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宋明羽
清浅边缘2017-04-13 18:553,383

  月阁酒楼共三层,第一层是大厅,招待一些平民,二楼是雅间,给一些身为略高不喜热闹的人准备,最高层三楼只有四个房间:梅魂阁、兰幽间、竹韵轩、菊盛所,按照名称装修风格也截然不同,但却无一不清幽雅致用心异常,这四个雅间不收钱,却只招待有身份的人!没有一定地位,无论花多少钱,都进不来!

  此时,沐清雅正坐在竹韵轩内,透过敞开的雕花窗看向远处!坐在这里,可以将整个临江城最美丽的风景收于眼中,既有人流不息,亦有湖光山色,一动一静、一人文一自然,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美不胜收!

  原本在救了周玉华的时候,她就想回府,却不想正好遇到沐静澜和沐诗灵,她不想理会,可有人就是看不得她悠闲,所幸,她也对能够让原身念念不忘的宋明羽有些好奇,便来到了这里!看着眼前的景色,沐清雅心情愉悦了几分,能看到这样的美景,也算是不虚此行!

  看着靠窗而坐,神色宁静的沐清雅,沐静澜感觉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她从没想到那个整天风风火火、骄纵的不可一世的沐清雅,还能露出这样静谧的一面!那微微含笑的眉眼间所蕴含的高贵气息让她不禁自惭形秽!可是,这怎么可能!沐清雅怎么会表现出这样的气质!不甘的情绪在心中不断撕扯,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她一定忍不住将手中的茶杯摔个粉碎!那双眼睛看着她却没有一丝波动,她厌恶这种平静,哪怕她眼睛中满是讨厌也好过现在这种满不在意!沐清雅,我倒要好好看看等明羽公子来了,你是不是还这样一副嘴脸!

  门口传来微微的喧闹声,酒楼小二嘹亮的嗓音干脆利落的打着招呼:“见过明羽公子!”

  “不必多礼!”

  沐清雅微微勾起嘴角,仅从声音上判断倒是还可以!门口很快就被推开,一身白色锦衣的宋明羽走了进来!身材修长、挺拔,带着浓浓的书卷气息。修长的眉宇带着丝丝风流,上挑的眼角隐藏着几分多情。一柄没有打开的折扇被修长的手指握着,扇尾缀着如水的流苏,和他的衣衫相得益彰!

  宋明羽的出现让整个竹韵轩的气氛为之一变,不过,在看到他的穿着时,沐静澜和沐诗灵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怪不得三妹今天突然放弃了大红大紫的穿着,原来是知道明羽公子今天穿月白色的衣衫啊!”沐静澜眼中满是嘲讽,心中暗恨,原本以为这沐清雅改变了风格,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等着呢!

  听到这话,宋明羽也微微惊讶,他穿这身衣衫本是临时起意,没想到沐静雅竟然也这样打扮,看着临窗而坐的少女,他心中暗忖,这样穿着倒是比之前出色了不少!

  突然一道清越的声音在宋明羽之后想起来:

  “一样的衣衫?我怎么不知道有谁还能穿得上这样的衣衫,你们也不瞧仔细了,明羽身上这身衣衫是江南织绣楼最顶尖的绣娘精心做出来的,仅仅这袖口的流云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绣娘的精力,我还不知道这临江城能有人穿得起第二件!”

  沐静雅脸色有些难看,带着丝丝愤恨和不甘,不冷不热的说了句:“陈小姐好见识!”

  宋明羽微微欠身,一个身着淡紫色绣牡丹衣裙的少女缓步走了出来!少女的一举一动明显经过严格的训练,处处透着一股优雅、大方。弯弯的眉眼满是漫不经心的笑意,带着一丝高傲,头顶斜插三支镂空梅花珠钗,既显得精致华美,又不会有累赘、繁复之感!让她本就美丽的容颜更加增色几分!这位少女正是两江道员陈荣之女陈畹香!

  沐清雅眼神从宋明羽身上扫过,怪不得能够将沐静澜、沐诗灵迷得神魂颠倒,倒是个人物。没有浪费掉那身百里流云的华贵衣衫!只是,他可只是一个县令之子,能够穿得起这样的衣衫还真是引人遐思啊!就是不知道他是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疏漏,还是故意为之!如果是后者,那么倒是要好好注意了!

  “三位小姐久等了,明羽来的路上正好遇到陈小姐,便和陈小姐一起来了!对了,听说清雅小姐前段时间身体不适,现在全然好了吧?”

  沐清雅抬头对上宋明羽温柔缱绻的眼神:“多谢宋公子挂念,我已经好了!”

  宋明羽笑容不变:“那就好!原本想着到府上探望,只是……”

  “宋公子客气,我一个女儿家生病,哪有劳动外男前去探望之理!”沐清雅微微皱眉。

  宋明羽一愣,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语气顿时梳理了很多:“明羽失言,忘三小姐勿怪!”

