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拖拖拖
叫天2017-04-13 19:023,438

  袁崇焕也不解释,也不抱怨,嘴角一努,旁边抱着尚方宝剑的亲卫就往前一站,把剑一举。

  没事,没事,只是跟督师开个玩笑而已,咱马上出发。总兵们不闹了,笑话,再闹,这个袁督师是有前科的,自己还要不要脑袋。

  会议散了后,袁崇焕稍作洗漱,马上就开始巡查城防,这个是防住建虏的关键啊,也是他的老本行,拿手。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蓟州城墙高大巍峨,城墙上耸立着高大的箭楼,城外环绕着护城河。这些都没问题,可关键是没炮,或者说是没有有用的炮。

  整个蓟州城只有六门仿制的红夷大炮,其中只有一门红夷大炮可用,其他的因为维护不善,都废了。

  咱袁大督师依仗的是什么,坚城,嗯,这个有了,可还要利炮啊,这个怎么能没有!

  怎么办,建虏不知道啥时候就来了。现在造炮是笑话,从后方运,时间怕是也来不及了,而且后方给不给还是一回事。

  思来想去终于给他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人,把全城的木匠和油漆匠给本督师找来。”

  建虏到底去哪里了么?

  遵化巡抚衙门,已成为大金大汗皇太极驻地,衙门后堂,四角都有暖炉烘着,房子里感觉不到窗外那凛冽的北风,暖烘烘的,也没必要穿着厚厚的衣服,让人感到轻松舒适。

  可此时的皇太极心里却并不高兴,离军事会议结束已经两天了,遵化城的人员物资都已经开始押解回沈阳了,可攻打三屯营的阿敏所部却还没有赶回来,按道理该回来了啊,但没有任何消息,就算没有打下来,或者遇到强援,也该派人回来报信。

  范文程的表现让皇太极刮目相看,所以这些天还一直带在身边,此时看出皇太极心里的担忧,于是,上前一拜道:“主子,要不让奴才过去瞧瞧?”

  看看恭谦的范文程,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其他贝勒不待见你们汉人。朕还是派其他人过去看看。”

  范文程的脸一红,不像是羞愧,反而像是受到了侮辱,回皇太极道:“主子,奴才是汉人的骨,大金的肉。”

  “哦,哈哈,是朕不是,朕忘了,这次你的功劳很大,回去后,朕给你抬旗,进朕的镶黄旗。”

  范文程一听大喜,赶紧跪下叩谢:“主子对奴才恩宠备至,恩同再造,此生定不负主子。”在原来的位面上,皇太极突然暴毙,范文程也没表示,多尔衮向皇太极之子夺权,范文程也没表示,就这么个人。

  又隔了一天,三屯营有消息传回来了,说是三屯营在攻城当天就打下来了,劫掠了两日后才发现城门都堵死了,进去的人都出不来,大伙儿都忙着放纵了。又费了半天才打通城门。现在正押送人员物资过来,估计一天后到达遵化。

  皇太极很无语,抢的真是忘我啊,精神可嘉。

  十一月初七,三屯营的大部队终于到了遵化城外,密密麻麻的俘虏,百姓,连绵不绝的物资车队,让遵化这边的建虏高兴异常,这比之前在关外折腾强多了,大汗还真是英明啊!很多建虏心里都这么想。

  当晚,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和三贝勒莽古尔泰秘密碰头,千里绕道攻击明国大胜,让皇太极的威望前所未有的提高,特别在女真年轻一代里面,很多人都庆幸有一个英明的大汗。这种情况让三个还觊觎大汗位置的人感到空前的压力,迫使他们几个放弃彼此之间的竞争,联合起来。

  三人碰头,先集体攻击了皇太极一顿,特别是代善和莽古尔泰,刚被坑了一把的,更是攻击的厉害。

  明军的战斗力,三个贝勒都看到了,比辽东那群东江乞丐的战斗力都不如。

  接下来是攻明国京师了,要这一路上再取得大的胜利,怕以后再也不能跟皇太极平起平坐了。所以,一定要拖拖皇太极的后腿才行。

  前面大概一百里的地方是明军另外一个重镇,蓟州。不过,看遵化的情形,估计蓟州的防御也堪忧啊,三个大金贝勒开始替明国的君臣操心防御了。

  这一百里的距离,大军急行的话一日夜就能到。为了让明军有时间做准备,搞好防御,三个贝勒决定拖行程,慢慢走,一天的路当两天走。白天能走就绝不走夜路。

  最好是大军跑到蓟州城下的时候,发现明军已经云集蓟州了,打不下来的,还是转头回家吧,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三个贝勒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回去准备各施阴招,拖皇太极后腿去。

