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相信(3)
叫天2017-04-13 19:023,668

  慢慢地,钟进卫讲的声音越来越沙哑。想喝口水润润嗓子,又无奈没看到杯子。看看两个听众听的很入神,只好忍了,继续讲。但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说道:“陛下,能不能给杯水润润嗓子?”

  崇祯皇帝一听,有点不好意思,向王承恩说:“速给钟先生泡一杯朕最喜欢的鱼钩茶。”趁着这功夫,钟进卫问道:“不知陛下对我讲的这些有何看法?”

  崇祯皇帝沉吟了一下,道:“件件桩桩,听着不可思议,细想却又有道理。朕长于深宫,平时所见,所闻,所想都没超出这个范围。朕的老师,给朕讲解的也都是古之贤书。先生,你既明国家今后之走势,又知后世强盛国家之路,请先生教朕。”说完,罕见的向钟进卫做了一稽。其实,崇祯皇帝一直是很好学的,不过教他的大都是东林党人,都捡一些尊师重儒之类的教。

  钟进卫赶紧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们一起探讨好了。”说完微微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抬头问崇祯皇帝:“陛下,您对草民这个群体是怎么看的?”

  崇祯皇帝一听,微微一怔:“朕之子民,朕当然是爱之,惜之;”钟进卫笑了笑,说道:“陛下,我这个人很实在,所以也不想捡好听的话给您听,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请您不要见怪。”

  崇祯皇帝忙道:“不妨,不妨,朕甚喜之。”

  有了这句话,钟进卫就开口说道:“陛下,从后面的历史事件看,在您心里,还没把草民,也就是老百姓提高到一个很高的认识高度。中国历史上,有一个皇帝就有很深的认识。唐朝李世民,他说过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钟进卫看崇祯皇帝在认真的听着,就继续讲解道:“就是说老百姓能供养一个国家,也能颠覆一个国家;或者说,草民,就是羔羊,没有丝毫力量,杀了砍了很容易,哪怕是一群草民,也容易宰,不会有丝毫反抗;但在特定条件下,草民能变成刁民,杀一个容易,杀一群呢,更多呢?这就犹如一支箭的硬度,很容易折断,两支箭的硬度,也容易,可是,一捆箭的硬度呢?”

  这些道理崇祯皇帝是听过的,不过他也没有说话,只是听着钟进卫在讲解。

  “在当下,大明其实可以分为三个群体。”说到这里,钟进卫想拿笔画个图,但马上醒悟没有条件,只好继续讲道:“草民,士大夫,皇帝这三个群体,好像有人说过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吧。士大夫与天子的利益比较接近,和草民对立。最好的情况是草民,士大夫与天子这三者的利益进行互相妥协,达成一致,这个时候,就是国家强盛的时候。一般情况就是士大夫和天子的利益互相妥协,与草民的利益相冲突;而最坏的时候,就是草民,士大夫,皇帝的利益都互相剧烈冲突的时候,往往就是天下动荡,改朝换代的时候。”

  这个时候,茶来了,钟进卫也不管烫不烫,先润了下嗓子,然后继续讲:“表面上看,草民的力量最弱小,原因在于草民的这个群体太大,没法协调为一个声音说话。可在特定条件下,就会协调一致,一个声音说话,就会爆发出其强大的力量。这个特定条件就是草民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开始爆发出一个声音,求活。”

  钟进卫说到这里,开始加重语气:“如果不妥善处理,不把这个形成条件掐断掉,而只是一味的杀,最终有一天,杀之不尽的草民会形成排山倒海的力量,推翻一切。朱元,啊,不,本朝太祖,就是这种力量曾经的一个最强代表。现在这个时期,根据我的理解,已经慢慢到了草民,士大夫,天子三者的剧烈冲突期了。”

  说到这里,钟进卫停了下来,不再说话,看着崇祯皇帝。崇祯皇帝一直在沉思,没有说话。边上的王承恩反而忍不住了,反问道:“何以见得?”

  钟进卫笑笑,说道:“你看,我是这样分析的。草民的利益,只是求活而已,很简单;而士大夫的利益呢,求财,千里为官只为财。财从哪里来,从另外两个群体上来,就是草民和天子;草民身上压榨,这个我不用多解释吧。那么到天子身上来求财,这个怎么讲呢,天子即国家,原先天子要维持这么一大家子,要钱的吧,就是收税,也是从草民身上来,但士大夫这个时候插一脚,把应该天子收的税给截了,越截越多,到最后,和天子的冲突也就不可避免了。”

  王承恩打断道:“不可能吧!”

  “不可能,那我问问你,本朝建立后到现在,经济发展,就是物品,人口越来越多,国库收的税有没有越来越多,有没有跟经济成一个正比关系的比例?就算用钱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好了,那除了田赋之外的其他税,有没有越来越多?”钟进卫连续反问王承恩。

  崇祯皇帝听到这,心里不由的暗暗道:朕缺的就是银子啊!

