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我不能走
悠月雾竹2016-12-10 17:592,455

  一连吃了两顿午饭,项宇烈只觉得自己涨得要命,肚子都被快被撑破了。多想出去走走。项宇烈羡慕地盯着窗户外飞来飞去的小鸟,看着阳光照射在它们灰褐色的羽毛上,他们就这么站在窗沿,理所应当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出去走走吧,让你的两个丫鬟陪你。我再给你安排两个侍卫,别跑远。”不自觉的,凌景健的话里总是流露出些许关心的味道。只可惜,在项宇烈听来,这些都是惺惺作态。

  “韵儿,允儿我们走。”项宇烈也不打算走得多远,这偌大的皇宫可有哪一处是她没有走过的?她只想看看这东宫殿易主后有没有变得不一样。

  看着项宇烈离开的身影,凌景健仰起头示意身边的侍卫跟上去。“别跟的太紧,看看有没有和她碰头。”

  东宫殿内的景致一如既往,不过项宇烈一直觉得,这般旖旎的景致只是给深宫中的怨妇们用来消磨时光的。跟着项宇烈也有几日的丫鬟自然是看出了项宇烈心不在此:“小姐,我们去哪儿?”

  “东宫殿的风景再美,怎么抵得上御花园?”项宇烈转身拐上一条铺满碎石的小路,沙沙的脚步声,偶尔踢飞的一块碎石,在这午后慵懒的时光里,倒显得有些不合群。深秋的御花园,桂花的味道扑鼻而来,甜甜的空气沁人心脾,金黄色的花瓣大部分还留在树上,有一部分调皮的,已经急不可耐地飘落了,铺满了脚下的一层。

  以往的这个时候,自己大概是会到宫中走走,宫中各个娘娘做得桂花糕当属自家姑姑做得最是好吃,一口下去软而不腻,满齿间尽是浓浓的桂花香。听说,当年她就是凭借一碗桂花糕,让圣上记住了她的味道。一不留神又沉浸在回忆里,项宇烈竟然忘记了这儿是一处小小的陡坡。刺啦一声,整个人便是滑了下去!

  “小姐!”回头不见项宇烈,两个丫鬟赶紧跑了过来。坡下,是一片一片的菊花丛,层层迷迭香围绕着菊花而栽,黄的,红的,粉的,紫的,一眼望去好不壮观。

  “我没事。”拍拍屁股从泥土间爬了起来,项宇烈一眼便看到了长在园子角落里的一丛红得有些妖娆的花朵。顾不得掸去身上的泥土就往那儿跑,项宇烈开心的蹲在花丛里,看着这儿花朵,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小姐,这是什么花?这儿,怎么怎么土是红的!”两个小丫头哪里知道这些?项宇烈摘下一朵红色的花,静静地看着。“这是彼岸花。我在一艘他国的商船里找到的,可惜整个项国都没有适合它生长的地方。在我年幼的时候进宫里玩,无意间发现了这御花园里竟然有这巴掌大的一块地。够了。”

  项宇烈没有告诉她们,这儿能长,不只是因为这儿阴暗潮湿,更是因为这里曾经埋过数位皇子的尸骨。当然,这些的尸骨,连个名字都没有。“回去吧。”

  突然没有了赏花的兴致,项宇烈悻悻地回到房间。“你们退下吧,我要休息了。”才走了这么点路,项宇烈已是哈切连天,干脆就拉过被子,躺下了。约莫眯了半个时辰,项宇烈突然睁开眼,从袖间掏出一张微卷的纸条。看来自己安排在宫里的人一切安好,能打听到自己去御花园的消息,这就够了。只是,这救援计划······吞下纸条,项宇烈平躺在床上,没有半分睡意。都已经一周过去了,羽国不见动静,项家的人却是先寻了过来,也不知是福是祸。

  “王爷,并无异常。属下一直跟着她们,她们除了这儿,就去了御花园,期间项副帅摔了一跤,然后就回来了。”

  “项宇烈摔了一跤?”凌景健手中的折子一个不稳,掉落在玉洗中,折子的字体瞬间饱满了起来,向周遭散去。等凌景健反应过来拾起折子,折子上的字体,早已经花得无法看下去了。

  “王爷,国内传来消息,希望王爷尽快稳定住项国的局面然后班师回朝。”

  “知道了。下去吧。”将整个人陷在座椅里,凌景健知道,到了利用项宇烈的时候了,只是这个计划,必然会伤害到她。思索再三,凌景健还是打开了一个奏本,奏本的扉页上,工工整整地写上“一人,足以定项国”。

  窝在房间里的项宇烈正在庆幸吃完饭没有人来打扰,一股淡淡的白烟突然在房间里弥漫开来。迷烟!项宇烈不动声色地屏住呼吸,看着身旁两个眼神渐渐迷离,涣散的丫头。“小姐······”

  见两人昏迷,宇烈急忙将桌上的茶水倒在袖子上,捂住口鼻。并没有让项宇烈等多久,几个黑衣人推门而入。“副帅。”为首的黑衣人掏出一粒黑色的药丸送到宇烈口边,“吃了它您就不会四肢无力了。”

  “你们马上走,不用管我。”服下丹药,项宇烈果然感受到四肢充满了力气,只是,她现在不能走。

  “副帅。这是鹰送给我们的消息,羽国已经在催促凌景健稳定我国秩序然后班师。只要他一走,副帅就可以借机联合旧部,展开反攻!”

  项宇烈何尝不知道这点,但是。“烈云,带着你的人潜下去。凌景健没有那么傻,飞羽骑他不可能全部带回去的。而且我们现在除了几十个项家残部外都是那些废物一般的禁军。就算他走了,我们也捞不到好处。”

  “副帅!”烈云一把抓住宇烈的胳膊,“在这样下去,你会被带走的!”

  项宇烈抓住烈云的手。“我知道。烈云,你和项严两个人合作,一定可以在三年内带出一支铁军,而我,只要我在,就可以帮你们拖延三年的时候。走吧。”屋外,突然传来一声被压抑到最小的惊呼声。

  “快走!”来不及多想,项宇烈打开后窗,拉着烈云走到窗口,“你们把凌景健想得太简单了。出去后马上去御花园,从那里走!快走!”门外已经响起了兵器与铠甲相互撞击的声音,来不及了!

  “副帅,保重。”烈云等人一个闪身便消失在窗外。从屋顶到御花园,这是项宇烈原本打算逃跑的路径。这样的路,用过一次便不可再用了。离开屋顶的一刹那,烈云朝着来时的通道看去。果真如副帅猜测的一样,层层叠叠的骑兵早已将通道封的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现在什么情况?”看着紧急集合的飞羽骑,凌景健唤来今晚本该守在项宇烈房外的将军。

  “贼人已经进去有一刻钟了,还不见有什么大的动静!刚刚得到的消息是,项副帅与贼人相谈甚欢!”

  相谈甚欢?哼哼,他这是来救人啊还是来私会啊!凌景健对着那扇门翻翻白眼,项宇烈,你最好不要在本王眼皮子底下做什么事,不然本王一定让你后悔做一个女人。

  【悠竹:谢谢大家的支持,晚一会儿再发一章。如果可以,给悠竹来点花花呗。】

继续阅读:第五集·威逼之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