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哑女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236

  墨翡般的夜空中,一轮圆月挂在空中,皎洁的月色让整个小花园越发朦胧飘渺,给人如梦似幻的美感!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花丛中忙碌,将准备好的肥料埋在几株牡丹花根旁边,看着枝繁叶茂的牡丹花,枯黄的脸上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这人正是沐清雅要调查的桑枝。她重新为牡丹花培好土,刚站起身就感觉后颈一痛,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脸上一凉,桑枝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灯光让她有些不适应,等她好不容易适应了看清眼前的场景,直接被吓傻在原地!

  这个房间明显不是沐家的风格,房间不大,只在旁边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子,连个人都过不去!房间内空空荡荡没有什么摆设,密布的烛火将整个房间照的犹如白昼!而沐清雅就坐在明亮的烛火中央,美丽的容颜在烛光中像是镀上了一层玉色的光泽,越发显得晶莹通透!

  “桑枝……”

  清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却让桑枝浑身一颤,连忙爬起来跪直身子恭敬的趴在地上堆着沐清雅行礼!

  看着跪在地上像是纸片一样单薄的身影,乐琴有些不忍,平日里她虽然和这个桑枝没有什么交谈,但也知道她着实可怜,口不能言的她在府中受到了不少排挤,因为她性格孤僻,更是被看做异类,时不时的边有丫环、小厮对她嘲笑、捉弄!只是,看着沐清雅的眼神,她最终没有说什么,这件事情如果查证了真的是她所为,那么她恐怕就活不成了吧!

  沐清雅纤细的手指把玩着手腕上翠绿的玉镯,眼神轻轻地落在跪地的桑枝身上:“当初你只是个乞丐,是母亲救了你,将你带回了沐家,给你饭吃,让你活活到现在!”

  桑枝浑身一颤,喉咙里不时的发出一两下压抑的呼噜之声,确实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对着沐清雅不停的磕头!

  一时间气氛安静异常,只剩下桑枝的脑袋磕在地上发出了砰砰砰的声音!没过一会儿,桑枝的额头就磕的乌青!

  沐清雅丝毫不为所动的看着她:“我本想留着你,可惜你这个变数太大,我可不想在母亲身边放着你这样一只想着噬主的白眼狼,说不准什么时候,你就将毒药下到母亲粥里面去了!”

  “啊……啊……”听到这话,桑枝猛然抬起头,似乎想要站起来,却被一旁的乐棋一把按在了地上,只能急切的挥舞着手臂,脸上满是焦急!

  “怎么,你还不承认?”沐清雅站起身,拿起桌上的一个纸包,轻缓地打开,露出里面白褐色粉末,“柿蒂粉,还真是好东西呢,轻飘飘的,无色无味……”

  桑枝跪倒在地上,因为惊恐那双眼睛更显得大的吓人:“啊……”

  “我还真没想到,你能潜伏的这样深,母亲将你救回来的时候,你也就是十岁吧,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你在那个小花园中伺候着那些花草,时不时的给你的救命恩人下点药,生活也算是安逸了,嗯?安逸到忘记了背叛主人的狗绝对是会被打死的!”

  桑枝激烈的摇着头,眼泪的流了满脸,那模样看的乐琴不忍的转过脸去!

  这是,房间门开了,福管家走进来,对着沐清雅点点头:“小姐,办妥了!”

  “辛苦福管家了,桑枝,你想不想见一个人?”

  桑枝的动作猛然停住,原本掺杂着癫狂的眼神蓦地清醒,像是意识到什么,转身看着门口!一个小小的黑瘦的身影被福管家拎了进来!桑枝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一下挣脱了乐棋的控制,扑倒福管家面前,将那个黑瘦的男孩一把抱入怀中!

  小男孩看到桑枝瘦削的小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清脆的叫了一声:“姐姐!”

  桑枝满脸泪水的蹭着小男孩的脑袋,看着沐清雅的眼神满是戒备,隐隐的带着一丝哀求!她没想到小姐竟然发现了她给夫人下药的事情,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是恩将仇报,可是她没有办法,她要救她的弟弟,她要和弟弟一起活下去,她没有办法!现在小姐已经发现了,那么她会怎么办?会杀了自己和小宝?不,不行,自己死可以,但是小宝绝对不能有事!想到这里,抱着怀中孩子的手更加紧了一分。

  小男孩看着桑枝的表情,天真的眼神染上一丝疑惑,黑瘦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想帮她将眼泪擦干净,却被桑枝更加用力的抱进怀里!

  “桑枝!”沐清雅轻声喊道。

  桑枝跪在地上,紧紧地护着怀中的孩子。沐清雅不以为忤,眼神淡淡的看着那个孩子:“他应该有十四岁了吧,看上去却和十岁的孩童差不多呢,你不觉得奇怪吗?”

