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相信(1)
叫天2017-08-05 14:133,779

  崇祯皇帝也不敢再听下去了,怕钟进卫又说出让他失望的东西,心情大起大落,心脏还真受不了。忙道:“好,朕信你。”

  搞技术出身的,就是实在,立马就进入自己新的打工状态,钟进卫说道:“好,陛下,那我们先来看看第一步怎么做吧,想先问下,现在是那一年?”

  他的经历太奇特了,情绪的大起大落非常大,所以压根就忘记了之前已经告诉他了,反正他现在就只记得是崇祯年间。

  崇祯皇帝很配合,也不管已经坐下来的钟进卫跟他面对面坐着说话,君前失仪的举动。说道:“崇祯二年六月十五。”

  钟进卫低头想了想,好像还真有几件大事,但一下子又记不起来。急了,要知道会穿越过来,死记硬背也得背下来啊。现在没办法了,只能慢慢问了:“这个,陛下,我具体的一些东西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想慢慢理一理,问您一些问题。”

  “好!”崇祯皇帝一口答应,期望着能有好的事情能发生。

  钟进卫问道:“现在袁崇焕被您杀了没有?”

  崇祯皇帝听了不由一楞,好好的,朕杀股肱大臣干嘛?也太不靠谱了吧。想着,脸就冷下来了。说道:“朕杀他干嘛?”

  钟进卫一听,也没察觉崇祯皇帝脸色的变化,根据自己的思路继续道:“那袁崇焕杀了毛文龙没有?”

  崇祯皇帝听完,更不高兴了,两个都是朕对付女真鞑子的左膀右臂。就是袁崇焕想杀,朕也不会给他杀啊。沉吟了一下,说道:“没有。”

  “那袁崇焕做了多久那个东北最大的官了?”钟进卫只记得袁崇焕就做了一年多点的那个最大的官(其实是兵部尚书,督师蓟辽),然后跑去杀了毛文龙,大概两个月后建虏绕道入关,也导致袁崇焕自己下狱被处死。

  崇祯皇帝心里暗暗鄙视了下钟进卫,耐着性子回答道:“已一年有余。”

  “啊,陛下,赶紧派人去救毛文龙,历史上袁崇焕会私自杀了毛文龙,先斩后奏。这种大事件,历史不可能骗人的。”钟进卫急了,赶紧说道。

  崇祯皇帝不信,说道:“怎么可能,毛文龙可是朕的左都督,挂将军印领尚方宝剑的。不要说他,按大明律法,哪怕是平民百姓,都要经过朕才能处死。”

  “他这人有前科的,以前私自杀过一个职位比他还高的人,孙承宗知道,没告诉您而已。”钟进卫一看崇祯皇帝不信,马上解释道。

  崇祯皇帝一听,“霍”的一声站了起来,说道:“此言当真?”

  钟进卫一看这个架势,心里一虚,要是历史骗了自己怎么办?于是,说道:“历史是这么写的,我跟您说啊,不管这个是真是假,大事件是不可能骗人的。袁崇焕杀了毛文龙后,皇太极因为没有了后顾之忧,就绕过了宁锦防线,借道蒙古,打了进来,攻到了北京城下。然后袁崇焕也因此被杀,这些都是大事件,不可能骗人的。”

  崇祯皇帝失声道:“怎么可能,袁督师向朕保证过五年平辽的,现在不到四年了,怎么能让女真鞑子肆虐到朕的眼皮底下来呢?”

  钟进卫一听,道:“切,那是他吹牛忽悠您的。您有没有问过他五年怎么平辽?历史记录说有人去问过他,然后他说聊慰上意而已。”崇祯皇帝楞住了,自己好像还真没问过,只是袁崇焕之前的成绩斐然,甚至都打死了奴酋,想当然的就信了他。

  努尔哈赤到底是不是袁崇焕干掉的,谁都不知道,捷报上就这么写的,崇祯皇帝就认定是袁崇焕干掉的努尔哈赤。

  崇祯皇帝默默的坐了一会,然后说道:“朕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求要说?”

  钟进卫想了下,然后站起来,严肃的对崇祯皇帝道:“陛下,我那个时代和您这个时代相差了四百多年,很多风俗习惯都变了,所以我的一些说话方式和行为方式可能在您这里会比较奇怪,或者说比较无礼,想请您能谅解。”

  崇祯皇帝道:“好,朕明白。”然后,转身朝远处的人群招了下手。王承恩远远的看到崇祯皇帝招手,马上飞步窜回凉亭。然后,一躬身,道:“陛下。”

  崇祯皇帝吩咐:“带钟进卫去偏殿更衣歇息,等朕传诏咨询。”王承恩一听,有点犹豫,进谏道:“陛下,他一个外人,这大内……”

  没说完,崇祯皇帝就打断了王承恩的说话:“就依朕的话去做。”“是。”王承恩没办法,只好听话。

  现在天气虽然很炎热,但全身湿淋淋地毕竟不是很好受。听崇祯皇帝这么一说,就准备跟王承恩离开。刚一转身,又想起什么,转身对崇祯皇帝说道:“陛下,这些东西?”

  崇祯皇帝带着一丝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道:“先留在朕这。”

  钟进卫无奈:“好吧,不过,陛下,那两副地图对现在这个时代来说,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您千万要收好啊!”

