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毒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279

  两江道员陈禄满脸笑意的端着酒杯,接受者众人的祝贺!那种高高在上受人膜拜的感觉让他格外自得!想到二皇子叮嘱的事情,他眼中的光亮更甚,只要完成了这件事情,他的官职就能够再次上升!到时候皇子们一走这临江城还不是他一手遮天!

  “陈道员,祝贺!”孙德带着几个侍从,大步走进来,还没走近就扬声说道!身后抬着贺礼的侍从恭谨的跟在身后。

  陈禄连忙起身迎接,笑容红光满面:“孙大人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赶紧上座!”

  “哎,陈道员,今天可是你的寿辰,我坐在一旁就是,你可是寿星,咱们今天大可不必在意礼仪!”

  “孙大人,你可真是折煞下官了,就算不计较礼仪,您也应该做上座,快请上座,请!”

  对于陈禄的识趣,孙德也没有再推迟,和众位官员打过招呼之后,就坐在了首位上!

  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抢,陈禄心中暗恨,脸上却不显,他还要等着这孙德演下面的好戏呢,现在不着急,不久之后,他就该给自己让位了:“孙大人,前些日子沐逸之大人核查盐税回来之时,可是带回来不少宁州美酒,今天可一定要多饮几杯!”

  “哦?宁州美酒蓝波香,品过之后赛神仙!蓝波酒可就誉满江南,一定要好好品尝一番!沐大人,能有此口福,可要好好谢你了!”

  沐逸之连忙站起来行礼:“孙大人,不过是一些美酒,这次贺礼给陈大人送上了九坛,家中还有几坛,孙大人若是喜欢,在下回去之后就给孙大人送去!”

  孙德笑意加深:“那本官可就多谢沐大人了!”

  “孙大人客气!”

  两人说话的空挡,已经有侍女将蓝波酒端了上来!顿时阵阵酒香飘散开来,陈道员赞叹:“这真不愧是美酒啊,仅仅是闻着这味道就让人多了几分醉意!孙大人,下官就先敬孙大人一杯!”

  众官员连忙起身,向孙德敬酒。孙德大笑:“好!今天一定要尽兴而归!”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众官员也不甘落后的饮尽杯中的酒液!

  沐逸之刚举起酒杯到嘴边,突然感觉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下,心中一惊,连忙回头看去,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心中猛然一凉,一股不好的预感升上心头,这时陈禄的话响了起来:

  “沐大人,你怎么还不饮酒……唔……噗!”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人群一阵骚乱,这时候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酒中有毒!”

  众官员慌乱间接二连三的吐血晕倒在地!侍卫一群群涌过来,将人群包围起来!连忙有人去请大夫!

  孙德也感觉阵阵晕眩,连忙让人扶着坐在一边等待着大夫前来!

  沐逸之眸色深沉,这个时候他怎么还能不知道,有人要害他!想到沐清雅姐妹还在陈府,他脸色更加难看,陈禄还真是计谋已久啊,为了陷害自己连这样的苦肉计都使出来了!可惜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坐在一旁等着!

  很快,几个大夫被带了过来,连忙给孙德、陈禄诊治。

  “父亲!”陈畹香惊慌失措的跑过来,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看到陈禄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身上还带着血迹的样子,眼泪滚滚的落下来,“父亲,您这是怎么了?王大夫,父亲这是怎么了?好好地宴会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王林紧皱着眉头:“大小姐,陈大人这是中毒了,快,快将这些药丸发下去,先稳定住众位大人的毒性!”

  “好!”陈畹香满脸泪痕的指挥着侍女服侍着晕倒的官员服下药丸!

  沐清雅带着乐琴、乐棋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这场戏还真是没让她到等太久,她们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来报说前院出事,陈畹香二话不说带着众家小姐赶了过来。她走到沐逸之身边,轻声询问:“父亲,你没事吧?”

  看到沐清雅无恙,沐逸之心中稍定:“没事!清雅,这次……”

  “父亲放心!”沐清雅微微垂下眼眸,眼中冷光熠熠,这个陈禄还真是大胆,竟然拿这么多官员的命开玩笑,哼,看来二皇子许了他不少好处!

  沐清雅站在那里,看着大夫来来往往的诊治、开药,一些小姐已经完全吓傻了,紧跟在自家父亲旁边拿着手绢抹泪!沐静澜和沐诗灵更是吓得浑身颤抖,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和沐清雅不和,紧紧地跟在她后面!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从周围的气氛来看,也多多少少知道,沐家有难了!

