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宴无好宴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265

  乐棋站在一旁,看着临窗而坐的沐清雅!从昨天那场谈话之后,她仿佛就歇了继续追问自己的心思。仿佛自己真的仅仅是她买回来的一个丫环一般,主子的吩咐更是荒谬,竟然说如果沐清雅询问有关江南的事情就全部如实相告!饶是从小接受训练的她都不禁迷茫,沐清雅和主子的心思她一个都猜不透,只能继续当两人博弈的棋子!

  “乐棋,今夜你去探查一下我父亲的书房,将书房的布局画下来!”沐清雅轻声的吩咐听在乐棋耳边却像是一道惊雷!

  “小姐,您……您知道……”

  沐清雅打断她的话:“本小姐什么都不知道,你只需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

  “是!”乐琴咬牙,心中万分懊恼,她是真的不知道哪里露出了破绽,来之前,她甚至还用药将手上练武留下的老茧都去了,更是专门练习过走路,绝对不带一丝练武的痕迹!那么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乐琴走进来将一张精美的红色请柬拿了进来:“小姐,陈家小姐的请柬送过来了!”

  “嗯!”沐清雅点头,陈禄的生日过的可真是时候,“父亲那边肯定会准备礼物,你差人问问父亲会准备什么礼物?”

  “奴婢今天早上听说,这次老爷和少爷回来,带了不少美酒,陈道员生性嗜酒,前些时候指明说要老爷带上几坛子,说是其他的送再多也比不过那几坛子酒去!”

  微微眯了下眼睛,沐清雅勾起嘴角,酒色最能误事,看来这陈道员自己都不想安生!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不用准备了!”

  乐琴疑惑:“小姐,我们多少也该带些礼物。”

  “带了也没用,也要有人收!”沐清雅看了眼窗户外面挂着的鸟笼,“我不喜欢这些畜生,通通给放掉吧!”

  “是,小姐!”乐琴惊讶,这些不是小姐之前最喜欢的逗弄得吗?看着小姐的背影,心中释然,也是呢,小姐的喜好变了可不关她的事,她这做丫头的只需要服侍好小姐就是了!

  此时,沐逸之坐在书房中,神色凝重的很,陈道员是沐逸之的上司,一直以来对他也颇为照顾,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由多想了几分,这几天府中虽然宁静,可是他总是万分不安,那本记载着二皇子手下的官员贪污税银的账本就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喘息一声都感觉异常困难,他既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又不想拿自己妻女的性命开玩笑,一时间只感觉头发都快愁白了!如今来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临行前吩咐小厮小心的将酒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疏漏才心中稍安!

  这样的宴会秦月并不需要前往,沐清雅的马车直接跟在了沐逸之后面!

  马车内,乐琴、乐棋在一旁伺候,沐清雅则自己端详手中的图纸,她拿的正是让乐棋去画的沐逸之的书房图。乐棋不懂动声色的说道:

  “小姐,听说这次陈道员请到了两江按察使孙德大人呢!”

  “孙德?”沐清雅将手中的图纸递给乐棋收好,示意她继续说。

  “嗯,孙德手段圆滑,最善变通,虽然没有什么家底,但在九年前考中进士后,从此一路官运亨通,直做到两江按察使的位置,因为这次税银出现了问题,她才来到了临江城!明着来参加陈道员的宴会,暗中……”

  沐清雅冷笑,一路官运亨通,哼,要是没有人在背后支持哪来的康庄大道!不过,乐棋告诉了自己这个消息,恐怕就是暗示这个按察使是可用之人了,那么她要好好注意一下!既然能够省点力气,她自然乐见其成!不过,乐棋的主子身份着实不简单,一个从三品的官员竟然能够为他所用……

  马车一路平稳很快就到了陈道员府,此刻的陈府已经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看到沐逸之的马车到来,官职低的官员纷纷停下互相见礼!沐清雅的马车早已经先行停下,绕路到旁门转乘小轿进入招待女眷的场所!

  沐清雅带着乐琴、乐棋跟着领路的丫环一路走进翠云轩!这里已经是一片热闹!一个个精心打扮的小姐三两人聚集在一起轻声谈笑,烟波流转、香风阵阵,格外赏心悦目!她才刚走进来,陈畹香的声音就响起来:“三小姐来了,快点进来!”

  陈畹香梳着流云发髻,插着金丝八宝攒珠钗,一支鎏金穿花步摇垂到耳际,走动间摇曳生辉、姿态万千!一个照面就将其他小姐比了下去!

  “陈小姐有礼!诸位小姐有礼!”沐清雅低头,微微垂下眼睑!

