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往事如烟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888

  恢弘壮丽的皇城上空,黑沉的夜空格外低沉,浓重的夜色层层叠叠的压在躬身站立的宫人身上,晦暗的宫灯在这些人低垂的脸上打上一层黑暗的阴影,生生为殷红的的宫殿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高大的雕花殿门内,沐清雅临窗而立,今夜的她没有穿繁复、华美的宫装,仅着一身素白的长裙,长裙一尘不染更加没有任何装饰,莹白的颜色让披在她修长的身子上,衬托的她格外纤细、单薄。如墨的长发仅用一根白玉簪堪堪挽起来,瀑布一般洒落的背后。

  “皇姐……”

  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来,让沐清雅转过身。一身明黄色衣衫的沐玄冥正看着她,神色宁静安和。她七岁的时候,沐玄冥三岁,那时候的他小小、软软的一个人,总是用这样略带依赖的语气叫她一声“皇姐”,转眼间,那个孩子已经成长为一个相貌英俊、手段果敢的帝王。

  “皇姐,你身体一直不好,怎么还临窗站着,万一受了凉,又要吃那些苦药了?皇姐总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真该好好教训一下皇姐身边的丫头们,都不会劝慰你一下……”沐玄冥眼眸中含着隐隐的关切,一边说着一边将披风拿来披到沐清雅肩上。火红色的披风绣着大朵的牡丹,带着一丝馨甜的香味,让她白玉一般的容颜染上丝丝红晕。

  “玄冥,你登基两年有余了吧?”沐清雅看着他动作熟练的系上披风的带子,轻声问。

  沐玄冥的手顿了一下继续自己的动作:“是啊,皇姐,两年零三个月了,皇姐今天怎么说着这个来了?”

  沐清雅摇摇头,对一旁的侍女说了句“摆膳”,然后坐到了桌边,看着敞开的宫门和黑沉的夜色。沐玄冥紧了紧拳头,那道背影异常纤细,却一直都笔直、挺拔,从他记事开始,无论面临多艰难的境地,她的脊背从来没有弯过,即使是为了自己被羽箭射中后心,她都能够站在高台对着千军万马指挥若定。

  宫人们井然有序的将一道道膳食摆在桌上,然后悄然无声的立在一旁。沐清雅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下去吧!影,你也下去吧!”

  空气若有若无的波动了一下,一道黑色的人影跪倒在沐清雅裙边:“公主!“

  “下去吧!”声音依旧很轻,轻的像是一道低声的叹息,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坚定和威压。

  影咬紧牙关,素来毫无波动的眼中满是沉痛,跪直身体,砰砰砰磕了三个头,然后退出了宫殿。

  沐玄冥身体有些僵硬:“皇姐,影不是一直护卫着皇姐的安全吗?怎么……”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似乎好久都没有和玄冥单独吃过饭了呢!当初我们被流放出去,你总是喜欢靠在我的身边谁和你说话都不理,那时候有一点吃的我们都会分着享用,现在回到了宫里,应有尽有了却再也没有单独用过膳。”沐清雅轻声说着,眼中没有波澜,“玄冥,你不为皇姐倒杯酒吗?”

  沐玄冥身体一颤,他几乎以为是不是自己的计划已经被知晓:“皇姐,你不是素来不爱饮酒吗?怎么突然要喝酒了?”

  “人总是会变的……”沐清雅拿起白玉酒壶,一手持着壶柄,一手按着壶盖,清冽的酒水倾注在酒杯中,丝丝酒香弥漫,“玄冥不也是成为一名君王了吗?”

  “皇姐……”看着她端起酒杯,沐玄冥紧握着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因为用力手背上根根青筋暴露,语气却一如以往的温和,带着丝丝撒娇的意味。

  “轰隆!”一道闷雷响彻天际,紧接着一道霹雳一闪而逝,瓢泼大雨紧随而至,一阵风从大开的窗边吹进来,撩起了沐清雅黑色的发丝。

  沐清雅动作依旧,仿佛外界的声响都没有办法进入她的耳朵,酒杯缓缓地靠近唇边,略带苍白的传遍依旧带着清浅的笑意。

  “皇姐!”沐玄冥快步走到沐清雅面前,一把夺过酒杯,杯中的酒水洒了她一手,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太突兀了,连忙解释,“皇姐,你身体不好,还是不要饮酒了,朕陪着皇姐用膳吧!”

  沐清雅注视着他的眼睛:“玄冥,你可知道,每次你紧张,你的睫毛总会颤的比平日厉害,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君王了,这个毛病就改了吧,你的心思不可让臣子轻易知道,不过,你要是想利用这点操控臣子也是可以的,想来你应该知道的,这两年你做的很好!”

  拿过酒杯重新注满酒水,在沐玄冥惊慌的眼神中一饮而尽:“这酒倒是不错呢!”

  “皇姐!”心中的那根弦猛然断掉,仿佛被生生抽离一般痛得他麻木,沐玄冥砰的一声跪倒在沐清雅脚边,“御医!传御医!”

  “都不要进来!”沐清雅一声冷喝,门口的动静立刻安静下来。

  “皇姐,酒中有毒,酒中有毒啊,皇姐……”少年帝王失去了平日的冷静,紧攥着沐清雅的衣袖惊慌的像是个孩子,他不应该这么做的,虽然皇姐在朝堂之中影响很大,但她却从来没有做出过威胁帝位的事情,他怎么就听信了几个大臣的进言!

