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紫的段位
悠月雾竹2016-12-17 15:282,257

  项国的小镇可没有皇城那么繁华,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相互争斗的势力。凌景健一行人没有大张旗鼓的进入小镇,带出来的步兵也在外面安了营,只要没有人说,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身份。

  “王爷,客栈已经找好了,两间上房,您和雨柔小姐一人一间。属下住在楼下。”没看到飞鹰的神情有什么不对,凌景健也是放心下来。“时辰不早了,一起用了晚膳再上去休息吧。”说起来,一天了都吃的干粮,晚上来点热的吃吃也没什么不好。三个人一拍即合,最了解项国的项宇烈当仁不让的负责去叫吃的了。、

  “飞鹰,只要没出项国的地界,让飞羽骑的几个人给我把她盯死了。还有,去找个信得过的女人过来。”

  “王爷,您吩咐的属下已经安排下去了。不过,刚刚有探子来报,戴舒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她。”

  故意在柜台磨蹭了好一会儿功夫,项宇烈才回到饭桌,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饭菜马上就上来,刚刚我在后厨走了一圈,这家做的菜可香了。看来啊,今天你们是有口福了!”看着暂时摆脱项国阴霾的项宇烈,凌景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既然你们是烈家,为何前几代人的族谱里全都是项氏名字?”

  果然是族谱被他拿到手了,难怪他这么快就可以锁定项家军的人。不过,“烈家一直分成两派,一派人一直主张要成为皇族的一份子,而另一派人主张恪守祖训,烈家有烈家自己的骄傲,不能一味的愚忠。”

  “所以我拿到的是只是一派的家谱?”像烈家这样的世家,有点内部纷争也算是正常的,只是能闹成这样,也算是奇葩。

  “对。这几代的烈家是由那一派的人控制,所以实际上烈家有两份族谱。可是,另一份已经失传了。”

  看着项宇烈惆怅若失的样子,凌景健突然有一种猜测。“这么说的话,难不成要是项国不灭,下一任的家主是你?”

  沉默许久,项宇烈点了点头。“如果没有意外,十年后,我就是烈家的家主。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了你们,虽然你们的手上有我烈家无数忠魂的鲜血,但是你们灭了项国,省去了我一点麻烦。”

  “这就是你愿意与我们合作的原因······”送菜来的小二似乎是瞅准了时机过来送菜的,话正要谈到高潮,他就冒出来了。“客官,菜,菜齐了。”察觉到三双火辣辣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小二哆哆嗦嗦的抓着托盘就往后厨走。

  被小二这一打扰,三个人也失去了再聊下去的兴致。加上这家也不纯粹是个客栈,喝茶的、吃饭的,很快就把楼下的几张桌子给坐满了。

  “我先上去了。小二,给我烧壶热水上来。”一见人多了,项宇烈更加不愿在楼下逗留,很快便起身离开。凌景健反正有飞鹰保护,干脆就点了壶茶,听身旁的人聊最近项国皇城的变化。

  “诶呦,你们可不知道。自从那皇城被那羽国的土匪占领了哦,连项家的副帅都被抓了。我可听说了,现在哪哪哪的人都在找她哦。”

  “真假的?连项家的人都被打散了,那还打个屁啊!我看那,以后这天下得改姓羽了!”

  “滚蛋,让你瞎扯犊子!你懂个屁!你们这些后辈啊,烈家的历史你们又知道多少?天天到晚瞎嚷嚷。依老夫看呐,项国是没了,可这烈家呐,灭不了!”白发苍苍的老者历经了几代变迁,想当年,只要和烈家扯上关系,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烈家当年的雄风,也就只有一些个老者知道了。

  “老不死的,烈家早就改叫项家了!还一天到晚烈家烈家的,项国都没了!”

  自己的话根本得不到半点的响应,老者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哎,这帮年轻人啊,什么都不懂,还在这儿乱说一通。老者只有端起手中的杯子,品着微凉的茶水,感受着世态的炎凉。

  “老人家,刚刚晚辈听您提到了烈家,不知道老人家愿不愿意和我讲讲?”听到了属于年轻人的声音,来人抬起头,眼前的不是凌景健又是谁呢?“想不到现在还有晚辈肯听我这糟老头子讲话,好啊,我就给你讲讲!”

  坐在凌景健身边的飞鹰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大厅里的每个人,就看见小二拎着一壶壶的热水往二楼走,想想今天一天一直在赶路,飞鹰也觉得身上的味道似乎是重了点。

  二楼。接过小二送来的一壶壶热水,项宇烈反手把所有的门窗锁的死死的,打算好好洗个澡。一壶壶的热水倒入木桶,项宇烈突然觉得手上的这个水壶有点儿不一样的。难道说······项宇烈左右敲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水壶,实在不知道哪里不太对劲。寻觅无果,项宇烈将水壶放到地上,水壶底面和地面触碰的声音让项宇烈一个机灵。提起水壶敲敲底面,空的?项宇烈五指成抓扣住水壶,运转内力,只听乓的一声,原来是有人在原本水壶的外面又加了一层!

  这是什么?拾起地上的竹筒,项宇烈好奇地拧开了盖子。不出所料,一张纸条被卷在桶里。项宇烈只看了一眼,神色大变!“项派去羽国的人未有结果;王爷身边疑有内鬼,正在查实;已与飞羽骑见面,日后余孽消息一式两份。-紫。”

  这是······项宇烈整个人宛若一棵雷雨之后惨遭劈裂的大树,这个紫,是谁!十二侍卫的安排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鹰的消息在族里也一直是秘密!这个人,还留在项国,竟然配合飞羽骑想要搞事情!项宇烈怒火中烧,这个人,有没有可能就是那晚偷窥自己的那个人?能拥有这么多的消息,此人在项家的地位一定非常之高,而且还在权力的中心,一定是主张皇族的那一派人!

  把自己埋在热水里,项宇烈乱糟糟的心需要用流水来安抚。相互派探子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可是能把探子插到人家的核心,这就叫本事。不愿去想这些闹心的事,项宇烈舒舒服服的躺在澡盆里,闭上双眼,暂时放空了自己。

  【悠竹:啦啦啦啦啦啦,有木有人想看肉肉?本宝宝有点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明天放送鼻血片段,纸巾自备哦!O(∩_∩)O~一个耿直的微笑······】

继续阅读:第十二集·抑制不住的鼻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