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阿奴受罚
空空2019-09-12 11:442,143

  “柳氏不敢求情,只是有一事不明白!”柳婧水眸流转划过一丝狡黠,见老夫人神色稍缓没有阻拦的意思,才娓娓道来:“在我们国家有一种动物,生于灌木,长于树梢,捕食之前必定先要伪装自己,让猎物不知自己命丧谁手,而无从反击,我们叫它变色龙,动物尚且知道杀敌于无形,更何况是人呢?”

  “哦?还有此等神奇生物,老身确实孤陋寡闻了!”老夫人神色一变,似乎对柳婧所言变色龙饶有兴趣。

  “若是老夫人喜欢,柳婧他日便让使者抓一条来与老夫人玩赏。”柳婧听出老夫人话中意思,也不敢得寸进尺,只讨好道。

  老夫人知道柳婧话里有话,冷哼道:“既然以活物为食,又岂能甘心让人玩赏,公主还是不要费心了!”

  “狗儿、猫儿、马儿、牛儿亦是被人训化,老夫人威严又岂是一般人?”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柳婧见老夫人面露喜色,借势又道:“二夫人是何等聪慧之人,又岂会比不上那些畜生?”

  阿奴没想到柳婧竟然拿自己和畜生相提并论,若是平日早就发狠闹了起来,眼下听她是为自己辩护,便也生生将这口气咽了下去。

  “你这比喻倒是难得一见。”老夫人冷笑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柳婧。

  屋中下人也不知柳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皆为她倒捏了一把冷汗。

  “畜生与人自然不能相提并论,聪慧如阿奴,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杀人之前要隐藏自己呢?昨日她在花园与赵氏争执,大家有目共睹,若说她顽劣想吓吓赵氏倒有可能,老夫人仁慈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事就算了了,可要是说她害命,却有些太过明目张胆了!只怕是无心之失吧!”柳婧句句说的小心,声若琴瑟字字珠玑。

  老夫人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将柳婧之言听了进去,思量阿奴平日虽然张狂却也没有怎么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脸上阴郁如乌云见日一般,渐渐散去。

  柳婧乘胜追击,心知阿奴“死罪”可免,松了一口气,又道:“阿奴歪打正着,让老夫人喜得孙儿,也算是好事一桩,又岂能将好事变坏,涂添血腥呢!”

  “好一张伶牙俐口,好一个公主殿下,竟教起老身做事来?”老夫人面色一沉看不出喜怒。

  果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柳婧心知老夫人也是个深藏不露之人,今日不动声色就可将自己和阿奴一起送上西天,只是自己也是经历过生死之人,岂会这样就被她唬住?

  一旁阿奴本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心中喜不胜收,此刻见老夫人神色不悦,只怪柳婧言多必失。

  窗外,树影斑驳映在堂下,枝横交错乱如人心。

  “柳婧不敢,只是柳婧和老夫人一样身为火家人,心系火家血脉。”

  提及子嗣,老夫人心上一软,“好一个同心同德,你倒说说,你如何为我火家血脉着想的?”

  “柳氏只觉得老夫人应该多为孙儿积福,莫不要让他还未出生就背负一身血债。”柳婧说的大胆,听得屋中众人心惊胆战,老夫人何时说过要阿奴性命,她竟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

  老夫人本是吃斋念佛之人,此刻也不由为之动容。“老身何时说过取阿奴性命?”

  “老夫人,您虽然没有取阿奴性命之心,却做了要阿奴性命之事,柳婧斗胆,不敢胡说,家罚之重就算是个男子也被打的皮开肉绽,岂是阿奴一个女子能够承受?更何况眼下天气温热,大家都穿的衣衫单薄……”

  柳婧说的情真意切,眼中担忧一如春熙,让老夫人心下微微一暖。

  “既然老夫人也不想要阿奴性命,不如从轻发落,让她引以为戒可好?也算是为您那未见过面的孙儿积福报了。”

  “哼,好话坏话都叫你一人说尽,若是老身在计较下去反而显得有失分寸了,好吧!就罚阿奴禁守宗祠一个月,日日抄袭家法引以为戒,没有老身的允许谁也不得私自去看她!”

  阿奴此刻早已吓得浑身冷汗,此刻听老夫人从轻发落,自己大难不死,身子一歪竟晕了过去。

  下人赶忙将阿奴扶了下去。

  柳婧也趁机退了下去,生怕老夫人出尔反尔怪罪自己。

  今日柳婧力辩老夫人维护阿奴之事一下子传遍了将军府,下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有说柳婧宅心仁厚,不计前嫌;有说柳婧自作聪明,枉顾性命;亦有人庸人自扰生怕日后得罪柳婧……

  “小姐,今日阿奴受罚,你何必铤而走险相救?看她平日飞扬跋扈,也该吃点苦头。”

  玉瑾原是皇甫静身边婢女,自幼在皇宫长大,惯会察言观色,此时被皇甫静安插在柳婧身边,说是照拂实为监视,今日柳婧鲁莽行事,她话中之意便是让柳婧不要自作主张,小心泄露了身份害人害己。

  柳婧听出玉瑾话中深意,回眸见滢荷脸上手掌印未消,想着滢荷是为维护自己被罚,只觉对她有愧,点了点头,也不多言语,今日有惊无险,到让她看清了不少东西,将军府只怕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般风平浪静。

  赵氏当日就苏醒了过来,得知是柳婧救了自己只道柳婧是误打误撞,谋害不成,救了自己,却也为了面上过得去,让人给柳婧送了两匹上好的锦缎。

  二来下人们告诉她是阿奴故意捉弄自己,害她昏了过去,险些要了性命,心中对阿奴更是厌恶,如鲠在喉。

  三来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大喜过望,母凭子贵在府中行事更是肆无忌惮,惹人生厌,老夫人知道后,念及她腹中之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与她计较。

  阿奴当夜就被送进了宗祠,幸免于难,也不敢造次,规规矩矩的守在宗祠,日日抄袭家法,没了她在府中叫嚣滋事,柳婧倒觉得日子过得清静不少。

  自那日后,柳婧将滢荷视为心腹。待她自然比别人宽厚,又怕玉瑾心怀嫉妒,只好私下赏了一块翠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嫁医女(原著《替嫁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