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认错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505

  周嬷嬷垂首站在轿子边,看到沐清雅出来有些惊讶:“小姐,是要回去了吗?”

  “嗯,回!”

  坐进轿子里,周嬷嬷连忙将轿帘放下,连忙喊道“起轿”,仿佛怕沐清雅突然反悔一般!

  周嬷嬷是秦月的奶娘,之前她有个孩子,也是个女孩,不过在五岁的时候得病死了,丈夫因为嗜赌如命,因为欠债被打断了腿,没多久也病死了,她伤心了一阵之后,就一心伺候秦月,也很受她的尊敬。沐清雅出生后,她便被派过来伺候,只是沐清雅性格桀骜,不喜拘束,周嬷嬷在她那里很是不受待见!她之前就劝说过这样的聚会不合礼仪,会被人诟病,不过当时的沐清雅一颗心都在宋明羽身上,哪里听得进去!今天看到她竟然主动要求回去,周嬷嬷自然高兴的很!

  回府之后,沐清雅先去和秦月请安,将救下一个丫头的事情说了一下。秦月历来心软,对沐清雅也异常疼爱,因此倒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周嬷嬷好好注意一下那个丫头,别是什么手脚不干净或者心思奸佞之辈!

  和秦月一起用过茶点,聊了几句之后,沐清雅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刚刚走进院门,就看到了笔直的跪在房间台阶下的乐琴!满头冷汗、脸色苍白,显然已经跪了很长时间!

  沐清雅走过去,经过乐琴身边的时候没有任何停顿。

  进了房间,换点衣服,任由明兰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梳洗,一边听丫环说着周玉华的情况:“小姐,您救回来的那个姑娘已经醒了,大夫说她只是皮外伤,因为受了惊吓才晕厥过去,留下了药材,说吃几天就没事了!”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我待会去看看!”

  那名丫环连忙退了出去!出了房间门才松了口气,面对沐清雅总感觉心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连话都不敢大声说!

  明兰将一只白玉海棠簪子插在沐清雅发间,迟疑的开口:“小姐,乐琴姐姐在您出门不久就到了,一直跪到现在……”

  沐清雅没出声,明兰却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不禁没了声音,只听见胸口砰砰砰的心跳声!

  突然门外响起周嬷嬷的声音:“小姐,您救下的那个丫环周玉华听说您回来了,要亲自向您谢恩,已经到门口了!

  “让她进来!告诉乐琴,上茶!”

  “是!”

  被突然出声的周嬷嬷吓得浑身一颤明兰连忙退到一边,轻轻地松了口气,小姐让乐棋姐姐上茶,看来是原谅她了。周玉华没有让人搀扶,身形有些踉跄的走进房间,重重的跪到地上扣头:“周玉华叩谢沐小姐救命之恩!”

  “不用客气,明兰扶她起来!”

  明兰连忙过去想要将周玉华搀起来,却没想到她根本不愿意起身。

  “小姐救了我一条贱命,我本应该做牛做马回报小姐,不应再有奢求,可小女子现在实在处境艰难,希望小姐能暂时收留,救小女一命!”

  这时乐琴走进来:“小姐,茶!”

  “嗯。”沐清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茶不错!”

  “这是夫人上午送来的,说是今年刚收的碧螺春,一共送来半斤,说是给小姐尝尝!”

  看沐清雅点点头,没有别的吩咐,乐琴连忙躬身退到一旁!红菱跪在地上,心中有些吃不准沐清雅的心思,在听到主子吩咐让她以周玉华的名字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她很惊讶!身为端木凌煜的心腹,虽然心中奇怪,还是服从命令演了这出戏,只是她没想到沐清雅竟然是这样的反应!仔细想来,在大街上如果不是她扑到轿子前面,恐怕她已经绕过去了!不是说这些闺阁小姐最是心软吗?为何她感觉着沐清雅和旁人不同!

  “沐小姐……”红菱抬起头,哀求道。

  “你叫什么名字?”沐清雅放下茶杯。

  “我叫周玉华!”

  沐清雅淡淡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周玉华,眼神平淡无波:“是吗?据我所知,周玉华是前任县令周雄之女,你是要告诉我你就是那个被充为奴婢的周玉华?”

  红菱心中一颤,吃不准沐清雅是什么意思,只能回答:“沐小姐,我父亲周雄是被陷害的,他没有贪污税银,是那些奸人诬陷清官!”

  “放肆!”沐清雅站起身厉喝一声,“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身为一个官奴,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吗?竟然口口声声自称‘我’,好一个大胆的奴婢!就凭借这一点本小姐就能将你拉出去乱棍打死!皇上恩德,没有诛杀你们周家满门,你不但不知感恩,还口口喊冤!你父亲的案子可是知府亲自断下,皇上亲自裁决的!哪里容你胡言乱语!”

  “小姐,您听我说,我父亲真的是冤枉的!”完全没想到沐清雅竟然是这样一个反应,红菱只好不断喊冤!

