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灯泡
某校学员2016-11-19 19:263,312

  初秋时节,“错拿”事件犹如春风吹遍了大地,焕发出帮厨们无限的热情和想象力,行动立刻由自发变为自觉———25中队的早餐三天后获得一次改善,24中队更没品味,被人抓了现行:女兵在后面追着喊:同学,你们拿错了。前面跑的飞快:“没错,没拿错,就是我们的。”最后,整个军训大队的笼屉被迫重新做上标记,明文规定,两个女生队的笼屉要放在最上面,女兵不到,不发笼屉。

  生活迅速的平淡了下来。

  菜籽油炒雪里蕻,刺啦一声,全靠辣椒提味;菜不够了,赶紧洗十个辣椒,切成丝在锅里一炒,三分钟就得;什么,今天应该改善生活?那赶快洗十个辣椒,再加一块肥肉,切成丝,在锅里一炒……该买菜了,十轮大卡车在柏油马路上狂奔,拖拉机、卡车、三轮车、水牛……统统不在话下,什么?水牛!对,转眼又过去一头……

  自由市场的地面永远是湿漉漉的,道路弯弯曲曲,狭而长。白嫩嫩的豆腐,一块块的放在水里,在我老家这是典型的欺诈行为;清脆的卷心菜、肥厚的竹笋、码得整整齐齐的年糕、大块的猪血,面对正规军的恐吓,老表们一点也不在乎,坚决不肯降价。盛满一个背篓的大鱼、滑溜溜的黄鳝、满笼的田鸡显然与我们无缘,一家杂货铺的老板终于从最底层的柜子里费劲的掏出一个满是灰尘、生产日期可疑的坛子,里面就是我们盼望的腐乳了。市场的门口通常分布着长宽比例别扭的三层小楼或两层小楼,楼下小吃摊的小笼包冒着热气,炒米粉油光光的在炒锅里颠来颠去,隔壁的摩托车修理部发出突突的声音……这就是90年代的乡土中国,像是一个咕嘟咕嘟吐着泡的大砂锅,油豆腐、粉条翻来滚去,还飘着两棵青菜……

  “我想请一位女同学回答这个问题,158号,安迪,安迪同学?”

  我愣了一下,呆头呆脑的站了起来。身边几个人首先笑了起来,笑声迅速蔓延到整个教室。

  白发苍苍的老教授也笑了:“Sorry sorry。”然后突然转为抒情流:“我大学有一个美丽的女同学叫安迪,毕业以后就没有见过,我看到这个名字就情不自禁,忍不住叫起安迪同学。”座位上一片低低的唏嘘声,老教授至少也有六十了吧,身上的制服和少将一个成色,还有颗这么浪漫的心!

  我很想在这堂近三百人的大课上让老教授感到欣慰,可还是让他老人家失望了。

  “请记住,安迪同学,我会经常提问你的。”

  我悻悻然的坐下来,有种别考英语口语,拿出套标准化试题来,老子15秒一道!

  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安迪这个名字在女生队的知名度大增,坏消息么,呵呵,张宏笑眯眯的深吸了口烟,故意慢慢的吐在了我的脸上。

  有人扬言说那事儿没完。

  这个上海小开有内线。晚上去图书馆是我最爱的消遣,每一次去都能看见他坐在那儿,肆无忌惮的趴在一本杂志上小声的说话,白净的脸上浮动着轻佻的笑容,对面则有一个短发的小女兵笑嘻嘻的听得入神。相形之下,坐在他们左右的人显得木讷而专注,叫人看了忍不住同情,一股义愤油然而生:值班的士官也不管管?你们对得起这安静的氛围吗?对得起满满一屋子呆头呆脑读书的战友吗?

  “电灯泡”,另一位上海同学张志清认为我有必要了解这个术语,以便形容阅览室里的战友。比方说,唐强总是陪着张宏去图书馆见王玉蓉,那么他就是电灯泡,在一边放光而不自知。不过,这个例子也不妥当,因为唐强和张宏、王玉蓉都是中学同学,他们三个很熟,所以他参与交谈就是一种愉快而纯粹的友谊,并没有破坏默契的氛围。而做电灯泡的精髓,在于男女双方希望黑暗的时候你还在放光,迫使对方不得不拉下脸来伸手“关灯”,更优秀的电灯泡则是在双方“关灯”之后你还执着、投入的“亮” 着。因此更恰当的例子是21中队一位小美女来找老聂认“老乡”,我傻乎乎的陪在旁边有说有笑,他们站在二楼看得很清楚:我“亮”了。

