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京都来信
清浅边缘2017-04-13 18:553,234

  三日的时间一晃而过,沐家还算是平静,因为这次毒害官员的事情牵扯到沐逸之,他不便出门,便一直待在家中静候消息,陈家已经被收押,而闯进书房的那些黑衣人被抓获了一批,只是那本账本却被毁了大半,最终被大皇子的人夺去!整个江南的局势也跟着时紧时松、混乱不清。

  这夜沐清雅正在看书,乐琴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小姐,桑枝来了!”

  沐清雅放下书:“是么,让她进来吧!”

  桑枝跪在沐清雅门口,脸色苍白如纸,看到乐琴出来急忙抬头看过去,眼中满是焦急。

  乐琴点点头:“小姐让你进去,跟我来!”

  桑枝感激的点头,连忙爬起来有些踉跄的跟上她的脚步!

  刚迈进房门一阵清冽的味道飘了过来,让她莫名的感觉紧张。抬眼看去,沐清雅正坐在榻上,手中拿着一本书看着,柔和的灯光照在那张美丽的脸上,线条流畅柔和,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那双眼睛看了过来,美丽的黑瞳中映上了灯火的光芒,星星点点、璀璨晶莹!

  桑枝感觉自己几乎要沉溺在那双眼眸中!

  沐清雅睫毛微颤,清冷的声音响起来:“桑枝……”

  猛然回过神来,桑枝脸色更加苍白,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她感觉自己卑微的像是地上的污泥,仅仅是看她一眼都是对她的玷污,连忙跪伏在地上,以头触地。

  “你的弟弟呢?”

  桑枝身体一颤,抬起头来焦急的比划了两下。

  沐清雅皱眉:“你的意思是你弟弟病了?”

  没想到沐清雅竟然能够懂她的意思,惊喜的点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让福管家跟你去看看!”

  桑枝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听到沐清雅让乐棋去找福管家过来,才略略的松了口气!她原本想着找个地方好好安置自己的弟弟,却不想昨天小宝突然发烧,烧的迷迷糊糊甚至连她都不认识,她带着小宝去找大夫,却都被赶了出来!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来找沐清雅!她不知道沐清雅会提出什么条件,只要她能够让她弟弟活着,她愿意去做任何事情!

  看着桑枝的表情,沐清雅道:“既然你来找我,那么就代表你已做好了选择,我自然会让福管家好好待你姐弟二人,但你要知道一点……我这里绝对不允许背叛!我虽然素来不喜欢惩处奴婢,但一些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也还是有的!”

  桑枝抬头,接触到沐清雅的目光,她的目光太过冷冽,那双黑色的瞳孔中没有任何温度,冷得仿若寒冰,那寒气生生的穿过她的皮肉渗入骨髓!即使浑身冰冷,她也不敢移开视线,她深知如果沐清雅无法从她的眼神中看到绝对的忠诚,那么等待她的绝对是比阿鼻地狱还要恐怖的境地!

  半晌,沐清雅收回目光:“好了,福管家也到了,你去吧,明天回来继续打理你母亲的小花园,什么时候下了柿蒂粉就告诉周嬷嬷,我不希望再有一点药粉进入我母亲的口中!你明白?”

  桑枝连忙点头,将怀中早已经准备好的纸递给一旁的乐琴。之前她没有取得沐清雅的信任,即使是交上这些东西沐清雅也不会相信,所以她才现在交上去,算是表明心迹完全向她投诚!

  等桑枝出去,沐清雅才打开那两张纸,看着纸上的内容,眼神渐渐地沉了下来!京都,秦家!好个秦家!

  “清雅这副表情可是受了气?要不要我帮你讨回来?”随着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沐清雅窗前!

  沐清雅抬头正好撞进那双流光溢彩的魅惑眼眸中,那眼神温柔缱绻似乎带着无限眷恋,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再加上那张风华无双的脸,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你倒是不避嫌的很,将一个官员嫡女的闺阁当做自家花园不成?”

  听出沐清雅语气中的怒意,端木凌煜睫毛微颤,眨眨眼睛:“清雅怎么这般说话,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你叫我惊鸿就好,我们本已经熟悉,何必这样见外?”

  沐清雅勾起嘴角:“熟悉?我和一个私闯官宅的贼人没什么可熟悉的!”

  “清雅还真是伤人心啊,呵呵,我都要走了,你都不依依惜别一下吗?”

  眼神微微闪了闪,沐清雅看向端木凌煜:“你说你要走了?”