  沐清雅点点头,心中冷笑,如果是原来的沐清雅,听到这话恐怕高兴的觉都睡不着,可惜她不是!一个闺阁女子让外男前去探望,恐怕明天这件事情就人尽皆知了,她也就不用活了,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淹死!更何况她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姐姐,这两人能让她好过才怪!

  沐静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妹妹,这话可就不对了,宋公子也是一片好意,你这样说未免太伤人心!清者自清,别人还能污了你?”

  “那下次姐姐病了,我一定通知宋公子,让他前去探望姐姐!”

  沐静澜一哽,脸色有些难看!沐诗灵分愤恨的盯着沐清雅:“沐清雅,你什么意思?有这样和自家姐姐说话的吗?”

  “呵呵,”沐清雅轻笑,自己之前还以为这沐诗灵是个城府深的,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二姐姐,也没有哪个姐姐敢这样拿手指指着一府嫡女!”

  “三妹妹,诗灵不懂事,可毕竟是你的姐姐,你多体谅一下!”沐静澜脸色苍白,微微转过头去,眼角带着点点泪光,让人看一眼都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情!

  “静澜小姐,想必三小姐也没有别的意思,都是一家姐妹,何必说这些伤感情的话,之后又该为自己的口不择言后悔了!今天三位能来可是明羽的荣幸,就让明羽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如何?”

  在宋明羽温柔的眼神下,沐静澜和沐诗灵脸色少霁,脸颊染上一抹微红,就连陈畹香都微微失神。

  “我出来的时间不短了,就先回去了,几位尽兴!”没有了赏景的心思,沐清雅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和几人虚以委蛇,开口道。

  宋明羽微愣:“清雅这是为何?”这个沐清雅不是见到自己就一副要贴上来的姿态吗?今天竟然要先走?难道是病糊涂了!还是要搞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沐静澜和沐诗灵脸上更是不屑,看到沐清雅如此说,有心搬回一城。

  “三妹,之前不是生病也要出来见明羽公子吗?现在见到了又要走?你是存心不让我们安生是吧!”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还真是不假呢!沐三小姐竟然舍得离开了?”陈畹香淡淡的说道,眼中满是厌恶!这个沐清雅之前一直缠着宋明羽,要不是顾忌她那个盐运使的爹,她早就将这人收拾了!哪里让她有机会今天再出什么幺蛾子!

  沐清雅表情不变,仿佛她们说的不是她一般,端起桌上的茶杯,道:“我倒是不知道几位什么时候这样欢迎我了,我劝各位也还是快点回去的好,女子,无论什么时候还是名声最重要,名声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这竹韵轩的门关上了,这屋里的味道都变了!”话音一落,手指一松,茶杯砰的一下摔在她的脚边,上好的碧螺春溅湿了她的裙边,“不小心湿了裙边,我就不奉陪几位了,先回去换身衣裳!”

  看着沐清雅离开的背影,沐静雅、沐诗灵和陈畹香恨得咬牙切齿,女子注重的是名声,这是说她们不注重名声?竹韵轩的门关上了,味道就变了,这是暗指她们和外男单独相处不检点了!什么时候沐清雅这样伶牙俐齿!

  听到响声,小二连忙进来,不发一语的收拾起地上的茶杯,心中明了,怪不得那沐家的三小姐竟然先走了,想来是有人看她不顺眼故意将茶倒在了她身上,这些个世家小姐,还真是……

  宋明羽眼神闪烁,看着被扫出去的破碎茶杯神色变幻不清!

  陈畹香突然嘴角勾起来,笑意满满的对沐静雅道:“刚刚只顾着沐三小姐了,差点把重要的事情忘了,静澜,再过两我父亲大寿,我已经准备好请柬了,你们可一定要来呀!明羽,你也不要忘记了!”

  沐静澜本来想要拒绝,可是听到后面宋明羽也要去,连忙点头答应。不过想到沐清雅临走时的那些话,他们也没有了继续聊天的念头,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各自离开了!

  此时,月阁酒楼对面客栈中,卫熙走进来向临窗而坐的端木凌煜说道:“主子,红菱已经以前任县令之女周玉华的名号被沐家三小姐救走了!”

  “嗯,那就好!”端木凌煜嘴角上扬,端着酒杯悠闲的转动。

  “主子,红菱可是您的心腹,她走了,您身边……”

  “呵呵,”端木凌煜轻笑一声,“你不是担心我的安全,而是对我为什么将她送到沐清雅身边好奇吧?”

  卫熙嘿嘿一笑,他知道主子的打算时,确实很惊讶,红菱武功高强、忠心不二,一直是主子身边的得力助手,虽然要得到沐逸之手中的账本,却没有必要将她送到沐清雅身边。

  “那个沐清雅可不简单,红菱过去了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呢!”

  听到端木凌煜的话,卫熙一惊,不敢再问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