  腹部传来的阵阵绞痛让沐清雅的脸色更加苍白,自从那次帮沐玄冥挡过一箭之后,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再多的补药下去,脸上也没再染上过红晕:“为人君者,不为情所牵,你能做出这个选择,皇姐很高兴,身为一个合格的帝王是不会允许身边有一个影响力比他还大的人存在的,皇姐理解……咳咳……”

  沐玄冥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皇姐!弟弟是鬼迷心窍才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皇姐你不要说了,御医,御医……”

  砰!厚重的宫门被猛地撞开,一道修长的身影跨入殿中,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莫君卿脚步有些踉跄,英俊的脸上找不到一丝平日的杀伐果断,眼中只剩下那道纤细的身影。

  “公主!”

  沐清雅看向门口,平静的眼神微微动了动,毒药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剧烈的绞痛让她的视线模糊成一片,可是她依旧看到了那张焦急的脸孔:“君卿,你来了……”

  莫君卿走过去,将那道身影抱进怀中,此刻他再也不管什么君臣有别,再也顾不得男女之妨,心中撕裂般的痛苦让他想要嘶吼出声却被生生压抑下去:“公主……”

  沐清雅艰难的抬起手,抚上那张带着雨水的脸,这张脸本应该俊美无双、无人可匹的,只可惜为了她毁了,可是那双眼睛中的温暖却从来没有变过,他虽然浑身湿透,却依旧带着让人依恋的温暖,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男人了,这个男人为了她一直没有娶亲,为了她毁了容貌,为了她单骑闯敌营,她却一直没有给他一个回应,他本应该驰骋沙场、建功立业,然后有美眷娇儿相伴,而不是这样:“君卿,下辈子……不要……再遇到我了……”

  “公主,能遇到公主,能为您效犬马之劳是君卿的一生夙愿!”莫君卿紧紧地握住那只冰凉的手,想要给她一点点温暖,幽深的眼眸中满是无悔的温柔。

  沐清雅笑了起来,笑容不再疏离、淡然,那双眼睛染上了点点天真、纯然,说起来,她也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脸颊靠近莫君卿的胸口艰难的蹭了蹭:“君卿……很暖呢!温暖……”

  莫君卿眼泪纷纷落下来,滴落在那张毫无血色的苍白脸上,想要用尽全力拥抱她,却担心自己力气太大让她受伤:“公主喜欢,君卿就一直抱着公主!”

  沐清雅摇摇头,嘴角溢出丝丝鲜红:“不……君卿……找……找个……噗……”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温热的血液洒满莫君卿的胸口!

  “公主!”

  “皇姐!”

  透过迷蒙的视线,沐清雅没有再看跪在地上的沐玄冥,而是看向宫门外的雨幕,看向雨幕之外的天空。莫君卿将她抱起来,走到宫门口,门外跪了一地的宫女、奴才。沐清雅却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让他们起来,最后看了一眼耗尽她一生心血的皇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公主!”、“公主!”哭声响彻玉华殿。

  大宫女绿鸢站起身,一步步走到跪在地上全然愣住的沐玄冥跟前,声音仿若杜鹃啼血:“皇上,三岁起皇后去世,丽妃迫害您和公主,公主独身带着您流落民间,她为人洗过衣服,遭受过人毒打,你得了时疫她跪在药馆门口三天为你求医,九死一生回到宫中,为你挡过刺杀,为你身中剧毒,没有她哪有你的今天,就连为君之道都是公主教你的!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公主,上天对您不公啊!不公啊!”

  绿鸢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对着沐清雅磕了三个头,然后一头撞在的宫殿门口的柱子上:“奴婢……生生世世追随公主!”

  影走到莫君卿旁边:“公主不喜欢宫中,不喜欢这艳红的宫墙,请莫将军带公主离开!”说完,抽出一把匕首刺入心脏。

  莫君卿抱着沐清雅变凉的身体,拿衣袖将她嘴边的血擦干净,将她身上的红色披风解下来,露出她原本穿着的素白衣衫。

  雨没有任何预兆的停了下来,寂静的夜空却听不到一点虫鸟的声音。莫君卿抱着她走出殿门!

  “站住,你要带朕的皇姐去哪里?”沐玄冥低吼出声。

  莫君卿没有回头:“她为了这个国家用尽了心计,为了扶住你即位双手染满了鲜血,为了整顿混乱的国家算尽了人心,却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皇城!现在我要带她走!带她看看她花费了一生守护的国家!”

  “站住!你许带朕的皇姐走!”

  “皇上,在公主和国家之前,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控制暗卫的兵符就是昨天公主送你的那块玉佩!兵符公主也已经送还给了皇上,她已经没有什么还欠您的了,难道您还不能放过她吗?请您记住,公主从来没有想争夺什么,如果真的要争,你根本就没有机会站上皇位!身为君王,您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她是你的姐姐……”

  沐玄冥愣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素白的裙摆消失在夜色中,终于忍不住嘶吼出声!

  “皇姐!清雅!”

  他怎么会真的杀了她!怎么会!眼神漫上一层血色,带着丝丝疯狂,将带着沐清雅血的披风抱进怀中:“不会的,皇姐不会离开我的,她还要看着我给她一个四海升平的天下……不会离开的,不会的……皇姐……”

  玄历三年,长公主沐清雅逝于宫中,皇帝下令,举国同哀,悼念长公主!这一年,整个兰陵国处于悲痛之中,素净的白沙挂满了整个皇城。

  皇帝沐玄冥一改往日温和作风,手段冷酷、独断,以对公主不敬之名诛杀了右相等大小十八名官员,朝堂风气为之一清,之后不久,兵发邻国,一统周边五个国家,成就了史上的一个传奇!

继续阅读:第2章 沐家三小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