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暗夜来客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264

  因为沐逸之的回归,晚膳气氛一直不错,王姨娘立在沐逸之、秦月身后,动作优美的为他们布菜!虽然玉寒国讲求礼法,对嫡庶尊卑划分严格,但凭借着她生育长子的功劳本不用做这个工作,可她却一直坚持,不过这样倒是让沐逸之和秦月对她更加满意了一分。

  这时候,一个小丫环上菜时不小心碰了沐诗灵一下,沐诗灵手一抖,刚夹住的素丸子一下掉在她的裙子上,在嫩黄色的裙子上留下长长的一道油渍,这让她怎么受得了,反身就扇了一巴掌,小丫环本就惊慌失措,一下就倒在了地上,端着的菜肴撒了一地:“死丫头,你在做什么!没长眼睛的东西!”

  小丫头橘红连忙爬起来跪在地上:“二小姐恕罪,二小姐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王姨娘连忙走过来拉住沐诗灵上下查看:“没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可有被伤到!”抓着沐诗灵的手一紧暗中朝她示意,当着沐逸之的面,可不是她耍脾气的时候,刚刚她的行为可是已经失礼了!

  沐诗灵一下明白过来,收敛了脸上的怒气,满是委屈的说道:“姨娘,你看着丫头,好好的端着菜怎么就会碰到我身上,这是我今天特地为迎接父亲穿的裙子呢,这不是故意让我出丑!”说完还故意跺跺脚,娇憨的小女儿姿态表现了十足!

  闻言,沐逸之原本皱起的眉头松开了几分。沐清雅放下碗筷:“二妹妹,那丫头既然你也打了,就不要计较了,还是赶紧回房间换下衣服吧,待会妹妹嘱咐人将饭菜送到你屋里去,可千万不要因为一个丫头气坏身子!父亲也会担忧呢!”

  沐诗灵想要反驳却实在忍受不了穿着被弄脏的衣裙,只能愤恨的瞪了沐清雅一眼后快步走出了花厅。

  “你退下去吧!”

  听到清雅的话,橘红连忙将地上洒落的菜肴收拾好,恭敬的退了出去,心中对她充满了感激,她可是知道的,别看二小姐一副纯真无邪的模样,哪个丫环冒犯了她可从来没有好果子吃,她的姐妹碧桃就是因为清扫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她的一盒胭脂,直接被毒打了一顿卖给了一个赌鬼,没几天就死了。

  因为沐诗灵的事情,气氛有些沉闷,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沐清雅带着丫环回了房间。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看着灯笼映出点点的灯光,沐清雅心思转动,看秦月的表情,她还不知道沐逸之受伤的事情,到底沐逸之会不会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还是个未知数,她要怎么样弄清事实呢!不了解这件事情她又怎么想办法帮助沐家度过眼前的难关!想着已经来到了房间门口,刚推开门,她的瞳孔微微一缩,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的走进房间:“刚刚我看门口的那株兰花开的正好,你替我搬进来摆在那边的小桌上,这里就不用你伺候了!”

  “是!”丫环们躬身行礼,动作利落的将兰花搬进来,心中好奇,三小姐一向讨厌花花草草,怎么突然想起来赏兰?不过,主子要做什么可不是她们下人能够管的,收拾好后连忙退出了房间!

  靠窗的小桌上摆着一张棋盘,黑白两色棋子安静的放在盒子内,现在旁边多了一株兰花,更添了几分雅致。清雅坐过去,随手拿起几颗黑子把玩,石质的棋子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她随意的将棋子摆放在棋盘上,寂静的夜中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尤为响亮。

  “房间中只剩下我一人,藏在暗中的小人还不赶紧出来?”沐清雅话音落下,房间内寂静无声。她也不着急,继续拿着棋子把玩。

  不知道过了多久,蓦地,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姐还真是镇定自若呢?”

  沐清雅勾起嘴角:“你这个夜探别人居所的人被发现了都如此镇定,本小姐有什么好惊慌的!”说着,又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呵呵,我原本以为江南的女子全都温柔如水,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一个冷得像冰的!”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来,一道身着藏青色衣衫的男子走出来!

  沐清雅皱眉头一皱,这人竟然还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连忙将烛火换了一个方向!

  “哎呀,真是失礼了,没有沐小姐考虑的周到呢!不知道沐小姐是怎么发现我在房间中的?”

