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传言
叫天2018-03-22 11:303,305

  御医姓黄,名东祷,善解毒疗养。进来后跪倒行礼。

  崇祯皇帝也不废话,直接问跪在地上的黄御医道:“钟进卫伤势如何?”

  黄御医道:“回禀陛下,钟进卫的右手臂的伤势不重,未伤到筋骨。麻烦之处为匕首有剧毒。”

  崇祯皇帝心道,这不废话么,谁都知道的事情。于是追问道:“如何?”

  黄御医面露疑惑之色,道:“陛下,此毒已查明为污毒封喉虫之毒,此虫常年长于西域最为污秽腥臭之地,极其罕见,人中其毒,不过片刻即能夺人性命,厉害非常。不过幸亏刚中毒之后,由侍卫放血挤毒,但如果换作一般人等,恐仍难逃一死,但微臣很觉奇怪,钟进卫或许天赋异禀,此毒对其影响没有微臣想象之厉害。目前人在昏迷之中,不过已无生命之忧。”

  黄御医不知道的是,钟进卫那个时代,生活在地沟油的包围之中,经过其它类似三聚氢胺啥的浇灌培育,还有各种疫苗之类的防治,身体的抵抗力已非此时的人可比。后世甚至有个笑话说这个事情:说如果地球上发生生化危机的话,最后幸存的一定是天朝人。

  崇祯皇帝一听黄御医说钟进卫已无性命之忧,不由得松了口气,于是,说道:“爱卿辛苦了,可知钟进卫几时可醒?”

  黄御医思考片刻,面露难色道:“陛下,微臣委实不知,此等奇事,微臣也为第一次见,实难有把握何时能醒,微臣不敢胡言乱语来欺君。”

  崇祯皇帝心想,昏迷个几天应该就差不多的吧,这御医不敢乱说是怕担责任,怕说错了朕治其罪。也罢,朕就等个几天好了。于是,就让黄御医退下了。

  再说温体仁从宫中出来,就直接回家了,回到家后,把自己关在书房,谁也不让打扰,然后提笔把今天钟进卫说的话都详详细细的记录了下来,并按钟进卫的样子描出全国大致地形和几个省份,把事项都标注了上去。最后挂在一侧墙上,搬把椅子坐在前面,细细的观详着。

  温体仁其实一直胸有大志,明末政治的腐败一一看在眼里,心里也并不认可万历年间张居正首辅的改革措施,特别是一条鞭法,他认为一条鞭法表面让国库税收增加,但实际上是涸泽而渔,并不是说一条鞭法是狠刮老百姓,而是下面执行的官员借着一条鞭法,在百姓兑换白银交税的过程中,百般搜刮,原先百姓丰年能缓口气的,也被官吏刮的要卖儿卖女,从而导致民不聊生,所以,他认为本朝当前最大的危机是吏治危机,如果不解决吏治问题,任何改革都是纸上谈兵,落不到真正实处。

  温体仁同为文官出身,周围的同僚基本上都是夸夸其谈之辈,索贿刮地皮很有一套,解决事情的能力却只会停留在嘴皮上。虽然温体仁自己严格要求自己,不贪不贿,生活清贫,想做实事,却受限于环境,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唯有自己努力往上爬,到首辅的位置上,才有实力来进行整顿吏治,实现心中的抱负。

  温体仁也不屑于和那些夸夸其谈的同僚联合结党往上爬,只能自己默默奋斗,虽说处境会比结党更艰难,但他也知圣上会喜欢这点。所以无同党也无所畏惧。但今天他看到了一丝改变。

  钟进卫的出现,首先影响了崇祯皇帝,而后崇祯皇帝来找他给钟进卫讲解,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和钟进卫的关系融洽,并不会受到崇祯皇帝的猜忌,更让自己感到兴奋的是钟进卫也明确提出吏治问题,是个同道中人,最后,最最关键的是王承恩曾说钟进卫对做官不感兴趣,所以和自己的利益冲突极小,是个值得合作的对象。但可惜的是,现在因为救驾而被刺客刺中,想起那把闪着蓝光的匕首,心里就不由得为那个年轻人担心啊。

  温体仁坐椅子上在默默的想着,值得最后看不清楚了才发觉天色已晚。打开书房的们,望着皇宫的方向,心里默默的说:年轻人啊,千万要挺住。

  京师,醉仙楼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这里的酒是东家的独门秘诀,闻之千里飘香,入喉辛辣,为京师一绝。大堂的小二正在忙着招呼客人,这时,从大门处走进一个人,不惑之年,衣料考究,配着额下长须,显得俊朗非常。一进门,就喊小二道:“小二,带老夫前往吕洞宾(乃包间名)。”

  小二一听有人招呼,忙走过去道:“客观,不巧,吕洞宾已由人包了,客官是否另外……”话还没说完,就被来人打断了,道:“休得废话,那人乃老夫好友,前头带路。”

  小二一听,面陪笑容,赶紧带路,免得再被训。

  来到吕洞宾处,掀开门帘,见老友正在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听一个二八年华的歌姬唱当下流行的小曲。于是进去拱手道:“高兄好雅兴!”