  桑枝抬起头,紧紧地注视着沐清雅。

  “呵,你为什么不掀开他的衣襟看看?”

  她说话声音很轻,话里带着一丝讥讽,却让桑枝不自觉的按着她的话去做!片刻之后,房间里响起了桑枝嘶哑的声音:“啊!”声音中压抑的痛苦和愤怒让她的声音更像是野兽的吼叫,格外的震颤人心!

  只见那个小男孩胸口、手臂满是被人凌虐的痕迹,一道道痕迹有的已经变得浅淡,有的还是乌青的颜色,最严重的是靠近腹部的一道伤口,沿着肋骨长长的一道划痕还伸着暗黑的血迹!在衣服被打开的瞬间,小男孩明显的瑟缩了一下,眼神染上惊恐,却没有反抗,而是双臂抱头将脑袋紧紧地捂了起来!

  桑枝抬头,盯着沐清雅的眼神像是一头被逼到角落的兽!

  “怎么,很愤怒?这就受不了了?你怀中的孩子经历的可远不止这些!”

  沐清雅表情沉寂,说话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却莫名的让卫益感觉到丝丝冷意。

  桑枝啊啊的叫了两声,突然将男孩放在地上,疯了一般撕扯男孩的衣物。失去了衣物的遮盖,男孩显得越发瘦弱,根根肋骨清晰可见,加上那些伤口看上去更加恐怖!

  男孩安静的待在地上,任由身上的衣衫被撕开,后背上道道青紫先漏出来,鞭痕、烫伤、指印种种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这些都还不是主要的,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布满伤口的后背上竟然还印着道道浅红色的印子和齿痕!

  看桑枝还要去撕扯男孩的裤子,福管家连忙将男孩报到了一边,拿过一旁的斗篷给他披上!

  沐清雅冷冷的看着桑枝:“还不明白吗?对那些男人来说,有时候这雌雄莫辩的男孩子吸引力比女人更大呢!还真是不不幸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要受到这样的凌辱,还是她的亲姐姐加诸给他的!”

  桑枝猛然一颤,面容阵阵扭曲,捂着耳朵嘶吼着扑向沐清雅!乐棋皱眉,一脚将她踹到地上!乐棋连忙挡在沐清雅面前:“小姐,别和她废话了,她恐怕到现在还不懂呢!”

  沐清雅低笑出声:“愤怒?你有何资格愤怒?他们控制着你的家人威胁你,还能好生养着他?你可怜的弟弟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他不幸!现在因为有个姐姐还有点用仅仅是被凌辱着,等他的姐姐没有用处了,他就直接被灭口,真真的省事!”

  桑枝停下了所有动作,仿佛愣了一般呆坐在地上。

  “福管家,将她的弟弟给她,让后给她们点银子让她们离得远远的,我不想再看到她们!”

  福管家一愣,没想到沐清雅会选择这样做,心中不禁认为她有些妇人之仁,不过还是听从命令的照着她的话做!

  沐清雅领着两个丫环走出了小院,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啊!”桑枝凄厉的叫了一声,搂着自己呆呆笑着的弟弟,趴在地上哭的声嘶力竭!那声音带着绝望、带着恨意,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回到房间中,乐棋伺候着沐清雅梳洗:“小姐,你这样放桑枝姐弟走,这背后指使的人不会起疑吗?”

  “起疑?”靠在床头,沐清雅轻笑,“一颗棋子用了十几年,已经习惯于她听话了,福管家办事也隐秘,这背后之人绝对不会起疑,再说,那个桑枝又不是不会来了?”

  乐琴愣住:“小姐说她还会回来?”

  “当然,能够在十岁的时候就被看重来给母亲下药,这桑枝能是普通人?这背后恐怕还有不小的故事!更何况,十聋九哑,这桑枝听力正常却是个哑巴,这可不寻常!”

  乐琴敬佩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可真厉害,奴婢就是十个脑子加起来都比不上你一根头发呢!”

  沐清雅手指微动,神情有些恍惚,仿佛那个笑容甜美的少女出现在自己眼前:

  “公主真厉害,你一根头发丝都比女婢的十个脑袋聪明!”

  “小姐?”

  沐清雅回过神来,看着乐琴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好了,你早点休息吧,不用守着了,对了,让乐棋告诉福管家,如果桑枝找来,暗中帮一下她,别让人发现了她的异常!”

  “是,小姐早点休息,奴婢告退!”

  灯火悠悠的晃动,不时的蹦出一朵微小的灯花,一声轻叹若隐若无:“绿鸢……”

继续阅读:第17章 京都来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