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家人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177

  因为沐逸之的归来,秦月分散了注意力,让沐清雅莫名的松了口气,一张开眼就看到那张关切、担忧的脸,她心中多少有些不适应。

  休息了大半天,感觉已经没有了大碍,她还是决定到前院迎接沐逸之,记忆中,沐逸之虽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却不迂腐、固执,对秦月更是敬重有加,两人感情也十分深厚,对原身更是很宽容、爱护。仅凭记忆来看,沐清雅对他还算是比较满意。起码不是一个在后院拎不清的!在一堆颜色鲜亮的衣衫中勉强挑了一件水粉色的衣裙,让丫环服侍自己换上。虽然铜镜中的影像比较模糊,依旧可以看出里面那个明眸善睐、体态修长的少女姣好的容颜。她本来皮肤就很好,也就没有施粉,只是用一只白玉簪将长发挽起来,别了两只簪花。

  小丫头明兰偷偷的瞄了沐清雅好几眼,笑嘻嘻的说道:“小姐这样打扮可真是好看,连大小姐和二小姐都比不上呢!”

  沐清雅笑了笑,并没有搭话,她的样貌本来就不差,只是前身不太会打扮,只一味在衣着首饰上追求华丽出众,却没有意识到,一个人高贵与否最重要的是内心,内秀于心才能外显于色。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沐清雅带着两个丫环走向前厅。

  等到达前院的花厅,才发现沐静澜和沐诗灵两姐妹已经到了,看到她来,脸色都有些不自然,特别是沐诗灵,如果不是被一旁的沐静澜拉着,那样子似乎都想冲上来和她继续理论、理论。沐清雅微微一笑,没有理会她们,而是看向一旁坐着的身着蓝色衣裙的女人。那个应该就是王姨娘了!这个王姨娘虽然是丫环出身,但不可否认,那张脸极为出色,不然沐静澜姐妹也不会有那样好的颜色,一双细眉宛如柳叶,眉眼间满是一片温婉,习惯性勾起的嘴角总带着那么一丝七分柔和三分妩媚的笑意,那身蓝色衣裙一般人穿起来总会压不住那颜色而显得老气,但在她身上不仅没有这样反而更加衬托的她肤白赛雪、颜色娇丽。

  沐清雅上前向坐在主位上的秦月行礼,还没有弯下身就被秦月一把拉了起来:“雅儿,你不是不舒服吗?母亲都说了你不必过来,万一再着凉可怎么办!”

  秦月温暖的双手让沐清雅手心一颤,她并不怎么喜欢这样亲昵的接触,但是这双母亲的手让她生不起拒绝的心思!内心升起一丝亲近之情,那声母亲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母亲不用担忧,我身体已经大好,再说父亲远道归来,身为女儿怎能不亲自迎接!”

  秦月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拉着她坐上一旁的座位,生怕她再累着。王姨娘看沐清雅没有向她行礼的意思,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不过她可不敢表示出来,毕竟这个沐清雅可是秦月的宝贝:“真是谢天谢地,三小姐身体大好了,我回去就马上给菩萨上柱香,真是菩萨保佑呢!”

  沐清雅这才看向王姨娘,轻轻地点了点头:“多谢王姨娘!清雅有母亲关怀还有你和两位姐姐照料,自然好的极快!”不得不说,王姨娘温柔、关切的语气配合上那样的笑容,还真是有几分情真意切的意味,只是对于看惯了人心的沐清雅,还能看不出那双眼底闪过的冷意,恐怕她是最不希望她好起来的人了!

  王姨娘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说痕迹的打量着端坐在上首的沐清雅,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这个三小姐似乎哪里不一样,不仅仅是说话滴水不漏,那神态更是端方典雅!还没等她再说话,就听见管家喜悦的声音传过来:

  “老爷回来了!”

  沐清雅感觉秦月握着自己的手一紧。

  “雅儿,咱们到门口去迎接你父亲!”

  “好!”看着那双满是喜悦的眼神,沐清雅点头,视线不经意间瞥过王姨娘和沐静澜姐妹,眼底流光闪过。如果没看错,王姨娘刚刚眼中闪过的是愤恨吧!

  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青衫男子并一个月白色衣衫的少年走进来!走在前面的青衫男子中等容貌,但是一双眼眸亮如寒星点点锐利之光隐藏其中,配合上两道剑眉,为他增色不少,抿紧的嘴角和笔直的脊背显示着这个人刚正、严肃的性格!而那名月白色衣衫的少年稍微矮了一点,身材有些瘦削,但却是面如冠玉、表情温和,那双眼睛和前者极为相似,只是少了几分历经世事的锐利,行动间举止翩翩。正是沐清雅的父亲沐逸之和大哥沐景辉!

