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入学
缘分02016-07-17 16:508,198

中央星。

这是位于银河系星域中的一个恒星系阿伦伯星系中的一颗行星。

它的直径约为地球的一点四倍,外围是大片的岩质层,内部则是滚烫的熔岩,围绕阿伦伯恒星转动。每当绕阿伦伯星转动一周时,自转四百二十八次,因此这里的一年为四百二十八天,每一天的时间则比地球长八十三分钟。

新联邦政府发现这颗星球后,经过一百多年的改造让它成为一颗宜居星球,并在地球历5142年把这里定为新联邦的首都星。

6457年,新联邦迁都圣域星,中央星被作为第二首都存在。虽然不再是人类世界的中心,但那曾经的繁华却依旧保留许多,并延续至今。

中央星格凌森大区凤凰市。

站在学院的大门前,琼尼·雷诺用好奇,震撼又略带敬仰的目光打量着这片古老的建筑群。它的外表古朴沧桑,在到处都是现代化科技的建筑群落里,就象一个顽固的老人,坚守着自己的领地。

这就是阿尔法军事学院,它在中央星的历史已经超过了八百多年。在这八百多年的时间里,它总计为联邦送出超过三百万的优秀学员,这些学员中超过四成的人最终成为联邦高级军官,其中包括两万个将军,六百名元帅,二十八位军事总长以及两位联邦总统。

正是这份辉煌,让它成为新联邦最好的军事学院,每年有超过一亿怀揣军人梦想的年轻人报考这座军事学院,而阿尔法军事学院却只招收一万两千名学员。

可以说,在这里的学员踏上战场之前,他们就要先经历一场战争,一场从上亿人中拼杀胜利的战争。

作为一万两千名胜利者之一,雷诺终于来到了这里。看着学院古老的大门,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拍了拍身边的B35自运机器人,雷诺向门口走去,小机器人在后面自动仅仅跟随。

一名学院守卫拦住了他:“新生请出示入学证明。”

雷诺把证明递过去:“请问舰船分院怎么走?”

“进去后一直走,看到岔道后走左边那条。”守卫把证明还回去:“好了你可以进去了,不过机器人不能带。按照学院规定,所有学员入学期间不得使用任何生活类机器人,所有学员必须依靠自己来解决问题。”

“好吧。”雷诺把自己的包从自运机器人中取出来,把机器人交给守卫:“这是我三岁时的礼物,它跟了我整整十五年,所以请帮我照顾好它……”

砰!

守卫已熟练拆掉B35的驱动装置,顺手扔进了后面,雷诺这才发现那里的自运机器人已堆成了一座小山。

雷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好吧,再见,我的伙伴。”

背着包,迈入学院大门,雷诺漫步在学院林荫道上。

学院很安静,看不到飞行车在天上乱飞,唯有一个个穿着无职衔军装的学员在道上行走。

这在外面是很罕见的,阿尔法学院就象是一个古老而封闭的世界,以特有的方式向雷诺缓缓展现了它神秘的一角。

按照守卫指引的路一直走,雷诺很快来到舰船分院,去新生处报了名,领到新生钥匙后去了学员区。

刚刚来到学员区,就看到一大批人正站在操场上,手上还提着各种包裹,明显是新入学的学员。

而在他们的对面,还有一大群穿着学院军服的学员正聚在一起说笑着什么,身边还摆着一架架是最新式的XI款的漫步者汽步艇,这种汽步艇只适合单人飞行,就象是空中摩托车,周边还有防撞汽垫,非常适合低空飞行。

看到雷诺过来,一个长着鹰钩鼻子的学员叫了起来:“又来一个。喂,你,去把他带过来!”

一名小个子新学员已经跑过去,来到雷诺身边,抓着雷诺往队伍里走。

雷诺站着没动。

小个子学员又拉了一下,说:“别反抗,不然他们会找你的麻烦。”

雷诺看看那些人:“可他们也是学员。”

“二年级!”小个子拉着雷诺往队伍中走。

“二年级很了不起吗?”

