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红会雏形
叫天2017-04-13 19:022,902

  “陛下,臣的法子是群策群力,君臣一起,共同度过此段困难时期。”

  “如何做法?”

  “第一,以朝廷名义出面向京师所有人等,包括士、农、工、商等等阶层,说明朝廷目前所遇到的困难,难民营百姓处境之艰险,号召京师所有人等,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共同帮朝廷,帮难民渡过这一关。”

  “陛下,此举有损朝廷脸面。”成基命又出班奏道。

  崇祯皇帝没理他,脸面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崇祯皇帝分得很清楚。他对着钟进卫道:“钟师傅,请接着讲。”

  “第二,可以由朝廷出面,一方面统计难民中能做工之人的名单以及所干之活,另外一方面登记京师中开春所需用工的人家以及所需何种用工,然后进行匹配,让开春后用工的人家提前和对应的难民签订用工合同,哦,契约。先行帮难民渡过这个严冬,后面以工代还用工人家前期之付出。当然,朝廷要是有能力,也可以给用工人家以部分补贴,或者给予其他政策优惠。”

  “还有么?”

  “第三,如果没有用工需求的人家,也可以凭自己的能力捐款,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实物,比如吃的,穿的,等等。”

  “义捐之物是由谁来收,怎么样确保能到所需之难民手里?”温体仁出言问钟进卫道。

  崇祯皇帝很欣喜的看到温体仁是出言提问钟进卫方法中的漏洞,以便此法能完善,而不是像一些人一样只会反对,攻击。

  钟进卫看看脸上带着赞许提问的温体仁,微微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可有朝廷组织专人接受,帐目要透明,定期公布,比如一天一公布,要使捐助之人能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捐款去到哪里。最好是有另外部门的人再对此接受捐款的组织进行监督。”

  钟进卫此法只是让朝廷出面做个牵头,让百姓成为赈灾主力,对于在场的这些人,好像都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比起上一个法子,有天壤之别,自然就没有人反对了。

  因此,钟进卫的话一落,没有一个人出声,文华殿一下又安静了下来。

  崇祯皇帝一看终于有个群臣都能接受的办法了,心里也喜欢,看看下面,问道:“诸位臣工,可还有补充?”

  静了一会,还是管兵事的孙承宗出班了:“中兴伯所言用工之事,非是所有难民都有此能力来出工,对于那些老弱病残之人该如何安置?”

  “这个,我想,该大家出力了,京师那么多官员,勋贵,每个府认领几个养着,做做力所能及之事,应该没有压力吧?陛下,您以为呢?”

  “钟师傅说得正是,朝廷的难处,诸位臣工该心知肚明,先是百姓已经出力,如若诸位臣工只在一边看戏,百姓没意见,但朕绝不会答应!”说到后面,崇祯皇帝提高了声音,顿时,绝不会答应的话语在大殿内回荡,好像重复了几次。

  崇祯皇帝又想起一事,补充道:“朝廷如此困难,以致让百姓出力救灾,谁要还是在此期间奢侈无度,朕绝不会轻饶!”

  崇祯皇帝说得坚定有力,决心表露无遗,底下的臣子一时不敢出声,更不敢反对。

  过了一会,还是温体仁出来奏道:“陛下,寺庙道观,在平日里并不用缴纳赋税,可令其也必须认领老弱之人。”

  崇祯皇帝点头。然后问道:“诸位臣工,可还有何言?”

  “陛下,认领之事,可有期限?”底下辅臣李标问道,他的意思是总不能养一辈子吧。

  这个不用钟进卫来回答,崇祯皇帝略一思索,然后说道:“待到明年天气转暖,建虏退去为止。”

  崇祯皇帝说完后等了一会,没再见还有人说话,就做了结论:“诸位臣工既然不再有意见,那一起议一议细则吧,钟师傅,你来牵头。”

  钟进卫见崇祯皇帝点了自己的名,也没什么不满,主意是自己出的,当然由自己来牵头了。

  于是,他奏道:“此法有几个关键,第一,给京师百姓的布告由谁来写,怎么写。第二,接受捐款的组织由谁来牵头,如何运作,又由谁来监督。第三,被雇工人和被认领之人是否会被非人待遇问题,由谁来跟进监督。”

  崇祯皇帝点点头,问钟进卫道:“钟师傅以为呢?”