  那座位上喝酒的一见,忙也站起来说:“贤弟迟到,该罚三杯,来来来,这里坐。”

  双方客气一番,就座完毕后,东主随手丢了块小碎银,让歌姬闲杂人等退出了包间。

  这次酒席的东主姓高,名捷,来客姓袁,名弘勋,皆为督察院御史。只见高捷开口说话道:“贤弟,我听闻宫中传闻,有一人,突然半空现身在陛下面前,皆曰仙人。子不语怪力乱神,某瞧宫中阉人无事生非,制造谣言,怕是又要兴风作浪,阉党重起,我准备以此为契机,写奏章,上告陛下,给阉党再来个重重一拳。”

  袁弘勋一听,看看四周,其实四周哪有什么人,然后神秘的对高捷说道:“高兄,你没听说下午之事?”

  高捷一听,就知道有啥重要八卦,忙道:“何事?辽东又吃败仗了?”

  这是那跟那啊,虽然辽东是常吃败仗,但也不至于如此惊弓之鸟吧。于是,袁弘勋说道:“非也,非也。宫中传闻确有其事,今天下午陛下遇刺,全凭那个仙人相救,才没让刺客得逞。”

  “什么,竟有此事?何人胆敢行刺陛下?”高捷一听,激动的跳了起来。

  袁弘勋一见,忙让他静下来,道:“据说是一个内侍所为,手持带毒匕首从陛下身后行刺,全靠那人舍身挡刀,陛下才安然无恙。”

  高捷一怔,然后喃喃道:“难不成真是有仙人下凡相助大明,太子才刚生下,陛下要有不测,主少国疑,非大明之福。”

  袁弘勋道:“高兄的奏章还是先不要写了,看看形势再说为好。”

  高捷朝袁弘勋拱拱手道:“多亏贤弟提醒,为兄险些犯错,来,敬贤弟一杯。”两人刚准备拿起酒杯,就听到门外有动静,于是,袁弘勋喝道:“门外何人?”

  门外响起一个声音道:“客观,小得给您上菜来了。”然后帘子掀起,果然是个上菜的小二,于是,就没有再言语。之后,也没有再谈此事,喝酒尽兴后各归各家。

  话说小二上完菜回到楼下,墨迹在掌柜那,忍不住问掌柜道:“掌柜的,吕洞宾房那客人是干嘛的?”

  掌柜的一瞄小二,道:“打听这干啥,你只管伺候好便是,伺候不好,我也救不了你,人家可是朝廷御史。”

  小二讪讪的赔笑道:“那是,那是。”

  到了夜晚,小二回家后,躺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他媳妇不乐意了,说道:“干嘛呢,翻来覆去的,还让不让我睡觉了,是不是惦记着外面那个相好的了?”

  小二一听,侧过身子,对着他媳妇说:“哪门子的事,不要乱说。”训完之后,紧接着,他对他老婆神秘的说:“你相信神仙么?”

  “废话,前个日子我还去烧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老婆对他的话感到很莫名其妙。

  小二听了也不以为意,压低声音对他老婆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女人对八卦天生的好奇,一听有八卦,马上就来了精神了,说道:“好,没问题,老娘这嘴巴是出了名的紧。”

  小二撇撇嘴,不过肚子里实在憋不住,就跟他老婆分享了。说道:“今天在店里有2个朝廷官员,说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被我不小心听到了。”

  小二老婆的好奇心指数一下涨到最大。忙问道:“是什么惊天大秘密,快,说说。”

  这个时候,小二反而不急了,很享受的样子,说道:“说了你也可能不信,还是不说了吧。”

  他老婆急了,摇着小二道:“相公,好相公,你这话说了一半,把妾身的瘾给吊在空中,难受死了,快快说出来吧。”

  小二很得意,说道:“想想还是不说了吧,我不好乱嚼舌头。”

  小二老婆怒了,伸手一拧小二的肚皮,道:“说是不说?”有的时候,人就是贱,小二赶紧求饶,然后对他老婆说:“娘子,为夫今天在店里听到2个朝廷官员在说,宫里出现一个神仙,出手就把一个刺杀圣上的刺客给灭了,救了陛下一命,听说是上天派下来相助陛下的。”

  小二老婆一听,惊讶道:“真的出现神仙了?还救了圣上?”

  小二一听不高兴了,说道:“不相信就算了,睡觉。”小二老婆又缠了上去,于是,两口子对于这个事情的深一步探讨开始继续。

继续阅读:第13章 辽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