“这里是军事学院,下级服从上级,新兵服从老兵,所以新生也要服从老生!这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别紧张,这没什么的,只是一次小小的欢迎会而已,当然,风格上不那么容易让人接受。”小个子已将雷诺塞进队伍中,与他一起站好。

“你看起来对这儿很熟。”

小个子脸上露出骄傲:“我从小在这儿长大,这附近的一切我都熟。哦对了,我叫拉奇,拉奇·威特纳,大家都叫我小不点。”

“琼尼·雷诺,来自支列敦星。”

小个子的眼中放出神采:“是彩虹星环区的那个支列敦星吗?我听说那里的星空很美,有三个月亮,它们在晚上会发出三种颜色的光。据说星光海盗团的总部就在那里。”

“这正是为什么我来当兵的原因。”雷诺回答。

“你不喜欢他们?”小不点很没脑子的问了一句废话。

“他们杀了我父母。”

“哦……我很抱歉。”

“没关系。”

说话间,前面的鹰钩鼻已经大声道:“都闭嘴,不许说话。”

所有新生同时停止交头接耳。

鹰钩鼻已嘿嘿笑着说:“好啦,菜鸟们,欢迎来到阿尔法军事学院,全联邦最好的军事学院。作为对新兵的欢迎,我们将为你们举办一个盛大的欢迎派对!”

有人举起手,弱弱地说:“可以不参加吗?”

“那可不行。”鹰钩鼻嘿嘿坏笑着说:“这是传统,每个新生都要参加。如果你不参加,那就意味着脱离集体。你知道在军队中脱离集体意味着什么吗?”

那名新生立刻不说话了。

“很好,那就是说没有反对意见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宣布欢迎会的规则了。”鹰钩鼻拍了拍手,远处几名老生将身边的大门猛地拉开,探照灯砰然打开,照在里面,现出一架架的老式汽步艇,看样子颜色陈旧,型号古老,也不知存在多少年了。

“是埃耳公司出品的A系列汽步艇,见鬼,这种老爷车都已经停产了,他们从哪儿弄来这么多。”小不点拉奇低声说。

这种车现在有个别称,叫老A,用于形容它们的古老。

鹰钩鼻已经大声喊了起来:“规矩很简单,每人一辆老A,骑上后从这里出发,一直到对面的山顶,只要能够来到山上的,都会有一场盛大的欢迎会等待你们。为了安全,所有的步艇都被植入限高程序,你们和我们都不能飞离地面超过三米的高度。”

“就这么简单?”有人傻傻地问。

鹰钩鼻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当然,只不过会有一些小小的麻烦。那就是……”

他突然翻身跨上自己身边的汽步艇,从汽步艇上取下一支老式实弹步枪说:“我们会在后面追杀你们。”

所有人吓得脸都白了。

雷诺看看那枪,突然说:“那里面放的是橡皮子弹?”

鹰钩鼻楞了楞,看看雷诺,耸耸肩:“好吧,终于有个聪明人。”

他掉转枪口对着雷诺突然开枪,一发橡皮子弹已经打在他的脸上。

火辣辣的痛。

鹰钩鼻拍着枪管说:“虽然是橡皮子弹,但是打在身上也是很疼的。在被我们追上并干掉之前,全力逃跑吧!哈哈哈哈!”

他猖狂的大笑。

“可是这不公平。你们开最新式的汽步艇,还有枪,而我们却只能用那种老爷车!”有新生抗议。

“闭嘴!”鹰钩鼻大声呼喊起来:“这里是阿尔法军事学院舰艇分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将来要当舰长的人!舰长怎么能够畏惧挑战!记住,一个好的舰长绝不会让别人击落自己的船,不管那是星舰还是步艇!”

