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扁人
叫天2017-04-13 19:022,824

  顾百川一见钟进卫这态势,就知道要管闲事了。东厂的人从来就不是怕事的主,之前只是顾虑到钟进卫的想法,几次吵闹影响了喝酒,早就不想忍了,眼下自然就没说得了。

  不过顾百川还是先伸手拦住了钟进卫。钟进卫不解的看向他。

  “公子,您只管看着,待小的来教训他们。”

  钟进卫见他这么说,就想看看他怎么做。

  隔壁雅间的门口守着一个家丁模样的人,见到这边几人的态势,心知可能要闹事,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以作应对。

  只见顾百川走到那个家丁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那日欠老子的赌债,一直不还,避而不见,原来是躲在这里啊,我看你还往哪里跑。”说完,一拳打了过去。

  那家丁听他说话,以为是他认错人了。刚想解释,一个拳头就到了。

  顾百川用的是巧劲,一拳打这人身上,打的并不重,但却把这人给跌入了雅间里面去了。

  顾百川趁机追了进去,钟进卫他们见此也一拥而入,阿奇走在最后面。

  那人是扯着门帘跌入房间里,动静很大,一下就把里面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转身看向门口。

  顾百川追进去的时候,飞快的瞄了一眼,没发现需要特别注意的人,就又上去要踹那个倒霉鬼。

  钟进卫跟进去后一看,里面有三个看着像纨绔子弟的那种轻浮小年轻,桌子上放着四五个酒壶,有两个还在喝酒,一个离开酒桌,拿着皮鞭,亲自在抽三个衣着寒酸的年轻姑娘,三个姑娘单薄的衣服已经被抽成一条条的,流了不少血,恐怕是那鞭子上有倒刺之类的,才有此效果。边上围着几个家丁,端着手在一边为他们的主人助威起哄。

  此时见了门口的场景,那三个家丁知道来者不善,也不等他们的主人吩咐,成扇形,围了过来。

  王鹏一见,跨前上步,挡在了钟进卫的前面。

  顾百川就当没看见房间内的动静,只是踹着那个倒地的家丁,嘴上还念叨着:“让你欠俺的银子,让你欠俺的银子。”

  那个抽女人的小年轻愣了一会,然后喊道:“干什么,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我的人?”

  “没听见老子说的话,欠了老子的债敢不还。老子打死你。”顾百川一边说着一边用了重手,他知道一会免不了要干架,对方人多,先解决一个再说。直接把那人的腿给踹折了。

  那个人一边杀猪式的嚎叫,一边向他的主人哭述:“公子救命啊,我不认识这个人,从来就没欠过他赌债啊!”

  这时候,阿奇站到了钟进卫的身边来了,悄悄对着钟进卫说道:“公子,那三个姑娘好可怜啊,看衣着也是良家女子,不知道怎么被他们抓到这里来遭这罪。”

  钟进卫还没回应,那边那个拿鞭子的小年轻看见了阿奇,眼睛一亮,也不管那个地上嚎叫的家丁了。露出一副欠揍的笑容:“啊,这位姑娘,长的这么漂亮,过来,来本公子这里,让你家公子摸摸,伺候的舒服了,回头赏你银子。公子我有大把的银子。”

  酒桌上的那两个也站起来,出言凑热闹。

  钟进卫本来就是气恼着进来的,一见房中的情景,更是气愤,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对女人的。这时对方又出言调戏阿奇。当下也不说话,回身几步掂了门口倒霉鬼坐的凳子,就往里冲了。

  那围上来的三个家丁一见,也放开了手脚,准备上来干架。

  安贵义马上把阿奇护在身后,退到了一边,王鹏先迎了上去。

  好一个王鹏,一上去,先对最左边离他同伴远点的那个一个虚招,然后身子往右一缩,一蹲,一个扫堂腿出去,“啪嗒”两声,直接把靠右边冲上来的两个一起放倒了。这时,左边那个发现受骗,重新冲了过来,脸面直接就吃了早有准备的王鹏一拳,仰面而倒,分分钟,干净利落,一挑三完毕。

