哪里还去注意到凌景健的反常。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被他的一句话感动,不应该啊。对!一定是因为梦到了母亲的原因,对,一定是这样的。一想到母亲,项宇烈的脑海里便闪现出父亲死去的场景,被搅乱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吱嘎一声,两名婢女推开门走了进来,齐齐跪倒在床前。“王爷让我等来服侍小姐,小姐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两提。”瞅了两人一眼,项宇烈开口道:“你们是项国人?”两个婢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点了头。

  “我记得凌景健应该把宫里的项国宫人清理的差不多了吧。”

  “回小姐的话,王爷只是将关在地牢里的皇族清理了,并没有为难我们普通的宫人。”

  听到婢女的话,项宇烈十分生气,要不是手脚被束着,项宇烈可不担保这两人是否还能活着。“既然你两是项国人,又为何称呼凌景健为王爷!”

  只怪凌景健没告诉婢女要服侍的什么人。项宇烈自幼便是号令群雄,加上又是军营出身,一声怒吼自然是威严实足。“小姐息怒,奴婢,奴婢······”

  “都成这样了,还这么精神。项副帅好威风。”一瘸一拐走进来的飞鹰恰好听到了项宇烈和婢女的对话,也不避讳,就当着两个婢女的面说了出来。

  项副帅?能被这样称呼的女人,整个项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圣上曾亲自册封过巾帼铁将的项家军副帅!没想到今日有幸见到这样的人却又如此尽失颜面,两个婢女恨不得把头低到石砖下面。

  “飞鹰将军也不差啊,走路都走不安稳的人却躲着听墙角,真是为难你了。”

继续阅读:第三集·所谓吃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