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牢骚满腹
克鲁查加路口2017-04-14 18:572,650

  晁节从宋江那里回去之后就来到了刘唐的军营,那边此时早就来了一群平时关系莫逆的兄弟,一见晁节进来,全都笑着站起来迎接他“三郎来了,就等你了!快入席!早就听说这一战你又立了功劳,所以哥哥们给你摆了一桌酒席为你庆功。”

  说话的正是刘唐,他比晁节矮了一头也就一米八左右,一头的暗红色头发,就像是染得一样,难怪被人称作赤发鬼了。刘唐的长相比较凶恶,就算是在梁山这个鱼龙混杂妖孽丛生的地方,也绝对不像是善类,也难怪当初雷横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认定他是个坏人,长成这样不管在那个年代都应该会被人注意的,

  不过他对晁节的态度却是异常的亲热,不但满脸的笑容,而且眼睛里面透出的也都是关心慈爱的笑容,就像是个大哥在关心自己的兄弟一般,让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晁节也不禁心里一阵感动,琢磨着之后一定要将这个人收归自己的阵营当中。

  其他几个人也都不是外人,能和刘唐这种被钉上晁盖标签的人坐在一起的自然也都是同路中人,面色黝黑一副黄胡子的就是短命二郎阮小五,他赤着上身只穿了一条油裤露出了一身黝黑的结实肌肉;身边一个长得和他有几分相像,打扮一摸一样的就是活阎罗阮小七,不过这个阮小七的身上全是黑痣,看着就挺慎人的;还有一个长的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那就是梁山鼎鼎大名的饭桶之一,白日鼠白胜了,几个人都是晁盖当年要好的兄弟,听说刘唐要招待晁节,就全都过来了。

  晁节一一见了礼,却听小五说道:“你二哥今天寻寨,所以来不了了,他让我代表他给你敬杯酒。”

  “五哥,你们也太客气了,我这算什么呀,不需要这么隆重的。”晁节心里挺感动,嘴上也是一个劲的说好话。

  刘唐叹了一声“你的功劳我们都记在心上,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哪一次不是真刀真/枪拼回来的?可惜当初晁大哥为了能服众,所以就不让你做头领,这才弄到今天这个局面。如果当时你就当了头领,现在也不会有人这么针对你了。”

  阮小七是个火爆脾气,一听刘唐这话立即就挑了挑眼眉“去他娘的!凭着咱们兄弟的功劳,现在他做一把交椅有什么不可?偏偏就是有些人心里有些腌臜的念头,这才让我兄弟如此受委屈。”

  阮小五知道自己兄弟是个什么东西变得,便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哪知道阮小七猛地回身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五哥,你推我我也要说的。宋哥哥办事不公道,凭什么咱们兄弟立了这么多功劳却没有封赏呢?我也是刚才知道,这一战咱们兄弟斩了两个统制官,杀敌上千,却只得了三千两银子的赏赐,这他娘叫什么事呀!”

  “老七,你这人说话就不经过脑子。”阮小五也有点不高兴了,毕竟现在自己这群人都在人家手下混事,如果这话被人传到了宋江的耳朵里面,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做不做头领是宋大哥决定的么?那是老天爷给的提示,别忘了咱们每个人的名字都刻在石碑上的。”

  “去他的石碑!”这会说话的是白胜了“这些手段连我个闲汉都看得明白,我就不信你们看不明白?不过都是障眼法而已。”

  “算了,几位哥哥,有钱我已经很开心了,至于当不当头领什么的我倒从来也没有想过,毕竟我是个晚辈,我…”晁节替他们打了圆场。

  “屁晚辈!三郎,我就烦你这一点。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回阮小七竟然没有再往下说了,而是闷头坐回了桌子边上,抓起酒杯干了一杯,然后才猛地一拍子大骂道:“今天说招安明天说招安,现在终于受了鸟招安,可人家那咱们当什么东西?我看总有一天把咱们所有弟兄都毁了,他们也就安心了。”

  刘唐心里虽说很赞同阮小七的话,可表面上也不愿意把这些事放在明面上,所以连连摆手“咱们喝酒吧,还是喝酒吧!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趁着咱们还活着还是及时行乐的好。”

  晁节也跟着他们一起喝酒,刚喝了一口他差点吐出来,这是什么玩应啊?说是米酒没有米酒的香味,说是白酒没有白酒的浓香,也就近似于啤酒的度数可根本就没有啤酒好喝,还满是渣子,喝在嘴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可是看其他几个人喝的都很进行的样子,一杯接一杯的,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心里嘟囔,难怪看水浒的时候那些人动不动就抱着坛子喝,这狗屁东西还不就是水么?

  喝了几杯,刘唐忽然想起个事情便问晁节“三郎,我记得晁哥哥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你好像还订了一门亲事,你现在已经这个岁数了,是不是也该去取亲了?”

  “啊?”这倒真是出乎晁节的意料,没想到自己还有一门亲事,说实在的他承载下来的记忆不是很完整,有很多就是一晃而过,从小到大多少事呀,还能每一件都仔细地记下来?这件事他根本就不知道。

  一看晁节的反应,刘唐就知道他一定是忘记了这件事,便笑起来“我就猜你早就忘到脑后了,不过也不要紧,哥哥们都给你记着呢,等这一次咱们拿下了方腊,哥哥亲自带着人把新媳妇给你接回来。”

  “刘哥,你也看见了,这几年咱们一直也没有消停,除了打仗就是打仗,哪有功夫想这些呢?再说了,这一次方腊可不比以前那些人,我看咱们是碰上对手了,还是不要想这些事了,省的耽误了人家姑娘。”晁节肚子里想的是谁知道你们给我定的是个什么玩应?我可没有闲心被你们盲婚哑嫁,我要找的那都是我看得见的白富美,其他的不再考虑当中。

  哪知道话刚一出口,坐在一边的白胜就说道“三郎这话说得不对,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这种事尽早不尽晚,我看还是不要等着灭掉方腊了,现在咱们就派人去把姑娘接回来算了。对了,姑娘是哪的人,家里是干什么?”

  刘唐也嘿嘿一笑“我也忘记了。晁义啊,你可记得?”

  晁义一直都在桌子后面站着,一听这话立即笑道“小的当然记得,那姑娘是汴梁人叫做陈丽卿,她的父亲以前做过提辖,说起来你们也不是外人,陈提辖的夫人是我们小少爷姨娘,所以自小两个人就定了亲。”

  刘唐哈哈一笑“这不就行了?咱们现在也不是梁山贼寇了,等明天就和他们说说,看能不能吧陈姑娘接到咱们这里。”

  晁节也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那里听说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于是微微一笑“对了,几位哥哥,我还有事想要各位帮忙呢?”

  “什么事?”

  “这一战我们的军械损毁严重,我想问问各位手下有工匠么,能不能帮小弟我做点东西?”

  刘唐哦了一声“我当什么事呢?这有何难!我手下有一百多工匠都给你用了,白胜还管着工匠坊,他也可以借给你人用。”

  白胜笑起来“是啊,三郎何必为这件事伤神,你想做什么只管交给我好了。”

  晁节最近就为这个担心呢,一听这件事有了着落自然喜上眉梢,刚想道谢,忽然听看到外面走进来一条彪形大汉,一进来就大声嚷嚷起来“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难道不知道塌天大祸已近在眼前么?”

继续阅读:第9章 媳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最强匪二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