  初八,qiang劫队伍终于出发了。

  以蒙古各部为开路先锋,阿敏所部为大军前锋,皇太极与莽古尔泰,代善所部为中军,其他诸部为后军,浩浩荡荡的往蓟州而去。

  在离遵化大约大半日路程,离官道比较远的地方,有一个大的村子,之前听闻北方有战事,胆小的就往蓟州方向跑了,有点家事的不是想跑就能跑的,而且觉得遵化乃是巡抚大人所在之地,应该没什么事情,这么多年没有战事,对此也都马虎大意。

  遵化在一日夜之间攻陷,建虏又是围城之战,逃出来的人极小,都直接跑去蓟州了,那还想着拐到村子里去报信。

  跑在qiang劫队伍最前面的是蒙古的一个小部落,先前吃肉的时候,连汤都没喝到,所以这次自动请缨跑在队伍前面。

  大概走了一天了,下午的北风呼呼的刮着,更显得冷,蒙古鞑子也不捏着战马的缰绳,双手缩在袖子里面,身上的袍子是用羊皮简陋的缝在一起,耷拉着头避着风走着。

  忽然,有个鞑子叫了起来,众人抬头一看,是道路右边不远处有个几百户的村子,翠烟袅袅,看样子正在生火做晚饭。

  众鞑子互相看看,然后欢呼了起来,也感觉不到寒冷了,伸出手,操纵着缰绳,呼啦呼啦的吼着,开始向村子冲过去,只留下一个鞑子去跟后面的大部队回报。

  没有战争敏感度的留守村民,这下就遭殃了,这些蒙古鞑子不抢人,只抢财物的,所以是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

  有两个蒙古鞑子比较聪明,到村口后,不随着大部队一起进去,人多抢不到多少东西,绕到了村子后面,挑了一个看着像大户人家的房子冲了进去。

  村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武装家丁,两个鞑子凶神恶煞的持刀杀进去,一般人那是对手,而且也没有人敢反抗,都是到处躲避的。被这两个鞑子好一顿杀,老人小孩都不放过。

  杀完了一家子之后,开始qiang劫财物,打了一个大大的包后,发现还有好多新衣服。其中一个灵机一动,就往身上穿,可怎么都穿不进,废话,你裹了一身的羊皮子,然后再穿中原人家量体裁衣出来的衣服,能穿的进去么。

  穿了多件衣服都穿不进去,就开始脱衣服了。

  另外一个见了,问道:“你脱自己的衣服干嘛,这些衣服不保暖,你换上去,不怕被冻到?”

  “笨,这些衣服穿里面,外面再穿回羊皮子,不就保暖了!”

  一听也是,这个也开始脱衣服了。

  都搞完了,这两个鞑子互相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穿的花花绿绿的外面,裹着灰色的羊皮子,相当的有笑点。

  两个鞑子再互相看了看对方的战利品,其中一个有点奇怪,问道:“你怎么拿那么多女人的衣裳?”

  “回去给家里的女人孩子穿。”

  “呵呵,看不出你挺怜惜嫂子的么!”

  要是他家里的女人孩子知道带给她们的衣物是杀了别人家的女人孩子后抢来的衣裳,不知道是不是穿的舒服。反正文明人应该是不敢穿的吧。

  后面的鞑子来的晚了,就开始剥地上被杀村民的衣裳,顺带着抢锅碗瓢盆,就差拆房梁了。

  再后面来的,就开始翻死人头发,看看是否有漏的银发簪银发针之类的。

  一个几百户村子的存在,拥着几千鞑子,而且还在越聚越多,人就是这样,看到哪里热闹就往那里拥。后来的羡慕先来的。先到的给后到的炫耀抢到的东西。

  紧随其后的阿敏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把蒙古鞑子都赶出了村子,然后自己开始在村子里扎营。然后报说天要黑了路不好走,咱先吃饭了。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走在中间的莽古尔泰所部和代善所部的车辆老是脱个轮子翻个车子之类的,经常把一条官道堵个严严实实,就是后世塞车塞惯的人也没见过能堵这么严实的。

  皇太极虽是大汗,但按照努尔哈赤留下的规矩,他们是平起平坐的,凡事要一起商量,现在没有威胁的情况下,天色也差不多了,前面的不走宿营了,身边的翻车子,一起闹腾,还真不大好用军法一起处置他们。他也看穿了这几位大哥打什么心思,大家就走着瞧好了。

  第二天,有了第一天做榜样,走前面的就只顾抢东西了,一抢就是半天。中间的,该塞车还是塞车,可能塞外的车子到了关内水土不服吧。反正,一天走不了多远,就过去了。

  再慢,路总是要走完的,走路上,一边在想,明军应该还没有聚集到蓟州的吧;另外一边也在想:明军应该要聚集到蓟州了吧。

  如果建虏以最快的速度攻击蓟州的话,能赶在勤王大军聚集前攻下蓟州,最糟的是勤王大军刚到蓟州的时候,如果建虏到蓟州的话,难度就大了。现在被诸贝勒一拖再拖,结果反而也拖散了聚集在蓟州的明军军队。看来是天意啊!

继续阅读:第26章 再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