  钟进卫有点不好意思道:“陛下,臣不善于写布告,这个,真写不来。”

  崇祯皇帝心里暗地好笑,却也没有露出来,而是转头问道:“哪位臣工来写此布告?”

  温体仁看看左右,复出班奏道:“臣愿写。”

  崇祯皇帝点点头:“甚好。”然后看向钟进卫,意思是这个写布告的问题解决了,你接着讲吧。

  “这个接受捐款的组织,臣建议让锦衣卫来做,东厂进行监督。”

  什么,这两头猛虎才关进去没多久,怎么能放出来,底下的大臣这下沉不住气了,纷纷出班进行反对。

  “陛下,万万不可!”

  “陛下,厂卫凶悍,此细腻工作恐不合适。”

  “陛下,我们工部来组织此事就可以了。”

  “陛下,户部来组织此事真好合适。”

  “陛下,可由都察院进行监督。”

  “陛下,……”

  一时之间,群臣纷纷出言献计献策,其中心思想就一个,厂卫还是继续歇着吧,这事我们自己能干,不敢劳驾。

  这个时候,孙承宗,温体仁也都没有跟他们打对台戏,一旁默认以观。

  东厂厂公王承恩站在边上看着这群文臣汹涌的反对潮,恨得暗地里咬牙切齿。

  钟进卫一看,东厂和锦衣卫重新出山的阻力不会小啊!

  崇祯皇帝也皱着眉头考虑这个问题,任凭底下闹哄哄的也不恼,就自己在御座上想着。

  过了一会,崇祯皇帝敲了下御桌,然后道:“朕意,让户部派专人处理此事,都察院派御史监督。”

  听崇祯皇帝这么一说,群臣都松了口气,纷纷赞扬皇上圣明。

  这下,钟进卫想不明白了,怎么崇祯皇帝也不同意把厂卫重新放出来,一会得再跟他仔细聊聊。

  有了定论,殿上渐渐的安静下来,第三个问题其实不是问题,钟进卫根据第二个问题的结论,就直接说让御史跟进得了。其他人等自然就没意见了。

  这个问题讨论完毕,天色也不早了,崇祯皇帝准备休会,群臣也准备回家。

  钟进卫一看这形势,一下急了,大声喊道:“大家等等。”

  崇祯皇帝和群臣一听,都看向钟进卫,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

  “陛下,此事要去落实,至少要等明天,要有成效,至少还有几天时间。我们能等的,难民营的难民等不得啊,你们是没见到,一车一车的尸体拉出去火化。多一天时间,就要多死一些难民的!”钟进卫说着说着,眼前就出现了平板车上叠着的尸体,不由得说话声带着一点悲凉。

  崇祯皇帝一听,心里不由一愣,亏了自己自喻为爱民如子,却没有想到这一层。微微有点脸红,不过他坐在上首,底下的人也看不大清楚。

  “朕险些忘了,钟师傅,可有良策。”

  “陛下,可以让户部把赈灾之粮食,火炭等物,两天并作一天用,把计划后面用的都先用了,让难民能吃饱,火炭多烧点,晚上少挨点冻,尽量多活一些人。”

  “户部尚书。”

  “臣在。”毕自严出班。

  “钟师傅之话可听到了么?”崇祯皇帝看着这个老臣子道。

  “臣想马上就去办。”毕自严躬身。

  “甚好。”

  毕自严得到准许后,后退几步,然后转身大步而去,今天之事让他感叹良多,这么多进士出身的朝廷栋梁的忧国爱民之心,比起一个刚从海外归来的年轻人,真是自愧不如啊!

  “钟师傅还有何事?”崇祯皇帝等毕自严走了之后,又问道。

  “没了。”钟进卫道,其实他还有事,只是想单独和崇祯皇帝谈。

  其他人见钟进卫终于没事了,都松了口气,这才散会离去。就钟进卫和温体仁还留在大殿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