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荷尔蒙
某校学员2016-11-24 22:332,233

  “现在谈恋爱的这些人是很傻的,大学生有两拨恋爱高潮,第一波在大一,这些高三学生疯了似的挥霍他们的荷尔蒙;第二波在大三,这是比较靠谱的,但毕业以后大部分也各奔东西,露水夫妻啊。夏天的时候,还有一个男生在那座楼上跳楼自杀了。”师哥对小馄饨还是很满意的,“谈恋爱要么走心、要么走肾。走心你就输了,走肾你就亏了。”

  我们在林荫道散步,他慢条斯理的给我讲着这个学校的八卦,按照他的说法,男生一旦谈上恋爱,智商会像冬天的气温表一样直线下降,飞蛾扑火一样走向悲惨的结局。学校的东花园有“惊梦谷”,西花园是“离恨天”,大礼堂前长着“断肠草”,主席雕像后开着“绝情花”。靠他的指点,我注意到每一块小草坪都有一对情侣,大草坪上,情侣与情侣之间至少要隔着15米的距离,这充分表现我们这所名校的修养。情侣之间是有默契的,一对占据了小草坪的一角,其他人会主动避让。而变态的大多是单身汉,比如刚才那个屌人骑着自行车下自习,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吹口哨,如果打扰了大草坪的情侣,可以说是“惊起一滩鸥鹭”,如果在静谧的小道上突然按动自行车铃,干扰了小草坪上的甜蜜,及时的朗诵“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则更为妥帖。

  “嗨——嗨——嗨”,师哥突然冲着路对面一个匆匆走过的身影喊:“都熄灯了,你上哪儿去?”

  对方走了过来,原来也是师哥,大名鼎鼎的校园报主编刘五洲。这也是一位大神级别的人物。我清晰的记得上期报纸的头版横栏标题:《打饭师傅,请您下勺使点劲!》这篇文章出来之后,以前去食堂得打五两米饭才能吃饱,现在打四两就够了。据说刘总编五洲先生被有关部门叫去骂了一顿,因此让我们更加崇拜。

  这位在我想象中应该是美女环绕、风度翩翩的刘总编套着一件样式古怪的大衣,头发软塌塌的贴在前额上,用一种悲伤的口吻说:“找地方睡觉去。你还回宿舍干嘛?陈静又来了。”

  “靠!这个臭娘们!”

  陈静是师姐,他们都是一个系的,和另一位师哥陆凌打得火热。更可怕的是,陈静胆敢周末公然留宿男宿舍,大模大样的让陆凌抱着上了上铺。睡在下铺的刘总编一腔悲愤,他已经是第三次被迫出走了。《校园民谣》此时刚刚流行,刘总编对《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颇有微词。

  “只有李建军留下来了,”刘五洲的佩服之情溢于言表,“我问过他,他说他照睡。”

  “他…他…他能睡得了?”我结结巴巴的问。

  刘总编看我面熟,友好的点了点头,解释说:“我走的时候,李建军已经刷完牙回寝室了。”

  “真不要脸!”高德兴大怒,狠狠的把烟头摔在地上。

  “太不要脸了,这个狐狸精上床的时候还笑着说,你们真能忍得住啊!”刘五洲恨恨的说。

  “这对狗男女!走,我们去把他们赶出去!”高德兴捏紧了拳头。

  “算了算了,”刘五洲灰心丧气的说,“怎么好意思。陆凌已经疯了,这兄弟彻底完了。你也另找地儿吧。”

  “不行,你们不敢我敢,我得把这个臭婊子撵出去,陆凌要滚就滚到女宿舍去!”高德兴大步流星、义无反顾的踏上征程。我急忙和刘总编点点头,小步快跑跟在后面。

  “师哥,要不要我帮你。”我感觉师哥要动手打人了,需要我帮忙把那个臭娘们拉下床来。如果她脱光了,该抓那部分发力好呢?

  “你别管!这事儿不能传出去,太丢人了。”高德兴话快腿也快,一句话把我堵回来了。

  “要么算了,到我那儿凑合一宿。”我假惺惺的劝道。

  “不能惯他们的臭毛病,再这么下去,我们宿舍全让给这对狗男女了,臭不要脸!”高德兴怒火中烧,进一步拉升了我的期待值。

  “师哥,我帮你!”我撸起了袖子。

  “你回去!我们班的事,你不能管!”转眼到了3号楼,高德兴向我挥挥手,毅然决然的走进了大门。我显然明确的不能跟进去,师哥师姐的这种热闹不适合我直接观看。但是……这种热闹实在太吸引人了。记得他们的宿舍在一楼,我绕了个弯,耐心的从一个个窗台下走过,希望能听到一些热烈的声音。

  走了一圈,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不对啊,他们的宿舍是朝阳的,而且是左边一排的中间。我估摸了一下,又耐心的在几个窗户下面轮流听了听。

  啥也没听到,既没有师哥的怒吼,也没有大声的吵闹,更没有渴望中的上下铺吱吱呀呀的声音,几个窗户寂寞的反射着路灯的光芒。偶尔听见几个男人互相调侃,一听就是标准的单身汉宿舍,说的下三滥段子毫无吸引力。

  我怀疑自己记错了,又回到正门,希望能看到披着床单匆匆逃离的美女,耐性等了十分钟,啥也没有。索性进一步走了走廊,还是没听到啥东西。

  一扇门突然开了,一个光溜溜的男生冲上卫生间,他穿着短裤,进卫生间之前怀疑的看了我一眼。毕竟黑漆漆的,一个人木头一样的站在走廊中间极为可疑。我没办法,只好迈着酸痛的双腿返回自己的宿舍。

  走着走着,失望慢慢变成了忧伤,师哥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你辜负了我的期望啊师哥。师哥,你这样的英雄人物也只能咬牙在宿舍里忍受着那对狗男女么?再走几步,更大的失落涌上心头,师哥你不应该这样啊,你应该邀请我去你们宿舍去借宿一晚啊,我进大学还从来没有借宿过呢。

  我也是睡上铺的,动作一大,上铺很容易摇摇晃晃,尤其是下铺没有人的时候,晃得更厉害。想想这对狗男女如何在狭窄的上铺保持稳定性,如何不受干扰,这真是个很复杂的技术性问题。想着想着就激动起来,图书馆的情色小说显然过于模糊,绣像版的某些历史名著则只有博士研究生才能凭证借阅,录像厅放的奥斯卡大片固然唯美,可镜头太短了,也没有特写……这个问题很麻烦,只有老陈才能解决。嗯,只有老陈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纯真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