  王承恩在边上用眼神扫了下崇祯皇帝,然后道:“汝,先生,何以解之?”想起崇祯皇帝都叫先生了,赶紧改口。

  钟进卫转向崇祯皇帝道:“陛下,我有解决的方法,但需要陛下的大魄力来推行,我愿做古之商鞅,为陛下实现富国强兵之愿。”

  钟进卫只想着商鞅改革是成功让秦国一统天下,却没想商鞅最终也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打这个比喻,太不吉利了。不过他就算知道,估计也不忌讳,只因他不在乎这个。

  崇祯皇帝神情有点激动,年轻人嘛,才二十岁,从听闻要成为亡国之君,到能富国强兵,中兴大明,那还有不激动的。崇祯皇帝道:“好,不管多难,朕决心改革之。”

  钟进卫虽然不想扫兴,还是提醒道:“陛下,祖制很多已不合时宜,可能得违背了哦?”

  崇祯皇帝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顿了顿,崇祯皇帝又道:“钟进卫,朕封你为……”一下又停住了,虽然按照钟进卫的说法,他差不多是举人,可在本朝啥也不是啊,来历还不明,讲不清楚。要一下封了他,外面的那班大臣还不闹翻天。想到这里,不由得很郁闷。

  钟进卫一看崇祯皇帝这架势,马上明白过来,而且他本身就不乐意出头,跟他玩游戏一样,喜欢在背后阴人。没办法,他没有那种冲在前面的实力。玩过游戏的都知道,和怪物硬碰硬要多好的装备才可以,背后阴人一般是武器好就可以。

  钟进卫主动开口了,说道:“陛下,我不要当什么官,我就给你出出主意,您衡量后来实行。”说到这里,补充了个马屁:“这样,才显得陛下英明神武啊!”

  王承恩听了在心里暗暗道:“还说是个实在人,整一个老滑头。”

  崇祯皇帝正为难怎么封钟进卫,听他这么一说,再衡量了下,只好道:“好吧,不过,你为朕做事,朕一定要赏你才行。”末了,心想:你不为做官,那想做什么?总不会想要朕的位置吧?于是,又问道:“你帮朕,又不求做官,朕拿什么赏你?”

  钟进卫听了,也没听懂崇祯皇帝话里隐含的担心,直接就着自己的一颗本心说道:“陛下,我的经历,世上可能就我一个,相当于两世为人。作为后世的我,非常希望中华民族,哦,就是我汉族能避开后世悲惨的几百年,并且不被西方各国欺负,让汉族在这地球上始终站在世界文明之前。并在有生之年,周游全世界,看遍大千世界。”说完,心里还暗暗补充了一个:不让我的子孙再学那劳么子英语,嘿嘿,让以后全世界都来学头疼的中文。

  崇祯皇帝一听,哦,原来他是喜欢游山玩水的。有所求就好。呀,朕其实也想出去看看紫禁城之外的世界啊!

  钟进卫又说话了:“不过,陛下,我也有几个要求,希望陛下能答应。”

  崇祯皇帝道:“好,先生请说。”

  “一,我的言行举止可能在您和别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可能不符合规矩,希望陛下谅解。”钟进卫在说的时候指了下王承恩和外面,之所以再说这个,是因为自己言行与这时代格格不入,是自己来这个时代的死穴,以后估计经常要被人攻击,得多提醒次皇帝。

  在崇祯皇帝点头后,钟进卫继续讲:“二,如果,这个时代和我的历史有所不同,也不是我想故意欺骗陛下,还望陛下能包容。”

  崇祯皇帝点点头,‘嗯’一声,这个不强求,也强求不来啊。

  钟进卫又道:“三,我那时的文字和现在有很多不同,不瞒陛下,我对古代的书籍估计基本看不明白,您能不能帮我配个小秘,秘书,就是那个,那个帮我读书解字,倒茶递水,沟通的人。”

  王承恩听了不由得白了白眼珠子,然后对着崇祯皇帝说道:“陛下,奴婢猜钟先生是说书童。”

  崇祯皇帝不由笑道:“这个,不用先生要求,自当配置。”

  钟进卫怕崇祯皇帝派个太监过来跟自己朝夕相处,不由想起刚接触的漂亮古典小妹妹,温柔贤淑,勤快能干,还容易吓。他有点扭捏,过一会对钟进卫说道:“陛下,能不能,能不能让那个宫女阿奇当我的书童。”

  崇祯皇帝听了,哈哈一笑,说道:“这么快就看上朕的宫女了,阿奇可是心灵手巧的,不错。”然后转身对王承恩道:“让宫女阿奇进来。”

  王承恩到门口叫进一旁服侍的阿奇。阿奇进来后,对着崇祯皇帝跪下道:“奴婢叩见陛下。”

  崇祯皇帝瞄了下,已面红过耳的钟进卫,说道:“朕把你赐给钟先生,以后好生伺候他,不得怠慢。”

  阿奇低着头,看不见有啥反应,只是低声回道:“是。”

  崇祯皇帝安排完之后,像没看见钟进卫的红脸,说道:“钟先生,还有什么要求?”

  这个时候,钟进卫大脑已经不好用了。回答道:“暂时没有,想不起来了。”

  “等先生想起来再跟朕说。朕今天还有奏章要处理,明天朕再见你。大伴,摆驾御书房。”

  说完,崇祯皇帝带着手下就走了,就留下了宫女阿奇一个人站在一边。另外一边,也傻站着一个穿越男:钟进卫。

继续阅读:第6章 难眠之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