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负我山河
悠月雾竹2020-02-01 09:452,396

  “我的命,想要你就拿去。我只求你不要让项国民不聊生,给百姓留条活路!只要你答应,宴会之事,我以你马首是瞻!”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凌景健却一点儿也不开心。想着项宇烈临走前说的话,凌景健只有用政务来麻痹自己。反正,也快要离开了,让项国旧民安定下来总归有利无害。

  救援项宇烈失败的事情还没有过去,烈云等人就被另一个惊人的消息给忙得团团乱转。项宇烈参与和谈宴会的事情就跟飞上天的风筝一样,只飘一飘就搞得全城皆知,满城的风雨瞬间偃旗息鼓,都静静地等待着宴会的结果。

  “这是干什么?”看着堆在自己面前的十来套各式各样的女装,项宇烈想到了那天自己对凌景健的承若,“既然是和谈,告诉你们的王爷,把我的战甲送过来。”“本王就知道,你一定会要求着甲。”项宇烈话音刚落,凌景健就捧着那套铠甲出现在房间里。

  “你们下去吧。”屏退婢女,凌景健也不避讳,就坐在桌边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凌景健砸吧砸吧嘴,一股甘甜清香的滋味留在唇齿指尖。“没想到你竟然喜欢喝绿茶,本王记得第一次来你们项国的时候,有人告诉本王,项国的女子对花茶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见解。”

  “那是那些女人,不是我。”项宇烈拿起铠甲,瞅了瞅背对着自己的凌景健,让他出去吧,现在自己惹不起他,而且人家也背对着自己;不让他出去吧,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女孩子,这样会不会不太好。项宇烈想了想,上床拉上了窗帘,躲在帘子后面套上铠甲。

  铠甲不知道被谁擦拭过了,看起来就跟新的一样。“穿好了吗?”喝着茶看着沙漏,金色的细沙点点落在下方的沙盘里,又被不知为何的内部构造送回上方。凌景健不禁赞叹起曾经的项国皇室,竟然在每一个房间里都装上的这样的装置,真是财大气粗。

  “好了。”站在铜镜面前,项宇烈面色忧伤的看着镜中自己的样子。这身铠甲,这个人,本该手舞长刀在沙场驰骋;抬手之间让敌人闻风丧胆,俯首之下使敌人首级落地。本该这般过活才属于自己,可现在······

  凌景健现在极度怀疑,项宇烈每天是不是都不照镜子,不然怎么见到一次镜子都要照个半天?“你不会是被自己迷住了吧,至于看到现在吗?”起身挡在项雨烈面前,凌景健对着镜子看了几眼,自己依旧很帅!

  “没事了,走吧。”不希望自己的软弱被他人察觉,项宇烈避开面前的凌景健,径直向门外走去。

  “这么急,干什么?”凌景健上前几步握住项宇烈的小臂,将她拉入怀中,紧紧圈住,任由她如何挣扎,都摆脱不开,“别动!项宇烈,别动。”凌景健的声音低沉却又富有磁性,在人最为伤感的时候,恰似一缕暖阳晒进人的心窝子里。“想哭,对不对,哭吧,没关系的。我不会笑你。”

  当一个男人,一眼看穿你的悲伤,并将他的怀抱借给你的时候,有多少女孩为之所动?项宇烈再怎么坚强,她终究是个女人。在凌景健这般温柔的攻势下,项宇烈窝在他怀里的脸上很快挂满了泪滴。为什么,你要带着你的军队过来,为什么,你要这般对我!我是项国的副帅,就算是死,也不能与你有任何瓜葛。

  项宇烈提起内衫,拭去泪水,一把推开了凌景健。“六王爷,请记住你的身份。我是项国副帅,不是你的禁脔!”不愿意回头去等凌景健,实际上项宇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他面前哭泣。也许只是很久没有人会借给自己他的怀抱了。

  金碧辉煌的项国朝堂,聚集了来自其他国的使臣,项国国内的走狗,莺歌燕舞的,好生热闹!没有让下人通报,因为项宇烈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示人。“项副帅,怎么站在门外,是想要本王亲自请你过去吗?”恢复理智的凌景健想起刚刚的一幕,着实有点尴尬,也不知道最近自己是怎么了,总是爱往项宇烈那儿跑。尽管人家多数时候根本就不予理会。

  “不必了。”下意识地回绝了凌景健,项宇烈犹豫再三,还是进入了那个曾让她获得过无数殊荣的地方。

  人声鼎沸的朝堂在项宇烈迈入的一瞬间,彻底安静了下来。降羽的项国官员纷纷后退,生怕对上项宇烈如炬的目光。在朝堂气氛最为尴尬的时候,“六王爷到!”凌景健的出现就像一个救世主,救了众人。

  “参见六王爷!”众口一词,除了项宇烈之外,人人皆向凌景健行礼。“诸位都知道今日本王举行这个宴会是为了和谈之事。今天我们就在这儿把事情都说清楚,让项国的百姓不必再受战火的毒害。”

  虽然是凌景健在说话,可是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项宇烈的身上。果然,凌景健话锋一转。“项副帅,你看这件事如何安排?”

  如何安排?项国都没了,还能如何安排!项宇烈不动声色地看着多得远远的降臣,突然有了主意。“我主动离开项国,你只需要让一个旧臣做个太守即可。”还不等这些个降臣脸上的笑容淡去,项宇烈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人人自危。“只不过,只能用德高望重的贤臣,同时,要把那些鱼肉百姓,民声恶劣的人斩首示众,以此表现你治理项国的决心。”

  “王爷,不可啊!这些人都是甘愿降我羽国,若是全杀了,民心难定啊!”

  “王爷,属下认为项宇烈此举完全是在分裂我们!杀了她项国的反抗势力才可以平息!”

  “羽国王爷,我国与项国接壤,只要羽国保证战火会止在项国边境,我们绝不会插手!”

  朝堂总归是个混乱的地方,凌景健头疼地看着一副事不关己悠闲自在的项宇烈。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不过吗,“既然是项副帅提出来的,那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了。至于哪些人死,哪些人生,生杀大权,在本王!”

  听到生死还是由凌景健定夺的时候,在场的人无疑都是松了口气。要是落在项宇烈的手里,他们这些人的尸骨找不找得到还成问题。

  走出项国朝堂,项宇烈竟一时不知该去向何方。项家族谱第一条:不得叛国,若有违背,果腹豺狼尸骨无存!也许在项国人的心里,自己从这一刻开始,就不再是他们的副帅,而是,叛徒了!

  如此悲观的项宇烈自然不会知道,命运的齿轮,还没有走完半程。

  【悠竹:对于宇烈要去羽国,你们有啥想法不?我笔下的女主,向来强的没话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