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起行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131

  直到半个月准备动身前往京都之时,沐清雅才再次见到沐静澜和沐诗灵!经过这次禁足,两人看上去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起码见到她的时候没有再露出那副高傲的神态,神态安宁许多,两人依旧穿着款式相同的鹅黄色衣裙,只是沐静澜脸色憔悴不少,就连沐诗灵也比平时少了一股精灵劲儿。

  临江码头边上,聚满了来往看热闹的百姓。沐家的人浩浩荡荡的占了半个码头。

  沐逸之看着越发稳重、端方的嫡女,心中复杂难辨:“雅儿,京都不比家中,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和你母亲!”

  沐清雅带着融融的笑意,静立在江边美好的如同一幅水墨氤氲的妙笔丹青:“父亲放心,清雅定会好好照顾母亲,更不会让自己有事!”

  沐逸之点头,视线扫过后面和王姨娘道别的沐静澜、沐诗灵姐妹,王姨娘脸色带着不自然的苍白,正搂着两个庶女掉眼泪,那模样仿佛受了多大委屈,看的他心生烦躁,轻叹了口气:“你的两个姐姐……”

  “父亲,她们既然是清雅的姐姐,我这个做妹妹的自然会照拂一二。”

  她的语气平淡,仿佛说着最平常的话,可沐逸之却从中听出一丝寒意,半个月前沐静澜姐妹的事情他听福管家说了,对于这两人的糊涂他也很气恼,更对她们不顾礼仪为了一名外男为难嫡女感到痛心,可毕竟是亲生骨肉,他也做不出残害骨肉的事情!看清雅的表情,想想的确是自己强求了,她们两人如果不将清雅当做妹妹,她又怎么对她们维护?更何况京都情况不明,可荣不得人犯错!

  “嗯,雅儿,你……自己看着办,为父相信你!”

  沐清雅睫毛一颤,心中微微震动,她没想到沐逸之竟然会这样说,心中点点暖意流过:“我知道了,父亲!”

  沐逸之点头又交代了秦月几句,便有小厮过来说可以启程了!秦月带着众人向沐逸之行礼辞别:“老爷在家中要照顾好自己,万不可为了公务伤了身子!景辉要替母亲多多叮嘱老爷!”

  沐景辉上前应是:“母亲放心,景辉会注意的,母亲一路多加小心!”

  众人辞别完毕,一艘恢弘的大船已经将船板搭了过来,沐清雅扶着秦月上船,乐琴、乐棋、周嬷嬷紧跟在她身侧。

  岸边的百姓对着大船不停的指点、议论,眼中满是惊叹,这船是秦家专门派来的接秦月等人的,原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沐清雅还诧异了良久,她没想到秦家竟然会用这样大的手笔!秦见南作为当朝太傅已经在任十年,在朝堂中颇有威信,这次前去拜寿的人定然不在少数,而秦家却派了一艘大船专门来接秦月母女,这件事怎么看都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船只慢慢起航,沐清雅跟着秦月站在船头直到看不到沐逸之等人的影子才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看乐琴下去泡茶,乐棋走到沐清雅身边:“小姐,这是临行前福管家让奴婢转交给您的!”

  沐清雅接过乐琴递来的蜡丸,捏碎之后取出置于其中的纸条,小巧的纸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我在京都等你——惊鸿!”轻轻勾起嘴角,这个惊鸿还真是随时都要找机会彰显他的存在呢!

  乐棋垂首立在一旁,不去看沐清雅的表情,心中却在回想卫益将纸条递过来是战战兢兢的表情,心中暗忖:他当初可是不将小姐放在眼里的,现在怎样,还不是被小姐收拾的老老实实的,哼,想当初他拿着小姐给的那瓶药找到她面前,惊喜的找不着北,一直说有了这瓶药他的易容术可以更上一个台阶,还信誓旦旦的要从小姐那里找到配方,不想配方没找到却差点把自己毒死,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打药方的主意了,不仅如此,每次见到小姐更是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在主人面前都没这么老实!

  看完之后,直接将纸条撕碎扔到了痰盂中,沐清雅道:“乐棋,这几天你要注意点我准备的寿礼,我可不想在献上去之前出什么变故!”

  “小姐放心,奴婢已经让人时刻守着寿礼,绝对不会让寿礼出现任何差错!”