小不点凑到雷诺耳边:“我猜这话一定不是他发明的。”

雷诺深有同感的点头。

“当然,我们也会给你们一些机会。”鹰钩鼻继续说:“你们可以提前一分钟出发。”

“一分钟有什么用,甚至还不够我熟悉那种老爷车的性能。”小不点嘟囔。

这种老爷车,许多功能都和现在的车不一样,在正式开之前肯定要先熟悉一下。

雷诺回答:“别担心,老A其实很简单的,它和现在的汽步艇最大的区别是它没有自动飞行系统,全靠手动,左手操纵杆上的那个红点是启动部分,但必须按三下而不是一下,停止部分不在手上而在脚下。”

小不点听得诧异:“你开过这种车?”

雷诺回答:“没父母的孩子通常都会比较穷。”

鹰钩鼻的大笑还在继续。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别担心,这里年年都这么搞,很安全的。那么,你们还楞什么?还不快去?倒计时开始,一!”

见鬼,到计时竟然不是从上车开始的。

所有新生一起骂,掉头冲向车库。

鹰钩鼻将枪口对准天空,扣动板机,一串串的橡皮子弹射向天空。

他疯狂大叫着:“动起来吧,尽情的跑吧,跳吧,欢呼吧。这里是阿尔法军事学院,记住我的名字,斯皮德·马休·阿力菲德!”

“我将把你们打得屁滚尿流!”

呜呜的轰鸣声中,小不点拉奇的汽步艇已发动。

雷诺说得没错,这种老爷车最大的坑就是它必须连按三下启动键。要不是雷诺提醒自己,他一定会在这方面浪费很长时间。

不过现在,他注定要是第一批冲出去的人,这会为他带来机会,也许能成为飞到山顶的新生之一。

那是所有新生的骄傲!

“哈!走吧雷诺。”拉奇大声喊。

回头看去,拉奇却傻了眼。

雷诺正在跑到那些学员身边一个个的大声喊道:“连按三下红点,那是启动键!刹车在脚部!”

随着雷诺的跑动,一艘又一艘汽步艇轰然起步,冲出车库。

“雷诺你在干什么?”小不点大喊:“我们本可以冲在最前面的。”

雷诺回头看看他。

他摇摇头说:“他们不是竞争对手,是我们的同学,是未来的战友!”

拉奇楞了楞,然后他转头对其他学员喊:“快点,红色按扭,连按三下,记住刹车在脚上。”

更多的汽步艇冲出车库,眼看着人都出去了,雷诺才跨上最后一辆A系列。

作为最后选择的人,雷诺骑的这辆自然也是最破的,连观后镜都烂掉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启动老A,他对着拉奇一点头,两人已冲出车库。

这个时候一分钟已经快要到了。

看到所有人都冲出车库,马休等一群学员一个个脸上充满见了鬼的神情。

去年他们这界新生,光是倒在车库的就有三分之一。

今年的新生都磕了药吗?竟然这么猛。

马休迫不及待的喊道:“时间到,全体上车!”

其实还有五秒钟的时间,但此时此刻,马休已经按捺不住了。

就在他喊出时间到的同时,雷诺与小不点已经冲出车库。

听到马休的呼声,雷诺回头看去,看到那群老生已经纷纷上车。

雷诺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亮光。

他猛地掉转车头,向着老生的方向冲去。

“见鬼,雷诺你在干什么?”小不点吓得大喊。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喊出这话了。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所有都傻了。

喷动着白色气流的快艇呼地冲到老生们的身边,就象是一颗巨大的橡皮子弹轰隆隆撞过去。

一辆又一辆漫步者冲天飞起,连带着坐在车上的老生们也被掀飞。

翻飞的车辆,手舞足蹈的老生,惊恐的呼叫还有愤怒的狂嚣在这刻形成一副壮观的画面。

老A在空中划出一条曼妙的弧线,停留在老生们的头顶,雷诺对着大家做了个敬礼的手势:“一个好舰长绝不会让别人击落自己的船,并会在必要时发起反击。”

说着他一轰油门,老爷步快艇已飞了出去。

“干得漂亮,雷诺!”小不掉拉奇兴奋大叫,驾着自己的老A紧跟着雷诺飞走。

“混蛋!”马休愤怒的捶了一下自己的漫步者。

他回头大叫:“还在等什么?追上那个混蛋,干掉他!”

