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血的服从
悠月雾竹2020-02-01 09:452,420

  “小姐,小姐!”两个丫鬟浑身是血的向自己爬来,明明离自己很近,可是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怎样伸长手臂,都抓不住她们。她们的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就这么淌着,流的很急,很快,很快就到了项宇烈的脚下。她想要避让,可是她的脚底仿佛粘了胶水似的,动弹不得。自己惊慌失措的大声呼救,可是血仿佛凝成了一个怪物,逆着向上流淌,很快就漫过了胸口,漫过了脖子。

  “不!不要!”项宇烈害怕地大声喊叫,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梦。项宇烈喘着粗气闭着双眼,还没有从梦中缓过神来,只有双手,先了一步,擦去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大门突然打开了,进来两个侍卫,将衣物放在地上。“王爷吩咐,项副帅醒了请往书房一趟。”

  走出房门,院子里已经被打扫过了,没有一点儿痕迹,就像昨天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项副帅,跟我来。”层层叠叠的女装走起路来很是难受,项宇屋内点着火盆,项宇烈的衣衫还是被冷汗打湿,不知道凌景健是不是未卜先知,准备的衣服从内到外,一件不少,只不过,是女装。这让习惯铠甲,习武服的项宇烈别扭了好久,女装一向繁琐,复杂,又没了婢女。项宇烈只能穿了脱,脱了穿,反反复复好几次才是勉强穿好了衣服。

  烈不得不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侍从的步伐。“项副帅进去吧,王爷在等你。”

  这就是书房?项宇烈的手搭在门上许久许久,才推开了它。书房里,正在看书的凌景健听到动静,这才翻过一直夹在两指间的书页。特意让手下准备了一套女装,虽然不知道项宇烈的喜好,但凌景健猜测,蓝色她应该是喜欢的,复杂的纹路她应该也不喜欢。没有刻意抬头,凌景健翻了翻眼睛,看起来在看书的他实际上在打量着项宇烈。

  不错,蓝色果真配得上她。不太会梳妆,项宇烈只简单的束起长发,留下两屡垂在耳前,干净利落,很是潇洒;不施粉黛的脸颊稍有一些苍白,可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白皙光滑的面容上,是黝黑深邃的双眸,时而似明星璀璨,时而似利剑出鞘,一眼便摄人心魂,一眼便忘不掉她;高耸的鼻梁,微翘的双唇,轻挑的黛眉,不羁的神色在这样一张脸庞上却显得那样的和谐。不算瘦削的脸颊,坚毅的神情,更是让整个人鲜活了不少。再配上一身高贵淡雅的蓝色外褂,银色的纹路简单却又格外挑剔细致,更是衬得人英气十足,气宇非凡。

  “六王爷在看什么?”被人像动物似的上下打量本就很糟糕了,再加上昨天的事,项宇烈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拒绝和凌景健接触。偷窥被人察觉是个极其尴尬的事情,可凌景健一点都不觉得,反而直接放下书,光明正大的看着项宇烈。

  “项副帅的恢复能力每每让本王惊叹。今天将项副帅找来,其实是为了你们项国的百姓。”凌景健翻出几本有关内乱的折子,递给项宇烈,“不知道项副帅有没有什么好计策。”

  终于开始切入正题了吗?自己被抓,项国一心对外的心定然有所动摇,有些意志不坚定之人自然会趁机挑起事端。项国内乱,本身就无法避免。“六王爷都想不出办法,我又能有什么意见?现在的项国,六王爷应该比我了解吧。”

  “是吗?我还以为我在项副帅心中只是死敌的代名词。那好,既然项副帅不说,我便说说我的意思。”凌景健抛开手中的折子,缓步来到项宇烈面前,一点点的靠近,直至能够感受到项宇烈炽热的呼吸。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项宇烈心犹如一只小鹿,砰砰乱撞。“六王爷有话就说,何必靠的这么近?”顺势向后退让几步,项宇烈的呼吸依旧急促。

  “所以,我现在是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项副帅害怕了吗?”就喜欢看到项宇烈脸红的样子,凌景健乐得合不拢嘴,“好吧,不逗你了。本王的方案其实很简单,只要项副帅配合,本王保证项国的内乱可以平息。”

  “六王爷不妨直说,到底要本帅做什么。”与其和他这样兜兜绕绕浪费时间,还不如直截了当些。项宇烈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些久经朝堂之人。

  “很简单,本王会开设一个宴会,只要项副帅赏个脸来就行。”说归说,凌景健却是慢慢走到项宇烈的身后,将双手放置在紧崩着的香肩上。

  察觉到凌景健的动作,项宇烈的呼吸变得缓慢而悠长起来。要不是刻意去感受,就连站在她身边的凌景健都察觉不到她的呼吸声。不用去看正脸,放在项宇烈双肩的手掌,已经感知到了手下绷紧的肌肉。

  就算是这样,项宇烈的嘴巴可没有什么紧张的迹象。“是吗?敢问六王爷是想让我代表项国的百姓来和谈,还是想用我来杀鸡儆猴啊。”

  “看来项副帅和本王的思路是一样的啊。不过,如此妙人,本王可还舍不得让你死。”手掌弯曲握住项宇烈的肩膀不断施力,凌景健将头枕在手背上,歪着脑袋看着妙人的侧颜,“只要你乖乖的,本王保证昨天事情绝不会再发生!”单手挑起项宇烈垂在耳边的头发,一点点的卷在手指上,凌景健玩得不亦乐乎。

  在凌景健的提醒下,项宇烈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今天清晨的梦境,那只血淋淋的手朝着自己,希望自己可以拉起她的手,拯救她。可是自己却只能站在原地傻傻的看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项宇烈紧闭双眼,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紧咬的下颚不住地颤抖。因为过度的用力,项宇烈整个人都在颤抖。

  一只手,没有任何预兆,盖在项宇烈握得发白的拳头上;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愤怒的气焰还没有达到最高点,就被项宇烈压制了下去。清楚感受到项宇烈身体的变化,凌景健放开了手,只要这女人冷静下来,什么都好商量。

  同意和谈,也就意味着放弃抵抗,将这万里江山拱手相让,自己将成为项国、烈家的千古罪人!项宇烈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下去了,想要光复这个国家,就不能让它自行毁灭。

  倏地,项宇烈突然跪下了!第一次,面对敌人,项宇烈主动跪下了;这个曾扬言跪天跪地跪父母绝不向强权显贵低头下跪的女人如今却跪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跪在了国家最大的敌人面前!

  她,跪得笔挺,挑不出一丝毛病;她,磕得响亮,响得惊醒了恍恍惚惚的凌景健。平生第一次,跪的如此屈辱,如此无奈,项宇烈藏在袖中的手掌被紧紧攥着的中、无名两指划破,指尖的皮肉死死地压在绽开的血肉里,绝不松开!

继续阅读:第八集·负我山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