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蓟州
叫天2017-04-13 19:023,363

  皇太极说完取出一份地图(汉奸范永斗提供的)说:“朕这里有一份蓟州的详细地图,蓟州城东离燕山有五里左右的距离,平时河水较大,不好通过,可现在乃是冬日枯水之际,明天午前赶到蓟州城前观阵,如若城中防御强度没有锦州,关宁高,则能攻下就攻下。如若损失较多的话可以走燕山脚下过,朕谅袁崇焕不敢出城堵截。诸位以为如何?”

  “大汗英明!”蒙古人率先喊起来了。

  “如若关宁军断我退路怎么办?”多尔衮有点疑问。

  皇太极点了点头,解释道:“大军如若最后还是走此路返回,也可绕道而回,明军要敢出城的,野战我所愿也!”

  再说当袁崇焕接到夜不收的报告,并看到两个擒获的蒙古鞑子后,暗叹一声倒霉,传令全城动员,准备御敌。

  夜不收们汇报完了后,安顿下两个受伤的兄弟,前去军需官那领赏。临走之时,两个受伤的兄弟都拜托胡浩代领。

  可谁知领到手里的却只有一两银子,胡浩当场就发飙了,袁督师说了是三十两的,你敢克扣不成?

  这种场景,军需官见的多了,根本就不鸟胡浩,丢了句: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也只是奉了上头的命令行事而已。

  三十两,只给了一两,差距这么大,一句话就能打发的。胡浩肯定不干的,带着手底下的兄弟跟军需官吵了起来。

  有热闹不围观就不是天朝人了,很快就围上了一堆人。

  帮胡浩的有,帮军需官的也有。

  刚好副将何可纲巡视到了这里,看到像个菜市场一样,这那是大敌来临之前的样子。手下的亲卫用鞭子开路,走了过去。

  围观的人见到高级军官过来了,忙散到了远处,伸着脖子看着这边。

  围观的人一散,就只有军需官和胡浩他们像斗鸡一样对持着了。

  何可纲一米八几的身高,全身披挂,在亲卫的陪同下,铿锵有力的走过去,给两边的人以无形的压力,双方只好先过来拜见何可纲。

  “何事喧闹,不知大敌当前么?可知军法为何物?”

  胡浩先开口告状:“将军,小人为探查到建虏主力踪迹,擒获两鞑子的夜不收小旗胡浩,特来此处领取赏银,督师之前给的赏银是三十两一人;可这厮敢克扣赏银,只给我们每人一两银子。小人实在气愤不过,我们还有两个兄弟受伤着呢。”

  不等何可纲说话,军需官也叫起苦来了:“将军,非是我敢克扣,我也是奉了上面的命令行事的啊。”

  何可纲一怔:“谁给你的命令?”

  军需官看看四周,见边上的人都在看着他。就对着何可纲说道:“将军,请借前一步说话。”

  何可纲眉毛一竖,喝道:“有何不能对人言,直接说!”

  军需官一幅为难的样子:“这,这……”

  “这什么这,说。”

  军需官看看胡浩他们都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向他。索性不管了,直接说道:“祖大帅吩咐的!”

  周围的人一听,都愣了。何可纲也没想到是自己的上级吩咐的,但现在大敌当前,军心士卒一定得安抚。

  于是说道:“你肯定是误会了,按照督师的吩咐,三十两一个发了。大帅那边我去沟通,肯定不是你这个意思的。”

  军需官还想说,何可纲一见,把眼一瞪,一股逼人的气势把军需官吓到了。知道要不按照何可纲说的去做的话,现在这关就过不去了,只好三十两一个的发了。

  胡浩一行见到这个结果,赶紧拜谢何可纲。

  何可纲笑呵呵的扶起了他们,说道:“多亏你们探明了建虏主力的动向,而且督师事先已说过赏银之事,所以这些赏银原本就是该你们的,不必谢本将。”

  说得胡浩他们心里暖洋洋的,领了赏银拜谢而去。

  处理完此间事宜,何可纲就去找祖大寿,心里隐约觉得这是真的,但大敌当前,想过去劝诫下大帅。

  不料一提起这个事情,本来笑呵呵接待何可纲的祖大寿立马把脸沉了下来:“你当本帅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三十两一个,十五个人就是四百五十两了。这次你给了,下次其他人你给不给,你能给几次?”

  何可纲刚要说话,又被祖大寿给喷断了:“下次不要自作主张,再有此事发生,就从你饷银扣了。”

  “大敌当前,督师当全军之面给下了赏格,大帅如此做,不怕损了督师之信誉么?”何可纲终于可以说话了,直接开始质问祖大寿。

  “本帅说了你别管就别管,再要敢私自扰乱军需物资分配的,别怪我不客气。”祖大寿的脸已冻的像冰块一样了。

  “督师乃本将恩主,非督师就没有末将的今日。大帅损督师之信誉,末将看不过。我去禀报督师。”

  “站住,你真要去禀报督师?”

