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我叫烈雨柔
悠月雾竹2017-03-02 10:592,606

  在飞鹰的大力推动之下,不光代表羽国军队的紫色战旗占领了项国的街道,连一向不参与这些活动的平头百姓都走出了屋子,离开了农田守在还未修补好的城墙门口。项宇烈今天早早的就爬了起来,她今天,是代表项国前往羽国大都,再不爱打扮,也总得收拾收拾自己。

  “项宇烈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张开双臂让属下为自己着好战甲,凌景健的心里总归放心不下项宇烈,“今天给我盯紧了,关键时期,可不能再让她接触到项国的人。”仔细的给凌景健整理好铠甲,飞鹰从腰间抽出一个小小的竹筒。

  “王爷,紫传来的消息,项宇烈还是有了动作,项国逃出去的余孽开始调动,目前可以确定,有一部分已经先我们去了羽国。”飞鹰不知道项宇烈究竟是如何将消息传递出去的,但是这消息又是确确实实的从紫的手里被转了回来。

  凌景健对于飞鹰的消息,并没有感到意外。“既然我们能将紫送进去,我想项宇烈一定也早有安排。你安排人在飞羽骑里摸排一下,我的飞羽骑里可不能出问题。”飞鹰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要是项宇烈能把人安插在飞羽骑里,那么对她的危险性就得重新估计了。

  “项副帅,王爷有请!”刚刚将热水注入茶壶,碧绿的茶叶还没有泡开,根根在水流的附近盘旋。可惜了,还没来得及品上一壶项国的水。项宇烈起身为自己整理好铠甲。“走吧。”褐色的木门开启又关闭,独留桌上的一壶茶水,升腾起袅袅的白烟。

  “王爷,都准备好了,你看什么时候出发。”

  “不急,等项副帅一起。”盘算好了将项宇烈带在身边,这样既可以缓解项国的紧张气氛,又可以防止有人暗杀,一举两得。

  自从前几日项宇烈在皇宫的表现以及这些日子她杀害了大量权臣,项国现在的局势整体已经缓和,不过也有一股风声在这平静下暗暗传播:项宇烈卖国求荣,已经为羽国卖命。这样的话,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吹到了项宇烈的耳朵里。那个夜晚,项宇烈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要了一大坛的酒水,像个疯子一样,不知哪里弄来一把匕首,将好不容易好点的伤口重新划开。如若不是凌景健偷偷命人在酒中加入迷药,只怕现在的项宇烈已经是个死人了。

  从皇宫到城门的距离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骑在马上,项宇烈只觉得如坐毛毡。凌景健故意和她并排而行,她是银甲,他是金甲;她骑黑马,他骑白马,周遭的百姓纷纷朝自己投来异样的目光。项宇烈的心,更痛了。

  “项副帅,马上就要离开了,不打算说几句?”明知项宇烈此刻是多么痛苦,凌景健却再一次将话题引向项宇烈,他就是要让项宇烈在项国名声扫地!只有切断她的全部退路,她才能获得重生!

  既然要走,就走的干脆一点好了!项宇烈一甩马鞭,吃痛的马儿向前飞奔,直接冲破了城门口的栅栏扬长而去!“追!”飞鹰话一出口,凌景健内心一震,那帮项国人原本将信将疑的目光在这一瞬间颜色大变。

  奔出城门没有多久,凌景健一行人就看到了躺在草地上悠闲自在喝着小酒的项宇烈。“项宇烈!你活得不耐烦了!”凌景健没有阻拦飞鹰鲁莽的行为,就因为项宇烈的这一跑,害得他多留个一队骑兵在项国。

  “想揍我?六王爷是不忘记了,是你羽国的皇帝请我去的。要是我哪儿受伤了,你说这个责任,谁来负?”张嘴吐掉含在口中的草根,项宇烈知道,自己和凌景健的决斗才刚刚开始。

  “飞鹰。”张嘴止住飞鹰的行动,凌景健策马来到项宇烈身边。“项副帅,本王得提醒你一句,要想在羽国活的不那么痛苦,你最好不要忤逆再忤逆我。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怎样的事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凭自己的力量到羽国根本没有办法立足。项宇烈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不明白。“在项国,我是项宇烈,是项国的副帅。现在项国已灭,六王爷也不必叫我副帅,烈雨柔,才是我的本名!”

  听到项宇烈的这番话,凌景健越发感到奇怪。“本王听说烈家满门忠烈,对项国忠心不二,这才被赐姓‘项’,怎么到了你这儿反而要叫自己烈雨柔呢?”自古忠君大于爱家,无论是烈家先祖还是现在的项家后人,除了项宇烈,恐怕没有人敢当着天下宣布,我是烈家的人!当然,那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了。

  “君王再好,我们也非君王之后,没了价值,没了忌惮,屁都不是。反正现在项国已灭,为何还要去叫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名字呢。”项宇烈这次下定了决心,就算他日复国,她也绝对不会复一个项国!

  “好气魄,那本王也就随了你的心愿。既然现在误会已清,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你说呢,烈雨柔?”凌景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开心,她不让自己叫她项宇烈,是不想着摆脱项国了?那自己将她收入麾下也不是不可能啊。

  “要是现在能加快速度,天黑之前应该可以赶到前面的小镇休息。”这次没有抢先离开,项宇烈,哦,或者说是自诩为烈雨柔的她用一种类似请示的目光看着凌景健。由于骑兵损失惨重,凌景健回国只带了两个步兵营,身边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大都留在了项国。

  “好啊,那我们就到前面的镇子里休息一下好了。”凌景健对着飞鹰瞥了一眼,飞鹰会意的放慢了骑马的速度,渐渐落到了队伍的最后。他必须从小路绕到小镇上去,以防有项国余孽埋伏。

  装作没有在意飞鹰的样子,项宇烈想了想,主动凑到凌景健的身边。“六王爷,问你个事情。”挑挑眉看着项宇烈,凌景健嗯了一声。“我听说羽国内部夺嫡之争证闹得厉害,你这样回去,就不担心被卷进去?”

  本以为项宇烈会隔好久才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凌景健没有一点点的准备。也没打算让凌景健开口,项宇烈继续说了下去。“一个想要夺嫡的人身边,你觉得会有一个他国之人,还是一个被自己国家灭国的人吗?”

  脑细胞迅速运转起来,凌景健同样知道,项宇烈回去到底是会帮自己,还是害自己,全都由远在羽国的那一位决定。“所以,你想和本王联合起来?”

  就喜欢这样聪明的人!“项国我是回不去了,去羽国也多半是被囚禁的命运。与其这样,倒不如和你联合起来,没准还能给自己搏个生路。”

  “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凌景健不傻,项宇烈敢这么和自己说,手上就一定会有王牌在。

  “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无论何时,你得保住我的性命;第二,你上位之后我的去留由自己决定。”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里摩擦、碰撞,就看谁先服软。

  终于,凌景健咬破自己的食指,挤出鲜血,“一言为定。”

  两人的血在指尖交融在一起······

  【悠竹:烈雨柔终于上线啦,哇哈哈哈哈!告诉你们,项家算个屁,我烈家才是最强的!哈哈哈哈哈哈······】

  【炎风:作者已经神经,大家看文就好,别理她。今天还有更新哦!】

继续阅读:第十一集·紫的段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