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抑制不住的鼻血
悠月雾竹2020-02-01 09:542,233

  客栈生意再好,过了饭点,人也就少了下来。整个大厅里也就剩下了凌景健和喋喋不休的老者。老人家虽然啰嗦了点,但是对烈家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半个多时辰听下来,老者竟然还有一大堆的话要讲。

  “林老,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你婆娘又要说你了。”看着老者拉着年轻人说个不停,掌柜的又凑了过来,“我们老了,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我们已经跟不上了。林老啊,随她们去吧。”姓林的老者听到掌柜的这么说,显然是不高兴了。

  “又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和他们一样,你看这个年轻人,他不就愿意听我这个糟老头子讲话吗?”姓林的老人摆出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样子,难得碰到一个想听的人,怎么能如此作罢?

  听林老说了那么多,加上近日有些操劳过度,凌景健起身朝老者行礼,说道:“今日确实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赶路,让老人家逗留到现在,实在是不好意思。飞鹰,送送老人家。”

  走到房间门口,凌景健突然想到:这么久了一直没看到项宇烈从房里出来。“雨柔!”拍拍项宇烈的房门,没有屋内没有一点儿回应。凌景健第一反应就是撞破房门冲了进去!项宇烈的房间里,水汽缭绕,朦胧的水汽让人看不清眼前是真实还是虚幻。关上门浸在浴桶里泡了很久,疲惫的项宇烈竟然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死······

  这个女人,不会洗澡洗到现在吧!还沉浸在睡梦中的项宇烈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有人进了房间。“烈雨柔?”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木桶的轮廓,凌景健擦擦眼睛,朝着项宇烈那儿走了过去。整个人舒舒服服地泡在澡盆里,两条胳膊就这么悬在桶外,连脑袋都是仰着朝天的,最可怕的是,项宇烈的嘴角竟然流着哈喇子!

  见到项宇烈这般模样,尤其是清澈的水流一望见底,该看的,不该看的一览无余!那曼妙的曲线······凌景健的鼻血一个没刹住,滴在了地面上。我去!这个女人!洗澡竟然能睡着!一个不留意,眼角的余光又瞟到了那个清澈见底的浴桶,又白又嫩吹指可破的肌肤······凌景健毫不犹豫地拉开房门冲了出去。血从捂着的鼻子的手指缝间流到手背。

  正在忙着帮爹爹收拾碗筷的女孩只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等她回过头,只看见一张用银子压着的纸条。

  “客官,客官!”端着吃食走上二楼的房间,女孩敲了敲房门,见没人理,径自走了进去。“客官,客官。快醒醒!这样会着凉的!”正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中的项宇烈只觉得有人在叫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女子!

  哗啦一声从浴桶里爬起来用手边的衣物遮掩住自己的身体,项宇烈的语调都是有点颤抖:“你,你是谁!”也顾不得衣服的正反,就这么胡乱往身上套,反正能把自己遮住就行。项宇烈看着眼前的女孩,脸羞红了半边。

  “刚刚有位老爷让我来给客官送点吃的,说是今天看你吃的不多,怕你饿着。我在门外叫了半天没人应,就进来了。”女孩很是委屈,不过想想那两挺大的银子,依旧好声好气的回答道。

  听到女孩这么说,项宇烈紧张的身体才是放松下来,不过相对的,脸倒是更红了!“哦。行。你下去吧。”木门关上的声音在二楼还是听得挺清楚的,不光是项宇烈,隔壁的那位也是松了口气。不过,这位潇洒的王爷到现在鼻血可都没止得住。

  昨晚在浴桶里睡了好久,今天早上起床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舒服得不得了。“六王爷,可是昨天没睡好?怎么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见到凌景健顶了个熊猫眼走出房间,面容还有点憔悴,项宇烈十分好奇。

  何止是没睡好?凌景健郁闷的看着裹在战甲里的项宇烈,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昨晚:浴桶,美人,清水······不听话的鼻血险些又涌了出来。“没事,没事,上路吧!”赶紧从项宇烈身边走过,凌景健的步子跨的又大,走的又是那么的急,险些从楼梯上栽下去。

  到底什么情况?项宇烈站在二楼不解地看着凌景健匆匆出去的背影。算了,管他呢神经病!离羽国还有不到两站的路途,一路上凌景健都在极力回避着项宇烈,有什么事都让飞鹰代传。一向粗线条的项宇烈想了好久都没想个所以然,反正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那家客栈。按照那家客栈的习惯,上午是要烧水的,热水会沿着壶底的缝打湿加在缝底的纸条,就算到时候有人发现,也只会认为是水壶的问题。

  眼看项宇烈离羽国越来越近,她的手下们可没有闲着。这么多天的高强度训练,项严和戴舒两批加进来的人选了一次又一次,看着眼前整装待发的五十来号人,烈云神情肃穆得站在台前。“你们很多人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们选出来。没关系,我来告诉你们!你们是整个项家军里的精英!你们日后的统帅,也不是我,而是烈雨柔!或许你们对她另一个名字更熟悉:项宇烈!告诉我,你们愿不愿意为她效忠!”

  听到烈雨柔就是项宇烈的时候,五十来号士兵都想疯了似得,愿意的声音哪里是喊的?分明就是吼出来的,用生命吼出来的!远在山谷另一边的项严等人,都是被这声音吓到了。虽然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喊叫,但至少,是自己人。

  项严看着身边的月荨,那一脸向往的样子让他知道,那是烈云他们。他不明白,项宇烈为什么一定要将项家和烈家分的那么细,烈家被赐姓,难道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吗?

  烈云满意地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人群,紧绷着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笑意,没错,他要把烈家十二侍卫变成烈军十二骑,他要带着他们,去碾压羽国的杂碎!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感应,离羽国边境越来越近的项宇烈突然回头,注视着远方,似乎是听见了有人在呼唤自己。

  【悠竹:就快到羽国了,项宇烈要彻底摆脱项宇烈这个名字了,亲们做好准备了吗?悠竹的书前后联系比较多,有的线索比较隐秘,所以,不要跳着看哦。】

继续阅读:第十三集·俯首称“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