  记忆中,原身对沐逸之很是畏惧,连说话都紧张的结结巴巴,那可是沐静澜和沐诗灵两个人的功劳!她们可没少在这件事情下绊子!现在既然成了他们的女儿,那么为自己谋取一个舒适的环境就必须改善这种状况!

  这时,下人已经对着两人纷纷行礼:“老爷好,少爷好!”

  秦月脸上带着几分激动,双手叠放腰间规矩一丝不差的行礼:“老爷!”

  “夫人赶快起来!”沐逸之连忙扶起秦月,锐利的眼神中多了分柔和,然后对着下人说,“你们也起身吧!”

  沐清雅刚想行礼,却不想沐静澜和沐诗灵一下挡在了她的前面,脆生生的说道:“欢迎父亲欢迎!欢迎大哥回来!”

  “嗯!”沐逸之点头,眼神转向并立的两个庶女,她们两人倒是越发出落的楚楚动人了。

  看到沐逸之的稍显冷淡的反应,沐清雅心中暗想:这人倒是不糊涂!

  “两位姐姐真不愧是一奶同胞呢,这行礼的动作、时间都一样!”

  沐静澜身体一僵:“妹妹,这话是怎么说的,我……”

  “见过父亲!父亲一路可还顺利?”没等沐静澜辩解完,沐清雅已经向沐逸之问安。

  沐逸之循声望去,正好对上一双笑意盈盈、清透晶亮的眸子,他心中惊讶,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女儿竟然有这样一双动人的眼睛!一身水粉色衣裙摇曳生辉,裙摆上朵朵桃花散落其上,身后乌黑的长发用一支白玉簪挽了起来,明明是极为普通的修饰,可是却让她无端穿出了高贵的气息!容颜娇丽、唇畔含笑,静静的立在那里仿若一朵亭亭得玉莲!那地方都仿佛因为她明媚了几分!

  “雅儿快点起来,在路上的时候就听说你落水了,现在可大好了?”

  听到这关切的语气,沐清雅的笑容真诚了几分,蓦地淡淡的血腥味传过来,让她猛然一惊!脸上神色不变,起身后轻巧的上前挽住沐逸之的手臂:“雅儿没事了,让父亲挂心了!”

  别说是沐逸之,就是秦月都被沐清雅突然的动作搞糊涂了,不过看到雅儿不再害怕自己的父亲,她只有高兴的份!

  “呵呵,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沐逸之轻轻地抽出手,等沐景辉、王姨娘等见完礼问完安之后,径直走向后院先去梳洗!

  沐诗灵轻声哼了一下,给了沐清雅一个白眼,你想亲近父亲又能怎么样,父亲还不是抽出了手!

  刚刚的小插曲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因为一家之主的回归,整个沐家的气氛都为之一松。秦月早已经吩咐了下人备好了热水,在这方面,她一向做的无比周到。

  看着沐逸之笔直的背影,沐清雅微微低垂下眼眸,刚刚闻道的血腥味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果然受伤了!经年的皇宫生活锻炼让她的感官极为敏锐,方才行礼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上前挽沐逸之的胳膊就是为了试探一下,没想到竟然他真的受伤了!他可是从三品的官员,官员品阶可不低,这次更是因为盐税而外出公干,什么人敢在这个时候对他这个朝廷命官下手!要知道玉寒国尤其注重刑法,当朝皇帝端木擎为帝三十二年有功必赏,有过必重罚,那些惩罚手段可是极为残酷!因此政治可以说颇为清明!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敢有人谋害朝廷命官就不得不引人深思了!

  “三妹妹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沐景辉温厚的声音响起来,扰乱了沐清雅的思绪。

  “大哥多虑,小妹已经身体已大安!”这个大哥虽然是王姨娘的长子,目前来看品性倒是还不错,毕竟因为秦月没有生下嫡子,他颇受沐逸之的器重,一直是沐逸之亲自教养长大的!

  “那就好,三妹妹以后可要小心一些!”沐景辉眼神温和的叮嘱道。

  微微勾起嘴角,沐清雅眼波流转:“那是一定,我是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照顾好自己?呵呵,恐怕她这样想,有人可不愿意呢!

  “大哥,赶紧到花厅喝茶休息去,在这里废什么话!哼!”沐诗灵冷睨了沐清雅一眼,拉着沐景辉走向花厅。

  “二妹妹,你呀!”抱歉的看了一眼沐清雅,沐景辉顺着沐诗灵的力道向前走去。

  沐清雅嘴角笑容不变,眼神慢慢的沉下来……

继续阅读:第5章 暗夜来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