  何可纲挺着腰杆,站着不动,无声的坚持着。

  祖大寿看出这个倔强的手下估计还是会去禀告督师,就轻轻的说了句:“本帅也是受了督师之命而已。”

  何可纲愣住了,慢慢的转过身,凝视着祖大寿:“为什么?!”

  “哼,督师说说而已,你也真和那群丘八一样,还真信了。”说完,懒得理何可纲,自己出去了,把何可纲丢在帐内。

  祖大寿是去见袁崇焕的,见到之后,把这事说了下。袁崇焕对着祖大寿笑笑说道:“你也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一个直性子,不会绕弯弯。走,陪我去巡视下城防,皇太极这次来势凶猛,可不得马虎。”

  巡视城防过程中,袁崇焕对新增加的炮倒是比较满意的,但对民壮扮的兵很不满意,一点兵的气势都没有,而且也穿的歪瓜劣枣的。叫祖大寿派人,让他们整改。才回去休息。

  很快,城外的夜不收陆陆续续的逃回城里来了,不大功夫,建虏的探马开始出现在城外,不过并没有靠近,只是把夜不收赶回城里而已。

  崇祯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建虏主力出现在蓟州城北面,浩浩荡荡,密密麻麻的,看不到尾,只有一个念头:全是人。

  皇太极率诸贝勒并蒙古首领到离蓟州炮程距离之外观察,丝毫不担心明军会出城攻击。

  皇太极看了一会,哈哈大笑起来,其余人等不明白为何好笑,纷纷问之。

  皇太极笑着用马鞭指给他们看,明军城墙上不少兵丁都畏畏嗦嗦,不是新兵就是一直没有上过战场的军户而已。如此对手,有何惧之?

  其他人也看得明白了,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可蓟州城的火炮确实极多,如若攻打的话,怕是损伤极多。

  于是,皇太极下令,全军走燕山脚下绕道而过。

  蓟州城楼上的袁崇焕一看建虏架势,就知道不会攻城了,不由的舒了口气,不是说担心建虏能攻下蓟州,而是怕建虏强攻蓟州的话,自己带来的关宁主力会损失太大。骑兵不是那么容易补充的。

  一边的何可纲看到建虏动向,也兴奋异常,向袁崇焕建议道:“督师果然高明,这些木制的大炮吓的建虏不敢攻城了,眼下看建虏架势,怕是要绕燕山山脚而过,末将以为,待建虏走到一半,首尾不能兼顾之时,集所有关宁铁骑,择其薄弱而攻之,而后驱赶败兵向两边卷,击溃建虏的良机就在眼前了,督师。”

  “幼稚!”没等袁崇焕表态,一旁的祖大寿先发声了。

  “何以幼稚?”何可纲不服气。

  “如若建虏不管被攻击之部分,壮士断腕,遣其主力攻城,如何处理?”

  “不是还有保定总兵曹鸣雷所部么?”

  “就那熊样,哼!”

  站在另外一角的曹鸣雷假装没有听到,上下左右都是关宁军的,自己势单力薄,好汉不吃口头亏。

  其实按照何可纲说的未尝没有机会,蓟州城那是那么容易攻下来的,只是祖大寿心疼手中的王牌部队,怕损失过重,不愿意冒险。

  何可纲不再跟祖大寿争辩,直接喊:督师?

  袁崇焕看看远处的建虏,然后对着何可纲说道:“复宇说的有理。”

  何可纲心急了,道:“督师,如若建虏主力安然过了蓟州,何以向朝廷交代,向圣上交代?何况蓟州之后城市乡村密集,恐百姓多遭建虏毒手了。”

  袁崇焕的脸一下沉了下来:“本督师自有考虑,不必多言。”废话,真要冲出去,把手里的兵力消耗掉了,那才难以交代,也难以自保呢。

  “督师,建虏全军过蓟州侵犯京师,所过之处必定生灵涂炭,辽东祸事必定会重演,督师,请出兵吧?”何可纲有点不甘心。

  袁崇焕很不高兴,没理他,转身走了,祖大寿,曹鸣雷都跟了下去,就留下了一个呆呆站着的何可纲。

  建虏前锋很快就越过了蓟州城,来到蓟州南面五里处扎下大营,并派其精锐监视蓟州城,掩护后续部队绕道过来。

  当夜傍晚,建虏全军越过蓟州城,建虏和明军相安无事。不过,大金贝勒和蒙古首领的心情就不是城里的明军可以比了,就如同色鬼看见衣裳半解的美jiao娘,好吃之人看到了一桌山珍海味,好财之人看到满屋金银珠宝一样,准备大干一场了。

  ----

  各位看过路过的朋友,没有红票,注册个号收藏下也行,朋友的支持才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继续阅读:第28章 浩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