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白话
叫天2017-04-13 19:022,892

  等殿内的大臣都退出去之后,钟进卫对崇祯皇帝道:“陛下,臣还有事情想跟您说说。”

  文华殿内就只有温体仁了,他是少数知道钟进卫来历的几个人之一,所以钟进卫的说话方式他是一点都不奇怪。

  崇祯皇帝罢罢手道:“钟师傅先等等,让温卿先把布告赶出来,饥民待脯,刻不容缓。”

  钟进卫一听,脸有点红,亏得崇祯皇帝分得清轻重:“臣差点忘记了,幸好陛下爱民如子,时刻记得。”

  崇祯皇帝笑笑:“不是钟师傅提醒,朕那还知道朕的子民在京师都徘徊在生死一线。”

  说完后,不再跟钟进卫客套,让内侍搬来案几以及准备文房四宝,以便让温体仁能尽快出布告。

  温体仁也没和他们闲聊,而是趁着这个间隙在做构思,钟进卫一下无事,也就发挥国朝人的特色,过去看热闹,看看温体仁怎么写布告。

  待磨好墨之后,温体仁右手抓笔,左手捋住右手袖子,直接在铺开的宣纸上写了起来。

  钟进卫好奇的伸着脖子看了起来,繁体字大体上还是能看懂的。

  夫建州本属我夷,今敢冒天颜,犯我京畿之地,致使地方遭蹂躏,生灵罹汤火,疼心切齿。然国帑匮绌,无力赈灾,……

  “等等,等等。”

  温体仁正按照自己的思路在写着,没想钟进卫在一边叫起来了。

  崇祯皇帝在上面埋头批奏章,听到声音就抬头看过来。

  温体仁和殿内的内侍也愕然的看向他。

  “中兴伯,可是认为老夫写岔了?”温体仁问道。

  “不是,不是。”

  “那可是老夫这手正楷写的不好?”温体仁疑惑了,内容没问题,那应该是字写的不好了,但好像不可能吧,自己的字可是有名声的。

  钟进卫心道,要您老人家那字都写的不算好,估计也没人能写的好了:“也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老夫不明白了。”温体仁也不写了,搁下了毛笔看着钟进卫。

  崇祯皇帝听着他们的对话,也颇觉奇怪,就起身绕过御桌,过来察看温体仁写的布告有什么玄虚。

  崇祯皇帝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对钟进卫道:“钟师傅有何想法,速速道来。”

  钟进卫这个时候,可不敢学着后世道:“你猜!”而是规规矩矩的给他们分析:“陛下,臣以为这个布告是发给全京师的老百姓看的吧?”

  崇祯皇帝和温体仁都点点头,是啊,这有什么问题么?

  “全京师的老百姓都认识字,文学功底都不错了?”

  这下,崇祯皇帝和温体仁都摇了摇头。虽然对于整个大明来说,京师老百姓的识字率应该只比江南地区差点点,但也不敢说京师的老百姓都认识字,有个一半的人能认识,就顶天了,再要说文学功底的话,还真不好意思说了。

  “那么这个布告如果发出去,老百姓能看懂么?”

  温体仁开口了:“自有专人于布告之处加以解释,使百姓知之。”

  “臣以为这么做太折腾,效率也低。不如就直接写简单明了的大白话,老百姓一看就懂,一听就懂,这样,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把布告的内容传达给每个老百姓。”

  钟进卫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他刚才在看温体仁写的时候,看的费劲,才想起来的。

  崇祯皇帝和温体仁互相看看,不得不承认钟进卫说得有点道理,但历朝历代,好像从来没有用大白话写过布告吧。

  眼前第一要务就是尽快发动全京师的百姓投入到救灾上面来。崇祯皇帝想了想道:“那就依钟师傅所言吧,尽量用通俗易懂之语告之。”

  从钟进卫嘴里说出来的事情,基本都是历朝历代都没有过的,崇祯皇帝听多了,也不觉得有如何惊世骇俗了。

  温体仁似笑非笑的看着钟进卫,然后对崇祯皇帝道:“陛下,臣不善于写此类布告,但臣以为中兴伯非常拿手,臣愿让贤。”

  崇祯皇帝一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钟师傅,要不,你来写?”