  原本烛火摆放在靠床的左边,男子走出来后影子正好投射窗户上,这要是让人看到恐怕明天沐家三小姐闺房中藏着野男人的消息就传遍整个临江城了!

  端木凌煜打量着灯光下持着棋子异常安静的女子,她的一双眉比一般的江南女子要修长一些,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看似清透无波实则幽暗深沉,即使是他也很难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什么情绪!这不得不让他惊讶!这真的是一双闺阁女子该有的眼睛吗?那双眼眸仿佛能够看透你的外表直直的看到你的心里!他见过很多女子上到皇后、公主,下到市井民妇,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给他这种感觉!

  沐清雅任由来者打量,嘴角的淡笑从来没有变过。实际上,从她打开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房间里肯定有人,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她异常敏感!这恐怕就是在深宫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女子特有的能力!

  “我怎么发现你重要吗?你既然敢夜探从三品大员亲眷的居所,就应该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知道与不知道没什么打紧的!”

  “呵呵!”端木凌煜轻笑一声,做好回不去的准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十二岁的女子!看来真是不虚此行了,“我不知道沐小姐还喜欢口出狂言?”

  沐清雅睫毛颤了颤,随手放下棋子,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打量眼前的人,他一方黑巾蒙面,天庭饱满、剑眉星目,眼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魅惑人心的弧度,挺拔的鼻梁在黑巾下隐约可见,虽然无法窥得全貌,但仅凭入眼的特征,也可判断他定是一个美男子。

  注视着那双溢满寒星的眼睛,沐清雅勾唇一笑:“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吗?”

  端木凌煜微愣,那双眼睛笑意盈盈,流转间顾盼生姿着实让人惊艳,不过发现什么?他可是什么都……不对!大脑一阵晕眩传来,让他眼神一变,凌厉的眸光像是根根利剑直射向沐清雅:“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只是为了自己的清白,做点防护而已,你何故如此惊慌?”

  “哼,”端木凌煜眼神一片幽暗,上前两步掐住沐清雅的脖颈,“为了自己的清白?呵呵,那现在为了你的性命,你能做什么?”说着手指慢慢的收紧,看着那张美丽的脸在他手下微微泛红。沐清雅嘴角笑容不变,仿佛被扼住呼吸的人不是她本人。

  端木凌煜心中惊异,他没想到仅仅一个未及笄的女子竟然有如此胆识!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杀她的念头,他想看看给这个女子时间,她会成长到什么地步!只是还没等他松手,就感觉手臂一痛,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小臂上竟然插了一只白玉簪!

  “好个心狠的小丫头,竟然敢这样对我!”端木凌煜笑出了声,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只猫儿的爪子挠到了,“小丫头,你可要好好的活着,我先走了……”说完,打开窗户,几下没了踪影!

  “咳咳……”沐清雅这才咳嗽出声,嗓子阵阵刺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息,刚刚她明明看到了那人眼中的杀意,只是没想到他后来改变了主意!

  轻轻地摸了一下桌上的兰花,兰花的叶子有几片已经被烛火烤黑,正散发着阵阵幽香。这也是她无意之中知道的,寒兰在被火炙烤的过程中会散发出一种幽香,这种香味能够让人短时间内精神恍惚、四肢无力。她素来喜欢兰花,在傍晚出门的时候,发现门口放着几盆寒兰,还想着晚上将它们搬回房间好好打理一下,没想到这几盆兰花倒帮了她的大忙!在发现房间内有人之后,她便想到了这个法子,只是心中多少有些不安,能够躲过侍卫和下人藏进她房间的人实力肯定不低,不知道寒兰能不能发挥作用,还好,那人也没有必置她于死地之心!

  看来沐逸之这次出去真的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啊,竟然都被人追到了家里,她要想办法了解一下,免得被事情弄得措手不及!

  临江城一个不起眼的大院内,卫熙神色怪异的帮着自家主子包扎伤口,如果没看错,主子手中拿着的是一只姑娘家的白玉簪吧!主子不是去沐家拿证据去了吗?怎么会那道一只白玉簪,难道主子闯了人家姑娘的闺房?倒是听说沐家有两个庶女美名远扬,还是罕见的双胞胎,难不成主子动心了?心中好奇的像猫抓一样,小心的问道:“主子,你怎么受伤了?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伤了主子?”

  端木凌煜瞥了他一眼,继续把玩手中的白玉簪。就在卫熙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见他轻笑了两声:

  “受伤呀?还不是让某只利爪的猫儿给挠的……”

  卫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