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昏迷
叫天2017-04-13 19:023,376

  那个年老的内侍一看刺错了人,微微一愣。

  就在这时,在求生本能的刺激下,钟进卫左手成拳猛的打到了那个年老内侍的脸上。集钟进卫全身之力打过去的一拳,可不得了。

  顿时,年老侍卫的鼻子塌进去了一块,脸上像被堵住的下水道,不断的有鲜血从鼻孔和嘴角中流出来。同时头往后一仰,摔倒下去,顺带着匕首也从钟进卫的右手臂上抽了出来。

  钟进卫一下感觉又麻又疼,疼的是左手,麻的是右手,就是被匕首刺中的地方。低头看看,被匕首刺中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了,嘴上刚想爆句国骂,头一晕,软倒到地上了。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都反应过来了。王承恩一个箭步窜到崇祯皇帝的前面,拿着佛尘,摆开防御架势,护住了崇祯皇帝。

  温体仁也不慢,一边喊着“抓刺客”,一边跑过去扶被钟进卫推倒的崇祯皇帝。门口的胡韬和孟建昭急忙跳进殿里,抽刀砍向地上的年老内侍。

  崇祯皇帝透过王承恩的身子看到两个侍卫的刀砍向刺客,忙喊道:“朕要活的。”

  两个侍卫一听崇祯皇帝吩咐,下劈的过程中手腕一翻,改为了刀背砍下去。

  年老内侍一看刺杀失败,自己还要被活捉,知道没什么好下场的,用匕首刺向了自己的肚子。

  说时迟,那时快,孟建昭的刀先到了,砍的就是刺客拿匕首的右手。

  刺客右手被刀背狠狠的一砍,拿捏不住,匕首掉了下去。但在掉下的过程中,年老内侍本身的速度和孟建昭刀砍的速度叠加,加上匕首的锋利,还是刺破了年老内侍的一层皮。

  眨眼间,刺客被孟建昭和胡韬擒住了,胡韬顺带着一脚把掉地上的匕首踢的远远的。

  这个时候,崇祯皇帝也已在温体仁帮忙下站了起来,检查下自己的情况。发现除了左手的袖子破了之外,就是跌倒的时候,手臂隐隐有点疼而已。

  崇祯皇帝正要说话,就听到阿奇在喊:“公子,公子,您怎么了?”

  崇祯皇帝一看,赏赐给钟进卫的宫女阿奇,这个时候已经跑过来,扶着钟进卫了。

  阿奇看钟进卫已经昏迷,吓得有点乱了,刚又想喊钟进卫,忽然看到了钟进卫的右手臂上的伤势,已经肿成大馒头了。于是把钟进卫抱在怀里,抬起了钟进卫的右手臂,说道:“有毒。”

  此时,崇祯皇帝带着两个小弟都围了过来,看到钟进卫肿起的右手臂,赶紧喊道:“快传御医。”

  一旁的温体仁看了,把胡韬叫了过去,对他说道:“快给伤口破血。”

  胡韬赶紧用刀在钟进卫肿起的手臂上割了一个口子,然后用双手挤,只见一股黑血挤了出来,还伴着一股腥臭。

  忽然,就听到那个刺客发出“哈哈”的笑声,大家都不由的抬头向他看去。

  那个年老内侍看到在场的人都向他看过来,得意的笑道:“我匕首上的毒,见血封喉,你们是白忙活的。哈哈哈,可惜,不能拉皇帝垫背。”

  说到这里,声音忽然断了,鼻孔,嘴巴里流出了黑血,头一歪,死了。

  崇祯皇帝忽然一阵后怕,要不是钟进卫的话,现在自己铁定已经驾崩了。

  胡韬挤了很多黑血,在血的颜色变红的时候,御医赶到了。又是见驾又是救人,忙成了一团。崇祯皇帝在王承恩和温体仁的劝说下,移驾别的地方。临行前,命令东厂调查刺客之事,御医务必救活钟进卫。

  在听闻崇祯皇帝遇刺之后,后宫娘娘们都跑来慰问,内阁大臣们也跑来探视,宫里是好一片热闹。钟进卫这个人的名字也随之传了开来。

  崇祯皇帝在摆平一切慰问探访之后,独自思索了一会,然后问还留身边陪伴的王承恩道:“钟进卫之事已藏之不住。其所言之本朝在十多年后灭亡,朕是亡国zhi君,有多少人知道?”

  王承恩回忆了下,说道:“陛下,应该就只有陛下您,奴婢和温体仁、温大人知道,还有赐给钟进卫的宫女阿奇也知道。”王承恩说完有点怕怕,是不是要灭口啊。

  崇祯皇帝掂量了会,说道:“大伴前去警告阿奇,最好烂在肚子里。另外,诏温体仁见驾。”王承恩正要转身前去办事,崇祯皇帝又把他给叫住了,问道:“大伴,你先把钟先生和温体仁见面的详情细细说给朕知。”

  王承恩一听,道:“陛下,奴才一下忘记了,正想跟您禀告此事。”然后,王承恩一边回忆,一边说,能历史留名的都是人才,记忆不错,基本上一字不漏的都给崇祯皇帝复述了。

  崇祯皇帝听完后,也不说话,静静的坐着,大概过了很久后,才问王承恩道:“大伴,你是怎么想的?”