“干掉他!”所有老生都呼叫起来。

他们扶起漫步者,轰鸣的引擎转动中,一艘艘漫步者飞驰而出,追向雷诺。

他们在学院的空中飞快穿梭,限高程序让他们无法将步艇飞得更高,所以只能在建筑物中穿行。高速的冲击让驾驶者必须全神贯注于行驶上,否则一不小心就可能撞在墙上。即便有防撞气垫,这种从三米高的空中坠落的滋味也绝对不会好受。弄不好骨折也有可能。

但是学员们全不在乎。

他们疯狂的驾驶着漫步者,手里还举着步枪,不停的对着前方发射橡皮子弹。

一发发子弹呼啸着在雷诺的脑后穿梭,打在他周围的墙上,车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雷诺头一低,操纵着自己的快艇猛地一个转向,快艇在险险撞上一扇玻璃窗之前做了个九十度的急转,从玻璃窗前飞了过去。窗后的学员吹了声口哨表示赞叹,他并不担心玻璃被撞破,这里所有的窗户与墙壁都是被特别加固过的,为的就是应对这种场面。

呼啸的快艇群在学院中形成一道巨大的洪流疯狂驶过,在学院的各处也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一幕。

这是舰艇分院每年都有的保留节目,人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判断下一届可能的风云人物,偶尔也会打个小赌什么的,比如这届会有多少人成功到达山顶。

从学院到山顶,距离并不算短,以老A的速度,要想不被漫步者追上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够让他们逃到山顶的希望就是被限制的高度,在学院中有建筑,在山上有树林。快艇必须在建筑与林木之间穿行,才能到达山顶。

这是一场障碍赛,而不是纯粹的速度比赛,技术的作用在这里被发挥到最大化,完全弥补了车辆的不足。

尽管是这样,对大部分新生来说这依然是个难题。二年级的老生们都已经过了一年的训练与适应,他们的技术绝对比新生要强得多,对地形也比新生熟悉。

所以在往年的战例中,大部分新生都以被击落而告终。

不过今年的情况有些例外。

雷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呼啸的快艇群正在身后紧追不舍。

毫无疑问自己是捅了马蜂窝,老生们不再追逐其他的学员,而是全都过来追雷诺了。

雷诺笑笑,手腕转动,老A轰鸣着加速,又是一个空中急转飞入旁边的道上,大量的橡皮子弹呼啸着从他身后飞过,打的玻璃窗咚咚乱响。

白色气流在空中划出一个巨大的S形,蜿蜒着伸向远方,一直没入阴暗丛林中。

他们终于飞离学院,进入山林地带了。

而到目前为止,老生们还没打下过任何一个新生。

“马休,这样下去不行,我们会让其他人都跑掉的!不能再追那个狡猾的小子了,他比鱼还滑溜。”有人对马休喊道。

“不行,我一定要追上他!”马休愤怒大喊:“他让我受到了羞辱。”

“如果你不停止追他,就会让我们所有人受到羞辱。我们将成为第一届让所有新生登上山顶的人!”

马休呆了呆,终于不甘的呼喊:“好吧,拜尔,你和我去追那家伙,其他人各自找目标。”

“明白!”老生们一起回应,原来集中在一起的队伍终于呼啦一下散开。

就象是猎人在追捕猎物,每个老生都锁定了一位新生,在山林中展开了一场追逐战。

呼啸的橡皮子弹打在树木与落叶上,在山林中构建出仿佛真/枪实弹般的战地场景,这也正是学院所想要学员们感受的。

从进入这座学院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必须明白自己的未来是什么。

如果他们无法承受这种氛围,现在就退出对大家都好。

砰!

