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死人
叫天2017-04-13 19:023,020

  那梁公子委屈的说道:“你们自己去王恭厂看看就知道了,这些人,贱卖了还可能活下来,不卖就等死吧!”

  钟进卫扭头看向那三个缩在角落里的姑娘,几个人都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钟进卫转身对着顾百川等人道:“走,去看看。”

  三个姑娘长的都是比较秀气漂亮的,突遭大变,每日挨饿受冻,生死徘徊中,或自卖,或被卖给了这个梁公子。本指望为奴为婢,好歹能活下去,过了期限后也能择个好人家嫁了。

  结果却发现被带来酒楼yin秽,毫无人性,稍有反抗,就皮鞭伺候。不过也因此招来了钟进卫一行人,也算是一种运气。

  其中有一个比较聪明,叫李思敏,知道钟进卫他们一走,那些人必然把气撒到她们头上,到那时,就是她们的死期了。于是,扑了出去,趴倒在钟进卫脚下:“公子救命啊!”

  其他两人见状,也一起跪倒求救。

  钟进卫是第一次被人跪,有点不知如何应对,转身看向顾百川。

  顾百川看钟进卫的意思,好像是想救人,反正人也已经被打了,无所谓再捞人了。直接走到那个梁公子面前道:“我家公子替你积阴德,把他们的卖身契交出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梁公子努努嘴,那个现在站在一边,脸面被打的家丁从怀里拿出了三张纸,畏惧的走近钟进卫,想递给他。

  顾百川几步过去,插在了家丁走向钟进卫的直线上,伸手先夺了过来,然后看着他。

  不知道是被打怕了,还是因为东厂的名头,家丁畏惧的往后退到了墙根,没得退了才停下来。

  顾百川见他已没有偷袭的可能性,才转向把几张卖身契交给了钟进卫。

  钟进卫随便瞄了几下,就和大学时看英语单词一样,那上面竖写无标点的繁体字让他头疼。

  他也不多看了,随手递给了那几个女子:“你们的卖身契,拿走吧,以后好好过日子。”然后准备走人。

  “公子,求求您收留我们吧,我们无处可去。”李思敏哭求道。

  这倒是没有考虑过,要收留的话,得看看老婆的意思了。钟进卫转身看向阿奇。

  阿奇虽然很小就离开家进宫了,但也没有见过她们这么凄惨的遭遇,心里已很同情。见钟进卫看向她,知道是让她拿主意。

  阿奇心里想了想道:“公子,府上应该需要使唤的丫鬟,要不就收留了她们吧。”

  钟进卫听阿奇这么说,想想应该也是,就答应了。

  钟进卫先出了门,阿奇跟在后面,接着是安贵义,再然后是三个苦命人,顾百川紧随其后,最后是王鹏,看其他人都退出去了,就收了刀,给在场的人都瞪了一眼,才退出去。

  本来还有人想打听下具体是哪位东厂好汉,但被这么一瞪,就咽了回去。

  刚一出门,被寒风一吹,三个姑娘就打哆嗦。钟进卫见了眉头一皱,这么单薄,确实够冷的,别冻出病了。但现在没衣服啊,就看向顾百川,看他是否有主意。通过这次事件,顾百川给了他很不错的印象。

  顾百川拱手道:“公子少待,一事不烦二主,小的看到里面挂着三件狐皮大袄。”拿房间里面那几个人的东西,钟进卫没有一点心理负担,笑着点了点头。

  很快顾百川就拿了出来,给三个姑娘披上。然后,他笑着对钟进卫道:“这些纨绔子弟就只会欺软怕硬,小的进去,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几个人都笑了。

  钟进卫想了想,问安贵义道:“王恭厂在什么地方,顺路么?”

  安贵义答道:“公子,王恭厂在京师西南角,有点远,并不顺路。”

  三个姑娘听了,有点吃惊,难怪安贵义之前一直没有出声,原来是个公公。

  “那麻烦安公公带他们先去看宅子吧,我就不用去了,阿奇去了就成,有什么需要添置的,阿奇记下来,回头我再去买。”

  这么多外人在场,听得阿奇的脸微微的红了下,心里却是甜甜的,轻声“嗯”了下。

  安贵义转身对三个姑娘说道:“这位阿奇姑娘以后就是你们的主母,一切都要听她的,明白么?”