  王承恩就知道崇祯皇帝会问他,早就准备好了,说道:“陛下,奴婢以为,如若钟先生确实来自后世,虽口出大言,然其言可信,其策可用。”

  崇祯皇帝听了,说道:“好,钟先生所说人物,除孙承宗之外,卢象升,曹文昭,秦良玉,洪承畴的资料拿来给朕过目。”然后又叹了口气,说道:“钟先生所言之解决根本之法尚未细说,如有不幸,朕之失啊。”

  崇祯皇帝说到这里,又给王承恩命令道:“传旨给御医,钟进卫有救驾之功,务必救活,如有差错,必不轻饶!去吧。”王承恩躬身领命而去。

  一会儿,温体仁在殿外奉旨觐见。

  待温体仁行礼完毕后,崇祯皇帝赐座,然后对温体仁道:“今日多亏温爱卿护驾有功。”温体仁一听,离座躬身道:“臣不敢,让陛下受惊了。”

  两人客套完了之后,崇祯皇帝就直接问了:“温爱卿,钟进卫之来历卿已知之,今日对话,卿以为如何?”

  温体仁早在接到崇祯皇帝传旨召见的时候,就猜到了崇祯皇帝召见的目的,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心里早就有谱了。他起身回答道:“陛下,臣以为,钟进卫口出狂言,夸大其辞,哗众取宠。然则针砭时弊,所献之策颇有可取之处。”

  崇祯皇帝一听,“噢”了一下,然后道:“何以见得?”

  温体仁道:“陛下,那钟进卫道本朝只有十多年之天命,臣以为其有夸大其辞,哗众取宠之嫌。然则当前朝廷之困境,钟进卫所献之方略听之有理,何人,授何事,娓娓而谈。臣虽不熟其所举荐之人,但见其言,加其之来历,微臣以为八成可信。”

  真是老奸巨猾啊,崇祯皇帝还没有说,他先表示你崇祯皇帝要当wang国之君,这个我根本就不信的。然后钟进卫话语中举荐的人,他是相信的,这个对他太有利了,因为在钟进卫举荐的人里面,他本人也在啊!听那意思自己是在朝中当崇祯的最佳助手人选,那不就是首辅么!这要是否认他就是傻冒了,反正是钟进卫说的。

  崇祯皇帝微微颌首,说道:“温卿真知灼见,不愧朕之股肱。”崇祯皇帝夸了夸后,又说道:“钟进卫之狂言乱语,温卿就不用再说出去了,对他不好。”

  温体仁低着头,眼角带着一丝笑,回道:“是,陛下。”

  崇祯皇帝看温体仁理会了他的意思,就说道:“今天温卿也累了,早点回家休息吧,钟进卫之策朕会考虑的。”

  温体仁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适可而止,躬身辞君而去。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傍晚了,崇祯皇帝看看天色,惦记关系自己安全的刺客问题,就传诏东厂提督曹化淳。(曹化淳在历史上是崇祯二年七月才执掌东厂的,这里小说需要,就稍微提前了点。)

  曹化淳执掌东厂才没多久,就遇到了宫中刺杀皇帝的大事,刺客还是一个内侍,算了倒了八辈子霉。听闻崇祯皇帝传诏,满头大汗地赶去见圣驾。

  崇祯皇帝看着跪伏在地上的曹化淳,带着一丝怒意训斥:“朕提拔你为东厂提督,是信你的忠心,能力。但转眼就有人来刺杀朕,而你事先根本没有察觉,太让朕失望了。”

  曹化淳伏在地上,汗如泉涌,磕头道:“陛下,奴婢知罪。”他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跟崇祯皇帝顶牛,说自己才刚执掌东厂,屁股都还没坐热呢,那有那么快反应的,要这样说,那是找死。

  崇祯皇帝也知道这事其实还不能都赖到曹化淳的头上,主要也只是想吓吓他,让他能够用心做事,现在看曹化淳的态度可以,就稍微压抑了点怒气,问道:“刺客情况查清楚了没有?”

  曹化淳小心回答道:“陛下,现已查清刺客名王横伍,在天启朝时任御马监监丞,其间因不小心坏了先皇心爱之木车,本被处死,被魏忠贤保下,杖责五十,贬为直殿监典簿,负责偏殿的地面清洁。奴婢派人搜其住处,在其隐蔽处搜得魏忠贤灵牌一个,毒药一瓶。故奴婢以为其因陛下处置魏忠贤而怀恨在心,寻机刺杀。”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物件,摆给崇祯皇帝看。

  崇祯皇帝一看,确实是灵牌和药瓶,皱眉问道:“可有同党?”

  曹化淳一磕头道:“奴婢正在追查当中。”

  崇祯皇帝道:“限你三日之内给朕答案,退下。”

  曹化淳刚退下,御医前来求见。

  崇祯皇帝一听就知道钟进卫的事可能有个结果,不觉有点忐忑,中了如此剧毒,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活。

  于是,崇祯皇帝赶紧召见求见的御医。

继续阅读:第12章 传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