一颗橡皮子弹打在了一名新生的后背上,疼痛让他的手抖了抖,车辆因此失控,一头撞在了一棵树上。防撞气垫让他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但是从高处跌落的震荡还是让那新生痛苦哀哼。

“干掉一个!”一名老生得意大叫。

下一刻从斜刺里冲出一只快艇,正撞在他身上,将他连人带艇一起撞到地上。

“我也干掉一个。”停在空中,雷诺悠悠说了一句。

他对那躺在地上的新生说:“还能起来吗?”

“还可以。”那新生勉强回答。

“那就爬起来,继续飞。”

“什么?”那新生呆住:“可是我已经被击落了。”

“规矩可没说不许被击落就不能再起来,何况这里还有一艘更好的。”雷诺指了指那被他撞翻的漫步者,对着新生一笑,已经驾驶着自己的老A飞快离开。

后面是马休和拜尔紧追上来,马休都快气疯了。

这个混蛋竟然在自己追击下还有空去做别的事,这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我不会放过你的!”他注意到下方一名新生正在去扶地上的漫步者,知道他想干什么,那一刻他突然做了个决定。

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笑意,马休转动引擎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他调低高度,对着那新生一头撞了上去。

凶猛的撞击将那名新生撞到飞起,虽然防撞气垫让他不会重伤,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撞的他眼前一昏,瘫倒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雷诺咬牙启齿的说了一句:“你这混蛋!”

“他是被你连累的!小子!”马休疯狂大喊,状若疯狂。

因为被雷诺连番戏弄的缘故,愤怒正在燃烧他的理智,让他变得不可理喻,此时此刻他只想追上雷诺,把他扯下老A,然后用手中的枪给这该死的新生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嚣张的代价!

他疯狂的追了上去。

看到这情景,雷诺开始有意放慢速度。

他借助于山地不断躲避着子弹,当马休和拜尔追得渐渐近了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拉一下身边的树枝。

树枝伴随着雷诺的高速移动被拉弯,然后雷诺松手,反弹的树枝猛地跃起,正打在飞过来的拜尔身上。虽然攻击不重,但是突如其来的攻击还是让拜尔惊慌失措了一下。

这个惊慌造成了结果就是他控制不利,一头撞在了树上。

“拜尔!”马休喊了一声,看看自己的伙伴,还是决定不理会,继续去追雷诺。

“我要宰了你!”马休疯狂喊着。

他为自己的枪换上一个新的弹夹,继续拼命的向雷诺射击,橡皮子弹承载着他的怒火,疯狂的喷吐而出,打在雷诺背上。

雷诺抖了一下,老A已擦着一棵大树飞过,一头栽向树丛中,雷诺从车上滚落下来,扑进草丛。

马休哈哈大笑:“这下你跑不了了。”

他在空中盘旋着冲过来。

就在老A冲进树丛的同时,雷诺突然跳起来。

他从草丛中跃出,高高跳起抓在一棵树上,对着马休就是一脚。

这一下来得飞快,马休只觉得胸口一痛,已经被雷诺从步快艇上踹了下来。

雷诺手一松跳到地上,对着马休又是一脚,把他踩在地上,顺手把他的枪也夺了过来。

“你这混蛋……”马休话没说完,已经被雷诺用枪托砸了一下。

枪口对准马休。

主客之势瞬间逆转。

看着马休雷诺冷冷说:“你刚才不该那样做的。”

“我不需要你来教训!”马休愤怒道。

雷诺将枪口对准了马休的脸:“你确定?”

