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沐家三小姐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168

  “嗯……”肺部传来针扎般的疼痛让沐清雅紧皱着眉头,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却感觉眼皮异常沉重。

  “夫人,您不要哭了,小姐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过之后,便是一阵压抑的哭声。沐清雅感觉眼前一亮,眼睛终于睁开!

  入眼是粉色的纱帐,雕工精美的银钩将纱帐挽起来,散落在床边。床头雕刻着斜枝梅花,枝头一只喜鹊异常灵动。雕刻的风格怎么那么奇怪,这分明不是她的玉华殿!还没等她打量其他,就被一个妇人的惊喜的声音打断!

  “雅儿,你想了?你没事了吗?”看到沐清雅睁开眼睛,秦月连忙凑过去,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

  “你……”这个妇人是什么人,竟然直呼她的姓名,想要在说话却发现嗓子疼得厉害!

  “夫人,给小姐喝点水吧!”一个盘着双髻、明眸皓齿的少女端着茶杯过来,看到沐清雅醒来,眼中的喜悦毫不掩饰。

  秦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扶起天月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端茶喂入她的口中。蓦地,她感觉怀中的身体一僵:“雅儿,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告诉娘亲啊?”

  在被扶起来的瞬间,沐清雅就惊呆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虽然盖着锦被,但被子下的身形还是能够看出来,这绝对不是她的身体!慢慢地将双手伸出来,双手依旧白皙,光华、细嫩,却不见原本留在手心的那道伤疤!那是一次刺杀之中,她握住此刻刺想沐玄冥的刀时留下的,当时她的整只手差点废掉,虽然之后伤口愈合,但疤痕却再也去不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心中震惊,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只就着身后人的手喝下了半杯茶,刚刚没有听错的话,身后这人应该是她的母亲。

  “娘亲可怜的孩儿,不再喝一点吗?”看到沐清雅终于喝下了水,秦月声音中带着愉悦。

  “不必!”沐清雅摇摇头,喝下了水感觉好了很多,嗓子也不复刚刚的沙哑,从刚刚发出的声音来看,她最多不过十二、三岁,不然也不可能有那样稚嫩的声音。

  “小姐,您终于醒了,您都睡了两天了,夫人都要担心死了,幸好小姐您没事!”

  沐清雅看去,正是刚刚递茶的小丫头。

  “乐琴,你去叫大夫来给小姐瞧瞧,千万不要落下病根。”秦月吩咐。

  “是!奴婢马上去!”

  等那个叫乐琴的丫头出去,沐清雅才仔细看周围的摆设。这个房间装扮的委实精致,正中央摆着一张桌案,六把圆凳,南边摆着雕花妆台,虽然这些东西和她玉华殿的比起来差了很多,但胜在雕工精细、花样别致。粉色的帷幔将里外间隔开,她看不到外面的装饰,不过想来也不会太让人失望。

  看到沐清雅不做声的打量着四周,秦月有些奇怪:“雅儿,这是怎么了,是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沐清雅神色没变:“没有,只是感觉着粉色的帷幔……”说道这里,她没有继续说下去,现在她什么都不知道,少说少错。

  秦月有些奇怪:“这帷幔不是你让娘亲帮你换得吗?你一直羡慕你二姐房间这样装扮,特意让娘在你不久前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换的呢!”

  沐清雅点点头,那么她如今是十二岁,上面还有一个二姐。

  “你呀,真是不小心,以后可千万不能到湖边玩耍了,幸好这次福管家路过看到了你,不然你……你可让娘亲怎么活!”秦月说着又要掉下泪来。

  沐清雅坐起身子,转身看向秦月,她仅仅挽着一个发髻,插着一支素雅的海棠步摇,眼角已经有了几丝皱纹,虽然看上去不是很明显,一张脸甚是美丽,只是脸颊边有一道淡淡的疤痕,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那双黑色的眼眸中满是对她的慈爱和担忧。那样的眼神让沐清雅浑身一震,那是一双属于母亲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安慰的话自然的说出口:“不用担忧,清雅这不是没事了!”

  “好,娘亲不哭了,娘的清雅没事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乐琴已经将大夫领了过来。秦月连忙擦干眼泪,扶着沐清雅躺下,替她盖上丝被。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随着乐琴的指引走了进来,对着秦月行礼:“夫人!”

  “大夫免礼,劳烦大夫替小女看看!”