  这下顾百川和王鹏也才明白阿奇的真正身份。

  当下不再多言,下楼后钟进卫跟安贵义约好还是在东华门见面,然后目送安贵义驾车带着四个姑娘离去。

  等到安贵义驾车走远,自己准备动身的时候,才发现还是之前的那个交通工具问题需要解决。

  看来在这个时代,不会骑马真是不方便啊。

  不过幸运的是,这个店里刚好有匹性格温和的老马,被顾百川强行借了出来,给钟进卫骑。

  于是,钟进卫在顾百川的指导之下,现学现骑,慢慢掌握着骑马的要领,只要不是快速奔跑,骑术倒也过得去,一行三人,往王恭厂方向而去。

  路上的行人不多,主干道又宽,所以基本不影响骑马。

  钟进卫因为是第一次骑马,所以全神贯注的,没有怎么注意四周的景物。

  现在京师已取消了戒严,但偶尔还能看到有顺天府差役的身影,不过都没有过来管他们三个。能在京城带刀骑马的,都是有身份的人。

  等到快到王恭厂的时候,钟进卫已经有点习惯骑马了,就放了部分精力出来观察沿路风景。

  此时,他们已经到了京师的贫民区附近了。虽然街道还是比较宽敞,但卫生情况显然不容乐观,经常在街角看到一堆一堆的生活垃圾,什么样的都有。幸好现在是冬天,没有什么蚊虫鼠蚁,否则还真难说要出什么状况。

  看到这些,钟进卫也想起了明末著名的鼠疫,甚至有的网友说明朝就是亡在鼠疫上面的。看来,需要改变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这个事情得留心下,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崇祯皇帝说说这个事情。

  忽然,前面有几个差役牵着骡子,拉过来几个平板车,上面用草席盖着,但草席并不能盖住全部。与钟进卫相向擦肩而过的时候,钟进卫发现草席下露出了好多人的脚。

  他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死了的难民。虽然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他还是想确认下,把马横到了第二辆车子的前面,把车子拦了下来。

  他骑在马上问牵着骡子的人:“请问,车上的都是死了的难民?”

  牵骡子的抬头看看他,叹息了一声:“这还用问的么!”

  “能掀开草席看看么?”

  “还是不要看了吧,人死为大,好歹给他们留一点尊严吧。”

  不让看,难道有什么内幕?钟进卫道:“难道你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敢让我们看?”

  那人无声的再次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公子要看就看吧,罪过罪过。”

  顾百川带马靠近,稍微弯了下腰,把盖在车上的其中一个草席掀了开来。

  钟进卫一下怔住了,车上的尸体基本都是老弱之人。更让他吃惊的是,那些尸体全部都是没有衣裤的,就那样叠在车里。

  立刻,钟进卫就怒了,这些死人的衣服都还要扒,能卖几个钱的,张口就要怒斥。

  那人看出来了钟进卫的反应,先开口了,声音中透着一股的无奈:“公子以为是我们扒了这些人的衣裳,发这死人财么?”

  “难道不是么?”

  “知道公子也是好心肠的人,我告诉你吧,此时是午后,在这车上的人都是饿死的,人还不算多。要是公子一大早就过来的话,能看到拉尸体的车是现在的几倍,那些人就都是冻死的了,所以此时只要有人一死,他们边上的人就会把衣服扒了去穿,免得夜里被冻死。并不是我们在做缺德事,公子可明白了。”

  钟进卫一听,才明白误会他们了,其实真如钟进卫所误会的那种黑心人的神态,跟他们这几个应该完全不一样,这个,只要有点眼力的人都应该能看得出来。

  钟进卫道了歉,然后问道:“你们这是要拉到城外去埋了么?”

  “这天寒地冻的,死的又那么多,埋是埋不过来的,只能拉去火化了。”

  钟进卫默然无语,让开了道。

  车子一车一车的从他面前拉过,他还能听到有个人的叹息声:“这些都是苦命的人啊,前些天说不定还在家有说有笑,这鞑子一祸害,转眼就是这下场了,皇上要是早点把那个袁崇焕抓起来,也就没这事了,真是命啊!”

继续阅读:第51章 难民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