马休滞了滞:“你不敢这么做,我父亲是将军。”

雷诺点点头:“很感谢你告诉我你这么无能却能成为他们领袖的原因。不过我不在乎。”

他扣动扳机,将剩下的所有子弹打在他脸上。

———————————

丢下枪,雷诺扶回自己的老A。

虽然撞了一下,但还能用。

老东西有时就是这点好,经用,耐操。

重新骑上老A,雷诺一路飞行。

这次没什么人来找他的麻烦了。

到达山顶的时候,雷诺看到已经有一批新生学员在山上了。

一场规模盛大的欢迎会正在山顶召开,整个山顶已被布置成一个巨大的会场。

在会场的上方是一座高台,下方摆着长台,围了山顶整整一圈,长台上铺着雪白的台布,上面摆满了水果,美酒和各类丰富食品。

在会场的最中央是舞池,学员们在下方说话,起舞,男学员英俊潇洒,女学员明艳动人。

在高台上方是一个三维立体影象屏幕,可以全方位任意角度的观察下方的一切,并分割出无数画面。

当雷诺来到高台时,看到那无数分割画面突然变换,化成自己的样子,屹立在山巅。

一个高亢兴奋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看哪,我们的国王来了!”

“噢!”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雷诺注意到大家一起看向自己,他们向自己举杯。

这是在干什么?

雷诺还没明白。

一名学员已经走过来说:“你叫什么名字?”

“琼尼·雷诺。”雷诺回答。

“他叫雷诺!”那学员大声喊,他身上带着的扩音设备叫他的声音传至远方。

“雷诺!雷诺!雷诺!雷诺!”所有人都在大喊。

雷诺看到小不点也在人群中,他走向小不点问:“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小不点耸耸肩回答:“舰艇分院每年的迎新会都会在新生中选出一位表现最出色的新生,这个最出色的新生将会成为今晚的王。由于你在今晚中的表现最突出,百分之九十二的人投了你的票,所以你以绝对高票当选为今晚的舞会之王。作为王,你将有权任意挑选一位美女作为你今晚的舞伴,而对方不得拒绝。”

小不点说着嘿嘿笑了一笑:“把握机会哦。”

雷诺这才明白过来,他看向四周,看到无数女学员正在向自己暗送秋波。

作为女学员,她们可以不参加快艇竞赛,但必须接受王的挑选。

想了想,雷诺轻声问:“如果不选呢?”

小不点摊手:“那就意味着脱离组织,疏远大家。你知道在军队中这种结果意味着什么,对吗?”

该死的!

雷诺无奈,只能向四周看去。

年轻的姑娘们正在向他招手,一些大胆奔放的甚至主动对着雷诺做出各种勾引动作。

目光在姑娘们中梭巡,终于,雷诺的眼神落在一位淡金色长发的少女身上。

她的的眼神看起来很清澈,在雷诺看向自己时,既不鼓励也不拒绝,反而带着淡淡的微笑。

这微笑让雷诺动了心,他走过去,站在姑娘的身边。

说:“你好,我是琼尼·雷诺。”

“我知道。”姑娘回答:“你之前说过了。”

雷诺的脸一红,摸摸头,他说:“我可以请你做我今晚的舞伴吗?呃,我是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可以再……”

“我愿意。”姑娘打断他,直接回答。

雷诺被这回答楞了一下,姑娘见他这样,已笑着主动迎上去,扶住他说:“克莱尔。我叫克莱尔·嘉·马歇尔,我很喜欢你在今晚的表现,你是阿尔法学院最近十年的新生中,第一个主动帮助所有学员离开的学员。”

“谢谢。”雷诺回答,与姑娘一起进入会场中心。

“克莱尔!他选择了克莱尔!”一名学员大声喊了起来。

“呼!”

哨声四起,所有学员都吹着口哨尖叫起来。

这让雷诺有些迷惑:“看起来我好像选择了一位了不起的女孩,我还以为你是新生。”

“我的确是新生,只不过这里的老生都认识我。”克莱尔回答。

“为什么?”

克莱尔的脸上露出甜甜笑意:“因为我爷爷是军事学院的院长。”

——————————————

PS:好像有不少人没看明白,所以在这里说一下,本书是双时间线。关于学院部分属于回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