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再坑
叫天2017-04-13 19:023,312

  崇祯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快近午时时分,阳光在猛烈的北风之下,显得弱而无力,让人感觉不到多少暖和。

  在离蓟州四十里左右的马伸桥地界,一处土坡下,十几个关宁军的夜不收躲在这里避风。

  夜不收的待遇,按明功赏条例,如果侦查情况属实,夜不收可以按照战阵斩首一级的功次,赏银三十两,不幸阵亡、被掳者,也给赏抚恤金三十两,但之前在辽东作战之时,夜不收战死,家人往往只得到一、二两银子的抚恤而已。

  这次建虏主力动向成为关键,又迟迟没有消息,袁崇焕下了狠心,把整箱的银子倒在夜不收营地,言明只要探到建虏主力动向,按条例封赏,绝不拖欠克扣。

  虽然建虏探马的凶名一直在辽东流传如何厉害,但这支夜不收为了赏银,还是主动往遵化方向靠近。

  命是自己的,所以夜不收的行动也极为谨慎,每隔一段时间休息一次,预留人力,马力,准备随时厮杀和逃命。

  领头的夜不收是一个小旗,叫胡浩,光棍一条,也因此有胆子敢带人过来。

  待休息完毕,正准备出发,边上的郭延中忽然叫了声等等,原来他刚才是躺那休息的,耳朵靠近地面,隐约听到了声音,于是,其他几人都伏地听音。

  “胡哥,是马蹄声,大约有二十余骑。”

  大家一个旗里面的,生死与共,所以没有外人在的时候都以兄弟相称。

  胡浩听了,伏到坡顶,寻找目标。果然一会儿功夫,前方官道上,隐约出现了一群骑马的人,只是看不大清楚详情。

  “胡哥,回么,近了怕不好走了。”还是郭延中的声音。

  胡浩看看其他的兄弟,想了下,说道:“不行,现在看的不清楚,来人多少都不知道。凭现在的消息回去,如果误导了袁督师,怕咱就不能看到明天的日出了。做准备!”

  大家都知道胡浩说的准备是什么,从马背上把弓弩都拿了下来,装备到身上,给马都套上了马套子,抚摸着马脖子,使之安静。

  前方的人越来越近,马蹄声越来越紧,有几个夜不收,竟然在如此冬日下出汗了。

  “他奶奶的,是蒙古鞑子。”胡浩说完吐了口口水,转头看看众人,发现有几个还出汗,忍不住就补了句:“瞧你们那出息样子,蒙古鞑子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了。”

  几个人不好意思的,偷偷擦了擦汗,道:“谁知道是蒙古鞑子呢!”

  胡浩又观察了下,然后下坡说道:“一共是二十五个蒙古鞑子,后面暂时看不到还有其他鞑子,这些鞑子估计是走在最前面的探子,警惕性一点都不高,边走边聊,弓箭都背着,长兵器也挂在马鞍上,我有个想法。”

  一边的人都围拢了点,听着胡浩继续说:“我们这个坡地在官道上看不到,如果鞑子继续沿官道往前走的话,我们能落到他们后面。我的意思是攻击这些鞑子,抓几个活的问话!”

  蒙古鞑子,谁怕谁,干了。

  所有夜不收都同意胡浩的主意,打蒙古鞑子,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何况是出其不意的攻击呢。

  这些蒙古鞑子根本就没有认识到危险已经临近,还在一边走一边聊。聊的无非是谁谁谁抢了什么东西,自己好运或者不好运的抢到什么东西。以前以为明国还是庞然大物,没想这次跟女真人一过来,才发现是银枪蜡头,要知道的话就早过来抢了。

  当这群女真过了夜不收所在的坡一段后,夜不收们悄悄的牵马绕上官道,然后拿出步弓,开始连续齐射。

  第一轮就射中了五个鞑子,翻身掉落马下,还没等鞑子明白过来,第二轮又到了,又是五个鞑子掉下了马。这个时候,鞑子才发现攻击来自后面,纷纷开始往斜里调转马头,在这过程中,又掉下三个。

  这个时候,胡浩一挥手,夜不收都把弓箭一扔,直接翻身上马,开始催马冲刺,只有三个夜不收中的神箭手还在射击。

  蒙古鞑子发现后面的是明军夜不收,都“呱呱”的叫了起来,也开始一边催马加速,一边拿武器。这个时候拿弓是找死了,距离并不远,等自己拿出弓来进行射的话,人家就已经到近前了。

  一边的夜不收是早有准备,形势都了解。另外一边的蒙古鞑子是突然受到攻击,身边的同伴纷纷落马的慌乱中被动开始攻击。

  这些不同一下就反应到了第一次近战交锋的结果。冲刺过程中又被射落一个,十二个夜不收对阵十一个蒙古鞑子。夜不收落地两个,蒙古鞑子落马八个;

