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庶姐被罚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361

  因为秦家的一封来信,沐家陷入了另外一番忙乱,虽然距离秦见南的生日还有一个月,但要从临江城赶到京都,要提前半个月启程,这样算起来,时间颇为紧张。

  乐琴将一份清单递给沐清雅:“小姐,这些是要带的东西,您看一下!”

  放下手中的棋子,沐清雅打量了一下清单:“嗯,还可以,我让人重新做的衣服做好了吗?”

  “已经做好了,一大早就送来了,找的是毓秀楼最好的绣娘绣的,和小姐给的花样一模一样,漂亮的奴婢碰都不敢碰,小姐要看一下吗?”

  “不用了,你收拾好就可以了!”沐清雅摇头,将清单还给乐琴,“你待会去毓秀楼买些丝线,要上好的,每种颜色的丝线都要五两!”

  “是,小姐是要准备贺礼?”乐琴问道。

  “嗯,怎么说也是外祖父的生辰,我不送上些东西要被人诟病的!”

  因为被乐琴打断,沐清雅没了下棋的兴致,转身到一旁去画要绣的贺礼去了,她的刺绣是在母后在世的时候亲手教的,母后有着全兰陵国最好的绣工,她曾亲手为父皇绣了一身龙袍,那是她一生中做过的唯数不多的一件衣衫,她说女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够为心爱之人洗手做羹、持针著衣,只是在父皇为了救丽妃将那身衣衫弄坏之后,母后再也没有动过针线。

  她理解不了母后说的话,绣工是她很好的工具,她用一副山河图换来了父皇的注意,她用一件件绣品在后宫争取着太后的宠爱……

  那时候她总是会回想起,母亲看着针线的时候温暖的笑意,那种由内而外的笑容,灿烂的像是盛放的花朵,每一点弧度都带着满满的的喜悦!

  “总有一天清雅会遇到一个心爱的男子,愿意为他拿起针线,那时候母后的小公主就会懂了……”

  宣纸上落下最后一笔,眼神凝视在画面上,沐清雅微微勾起唇角:母后,我想我没有必要懂了……

  一旁的乐琴呆呆的看着书案上的画,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知道夫人早就派人教过小姐书画,可不知道小姐的一笔丹青竟然如此精湛,这样的画作拿出去一定会震惊四座:“小姐真厉害!”

  “师傅教得好!”沐清雅洗干净手,“早上大姐和二姐找过我?”

  “是,两位小姐来的时候,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说您身体不舒服给推了,没让她们进来,不过看样子她们很着急的样子!”

  沐清雅勾起嘴角:“她们不着急才奇怪!”这次的乱子当中被牵扯到的人可不少,那宋明羽的父亲脱不了干系,加上之前已故的周县令之事,他们一家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这两个姐姐岂能不着急?

  “小姐!”乐棋走进来,“大小姐和二小姐又来了!”

  “她们倒是坚持,那就让她们进来吧!”沐清雅抿了一口乐琴送上来的茶水,对乐棋说道。

  不一会儿,沐诗灵就率先闯了进来:“沐清雅,我们早上来看你,你为什么不见?”

  “哦?难懂乐琴说了谎?她不是告诉两位姐姐清雅身体不适不宜见客了吗?”沐清雅看向一旁的乐琴。

  乐琴连忙跪下来:“小姐明察,奴婢在早上已经告诉两位小姐了,小姐因为上次的病伤了身体,昨夜又受了些凉,身子不舒服,当时跟着两位的小姐的橘红和碧翠可以作证!”

  沐诗灵眼中厉色一闪,抬脚就要冲着乐棋踹过去,被随后进来的沐静澜一把拉住:“二妹!”这二妹今天怎么这样冲动,这一脚要是踢了下去,那今天的事情就别想成功了!

  沐诗灵哼了一声,转眼看向一旁,脚却是收了回来!

  沐静澜歉意的看向沐清雅:“清雅,你二姐姐不懂事,你多多原谅!大姐代她道歉!”

  沐静澜放下茶杯,瓷质的垫盘和桌面接触发出沉闷的响声,听得沐静澜心中一惊!

  “二姐,我房中的丫鬟做错事,自然有我管教,就不劳二姐姐,你说呢?”

  “是,自然是这样的道理!”沐静澜看沐清雅没有让她们坐下的意识,只好皱眉站在一旁。

  “二姐,你说呢?”沐清雅声音很轻,仿若平日闲聊一般,却听得沐静澜更加坐立不安。沐诗灵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心中一惊,又是这种视线,又是这种仿若能够看透人心的视线,一丝怯意升上心头,慢慢的开口:“我知道了!”

  沐清雅微笑:“既然这样,乐棋就起来吧,对了,两位姐姐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清雅,你可知道明羽公子的事情?”