  “很亮吗?”我很痛苦的问。

  “非常亮。”两个上海人异口同声的说。

  我唯一的指望是谁也不知道老聂是不是想“关灯”,他们建议我不要去问老聂,因为有内涵的男人不会对我这种书呆子说出真心的想法。

  中国古典文学认为男人以稳重、内敛、文质彬彬为上品,但铺天盖地的港台剧告诉年轻人要张扬个性、勇于追求,做不成杨过也要做韦小宝。君子不争和骑士情怀固然重要,油嘴滑舌的段誉和敢于破坏他人婚礼的本恩(《毕业生》的主角)显然更受钦佩。因此,如果你能从“电灯泡”成为男主角,这就是很“屌”的事,但如果逆袭的是你的同学或好友,你就被公认为是“屌人”做“屌事”。同样,中国式的闺秀、西洋式的公主都是等着公子或王子来求婚,然后娇羞无比。但自打妇女解放运动以来,大方硬朗的女干部通常是革命文学的主流,凶巴巴的大妈更是现实生活的代表,木婉清、赵敏这类江湖侠女固然少有女粉丝,却是不少屌人的梦想……,所以,当美女上门的时候,我做“电灯泡”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老聂无动于衷,而美女被我的光亮所吸引,再次通过老聂来找我的时候,老聂就会慢慢隐退为电灯泡。如果老聂不乐意而我乐在其中,那么,总有一天他会伸手“关灯”,届时我的悲剧将是双重的……

  围绕“电灯泡”延伸出来的话题让习惯了标准答案的人痛不欲生。我望了望外面的雨势,决定还是散步去。

  江南的秋雨有多种模式。有时酣畅淋漓的痛快,只闻整齐的“刷刷”声,天地间像是连上了一道道闪亮的丝线,如果天色再微微亮一些,不远处的绿色也被衬得鲜亮。随着天气变冷,开始出现了寒风阵阵、雨点密密的凄风苦雨,像细密的鞭子,忽而一下又一下的抽在玻璃窗上,好像倾述着什么哀怨,间或平静一下,遗恨绵绵。有时候雨会和雾气融汇在一起,把一切景物淡化为一幅水墨画,如梦如幻,让人不忍心打破这宁静,有些时候,牛毛细雨小而密,却润泽无声,犹如细小的粉尘在抖动,有一种微微的感伤,不由的企盼遇见《雨巷》里的姑娘。

  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在雨中散步。

  扣上军帽,若有若无的雨声一下子清晰,像擦掉了一面蒙满灰尘的镜子。我慢吞吞的走向军校的小卖部。

  门一推开,眼镜立刻蒙上了一片雾气。烟、酒、火腿肠、豆腐干、五香豆……形形色色的味道一起涌来。我走到柜台前买了盒牙膏,然后回头在几张桌子上寻找:老陈不在,他最近和几个士官打的火热;老聂不在,八成又去会老乡了……咦,是谁挥手?他认识我?

  “你是安迪吧。”这位小哥很热情,握着我的手,“你是韩丽的同学。”

  “是。您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晋,法律系的。上个星期,我们全系一起聚会,韩丽说你是她同学。”

  “哦”我还是不明白这什么意思。

  “介绍一下,文博的孔晨,物理的李明浩,我们都是25队。”

  “哦”我还是不明白这什么意思。

  “你真幸福,竟然是韩丽的同学。”张晋的眼镜在闪光,很真诚的那种。

  啥意思?你啥意思?韩丽是我同班同学,个子高挑,皮肤白嫩,大眼睛,一幅雍容华贵的古典美,像一幅仕女图。她曾经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和她相比,我这个语文课代表是标准的屌丝。她一举一动都符合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男人心中的淑女。打个比方,人家坐在那里“美人卷珠帘”的时候,我的形象就是和一群更垃圾的屌丝在泥地上弹玻璃球。一句话,距离感。

  “韩丽可是大美女啊,听说你和她一起坐火车来的?”

  我开始明白这小子啥意思了,不过很抱歉让他失望了。无论按照那种方程式来套,她都很美,可好像没什么八卦可说,她的开朗后面总有一种清冷的味道。

  “你和她之间没有什么美丽的故事?”张晋的眼镜继续闪光。

  我似乎更明白他的意思了,没有,绝对没有,小哥你大胆往前冲。

  “你真幸福,有这么美丽的同学,应该发生点什么。”

  我无言以对。理儿是这个理儿,真诚也够真诚,不过……你有病啊!

  孔晨大概看不下去了,劝我分享点他们的五香豆,我也很高兴他们中间有正常人。我慢慢发现,张晋很聪明,口才也不错。尤其令人吃惊的是他对女生队的美女了如指掌,热情的和我分享众多的八卦。他待我如此的亲切,以至于我恍恍惚惚感觉自己有一个美丽的姐姐,他正在讨好小舅子。

  “我们办了一份小报,写篇关于韩丽的散文给我,好不好?”临分手的时候,他站在雨中和我说了这么一番话。

  “万一韩丽不“屌”他,他会不会怨我?”我忍不住担心起来。韩丽百分之百不会“屌”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