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美女
某校学员2016-11-19 18:052,624

  猪的事还是传出去了。

  两天后张晋来找我,喜气洋洋的给我送来了他们自办的《军训小报》。

  “看,韩丽写的散文,我约的。”

  还行吧,我眯着眼睛扫了一眼,没挑出毛病,如果我写一篇,应该能够……大约得花点力气。

  “你一定要写一篇。我和韩丽说了,我们是好朋友。”张晋微微仰着脸,像是怕闪光的眼镜滑下来,“我给你登在下一期报纸上。”

  “我试试。”我很别扭,这究竟是韩丽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究竟什么意思?

  “对了,你们中队的猪是怎么回事?”

  啥?这么快就传出去了?

  “我先给韩丽她们班送的报纸,告诉她我要给你送。她们就让我问问你。”

  张晋显然一无所知,我略略放下心来,绘声绘色的讲述了肥猪拱门的一幕。

  “这猪有宿慧啊,”张晋感叹道,“这猪上辈子一定是个很聪明的人,不知犯了什么戒进了畜生道。这猪不能杀,得养着。”

  这就是差距。我认为这猪成精了,人家已经说到了佛理,一个是炕头老大妈的觉悟,一个是文人雅士的清谈,我只好赞同的点点头。

  “你读过《心经》没有?回头我送你一本,一定要经常读,大智慧。我已经送了韩丽一本,送你本一模一样的。”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估算了一下他的身高,更加坚信韩丽不会“屌”他,就是“屌”我也不会“屌”他。但这不妨碍我的好感。我一向对热情奔放专注的人抱有敬意。比方说冷冷清清坐在那里打棋谱的凌磊、疯狂写诗的赵杰、探索先锋戏剧的方云青……短短几个月时间,同学们的个性突然全部张扬开了,结成了一个个小圈子,像泡久了水的干海蜇,触角全舒展开了。

  我喜欢去泡图书馆,顺便看张宏“泡马子”。

  去图书馆要先走下山坡,然后爬上20级台阶,穿过巨大的练兵场。我往上爬的时候,习惯性的往上一瞅,不由微微一怔。黑蓝色的星幕为背景,一个身影婀娜多姿的走着,双臂轻柔摆动,弱柳扶风。肥大的军装竟然被穿出了如许味道,一步一步,全是诱惑。我突然激动起来,绝世美女啊。

  大步流星追上去,我才发现自己太激动,忽略了美女身边还有同行的人。张晋很高兴的向大家介绍“韩丽的同学”,然后向我介绍“韩丽的大学同学”。

  张秋立,河南洛阳,25中队。

  不对,等等,你是男的?

  “怎么了?”张秋立不满的“飞”了我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了。”

  问题大了!我一晚上几乎不带掩饰的打量着张秋立,张秋立显然察觉到了,不时的抬起白里透粉的瓜子脸,“轻嗔薄怒”的瞟我一眼。

  “张晋,”我声音发抖的把张晋拉出了阅览室,“他真是男的?”

  张晋见怪不怪的点点头。张秋立从小在姥姥家长大,他妈妈是著名的花旦,他姥姥是著名的花旦,他的两个姨也唱花旦……要说中国的戏曲文化不是盖的,耳濡目染,就这样了。

  “你们在一个宿舍睡觉?”

  张晋见怪不怪的点点头。

  “你们一起洗过澡?”

  张晋继续点头。

  “他……正常?”

  涉及隐私,张晋微微迟疑了一下,继续点头。

  回去的路上,我特意落在最后面仔细观察,没错,这是硬生生从《红楼梦》里走出来的,这腰身、这风姿、这……性别!

  “没事,我们都习惯了。很正常。”张晋小声的安慰我。

  “你们说什么呢?”张秋立显然察觉了点什么,回身用优雅的兰花指点着我俩生气的说,骂声婉转,带着长长的颤音。

  “你们什么时候洗澡?告诉我一声。”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张晋见怪不怪的点点头。

  我的世界观坍塌了。就算再青春洋溢的女孩子,套上肥大的军装也不会有太好的身段,唯一的例外竟然是个男人!一个男人千娇百媚的身姿让我倾倒!

  “这其实也没什么,在大城市,同性恋很正常,他们反过来认为女人脏、烦。当然,像张秋立这么漂亮的不多,”张宏笑眯眯的宽慰我。

  “是啊是啊,可以做基的。”几个人开始起哄。

  “这种男人就应该骟了。”老聂一拍桌子。

  张宏不为所动,慢悠悠的吸了口烟,笑嘻嘻的吐到我的脸上。

  好奇心调动起了我们的精力。张秋立倒也洒脱,非常好交往。更多的信息开始汇集起来:他学习不错,人也很好,而且很……温柔,很……体贴,很……美。

  “竟然是个男的。让这些女生怎么活啊。”我一有时间就和人叨叨。张宏说,很多女生对这话恨得咬牙切齿。男生们则纷纷发扬了龌龊的想象力,比方说建议我赶快去“试试”,或者带他们去“试试”。

  “男人好啊,摸摸抱抱还不犯法。走走走,弟兄几个爽一把。”这无耻的言论竟然得到了一片叫好。

  “手感能一样吗?”

  “各有各的味道。”这人说话的时候还砸了砸嘴。

  老聂被恶心坏了,拉着我出门透透气。

  “这周末我带你去见个真正的美女。”

  “在哪里?”

  “保密。”

  周六晚上,外面下着毛毛细雨,我和老聂走出军校,沿着机耕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三四里,出现一个小小的集市,最边上有一家热闹的小杂店。

  拉开门,声浪铺面而来。五六张桌子乱七八糟的坐满了人,各种各样的。喝酒的,抽烟的,聊天的,下棋的,每个人都大声说着话。

  玻璃柜台后面立着一个苗条漂亮的少妇,含笑听着顾客们的吵嚷。应该是少妇吧,因为感觉很像、发型也很像。

  好多男人都在偷眼窥她,偶尔有个下三滥舔着脸和她说笑话,她也不恼,笑吟吟的听着。尽管衣着普通,但一举一动中透露出优雅的风姿。老聂上去要了两包花生,拉着我找个角落坐下。

  “这破地方怎么会有这种美女?”我失声道,“这才是我想象中的女大学生。她是不是来勤工俭学的?”

  “知道了吧,”老聂得意的说,“看过了美女就不会再拱豆腐渣了。”

  “老聂你打算~~”我俯在桌子上问。

  “屁。”老聂鄙夷了我一眼,俯下身子小声说:““老区”的女人。”

  我靠!天雷滚滚啊,“老区”的女人!大八卦啊。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了一下张洛伊的区队长,然后又看了一眼女老板,立刻把女中尉忘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几乎趴到了桌子上。

  “老陈过来喝酒,经常碰见“老区”,他和这个女人绝对不一般。”

  有可能,尽管“老区”凶气十足,可军姿绝对飒利,挺唬人的,又是单身,他有这个本钱。既然是“老区”的女人,我的眼神立刻转为清澈,欣赏赞叹了一会儿,就和老聂回去了。

  一路上全是我的问题:穷乡僻壤会有这种美女?她的学历是什么?为什么在这儿开小店?她和“老区”般配不?老聂则什么都不知道,不胜其扰。

  “绝对不许说出去。”老聂警告我,“我们不知道什么情况,军纪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拼命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