  “嗯,对,今天特意来向你道别,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你说呢?”端木凌煜满眼笑容的看向沐清雅,魅惑的眼神微微晃动,像是湖面映着的无边月色。

  “那么不送,一路走好!”

  沐清雅平淡的反应惹得他呵呵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只白玉簪轻轻抚摸:“我在京都等你,清雅……”

  扫过那只白玉簪,眼神微微动了动,那是当初她刺伤他时用的簪子:“拿过来?”

  “嗯?这可不行,这可是清雅送我的,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端木凌煜摩挲这白玉簪,像是对待绝世珍宝一般。

  沐清雅冷笑:“我不介意再送几只!”

  “呵呵,清雅,下次见的时候再送,我可是记得了,你不要忘记,不然我一定亲自前来取!”说完,身形一闪,已经融入夜色中。

  看端木凌煜离开,沐清雅收回视线,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把手中的纸张放在烛火上点燃,这人既然走了,那么这次的事情也该告一段落,沐家算是暂时安宁了。只是,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京都……秦家……难道,此次沐家入了秦家的眼?如果这样,这手未免伸的太长了!

  翌日,沐清雅吃完早膳,就被秦月叫到了房间。

  “雅儿,你看看这个?”秦月有些忐忑不安,她没想到会突然收到母亲的来信,十几年了,她还能再次回去……

  眼神扫过秦月绞着手帕的手指,沐清雅淡笑着接过她递来的信,快速的扫过信上的内容!

  “母亲,这是……”

  “是你外祖母来的信,说是要让我带着你去给外祖父贺寿,今天是你外祖父六十寿辰呢!”

  “哦?是么,既然外祖母来信了,那母亲岂有不去之理,收拾好东西去就是了!”沐清雅道。

  秦月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和自己女儿解释,手指下意识的抚上脸颊边的伤痕,她是秦家的庶女,母亲生下她就去世了,所以她养在了嫡母名下,但过的并不如意,因为容貌出众,从小便不被嫡母、嫡姐所喜,原本家族是想将她送进宫帮助嫡姐秦冰稳固皇宠,却不想进宫前夕意外毁了容貌,留下了这道疤痕,嫡母大怒,草草的将她嫁给了当时落魄的沐逸之,幸好沐逸之待她一直很好,他们也在经历了贫苦磨难之后走到了现在的境地,只是,她没想到秦家会突然要她前去贺寿!想到嫡母厌恶的目光,和嫡姐秦冰绝艳的面容,后背不禁泛上一股凉气,如果可以她一辈子不想再踏入秦家的大门!

  “母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何必着急?虽然父亲因为是外派官员没法私自回京,女儿自然会代为保护您,您大可不必担忧!”

  看着沐清雅静谧、温暖的眼神,秦月的心出奇的平静下来,温柔的抚上沐清雅的额发:“娘亲的雅儿长了!”心中涌上满满的的感动和酸涩,自从上次大病之后她的女儿就长大了,让她一时间悲喜交加,今天看到她安慰的眼神,心中那一点不忍逐渐释怀,既然无法护着她一辈子,那提前长大也是好的!只要秦家,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回去,那就回去吧,一个“孝”字大过天,她是秦家出来的女儿,就要受到这孝字的制约,即使秦家的水再深,她也要去闯一闯!

  望着秦月逐渐坚定的眼眸,沐清雅心中微松,都道为母则强,她虽然不能很好的适应深宅,却是一位合格的母亲,既然如此,就让我来护着你吧!就当是全了替代你亲身女儿的恩情!这次回去也好,就将以前的帐收一收,对于那个指使桑枝下药的人她很好奇,秦月嫁出来都十几年,她却还不放过一个小小的庶女,这要有多大的仇怨!

  回到芳草园,福管家已经来复命:“小姐,桑枝和她弟弟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那边的人已经相信小宝是因为受不了要逃跑,然后被人拐走的路上失足摔死!桑枝已经回去继续待在小花园!”

  “嗯,”沐清雅点头,“你做的不错,那些人想要控制桑枝,就不会告诉她那孩子已经死了消息,这样正好,你安排人好好照顾那孩子!”

  “是,小姐!”福管家恭敬的回答。

  “一个月后,我和母亲要去秦家为秦见南拜寿!”

  福管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老奴今晚会整理好秦家的资料送给小姐过目!”

  沐清雅笑:“既然如此就麻烦福管家了,乐棋,我桌上有一瓶药,你去拿给福管家!”

  结果乐棋拿来得药,卫益好奇,打开闻了闻味道,顿时脸色大变,再抬眼看沐清雅时眼神已经是全然的恭敬:“多谢小姐!”

继续阅读:第18章 庶姐被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