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鹬蚌相争
空空2019-09-12 11:442,157

  眼看小荷才露尖尖角,枝上粉黛上新妆,天气也一日热过一日,柳婧闲来无事便和滢荷坐在院中下棋,多日较量她发现滢荷才思敏捷,竟是个高手。

  正是棋逢对手,酣畅淋漓之时,却见玉瑾凝神从院外走了进来。

  柳婧知道玉瑾心思重,这个样子肯定是出了大事,只道这才没消停几天不知又出什么事情!哪里还有闲情雅致琢磨棋局,随意落下一子便起身朝玉瑾走去。

  “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倒也没什么大事,刚才在老夫人那里听人来报说阿奴在宗祠里发疯说有人要谋害她的性命。”玉瑾说着将手中领来的新鲜果子给了滢荷,又道:“本来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也不必上心,可不知哪个多嘴多舌的,竟说是小姐想要杀人灭口!”

  “呵,这可是血口喷人了!什么屎盆子都能往我身上乱扣吗!我若有心害她当日何苦救她?你不必理会这些胡搅蛮缠的人!”柳婧话虽说的轻巧,可心里也不免生疑,这阿奴在宗祠里呆的好好地,怎么会有人要害她性命?

  便又问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阿奴被罚不敢胡说八道的!”

  玉瑾年级虽小却也在宫里见多了争风吃醋、杀人害命的事儿,摇了摇头,回道:“说不准,只听人说,宗祠里的老鼠偷吃了给阿奴送进去的饭菜,竟七窍流血而死……”

  “什么?”柳婧美目微垂,这事儿只怕和前几日的事情脱不了干系,脑中闪过赵氏那张不肯善罢甘休的脸,不由长长舒了一口气。

  “滢荷你怎么看?”

  “滢荷不敢胡说。”滢荷一向谨慎,此刻仅凭玉瑾几句话哪里赶往下断言。

  柳婧也不追问,便让滢荷去收拾棋盘,只等坐看好戏。

  果然,还不等滢荷将棋盘收好,老夫人那边的下人就已经来传话让柳婧赶紧过去。

  柳婧不敢耽误便带着玉瑾、滢荷岁来人一起匆匆而去。

  等柳婧走到老夫人屋子,赵氏、阿奴都已经等候多时。

  赵氏见柳婧姗姗来迟,故意冷嘲热讽道,“果然是金枝玉叶,就连老夫人请都要端着架子,我们这些人等不要紧,她又将老夫人放在眼里了吗!”

  柳婧心知赵氏凭仗自己怀孕在身在府中胡作非为,连说话也越发没有分寸,竟借题发挥给自己找事,若是自己隐忍只怕她日后更要蹬鼻子上脸,可若是针锋相对,倒又显得自己小题大做。

  如此想着,柳婧莞尔一笑,款款给老夫人行了个礼,“老夫人宅心仁厚,岂会和柳氏一般见识,姐姐有孕在身,凡事戒骄戒躁,切勿动了胎气让人担忧。”

  屋中众人都听出柳婧言下之意不禁掩嘴偷笑。

  老夫人都没有计较,你一天仗势欺人小心孩子没了看你还怎么嚣张!

  赵氏一看自己在柳婧这里没得着便宜,赔了夫人又险些折了兵,美目一挑,禁声不语。

  阿奴一改往日心性,悻悻然坐在一旁,默然不语,只是眼底恨意一如窗外骄阳恨不能将谋害自己之人活活炙烤而亡。

  见屋中女眷已经来齐,老夫人才缓缓道:“后院之事本不该由老身出面,可同辈之中又无主事之人,老身不得不多管闲事惹你们厌烦将你们全都请到这里来。”

  听老夫人这么说,人人垂首凝神不敢接话。

  “翊儿在外为天子平定江山,何等荣耀威风,可你们呢!却不守妇道!竟做出些让人不耻之事,致将军府颜面于何地?”

  老夫人说到恨处拍案而起,吓得众人屏息凝神连大气也不敢出。

  “阿奴胡闹在先,我已经惩罚了她,若是对老身裁决有质疑大可以告诉老身!老身老了难得糊涂啊!你们倒好!竟私下做出这等下作之事!哼!”老夫人说着,横眉冷目扫视了一眼屋中女眷。

  见人人自危垂首不语,长叹了一口气,“同为翊儿的女人,本应为夫君着想,可你们倒好,私下里竟做些争风吃醋的事儿,小打小闹老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你们使使小性子,可你们倒好,不但不知收敛竟然还做出投毒害命的事情来了!”

  老夫人眼底波澜暗涌,看着赵氏一直垂首不语, 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老夫人你可要为阿奴做主,纵使阿奴千错万错却也不曾害人,眼下不知何人竟然如此歹毒害我!”阿奴说着,竟呜咽俯身哭了起来。

  眼看着阿奴泪如雨下,老夫人却迟迟没有下文。屋中众人也将此事琢磨了七七八八。

  柳婧看着对面赵氏一会儿垂首,一会摆弄手中锦帕,当下明白老夫人有心袒护赵氏。

  心底不由冷意四起,果然,子嗣大于一切。

  阿奴险些丧命哪里肯善罢甘休,心中一恨,猛然起身朝堂中立柱撞去,幸得身边丫鬟眼明手快将她拦了下来。

  “你这又是要做什么!”老夫人老泪纵横一时间屋中乱做一团。

  阿奴看出老夫人有意袒护下毒之人,心想自己若是今日轻易让步只怕日后让她踩在头上永无抬头之日。这么一寻思,哭声更是撕心裂肺,嚎啕道:“终究是一死,不如我自己了断了自己。”

  “胡闹!有老身在这府中一日,谁也不许在这死死活活的寻晦气!”老夫人这话就像护身符一样平定了阿奴心中恐惧。

  阿奴目的达到,也不敢再造次,抽泣嘤咛:“有老夫人做主,阿奴也算安心了。”

  柳婧在侧一直冷眼旁观,看阿奴演得一手好戏却终究抵不过老夫人三言两语,不由暗叹姜还是老的辣,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怕日后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事端。

  被阿奴这么一闹,今日之事便不了了之,人人三缄其口不敢再提,老夫人也以头昏身体不适早早让众人退了下去,明眼人都看得出,是赵氏与阿奴鹬蚌相争,无人得利。

  曲径通幽,暗香盈袖。柳婧看池中鱼翔浅底,不由轻叹了一口浊气。本是为躲纷争,没想到硬生生被扯入百花丛里,荆棘丛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