  “嗯!”沐清雅轻应一声,透过窗户看向船外。

  此时江南正值七月,正是热的让人受不了的时节,因为在水上、速度也快,倒是可以感觉到习习凉风,让人神清气爽,放眼看去江面两岸皆是郁郁葱葱之景,格外赏心悦目!看到了江南的美景在加上福管家给的资料,她不禁不感叹一声,现任皇帝端木擎的确是难得的一位好皇帝!他年仅十五岁就披挂上阵亲临战场,立下了赫赫战功!十七岁时正式继承皇位,因为年幼,没少受到权臣的胁迫,只好暗中韬光养晦,在十九岁时诛杀心怀不轨的皇叔端木沧和大佞臣公孙武,全然接手朝政!之后更是领兵亲征,收复边塞胡族,将玉寒的边境向外拓展了三分之一,成就可谓是前无古人!只是性格上略有残缺,可能受到之前经历和军旅生涯的影响,他崇尚武力、主张法治,制定了较为完善的律法,并且极度厌恶大臣私下交好,对皇子要求更是严格,六岁起就要在寅时起床读书,及冠之后更要进入军队历练三年!虽规定严苛,但培养出来的皇子个个实力不凡,也算是利大于弊!

  乐琴将水果端上来:“小姐,这是夫人差人端过来的,说让小姐先休息一下!”

  “嗯!”沐清雅拿过一颗葡萄轻轻地拨开薄薄的皮,露出晶莹的果肉,入口甘甜、汁水充盈,不禁满意的点点头,“果真不错呢!”

  “这是夫人让人专门用冰震着的,就怕小姐嫌热不愿意动呢!”乐棋看沐清雅吃的满意,连忙解释!

  听罢乐琴的话,沐清雅平淡的眼眸中染上点点暖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世的缘故,她的胃口比前身小了很多,更是受不了这炎热的天气,秦月知道后可是没少担心!那样的拳拳慈母之心总是让她有些无措、感慨万千!也难为这样的天气还能有冰可以使用:“母亲总是这样细心!”

  “小姐的心同样细致,要不然也不能那样适时的提醒夫人,不然又该让王姨娘占了便宜去!”想到临行之前听到的消息,乐琴还有些不平,这王姨娘不禁下药谋害夫人,还在老爷面前给夫人上眼药,哼,幸好有小姐在,不然夫人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呢!

  感受到她的不平,沐清雅轻笑,这件事情原本极为简单,在听到京都来了消息让秦月带着沐清雅前去贺寿的时候,王氏就担心秦月会不带着沐静澜、沐诗灵去,毕竟,这两个女儿可是没养在她名下,秦家那样的世族大家从来都是嫡庶分明,更何况沐静澜姐妹还是一个妾生的女儿,她是从京都陪嫁过来的,自然知道这京都和临江的云泥之别,原本想着将两个姐妹嫁入江南官家府门,这样她的地位才能够稳固,甚至上升,没想到天上竟然掉下一个更好的机会,京都可是权贵云集之地,她们的姿色容貌都是上乘,如果被哪个贵人看上,那么她可就是一步登天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她还怎么安心,无论如何都要将两个姐妹送到京都去!于是就到沐逸之面前哭诉,既表达疼爱两个女儿的慈爱之心,隐晦的暗示秦月苛待庶女,又能给两个女儿谋得一个飞上枝头的机会,却不想原来秦月早已经对沐逸之说过这件事情,惹得沐逸之大怒,对她原本的一点好感也消失殆尽,直接让丫环将她“送”了出来!这才有在码头上母女哭诉一幕!恐怕她也知道经此一遭,沐逸之对她要更为冷淡了!

  对于王姨娘的心思,沐清雅不屑理会,沐静澜姐妹在临江城算是名门闺秀,勉强博得一个临江双姝的称号,如果安心待在江南也可以找到一个好些的归宿,安稳一生,只是她们的心思太大了,京都每天暗地里死的人恐怕都比她们身份尊贵多,如果她们有心她不介意拉她们一把,如果不然,那么只能放沐逸之伤心一次了,毕竟伤心失去两个庶女,总比看着抄家灭门的好:“乐棋,去告诉周嬷嬷,让她将礼仪教快点,务必在达到京都之前将她们的礼仪教导好!”

  “是,奴婢这就去!”

  乐琴看沐清雅眉间露出疲态,连忙道:“小姐放心,周嬷嬷是随着夫人从京都来的呢,教导大小姐、二小姐不成问题,您还是趁着这回天气凉快去休息一会儿吧!奴婢都给您收拾好了呢!”

  听着乐琴轻快的语气,沐清雅眼中也染上笑意:“好,一个时辰之后叫我,我要和母亲一起用膳!”

  “好,奴婢知道了!”

  大船沿着临江直入锦江,沿大河而上入衡水,缓缓的驶向京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