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反击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431

  “本来这里也不该我说话,不过因着陈小姐那几句话,我也甚有感悟,毕竟这事牵连到我的父亲,我自然也要替父亲说两句!孙大人、陈大人,你们说呢?”

  陈畹香脸色有些难看,看着沐清雅的眼神犹如利刃!这人竟然拿自己的话说事!

  孙德思量了一下,点头:“你说!“

  沐清雅欠身行礼:“多谢孙大人!这位大夫,你说毒是下在了酒中?”

  王林站出来,满脸严肃:“是!没错!”

  “好,那么我再问你,毒是什么时候下的?”

  王林皱眉:“这怎么看的出来?”

  “呵,既然看不出来,那么诸位大人怎么将嫌疑放在我父亲身上!”沐清雅神色冷凝,冰冷的视线扫过在做的众人!

  众人心中也有些迟疑,他们因为自己中毒,一时情绪激动,想来也是,这酒虽然是沐逸之送的,可也不代表就是他在酒中下毒啊!不是连王大夫都分辨不清这毒是什么时候下的!

  看出众人的迟疑,陈畹香眼神一闪,随即温和的说道:“孙大人,仅凭酒水宴席上的酒水有毒确实不能证明什么,不如就检查一下沐大人带来的酒吧!如果真的不是沐大人所为,那么也该还沐大人一个清白。”

  “是,陈小姐说的有理!”

  “是啊,是该检查一下,沐大人为官正直,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有些和沐逸之关系较好的官员开始帮他说话!

  孙德同意:“既然这样,那么尔等就和本官一起去查验一番吧!”

  沐逸之神色平静的跟着众人走向库房,一些官员隐晦的和他保持着距离!这里的人都是聪明人,这几天临江城的风向变化,他们也略知一二,看来这沐逸之是惹到了不该惹的官司啊!

  库房中,开剩下的酒坛还完好的摆在角落中!因为这次宴会已经开掉的一坛也被人拿了过来!王林等人让一旁的侍卫将酒坛打开,然后仔细查验起来!

  陈畹香似笑非笑的看了脸色平静的沐清雅一眼,道:“沐三小姐,如果沐大人无罪,一定会还他一个清白的!”

  “陈小姐,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我父亲本就清白,哪来的如果之说,陈小姐还是等着结果出来想想怎么和众位官员交代吧!”

  “呵呵,我倒要看看三小姐能够嘴硬到几时!”看到沐清雅依旧是那副表情没有丝毫的恐慌,陈畹香心中暗恨!这个沐清雅还真是越来越诡异了,那种危险的感觉总让她有些不安!不过,她就不信这人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王林等人很快就查验结束:“启禀大人,酒中确实含有一梦散的毒!”

  王林话音一落,顿时众人看着沐逸之的眼神变幻莫测。孙德眉头紧锁:“沐大人,既然这样……”

  沐逸之神色冷硬,刚毅的剑眉拧起来:“孙大人,小女清雅之前已经说过了,酒中有毒就证明是下官下的?办案讲究的就是个证据,没有真凭实据就想定沐某的罪名,这未免有些牵强,还有,从刚刚开始我就很奇怪,这金银花可是从来不上宴席的,为何陈大人的寿宴上竟然有金银花这道菜?”

  陈禄瞪眼:“沐逸之,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怀疑本官?”

  “下官可没有这样说,”沐逸之道,“不过只是感觉太过于凑巧而已!我路过宁州城得到几坛蓝波酒本事私事,陈大人想要也轻松的很,蓝波酒虽然稀奇,但临江城还是有得卖,为何陈大人指明要沐某带来的?沐某送上来之前在家饮用都没事,到宴席上一喝就出事了?这可是太过于凑巧了!诸位说呢?”眼神扫过周围神色变幻的官员,沐逸之眼神凌厉!

  陈禄气的脸色涨红:“胡搅蛮缠!照你这样说,是我陈某故意下毒,然后构陷于你了?”

  沐逸之抬眼看了他一下,沉默不语!陈禄额头青筋暴露,:“你……好你个沐逸之……真是欺人太甚!”

  看陈禄因为气愤而身形不稳,陈畹香连忙上前扶着他:“父亲,您消消气,孙大人在这里,自然会为父亲做主!父亲刚刚才因为中毒吐血,可不要再气出什么病来!沐大人,家父不善言辞,可万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更何况,这里还有临江城及周边各城大大小小的官员!”

  沐清雅抬眼微笑:“哦?这么说,我父亲就会开这样的玩笑?陈小姐,说话太过偏颇可不好!”

  “沐三小姐,你偏袒父亲情有可原,可是,在做的可都看见了,唯独沐大人没有喝下酒而中毒,如果不是提前得知酒中有毒又如何解释?”