  还在马上的三个鞑子吓的魂飞魄散,也不敢再来对冲,更不敢去救落地的同胞,直接往来路跑了。在跑的过程中有一个鞑子的马被射翻,掉了下来,结果只跑掉两个。

  夜不收看看跑掉的两个鞑子,其中一个吐了口口水,道:“真叫一个弱,老子一个能杀对方三个。”

  胡浩也没看他,一边去救落马的同袍,一边甩了一句话过来:“这些大部分都是蒙古部族的牧民而已,根本没有经历过多少厮杀。”

  夜不收们鄙视了一顿蒙古鞑子,不过手底下的动作可不敢慢,谁知道跑掉的两个鞑子能多快叫来救兵。

  两个同袍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大腿,包扎后就直接先往后撤了。

  蒙古鞑子当场死了十一个,重伤的七个,中度伤的两个,轻伤的两个,没受伤的一个;夜不收只留下了轻伤以下的三个,其他的直接割了脑袋。

  夜不收中好多个都懂蒙古语,为了直接了当的审清楚情况,剁了一个支支吾吾的。其他两个就很老实了,有什么答什么。

  问清楚后,夜不收都大吃一惊,十万左右的建虏和蒙古鞑子都往这边来了,赶紧撤。

  蒙古前锋收到跑回去的两个人汇报:二十五个人被二十来个人干掉了二十三个(根本不敢细数,估摸了下),也吓了一跳,知道遇到了强有力的对手,赶紧向女真主子去报告了。

  阿敏听到报告后,不敢再放纵手下了,开始正经起来,于是,这支qiang劫队伍立刻就像女大十八变一样,一下变了样,一股精锐气就露了出来,不再关注别的,严格遵守战场纪律,精锐的巴牙喇探马也开始越过蒙古部族往前撒了出去。

  当然,中军车辆的水土不服也好了。

  鞑子主力越过马伸桥的时候,探马报回了消息:蓟州城上飘着大旗为老对手蓟辽督师袁崇焕的。

  皇太极闻报,下令就地扎营,开个军事扩大会议,除个蒙古首领,八大贝勒之外,所有固山额真也参与例会。

  都到齐之后,皇太极让探马在大帐内做了通告:现在驻守蓟州的是明国蓟辽督师袁崇焕,并且城墙上的火炮极多。从守城兵的装饰上看,都是关宁军。

  听完通报,莽古尔泰,阿敏和代善互相用眼神沟通了下,总算没白费功夫。

  皇太极让各位都发发言,看看我们怎么做好。

  蒙古部族的首领先起来嚷嚷了,袁崇焕有啥了不起的,被大金打的缩在城里就不敢出来。另外一个道袁崇焕是谁,没听过,有本事过来单挑,我让他两条腿。有人问他让了两条腿还怎么打?那个人很不屑:笨,骑马呗!

  反正蒙古部族的意思就是一个:管他是谁,打。废话,好不容易大金主力尽出,咱跟出来喝汤,还没喝够,不能回去啊。

  女真族的人都很鄙视这些蒙古土包子,你们是没见过袁崇焕那个乌龟,壳硬着呢,交战过好多次,都没能啃的下来。

  三贝勒莽古尔泰看这群蒙古猴子在大帐里面上窜下跳的表演着,“呸”的一声,吐了口吐沫,站起来喝道:“都给我闭嘴,这里有你们先说话的份么,别不识抬举!”

  大帐立马就安静下来了,没人敢顶牛。

  等安静了后,莽古尔泰对着皇太极道:“大汗,刚才探马报说蓟州城的火炮极多,又是袁崇焕那属乌龟的指挥,怕是徒然损失儿郎。”

  皇太极微笑着点了点头。莽古尔泰一见,呵,你也持相同意见啊,这下好办了:“那咱们就回去吧,这次够我们过冬的了。”

  皇太极还是微笑不语,显得高深莫测的样子。

  莽古尔泰看皇太极不说话,讨了个没趣,就坐了下来。

  见到莽古尔泰坐下来了,皇太极问其他人的意见。莽古尔泰在底下使劲给代善和阿敏打眼色。代善被打的不耐烦了,再打下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有奸情呢,也站起来附和莽古尔泰的建议。

  皇太极看向阿敏,问他的意见。

  阿敏一看皇太极的架势,心理咯噔一下,一种直觉,感觉皇太极又在挖坑。这人太阴险了,经常先是示之以弱,误导他人,等别人上当后,就拿出杀手锏。每次都用这招,偏还老有人上当。

  阿敏暗地里看了看代善和莽古尔泰,然后跟皇太极说,大汗,你是我们领导,我没啥意见,都听你的。

  这只狐狸真是狡猾,几次都没有上当,下次一定得整你才行。皇太极想完后,就暂时甩开这个念头,说道:“各位,我这里有个想法,可以两全其美,既可以不损失儿郎,又可以继续发财的。”

继续阅读:第27章 蓟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