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我守护的是烈家
悠月雾竹2020-02-01 09:542,299

  仅用不到三年的时间,项宇烈就能坐到项家军副帅的位置,没点手段、没点本事怎么可能?惊讶地翻开面前的折子,密密麻麻的朱色批字让凌景健眼前一阵恍惚。“杀这么多人,你就不怕你项国的人暴动?”

  “这些人本就是国家的蛀虫,死了没有人会替他们伤心。”项宇烈接过飞鹰递来的茶水,也不客气,就这么坐在凌景健对面喝了起来。自从第一天飞鹰不听话,自己将他修理了一顿,加上这些时日自己的作为,虽然谈不上尊重,但最起码看到自己还是会上一杯茶,这也就可以了。

  “看来你早就做了准备吧,这些人的家人你全都做了安置。项宇烈,本王现在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想借本王的手除了这些人。”凌景健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朱红的批字上。条理清晰可以理解,能了解这么多东西,可不是几天之内能完成的。

  “六王爷真的是想多了,你的属下可是一直跟着我,我这些天除了走访就是询问百姓。这些东西之所以详细不过是我累死累活的结果而已。”说着,项宇烈还连打了几个哈欠,炯炯有神的双眼立刻变得水润、慵懒起来。

  看到她这样,凌景健也不不便多说什么。“下去休息吧,正好去收拾收拾东西。本王已经禀告了父皇你的事情,父皇让本王这次回去述职带上你。”

  准备起身离开的项宇烈双手扶在椅背上没了动静。去羽国?还回得来吗?“多谢六王爷抬爱,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的文绉绉的,你就算不想去,有用吗?项宇烈自嘲似的笑笑,起身离开了。

  “飞鹰,你说要是项宇烈跟我们回去的消息被那些躲藏起来的余孽知道,会怎么样?”

  端起桌上微凉的茶水,凌景健的手指环着杯沿,按住粘在杯沿的一粒尘土,轻轻吹散在空中,“明天就可以回去了,你去安排一下,场面,一定要大!”

  打算回房收拾的项宇烈没有想到,这个时点,自己的房间竟然有人!项宇烈余光一扫,迅速转身,两脚位置立即调换过来,避开了来人即将出击的拳头。这还没完,只见项宇烈上半身弯成60度,利用腰的力量转到来人身后,双拳成掌,用力推在来人身上;同时小腿发力,一击踢在来人的膝盖上。来人哪里还站得稳?直接扑倒在地上。见状,项宇烈侧身坐来人身上,用腿压住来来人的双臂,右手成爪,卡住来人的颈椎。

  这么一架从门口打到了窗口,微弱的阳光照射在两人的身上。项宇烈一怔,“你怎么在这儿?”赶紧起身将来人从地上拉起来,项宇烈警惕地向窗外看了看,合上了窗户。

  “属下得到消息,明天副帅就要前往羽国,不知是真是假。”

  感受到鹰语气里的担忧,项宇烈宽慰似的笑了。她走到鹰的身边,抓起他的手。“羽国我是一定要去的。鹰,这次我真的要把命交给你了。比如羽国,必然比在项国凶险。你想办法发个消息出去,羽国的棋局也该搅搅了。养精蓄锐这么多年,烈家,才应该是大陆的霸主!”

  几代烈家人拼死拼活积攒下来的家业在这一代项家的手里消亡殆尽,幸亏项宇烈早年深受祖辈的影响,为了防止某些情况,将很多的东西偷偷转到自己的手里,只怕现在的项家族人根本就无颜面见九泉之下的烈家先人!

  “从属下跟随副帅的那天起,就知道副帅和其他那些只知道依附皇族的人不一样!”鹰从袖间抽出一张纸条,“这是从羽国传回来的最新的朝野情况。羽国皇帝这次召回六王爷,极有可能与国内的夺嫡之争有关!”

  “按照现在凌景健的实力,夺嫡把握有多大?”

  “副帅!卷入夺嫡的话!”虽然烈云早早告诉过自己副帅的野心,鹰还是被眼前的女人吓到了。

  “羽国的水越混,我们烈家就可以在羽国插上一手,分散羽国的注意力的话,我们就有机会让烈家控制现在项国的地盘。”这个计划,早在三年前,还是烈雨柔的项宇烈就已经提出了构想,不过被一心效忠皇族的父亲给驳回了。

  “鹰,时间有限,你先撤吧。”想到凌景健那多疑的性格,鹰来不及表达自己对项宇烈的思念,只能先回去了。

  目送鹰的离开,项宇烈握着窗沿的手渐渐抓紧,肤色一点点由微黄变为白色。不知怎么,眼泪竟然控制不住,自己溢出眼眶。赶紧松开手掌揉擦着自己的双眼,一滴泪水干涸,又一滴泪水就跑了出来。前赴后继的泪水根本就挡不住,项宇烈干脆不再去管它,任它模糊自己的视线,打湿地面。

  怕被别人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项宇烈拉开床帘,躲进了被窝里。无声的嘶吼比喊出来更让人撕心裂肺。在无声的喊叫中,泪水像是被打开了闸门,止不住的流淌;满是老茧,刀伤的双手攥住身上的棉被,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项副帅!项副帅。到饭点了,王爷请你过去用膳。”项宇烈这一哭,就哭了近半个时辰,连按时过来送饭的婢女都来了。

  听到旁人的声音,项宇烈抓过被子,在脸上胡乱摸了几把。现在的自己眼眶肯定是红的,脸上没准还有泪痕,怎么能给外人瞧见?“你去回禀你的王爷,就说我已经睡下了,明天还要赶路,饭就不吃了。”

  婢女似乎还在门口逗留了好一段时间才离开。项宇烈也不敢再哭下去了,起身照了照镜子,果真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转身去看看被子,朝里的一面被自己的泪水湿了一大块地方拧都能拧出水来。

  项宇烈还没有收拾完自己糟蹋的差不多的被褥,婢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项副帅,王爷说今天是特意请项国的御厨做的膳食,请你多少吃一点。女婢将食物放在门口了,请项副帅趁热吃。”

  这算是什么?践行酒?还全是项国菜式,难不成自己以后就回不来吗?大口大口的吃着酒菜,眼睛还没有消肿的项宇烈不知道又想到哪里去了,泪水差点又没收住。不能哭,不能哭,不然让明天那帮羽国的人瞧见又嘲笑项国的将士了。狠狠地拍着自己的脸颊,项宇烈总算是收住了泪水。

  【明天还有一集,项国篇就结束了。之后会是女男主在羽国的故事,精彩不容错过哦。】

  【昨天网站出了问题,本来应该昨天发上去的,悠竹向各位读者道歉。】

继续阅读:第十集·我叫烈雨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