  沐逸之凝眉,刚刚有人在背后推他,他回头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人,可是这话说出来根本没人相信。

  “呵呵,陈小姐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我父亲没有喝下酒的时候,你还在翠云轩吧,这样都能知道?”

  陈畹香眼神一动:“沐小姐,我来之后那么多位大人都在找大夫诊治,只有沐大人没有什么事,还不足以证明吗?”

  沐清雅笑了笑:“好,算你这样解释合理,那么我就告诉你我父亲为什么没有喝下那杯酒!乐棋,将人带上来!”

  乐棋压着一个丫环走了走了过来,那名丫环脸色惨白,满眼都是惊恐的神色!

  陈禄、陈畹香一惊!春红不应该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竟然还活着!

  乐棋将春红扔在地上:“小姐,这丫头就是在老爷背后推老爷的人!”

  沐清雅点头,看向跪在地上的春红:“还不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春红身体一颤,猛然惊恐的看着陈畹香:“是……是小姐!是陈畹香!”

  陈畹香大怒:“大胆贱婢!我什么时候指使过你!简直是一派胡言!”

  “陈小姐,为何不让这丫头说完?”沐清雅冷眼看着紧握拳头的陈畹香,冷冷的笑了笑!

  陈畹香微慌,她有种预感,事情恐怕不会向着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春红浑身抖得像是筛糠一般:“是……是小姐说……只要我推沐大人一把,不让他……喝下酒,就……就放我自由……可是……呜呜……小姐,你好狠的心,怎么可以杀我灭口!”

  她的话虽然断断续续,可是众人还是听明白了,杀人灭口?有些小姐惊讶的看向陈畹香,没想到这个陈小姐,竟然会有这样的狠毒心肠!想到她们平日里还和她相交甚好,不禁都有些后怕,这要是一不小心惹到她,还不一定会被她怎样陷害呢!

  陈畹香脸色发白:“满口胡言!春红,我平日里带你不薄,你怎可这样诬陷我!”

  “哈哈,诬陷?”春红听到陈畹香的话,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小姐,奴婢的命也是命,奴婢会用自己的命去诬陷小姐的命?奴婢只求远走高飞安生度日,可是小姐你不该如此心狠,在利用完奴婢之后就痛下杀手!奴婢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你们下毒构陷沐大人的事情说出去,是你们不仁!奴婢没有说谎!没有!”春红说完,像是疯癫了一般,话音未落,就向着一旁的柱子猛然撞了过去!

  “啊!”

  “天哪!”

  众人一惊,心头猛地一跳!随着砰的一声,血花飞溅,春红当时就没了气息!双眼还是怒睁着,仿佛带着无边怒气!

  那些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小姐们,有些已经被吓的晕了过去,有些忍不住到一旁呕吐!顿时整个场面万分混乱!

  陈畹香脸色煞白,心中怒火焚天,她没想到春红那个贱婢竟然会主动寻死,她这一死,她就是想说都说不清楚了!

  沐清雅看着陈畹香,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还真是痛呢!”

  陈畹香浑身一颤,对上沐清雅的眸子,那双眼睛平淡无波,像是一汪寒潭深不见底,她感觉里面似乎住着择人而噬的野兽,让她忍不住颤动!她虽然心底坚韧,可到底养在深闺,没有见识过这种血腥的场面,只感觉胸口一阵阵发闷!偏偏这时候她还要想着怎么撇清父亲和自己的关系!他们的计划这个贱婢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在临死前咬他们一口!绝对不能让人相信这贱婢的话:

  “你胡说什么?一个贱婢的话也是能信的!”

  沐清雅勾起嘴角:“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果这个丫头真的不知道,怎么临死还会说出那样的话!一个人心死的连性命都不在乎了,还能去想着构陷陈家,可真是好笑!”

  孙德看着沐清雅,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怪不得主子吩咐让他配合这个女子行事,看来真真不是普通人,转眼间就能能够使事情倒转,立于主动地位!不过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也该他发挥作用了:“陈小姐,为了避嫌,你还是不要开口了!来人,将那个奴婢带下去好好埋葬了!将接触过这几坛酒的人全部抓起来!守住陈府,不准任何人出入!”

  陈禄震惊:“孙大人,这……下官可没有做这件事情啊!您一定要明察啊!”明明已经计划好的事情,这个该死的贱婢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让人将她灭口了吗?

  孙德脸色一凝:“陈道员,这人证虽然已死,但是她生前说的话肯定要如实查证一番,如果陈道员是清白的,本官是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沐逸之微微上前:“孙大人,本来下官不想说的,不过实在是……让人心寒啊!唉,来之前为了保证蓝波酒的口感纯正,所以特意在装坛的时候再封口处抹了一层特质的蓝霜,这层蓝霜一旦沾惹到人的皮肤上,没有三天是洗不下去的,所以,只要好好查探一下就可以了!”

继续阅读:第12章 搜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