  “好,朕记得。”崇祯皇帝做了肯定的答复。

  王承恩在安置完钟进卫后返回,远远的还看到崇祯皇帝一动不动的坐在凉亭里,宫女侍卫都站得远远的。

  他心里一紧,赶紧过去回复道:“陛下,奴婢已经把钟进卫安置在偏殿了。”

  崇祯皇帝缓缓的转过头,带着一丝疲惫,一丝失落,看着王承恩。

  就在王承恩被看得发毛的时候,崇祯皇帝道:“王大伴,你很好!”王承恩被没头没脑的一赞,心里一喜,马上又一惊,怕是反话,马上回道:“奴婢不敢。”

  崇祯皇帝没有理睬王承恩的答复,静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给我去办两件事,其一,速去高阳找孙承宗,孙师傅。问他,袁崇焕是否有私自杀过职位比他高的人;其二,查下在去年平台诏对袁崇焕后,在他离京之前,是否有人问过他如何五年平辽,他又是如何答复的。这两件事,越快越好,任何一件有结果,立刻报给朕知。”

  崇祯皇帝顿了顿,又补充道:“调今天在场的侍卫去守着钟进卫,宫女过去服侍,避免其他人接触。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许任何人说出去。”

  “是。”王承恩刚想躬身领命,忽然又站住了,转头劝谏崇祯皇帝道:“陛下,此人实在古怪,说话不可全信啊!”

  崇祯皇帝点点头:“朕心里有数,你去办事吧。”王承恩没听到那人对陛下说了什么,但见崇祯皇帝并没有全信那个来历古怪的人,心里放心了一点,转身领命而去。

  崇祯皇帝转身看着桌子上钟进卫的东西,一直看,一直看,全然不顾天已经开始慢慢地黑下来。

  王承恩早早安排完了事情,调来了新的宫女侍卫环侍在一边。见崇祯皇帝似乎完全忘记了时间,不由得有点担心,他对崇祯皇帝说:“陛下,天晚了,该用膳了。”

  这个时候,崇祯才发现天已快黑了。于是,他说道:“好。”说完之后,站了起来,又给王承恩交代道:“这些东西,送到朕的御书房,千万不能有失。”王承恩一躬身:“是!”

  钟进卫在偏殿收拾停顿躺床上时,一颗激动的心才慢慢的静下来。

  他想起了自己的忽然失踪,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人,或者就像一颗丢到湖里的小石子,微微泛起了一些波澜后就恢复如初了吧。

  对于现在的自己,前世的工作,生活,家人,朋友都已不可能再拥有。

  钟进卫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做的很不够好:一些事情总想着做,却一直没有做;想说爱却没有说出爱;不管有过多少计划都被无限制的搁置。

  一句名言忽然出现在了钟进卫的脑海:每天都要当最后一天一样,生活才没有遗憾。

  呀,失去的才知道珍惜。前世不再,今世一定要活得无憾,钟进卫心里暗暗地一边感叹一边下定决心。

  钟进卫伤感了片刻后,立刻开始运转起来,怎么在这个今世活的无憾。

  这个时代,也是还在前世时,自己经常叹息的时代。充满了遗憾,华夏文明的命运转折,被无数过偶然给带向了低谷。

  老天既然安排自己穿越过来,还来到了崇祯皇帝的身边,那么自己一定要改变这个结果,哪怕是被历史的车轮无情的碾过,至少也要让他偏移原本那个历史的走向。这,至少是一个华夏子孙该尽的一份力。

  那应该怎么做呢?满清,农民起义,小冰河时代,东林党,袁崇焕,毛文龙,卢象生,孙承宗,徐光启,……;越想越多,越想越乱,最后,钟进卫的脑子浆糊了。

  忽然,他猛的一拍前额。得,想不明白,我画流程图好了。

  情急之下,钟进卫就用起来了老本行。想不清楚的事情,流程图一画,就明白了。程序员都懂。

  于是,他起身开门,见门口站着两个带刀侍卫,而且是老面孔,就是自己出水后揪自己的两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钟进卫脸上挤出点笑容,对着左边友善点的一位说:“兄台,兄弟,帮忙拿点纸笔来,谢谢。”

  左边的这位叫朱国忠,右边的叫李力,见证钟进卫神奇现身的两位锦衣卫,勋贵之后。

  本来这个时候下值,该回家了,或者和狐朋狗友玩去了。现在被勒令继续值夜,和另外两个难兄难弟十二个时辰轮换当值,心里有点不满。

  但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有点离奇,开始的时候,在长期皇权威压下,加上事发情急,也没想太多,就上前抓了。现在心里却在发毛,有一种对无法理解的自然现象的敬畏,暗里还在根据自己的理解猜测这位是人,是鬼,是神,是魔……;突然之间听到钟进卫跟自己说话,朱国忠吃了一惊,答道:“是!”然后转身就走。

  他刚走两步,醒悟过来,又走回来说道:“不,不行,不能擅离职守。”旁边的李力也赶紧补充道:“对,对,您要文房四宝是吧。回头翠姐姐过来,让她禀明王公公后,给您拿。”

  钟进卫“哦”的一声,然后又追加了一句:“哪位王公公?”

  朱国忠在一边赶紧提醒道:“就是之前在陛下身边的那个太监,王承恩,王公公!”

  “啊,原来他就是王承恩!”钟进卫一听,顿时有种错过明星的感觉,因为他很佩服王承恩,满朝文武,众多宦官宫女,结果就王承恩一个陪着崇祯皇帝上吊。

  特别是在一部电视剧里面,王承恩带着哭腔喊:“恭送大明皇帝上路!”这个无奈悲壮的镜头,一直印在他的脑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