  整整一个时辰以后,众官员才陆陆续续醒了过来!脸色煞白的陈禄满脸哀痛:“孙大人,您一定要给下官做主啊,下官有罪,此次举办宴会本想着和众位大人高兴、高兴,却没想到竟然牵连众位大人无辜受难,下官心中万分愧疚……下官……”

  陈畹香松开扶着陈禄的手,跪在孙德面前:“孙大人,如此场合小女本不该开口,可畹香实在不忍心父亲蒙冤,众位大人遭罪,小女斗胆请孙大人一定要彻查此事!”

  “你们起来吧!”孙德挥挥手,看向一旁的大夫,“诸位可有诊断如何?”

  王林站出来:“启禀孙大人,众位大人,据在下诊治,众位是中了一中名叫一梦散的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极难分辨!”

  孙德看到其他大夫也是赞同的点头,也就示意王林继续说下去。

  “这一梦散什么恶毒,中毒之人开始并不会感觉到什么异样,不过在八九天之后,便回遭受噩梦侵袭,身体也会逐渐虚弱,直到被梦魇折磨而死……”

  王林的话刚落下,众人脸色都带着些惊恐,没想到这种毒药竟然这样恶毒,是要将人活活折磨死啊!

  孙德紧皱着眉头:“你不是说开始不会感觉异样,为什么众人却都昏迷,陈道员更是口吐鲜血?”

  “启禀孙大人,这就应该说是众位大人命大了,一梦散虽然毒性霸道、恶毒,但是却不能遇到金银花,众位大人之所以反应这样激烈,就是因为陈府的菜肴中有金银花这道菜,这道菜将一梦散的药性提前激化出来,这才没有酿成大祸,不然,等几天之后,毒性发作的话,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众人听罢惊呼出声,幸好有着金银花啊,要不然那结果可是不堪设想了!

  “孙大人,请一定要查明真相,还我等一个公道呀!”

  “是啊,孙大人,这是谋害朝廷命官啊,请一定要给下官等人一个公道啊!”

  事关自家性命,众人哪里还镇定的下来,七嘴八舌的要求孙德严惩凶手!

  孙德看向王林:“你们查看一下,这种毒到底来自哪里?”

  “是!”

  王林和几位大夫连忙小心的检查起桌上的酒食!众人小声的议论着,有不少人偷偷看着沐家人的反应!他们之前可是听见有人喊道酒中有毒了!不管这毒是不是沐家人下的,恐怕沐家都难逃一劫了!让他们惊讶的是,沐逸之脸色平静,仿佛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沐清雅更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神色恬淡宁静!

  乐棋看着忙碌的众人,眼中满是冷笑,她现在对沐清雅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本以为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家小姐,却没想到她精明的快赶上主子了!直到刚才她才知道沐清雅在暗中布置了什么,真不愧是主子看重的人!不过,这样一来,自己的处境也就更加危险了吧!

  “启禀孙大人和诸位大人,我等已经查明,一梦散的毒来自于酒水中!”

  众人的视线猛然全部集中到了沐逸之身上,几位中毒比较严重的官员眼中满是愤恨!有人已经叫喊出声:“沐逸之,你怎么可以心思如此歹毒!”

  “是啊,怪不得刚刚我们都喝下了酒,单单他没有喝呢!”

  有几个人一听情绪更加激动,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将沐逸之直接打杀!不少官员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两步,官场的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沉得住气的人才能好好活着,蹦跶的越快死的越快,更何况,这件事情牵扯了众多官员,一旦定下来,可能就是惊动整个朝堂的大事,这可不是小打小闹!那些明眼人立刻向后躲,将位置给那些激动的官员让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诸位冷静一下,”陈禄向着众人挥手示意,“沐大人于本官一直关系良好,绝不可能做出如此恶劣的事情,大家还是不要这样早就下结论,虽然本官也深受其害,但我还是相信沐大人清白的!”

  “陈大人,您可不要被蒙骗了,俗话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难测啊!”

  “是啊,陈大人,这件事情相信孙大人一定会秉公处理的!您可不要被心思奸佞之徒害了呀!”

  “孙大人,请立刻抓住凶手,给我们一个交代!”

  孙德为难的站起来:“既然这样,那么就先委屈沐大人了,来人……”

  “慢着!”沐清雅清冷的声音打断孙德的话。众人纷纷看过去,却见她微微上前走了两步,平淡的眼神环视了一下四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继续阅读:第11章 反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