  钟进卫赶紧摇手推托:“不行,不行,臣的文笔太差了,您不知道,臣在后世,想赚点润笔费,却被批文笔太差,实在是写不出来。”

  钟进卫坚决不干,自己的文笔,咱们小范围知道就算了。要是自己写出来,然后贴到大街上去,岂不是要让全京师的人都笑话了。

  崇祯皇帝也没有强行要钟进卫写,只是跟他打打趣而已,最终还是温体仁来写了。

  古代人平时用的基本也是白话,所以你要让古代人写白话,自然也不存在问题。很快的,温体仁就写完收工,崇祯皇帝过目确认后让内侍拿下去抄写多份,连夜贴出去。

  崇祯皇帝看着内侍拿着布告原件退出了殿门后,转过来对着钟进卫语重心长地说道:“钟师傅,你来此已有多月,该抽空补补当下的文学典籍。”

  钟进卫一下面红耳赤,和古人比这东西,应该是所有穿越男的短板啊。温体仁在一边也凑趣:“陛下,莫若由臣来教教中兴伯。”

  钟进卫一听赶紧摇头说道:“不用不用,您忙您的,我回头让阿奇教我好了。”

  让夫人去教,以后估摸着大明又要多个妻管严了。崇祯皇帝和温体仁都打趣他。

  心情放松了一会后,崇祯皇帝正想回御座上去。服侍在殿内的王承恩看看天色,然后对崇祯皇帝道:“陛下,时辰已晚,该用晚膳了。”

  钟进卫一听王承恩说吃饭,马上想起来自己中午吃饭遇到的问题,于是说道:“陛下,臣想起还有一个事情,要跟陛下说说。”

  温体仁却在一边打断道:“陛下龙体为重,中兴伯之事可以明日再说。”

  崇祯皇帝一听钟进卫还有事情,也不顾用晚膳了:“好,钟师傅,有事尽管直说。”

  “陛下,眼下多事之秋,当以保重龙体为要!”温体仁还是劝道。

  钟进卫听温体仁说的也有道理:“陛下,您还是先吃饭吧,这个不是很急的。”

  崇祯皇帝看两个臣子都是关心自己的身体,又听钟进卫说不是很急,也就不再勉强,但终归是对钟进卫想说的很好奇,毕竟钟进卫每次说的东西都是闻所未闻的。

  “如此,你们两个陪朕一起吃个饭吧,朕今日就在这里用膳了,可以边吃边聊。”

  崇祯皇帝说完,就让王承恩去通知尚膳监用膳。然后走回御桌坐下:“钟师傅,所言何事?”

  “陛下,事情是这样的,臣今天中午去外面酒楼吃饭,发现银钱找赎很是麻烦。”

  崇祯皇帝从小长在深宫,稍大后也没有作为储君培养,临时顶替他哥坐上这个位置的。现在登基才两年,也基本都是跟魏忠贤斗,所以还没有深入了解过银钱使用的具体事务,另则他也从来就没有去外面吃过,也没有用银子结账过。所以对于钟进卫的话,感触不是很深。

  温体仁从前的时候有过经历,是有体会过的,在一边提醒钟进卫道:“中兴伯可是拿银子去得酒楼?”

  “是啊。”钟进卫看着温体仁。

  “陛下,一般百姓去酒楼用餐都是用铜钱结账的,虽也有麻烦之处,不过却也可接受。”温体仁向崇祯皇帝先介绍一般情况。

  崇祯皇帝听了也来了兴趣:“用铜钱,有何麻烦之处,用银两,又有何麻烦之处?”

  温体仁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是来自后世,一个是长于深宫,都不是很明白,就只好先科普:“陛下,容臣细细说。”

  “用铜钱的麻烦之处在于,当前市面,有多类铜钱共同流通,然成色不一,故其价值也不一样。含铜多则贵,含铜少则贱。因此用何种铜钱去酒楼结账都略有争议。除成色之外,其他细微争议之处在于铜钱的磨损,不过,此类一般不会太计较。”

  钟进卫,已有了解,温体仁一细说,就更了然了。

  崇祯皇帝还没有人详细的跟他说过这些,因此,他在认真的听着,见温体仁说了铜钱,就问道:“那银两呢?”

继续阅读:第56章 纸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