  钟进卫掂了凳子,刚冲到跟前,就发现几个人都倒地上了,愣了愣,发现前头那个最欠揍的还愣在那里,就想冲过去揍他。

  一旁的顾百川正闲了下来,看钟进卫架势,可不敢让他冲过去,那人手上还拿着特制的皮鞭,要不小心让钟进卫挨上一鞭,就没法交代了。

  于是,一个箭步窜到钟进卫前面,右手成掌,切向对方拿鞭的手腕,动作快若闪电。

  那人把目光从阿奇身上转到王鹏身上,才又被钟进卫吸引,那还提防顾百川,皮鞭一下就把打落在地上。还没等喊手腕疼,就又被一脚踹到了背后的墙上,萎缩下了身子,才反应过来开始喊疼。

  先前被王鹏扫倒在地的那两个家丁没受啥伤,一见公子被打,急了,翻身起来,就想拔刀。

  王鹏早就注意着,见此情况,上前又是一个扫堂腿,又把他们给撂翻了,然后一下拔出刀来,一分为二,左右手各一把,直接架到了两个家丁的脖子上。

  那两个家丁一动不敢再动,他们主人家也是大户人家,所以好歹认识几个字,此时看到王鹏手中握着刀的刀柄上隐约露出有字,再看这刀的样式,一下大惊失色:“东厂!”

  本来之前还坐那喝酒叫好的两个人也站了起来,准备动手参战,结果被那两家丁这么一喊,吓得一动不敢动了。

  东厂的威风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了,但虎威仍在,他们在以前也是深刻体会过的,这时那还敢再动。

  钟进卫没有管那么多,觉得手上的板凳重了点,看到掉在地上的皮鞭,就捡了起来,冲到墙头,对着地上那人打了起来,一边打一边说:“让你调戏阿奇,让你打女人,让我不爽……”

  那人抱着头,极力闪避,但也没能避开,只好狂求饶命。

  皮鞭也是公正,打在男人和女人身上的效果差不多,不会有所偏袒。很快那人的衣服也扯烂了,并见了血。

  酒桌上的那两人见那人已被打的出血了,虽不敢动手,但也开口求饶:“这位公子,公爷,公公,档头,饶了他吧,他爹是之前提督京营的保定侯梁世勋,不看僧面看看佛面吧。”

  钟进卫一则酒劲上来了,虽然没醉,但也兴奋着;二来打的起劲,没有听清楚,所以还是只管打着。

  一旁的顾百川倒是听清楚了,再看看那个梁公子要再被打下去,恐怕得抬回去了。就伸手劝住了钟进卫,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此人是曾经提督京营的保定侯梁世勋之子,还算得圣上信任。要打残了他,怕不是很好交代。”

  钟进卫本不是街头混混出身,一直规矩的读书,上班。要不是这个梁公子出言侮辱阿奇,和肆意殴打女人,就算喝了点酒,也不会冲动到打人打成这样。不过,打完后,钟进卫感觉好像还是有一丝快感。

  现在见顾百川劝了,也就收手了,把皮鞭丢那梁公子的脸上说道:“下次嘴巴文明点。”然后拍拍手,转身准备走人。

  但一转身之际,看到那三个女的互相挤着,缩在墙角,身上的血虽然不流了,但因为衣服单薄,正在微微发抖。

  钟进卫不由得又来了气,转回身子,又踢了两脚:“你家父母是怎么教你的,对女人都能下这么狠的手,还给这么点衣服穿。”

  梁公子捂着头,哭丧着脸说:“她们几个是我用一两银子刚买回来的,如此的贱货怎么给她们好衣裳,玩痛快了扔了就是了。”

  三个年轻姑娘才值一两银子?什么时候人命如此不值钱了!还玩完了就扔。这种观点在钟进卫看来,也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当下又是一顿揍,不过这回没用皮鞭。其他人都不敢动,就看着钟进卫在发飙。

  打完了,钟进卫才问道:“这么三个大活人怎么只值一两银子?”

  顾百川等人也觉得奇怪,这么便宜,没道理啊!

继续阅读:第50章 死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