  张志林上前为沐清雅把脉,心中也很奇怪,明明昨天把脉的时候,脉象深沉、无力,明明是极为凶险的状况,刚刚听乐琴丫头说她竟然醒了!虽然惊奇,但是能醒来就是好的!

  “夫人放心,三小姐已经没事了,老夫再开一些温补的药材,好好调养一阵就可以痊愈了!”

  “多谢张大夫!乐琴!”

  乐琴连忙拿出一个封好的红包递过去,秦月亲自交到张大夫手中。

  秦月一直等沐清雅喝完药睡下才离开,临走时吩咐乐琴好好伺候。等她走后,沐清雅睁开眼睛,慢慢地坐起身。

  乐琴回头就看到她要下床,连忙拦住她:“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您病还没好呢!快些回床上躺着!”

  感觉到身体酸软无力,沐清雅没有再逞强:“去拿镜子来!”

  乐琴连忙将铜镜递过来!做完之后才猛然惊醒,什么时候小姐说话这般有气势了!明明是极为普通的话,刚刚她却不敢有丝毫反抗的遵从了小姐的命令!

  看到镜子中的影像,沐清雅心神一颤,如果不是确定了这不是她原来的身体,她真的以为时光倒流了,这张脸和她之前一模一样,除了稚嫩了些许之外,没有任何差别,不过,身体倒是比前世好了很多,即使现在生着病,也没有感觉到太多了的不舒服,说来,前世的她懂不懂就胸闷、发烧,即使沐玄冥没有下毒想来她也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只是不知道君卿……怎么样……

  “小姐,您怎么了……”乐琴看着一动不动盯着铜镜看的沐清雅,有些担忧的问。之前小姐总是一刻都安静不下来,现在安静下来了她总感觉有些奇怪呢!

  “没事,将铜镜放回去,你就下去吧,我小睡一会儿,无事不要来打扰我!”

  “是,小姐!”乐琴将铜镜放回原处,躬身退出房间。关上房门之后,才发现额头竟然除了一层冷汗,有些不解的看着房门: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感觉小姐很奇怪呢,那种感觉……啊,对了!那种感觉和面对老爷一样呢,甚至比面对老爷还要让人敬畏!

  房间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的缘故,沐清雅很快睡了过去!迷蒙中,一连串的梦境展开!她惊讶的看着梦中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像是一个清醒的旁观者。

  原来这里已经不是她费劲心机守护的国家了,而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玉寒国。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两江盐运使的沐逸之的嫡出女人,沐家的三小姐!

  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竟然是庶姐推下了池塘殒命!而她恐怕一直没想到那个相貌美丽的姐姐竟然会是杀死她的凶手!也难怪,母亲和父亲将原来的沐清雅保护的太好了!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时分,喝了张大夫开的药身体好了许多,本来这具身体底子就不错,只是溺水的时间太长,原主人才去了,只是换了她来!

  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能够重活一次,那么就好好珍惜吧!享受一次普通人家的生活!

  “小姐,您醒了吗?奴婢进来了!”听到房间中有响动,乐琴轻声问道。

  “嗯,进来!”沐清雅坐起身,躺的时间长了,感觉身体都快僵硬了。

  “小姐,这是夫人吩咐给您预备下的燕窝,你趁热喝了吧,调养身体的呢!”乐琴看沐清雅起身,连忙放下燕窝,扶着她起来。

  看着手中的燕窝,沐清雅眼中闪了闪,沐逸之是从三品的外派官员,为人清廉、刚正不阿,能够拿出这种成色的燕窝恐怕着实不易,如果是之前的沐清雅恐怕体会不到秦月的用心,她只会一味的索取、攀比,又怎么能感受到这些!真是被父母宠坏的孩子!

  “父亲回来了吗?”

  “回小姐,老爷恐怕要今晚才能回来!”

  沐清雅点点头,这个时候正是上缴盐税的日期,身为两江盐运使,沐逸之的工作可是不轻松呢!

  看沐清雅没什么反应,乐琴表情|欲言又止:“小姐……待会王姨娘和大小姐、二小姐要来看您……”小姐总是喜欢和大小姐、二小姐一起玩,可是她分明看着那两位看小姐的眼神不善,之前也和小姐说过,结果总是被责骂,那两位分明是庶出,却比小姐这嫡出的还要张扬,也只要小姐还想着她们很好……

  沐清雅将她的神色收进眼底,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

继续阅读:第3章 初见庶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