  “大胆贱婢,竟然还敢信口雌黄,乐琴,掌嘴!”不听红菱的话,沐清雅直接下令。

  “是!”乐琴走到红菱身边,已经有两个丫环一左一右压住她的胳膊。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清脆的巴掌声!伺候的丫环婆子深深的低下头,大气不敢喘一声!

  “沐小姐!”红菱的声音猛然拔高,眼神至始至终都带着坚毅、不屈的光芒!沐清雅挥手让乐琴停下:“怎么,你还有别的话说?”

  “沐小姐,您不愿意帮助我又何必这样侮辱我,我父亲在任六年,做了多少好事、实力,百姓交口称赞、有口皆碑!临江决堤,我父亲更是亲自带着百姓连夜抢险,五天五夜没有合眼,直接累到吐血晕倒,敢问这样的清官又怎么会去贪污百姓的血汗钱!家父在世时,就称赞沐逸之大人是难得的好官,铁面无私、刚正不阿,想来沐小姐也受沐大人的教导也懂得为民伸冤之理!难道沐小姐不仅不愿意帮我,还要硬生生打死我吗?”

  沐清雅轻笑一声:“呵呵,为民伸冤?你如今不是周家的小姐,也不是普通百姓,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也敢称为民伸冤?再说何来的冤屈让你申!”

  红菱直直的跪在地上,注视着沐清雅的看景:“我周玉华虽然身为奴婢,却也是前任县令周雄的女儿,为父伸冤有何不可?”

  “乐琴留下,剩下的人都退下吧!”沐清雅没有理会红菱的话,而是将伺候的人都赶了出去!

  红菱身后渗出层层冷汗,原本以为简单的任务,没想到竟然遇到诸多波折!看着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心中慢慢升起一丝不安!

  沉默了良久,沐清雅终于出声,但话却是对着一旁站着的乐琴:“乐琴,你今天知道错在何处了?”

  “是,奴婢知错!”乐琴跪在红菱身旁,恭敬的磕了个头之后说道,“奴婢是小姐的下人,一言一行代表着小姐的体面,之前是乐琴太不知好歹了!”

  沐清雅叹了口气:“乐琴,你是我身边的大丫环,我让你谨言慎行却不是要你胆小怕事,我让遵纪守礼却不是要你卑躬屈膝,你虽是个丫环,但却是本小姐身边的丫环!一言一行要进退有度,这个度把握好了,谁也抓不住你的错处,越是世族大家,越是注重规矩,绝没有无缘无故打杀丫环的道理!如何让你抓不住你的错处,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懂了?”

  乐琴浑身一震,眼中满是激动:“是,小姐,乐琴会努力,把握好这个度,绝不在让小姐烦心!”大丫环?自从被沐清雅救了之后,她就直接签了死契卖进了沐家,也没想着再有出去的机会!她爹自小就教她有恩必报,沐清雅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就该一辈子好好伺候她!可小姐之前总是不喜欢她,她一直很苦恼!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吗?

  看着乐琴的眼眸,沐清雅心头一震,她想起了自己的大宫女绿鸢,那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丫头!她只是给了她一顿吃的,她就一定要认她为主,从中原到漠北,从漠北到皇城,她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在她为了求大夫为弟弟治病跪了三天晕倒的时候,她冒雨背着她爬回了宅院,在漠北被追兵追杀无水无粮的时候她甚至割开自己的手腕用血给她喂食,自己走了,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小姐……”乐琴看着沐清雅,呢喃出声!小姐落水醒来之后眼神一直平淡,仿佛没有什么能够在那双眼睛中激起任何波澜,可是刚刚,她清楚的感受到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那种悲伤太过于复杂,她看不懂,可是却似乎能体会那种深入骨髓的痛!

  沐清雅回神,方才的情绪瞬间收敛,往事不可追多想无益,站起身亲自将乐琴扶起来,语气却不自觉温和了许多:“你先下去休息吧,待会让明兰将活血祛瘀膏给你送过去!“

  “是,小姐!”乐琴收敛尽眼中的泪光,躬身退了出去,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心中暗暗发誓,不管小姐为什么改变,不管以后要经历什么,她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她!

  红菱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沐清雅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说那些话,把握好一个度,难道她没有把握好度,所以露出了破绽?

  “周玉华,既然你让我收留你做个丫环,那么这个名字还是不要用了,以后就叫乐棋吧!看你刚刚能言善辩,一看就不是个普通的人家能够养出来的,既然这样,你就好好和我说一下江南的情况!”

  那道居高临下的视线让红菱脸色发白,话说到这个份上,沐清雅肯定知道了她的身份,可看她的意思是要将自己留下?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沐小姐……”

  沐清雅笑容温和:“乐棋,既然是我的丫头那就跟着乐棋学学规矩,过几天陈畹香父亲生日,她邀我前往,你好好准备一下,这一身伤可不能带出去!”

  “是!小姐!”

继续阅读:第9章 宴无好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