  这是其他人在她落水后第一次见到沐清雅,之前有传言说沐清雅自从落水醒来后像是变了一个人,她们还嗤之以鼻,完全当做一个笑料来听,不过今天见到她之后,她们突然发现沐清雅是真的变了!以前为了彰显身份和陈畹香一争上下,她着装华丽,言语无状,在众家小姐眼中简直就是个笑话!没想到今天再见,她一身绣着斜枝梅花的水粉色云雾烟罗衣裙,脸上略施薄粉,头发以一支海棠白玉簪挽起来,旁边饰着几朵银鎏金掐丝珠花,周身散发着一股高贵气息,简单的装饰没有让她的气质减弱半分,反而衬得她更加清贵无双!众人看着她只觉得她仿佛是立在云端一般,让她们自惭形秽!即使是她低下头见礼也没有减轻众人心中的不舒服之感!

  回礼之后,众人再次入座!陈畹香亲近的拉着沐清雅坐在上首位置:“沐三小姐,怎么没看到静澜和诗灵呢?她们不是说一起过来吗?”

  “我来之时,听说她们的准备的礼物出了点问题,现在也差不多到了!”

  “静澜和诗灵总是那么见外,我早说过,哪里需要准备什么礼物,能来已经是给我面子了!”

  两人一副笑意盈盈相谈甚欢的模样,让众人心中诧异,沐清雅和陈畹香关系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往日里,她们哪次相见不是针锋相对,今天这样的场景还真是震惊人心!

  沐静澜和沐诗灵没一会儿也到了翠云轩,两人依旧是一副相似的打扮、迥异的风格,格外惹人注目!

  “静澜、诗灵,你们来了,怎么来的那么晚呢!”陈畹香道。

  “我们来晚了,陈小姐不要怪罪!”

  看到她们脸色苍白、笑容有些难看,陈畹香关心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了,怎么脸色都这样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沐静澜微惊:“没,没事!只是来的时候路上马车颠婆受到了些惊吓!”

  陈畹香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心中却很是气愤,今天可是她父亲的寿辰,这两人一副要死了的模样还真是晦气,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哼!

  宾客已经到齐,众人开始入席,沐清雅作为沐家的嫡女,位置在两个庶姐的前面,她没有急着入座,而是走到脸色难看的沐静澜和沐诗灵身边,拉着两人的手轻声道:“两位姐姐这是怎么了?来之前不是还好好地,这会子就不舒服了!我看以后还是不要到处走动的好,不然伤到哪里可就不好了!”

  乐琴站在乐棋旁边,眼中闪过一丝痛快的笑意,看沐静澜和沐诗灵坐立不安、脸色苍白的模样,她瞬间肯定是小姐在院子里的布置起了作用!来之前,小姐让她们在院子里埋了不少铁钉,她一直很不解,现在看来小姐真是神机妙算!早就知道这两人心机不纯,不然怎么会趁着小姐出来的时候到她的院子里去呢!幸好小姐早有布置,不然不知道要吃什么亏呢!看她们的样子估计是没有进小姐的房间,不然这次宴会她们恐怕是来不了了!

  沐诗灵脸色更加难看,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沐清雅,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沐清雅眼神一变,满眼彻骨的冰寒,“意思就是收起你们那些个龌蹉心思,这个时候我不和你们计较,你们最好也给我老老实实的,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清理家务!”

  沐诗灵惊恐的后退,那沐清雅冰冷的眼神中只感觉双腿发软,那股冰凌的气息让她喘不过气来,下意识的抓住沐静澜的双手,才发现她也和自己一样手脚冰凉!

  等她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沐清雅坐到前面!刚刚她们谈话声音很低,在外人看来只是沐清雅拉着两个庶姐说了几句话而已!特别是沐清雅转过身来又是那样浅笑嫣然的模样,看的众人一时间感叹,这个沐清雅还真是不一样了!只有沐静澜和沐诗灵感受着手腕上残留的温热触感,浑身如坠冰窖!

  陈畹香作为主人进退有度、言行得体,一时间翠云轩气氛很是和谐!

  沐清雅握着小巧的酒杯,只是在陈畹香问话的时候才搭上几句,并不多言!但是众人却惊讶的发现,她们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集中在她身上,心中不禁思绪复杂!之前她和陈畹香一争高下的时候,她们总是不得不看她,而现在她不争了,她们却忽视不了她!

  而此时,沐清雅可没有心思猜这些小姐们心中在想什么,她在等前院的动静!这个时候,前院的宴会绝对开始了,那么好戏也该上场了!

继续阅读:第10章 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