  “明羽公子?我一直在家中没有外出,还真不知道,难道大姐知道?”

  沐静澜一哽,想着这里说的话不会传出去,也就不再顾忌:“是,姐姐听说这次盐税贪污的事情涉及的人员很多,明羽公子的父亲就在其中!如果皇上怪罪下来,那么……”

  “大姐!”沐清雅打断她的话,“大姐,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朝廷的事情岂是我等闺阁女子能够谈论的,你可要慎言!”

  “清雅!”沐静澜着急,“可是明羽公子也在其中,你不是很喜欢他吗?如果这次的事情他被牵连进去,他……”

  “砰!”一声茶杯碎裂的声音让沐静澜息声。

  “小姐恕罪!”乐棋跪在地上,手中还拿着托盘,只是原本应该在上面的茶杯却掉在了地上!

  沐清雅挥手让她下去:“大姐,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听过,你们回去吧!”

  “清雅……”沐静澜语带哀求,在听到宋明羽出事的消息之后,她就完全慌了手脚,她脑海中猛然想到的就是沐清雅!在陈道员府上的那天,她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沐清雅的表现让她心中惊疑,有一个想法在心中挥之不去:如果沐清雅能够帮忙,宋明羽一定没事!来不及细想,在沐诗灵找到她之后,她就直接来了这里!

  “乐琴,送送两位姐姐!”

  乐琴上前:“大小姐、二小姐,请!”

  沐诗灵猛然站起来:“沐清雅,你什么意思?当初缠着明羽不放的劲头到哪里去了,现在装什么清高!我就说了,她帮不上什么忙,你还来找她!走,我们去求父亲,明羽和大哥是好友,父亲一定会帮忙的!”说完拉着沐静澜就走了出去!

  “小姐,她们……”看两人走了,乐棋才再次进来。

  “两个不知所谓的人何必在意!让她们去找父亲吧,也让父亲看看她们真实的样子!”沐清雅眼神冰冷,这世上没有不懂事的人,有的只是那些没有受过教训的人,只有让他们受过了那些苦楚才知道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人不能冒犯!

  乐棋点头,对那两个大小姐她可是没有一点好感,看她们吃亏她高兴的很!

  “如果这两人再来,直接挡了,就说我要专心准备献给外祖父的贺礼。”

  “是,小姐!”

  没过多久,乐琴就告诉了沐清雅,说大小姐和二小姐被老爷禁足了:“小姐,你不知道呢,也不知道大小姐说了什么,反正老爷气的摔了杯子,直言要将她赶出家门呢,王姨娘跪在门口求了好久老爷才让人将大小姐送了回去,直接说让她待在院子里反省,不许任何人探望!”

  “嗯,知道了!你去和母亲说一声,我晚膳到她那里用!”

  “好的,小姐,夫人可是说了几次呢,这刺绣最伤眼睛,让奴婢劝着点!”看着在沐清雅手中仿佛无所不能的绣花针,乐琴有些苦恼,见到小姐的刺绣技艺的时候,她惊讶的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绣花针可以这样神奇,在那双灵巧、白皙的手下那小小的针来回穿梭、上下翻飞,巧妙的让人眼花缭乱!

  沐清雅抬头,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幸好前身虽然骄纵,但对女工这方面还算是精通,她请了两个绣娘又补习了两天,秦月这关算是过去了:“我知道了,告诉母亲不用担心!”

  “是,奴婢这就去!”乐琴连忙去向秦月回话,最近小姐和夫人的关系越发的亲密,让她这做丫环的也放心不少。

  看着乐琴的背影,沐清雅失笑,这丫头是稳重了不少,只可惜还差些火候!

  “乐棋……”

  “奴婢在!”乐棋应声。

  “去将那个赵栝解决了,我不想听到他乱说话!”

  乐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小姐?”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小姐说的是那个意思?

  沐清雅失笑:“怎么?被你家小姐吓到了?”

  “奴婢不敢!”

  “你不必奇怪,我从来不是良善之辈,做事留下隐患不是我的风格,那个赵栝有把柄在我手中,他能安心?与其让他在以后给我添麻烦,不如现在早点除掉隐患!”

  沐清雅声音清脆,一字字砸在乐棋心上,她知道这是小姐给自己的一个考验,愿意将自己最隐晦的一面展现出来,那么小姐对自己也算是有几分信任!她刚刚疑问实在是因为太过惊讶,虽然知道沐清雅不同别人,可没想到她竟然会有这样果敢、狠绝的性格,不过,这样的性格才配得上主子,心中阵阵欣喜涌上来,那种感觉竟然和她初次拜见主人的时候一般无二:“小姐恕罪,奴婢刚刚失礼了!”

  “你去吧!”

  “是!”

  沐清雅摩挲着身前的绣品,眼神闪过一丝笑意,这乐棋还算不错!

继续阅读:第19章 起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