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媳妇
克鲁查加路口2017-04-14 18:572,577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这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兵车行中的一段,讲的就是出征时的场景,此时晁节走在队伍当中也是深有体会,除了没有爷娘妻子咸阳桥,是其他的什么都是存在的。

  对于这次分兵晁节没有一点意外,毕竟这是水浒当中有明确记载的,可关于韩世忠、张俊等人的出现却还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管是所谓的四大奸臣还是那些所谓的忠臣,谁也不希望看到所有的功劳都被宋江他们一群以前的强/盗取得,来摘桃子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可是看看宋江的表现却让晁节有点苦笑不得了,虽说他本身也没有念过几天书,但好歹也知道这天下的好事不能让一个人独占了,必须要适当给予别人一切才能不犯众怒,可宋江他们一听到自己援兵到来第一反应却是立即抜寨启程,这简直就是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千万不要来抢我的功劳!小肚鸡肠到了如此地步,还真是天下罕见,这就难怪后来那些人毒死宋江、卢俊义,连一点后果也没有承担,在朝中根本就没有人愿意为他们说一句好话呀。

  而那个所谓的智多星果然一点用处也没有,其实有一些专家曾经说过吴用一出场就暗示了他是个饭桶,其实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哥们也总是戴着一顶饭桶帽子,他的每一次的计策都是顾头不顾腚,细细琢磨起来漏洞百出,如果不是他的对手实在太愚蠢,恐怕梁山早就被剿灭干净了。

  那个所谓的上中下三策也早就传遍军营了,可在晁节的眼中根本就是多此一举。韩世忠他们渡江根本的意义在于最后关键时刻来摘桃子,他们压根就不是来拼命地,所以大可以不去管他们,反而还可以利用这个关键点向朝廷提一下要求,至少要钱要粮要军械,可吴用之流偏偏只看到了功劳,而忘记了实惠,这不是舍本逐末么?功劳那种东西再多有什么屁用,上面不点头不赞赏,功劳越大越是个威胁,自己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么?偏偏这些人压根看不出来。

  宋江他们唯一善于的就是在梁山当中搞山头,每一次分兵都看得出来是精心准备的,他们就像是要将那些不服自己的人都赶尽杀绝一般。不过也就是这么一群粗人才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但凡有点脑子的人早就能看明白了,这也是为什么卢俊义名义上是第二把交椅却从来也不参与到梁山重大决策当中的原因吧,好在他是个坚决的投降派,要不然宋江早就尸骨无存了。

  晁节骑在马上胡思乱想,表情下意识的出现了一丝微笑,正好被走在一边的刘唐看个正着,这个粗人会错了意便笑着说道:“三郎,想什么呢,这么高兴?是不是在想自己的新娘子长个什么模样?”还真别说,刘唐真是个行动派,上一次他们讨论过晁节结亲的事情之后,他还真就马上派人到汴梁去提亲了。

  晁节也吓了一跳,知道自己露了相,急忙做出一副傻乎乎的表情并低下了头,其他众将全都信以为真哈哈的笑起来。

  这件事一被人提起晁节马上就想起了那个叫陈丽卿的人来了,可奇怪的是每一次这个名字一出现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地,总觉得那么熟悉,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没想到这一低下头蓦地想起了这个人的出处,不禁吓得嗯了一声,直起了身子。

  他虽说不在一百零八将当中,却也是和那些首领走在一起的,身边不少人都听见了他的声音,全都看了过来,刘唐也很关心的问道:“三郎,怎么了?”

  晁节心里惊慌,表面上尽量不露出来,随口找个个理由说道:“我忽然间想起之前让工匠做了几百杆长枪,这一着急忘记去看看了,也不知道他们做没做好,这才有点慌乱了,让哥哥们见笑了。”

  刘唐哈哈一笑“那些长枪都弄好了,我都让人给你的人发下去了,你就放心好了。不过你以前喜欢让他们用朴刀,现在怎么又开始让他们用长枪了,这一天一变的,让士卒们怎么适应呢?”

  那些长矛是晁节让人按照军刺的形式制造的,这可不是他的一时头脑发热,纵观古代军事史,除了唐代的陌刀军之外,在好像就没有什么人不用长枪来组织队伍了,这里面好处数不胜数,比如造价便宜,比如容易训练,比如对士兵的要求也不算很高等等就不一一叙述了。

  “我还是亲眼看看的好,那些东西都是我交代他们特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符合我的要求。诸位哥哥先走,我先去看看啊。”说着他一圈马朝后面跑了。

  刘唐看着他的背影嘿嘿的笑起来“这个三郎一定是因为被我戳破了心事面上挂不住了,哈哈哈…不过这个小子最近还真是在捣鼓一些新东西,就是不知道那些东西在战场上好不好用。”他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别人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跟着说笑,而坐在最外面的神机军师朱武的眼睛却是一闪,但旋即也就跟着一起说笑起来了。

  只听白花蛇杨春笑着说道:“恐怕三郎是害怕自己的新媳妇太丑了,所以才惊叫起来。”

  哪知道一边的小霸王周通却边摆手边说道:“这个陈丽卿我还真就听说过。那一年我和宋哥哥去汴梁观灯,就听人说过这个女子。人家说她武艺超群,人样子也漂亮,还有个绰号叫做女飞卫的,配咱们三郎正合适。”

  晁节刚才惊叫可这不是因为那些长矛,那都是按照自己军刺样子制造的,就算有些问题也不会偏离到什么地方去的,他真正感觉到惊愕的还是陈丽卿。

  还记得当年他看过一篇叫做水泊巾帼劫之陈丽卿的小说,里面的内容当然不值一提,不过当时晁节看完之后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于是一时好奇上网查了一下这才知道那竟然是荡寇志中一员超级女将。

  这个人的神号很长,叫什么琼灵雷府统辖八方雷车飞罡斩祟九天雷门使者阿香神女元,手持一条梨花枪,射术惊人,先后射死花荣,生擒黄信、郭盛、孙二娘,斩杀孔亮、王英、扈三娘、龚旺、丁得孙、顾大嫂、孙新,绝对算是一个女杀神。

  可从这个人的行为标准来看她一贯是厌恶贼匪的,杀起梁山的人也毫不留情就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这样的人怎么能和自己扯上关系呢?又想起晁义之前说的话,自己和她是姨表亲这才从小就定了亲事…

  忽然晁节好像想明白了所有关节一般,难道说自己在荡寇志当中,是因为晁盖和自己都被害死的原因,才使得这位女杀神像疯了一般报仇的?想一下她杀的所有人都好像是宋江的嫡系,以前和晁盖混在一起的却一个都没有伤害,这难道真就是自己想的那样?

  一想通这些,晁节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一方面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能找到这么一个杀神作为自己的妻子,自己存活的可能就会大大增高;可另一方面却还是难免有点担忧,娶这么一个女杀神,自己以后还能再娶别的白富美么?如果真要是她翻了脸,恐怕自己会死得更快一些吧。

继续阅读:第10章 准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最强匪二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