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家
缘分02016-11-08 11:037,317

1969年,“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搭载三名宇航员实现登陆月球,开启了人类大航天时代,人类航天科技开始蓬勃发展。

2046年,人类登陆火星,并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定居点,存在期限49天。

2158年,火星人类突破一千。

2290年,火星天棚工程完成,标志着人类的星球改造能力正式成熟,星际大移民时代拉开序幕。

2584年,第一次量子真空零点能吸取试验获得成功,可以从宇宙真空中直接吸收零点能量,标志着人类从此拥有了远航能力。

2999年,真空发动机小型化完成。

3248年,人类研究出新型超级材料巴伯塔一号,昂贵了一千多年的航天领域走向平民化,殖民星开始遍地开花。

3459年,第一次太空战争爆发,宇宙战争科技出现井喷,人类开始联合,建立联邦政府。

3856年,第一台人工智能出现。

4123年,机器人叛乱爆发。镇压叛乱后,联邦政府开始对人工智能进行管制,不再允许出现高级别人工智能。

4257年,变种人与克/隆人爆发大规模叛乱,这次叛乱让人类依靠替代品进行战争的梦想彻底破灭,战争又回到了身体力行的时代。

4288年,在连续内战中耗尽精力的联邦政府宣告解体,人类回到战国时代。

同年,第二次太空战争爆发,太空机甲第一次登场,却以失败而告终,被称为笨拙的太空玩具,太空中的活靶子。

4574年,第三次太空战争爆发,此时太空机甲已成为战场上最耀眼的宠儿,取代战机地位,被称为太空中的屠夫。

4638年,第三次太空战争结束,新联邦政府成立,人类再次走向大一统。

4859年,第一台曲速引擎完成,拥有超光速跃迁能力,标志着人类进入星系远航时代。

4988年,人类在一颗星球上发现浮游生物,这是与外星生物的第一次接触。

6989年,一艘探索飞船“神鹰号”在神使星系群失踪。舰上人员在失踪前的最后一句话是:

“天啊,那是什么?”

—————————————

现在。

7255年。

轰!

漆黑的太空中,一片光纹如水波般荡漾开,然后是一艘破破烂烂的星舰从虚空中跃出,在真空中荡漾出一片长达十亿公里的无形波纹。它看起来就象是刚刚从垃圾堆里淘出来的破烂货,被拆得四分五裂后又重新组装起来,偏偏还漏掉了许多零件。舰身上的每个部位几乎都带着炮火的坑洞,密密麻麻仿佛蜂窝一般。

然而它还是奇迹般的完成了一次超光速旅行,当星舰智脑劳拉那“跃出完成”的电子音在指挥大厅响起时,整个大厅都沸腾了。

“吼,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终于到家了!”

“我们活着回来了。”

指挥大厅的控制员们纷纷大呼小叫。

“干得漂亮,头儿!”一名船员突然大吼。

于是所有人一起停下,看向那正坐在那舰长位上的年轻军官。

他的年纪不大,有着一头浓密的金发,相貌英俊而挺拔。

可就是面对这样一个年轻的舰长,所有人却在这刻一起站起,送上他们最真诚热烈的掌声。

那是对他们的指挥官发自内心的感谢与敬仰,是他将他们从那个危险的地方活着带回来的。

“还没到呢。”琼尼·雷诺微带羞涩的笑了一下。

他还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

阿布罗狄号在完成跃迁后,还需要以常速飞行三天,才能抵达目的地。

在这三天里,所有船员终于都松了一口气,松下了心中紧崩着的那根弦,沉沉睡去。

他们已太久太久没有睡好了,有些人睡下去了,却再也没有醒来。

在睡了一个好觉后,琼尼·雷诺起来。

他走到舷窗前,看着那颗在眼中不断放大的蔚蓝色水球,长长吸了一口气。

终于要到家了,也只有在这时,他才能这样对自己说。

在别人面前,他必须维持那个步步谨慎,不轻言成败的指挥官形象。

这就是地球,人类的起源星?

此刻雷诺充满好奇与敬仰的看着这个水球。

虽然早在画面中见过无数次地球的模样,但当真正见到它时,雷诺依然为它的美丽所震撼着。

也只有在这里,他才能看到真正的草原,高山,骏马和白云,而不是象移民星那样,处处充斥人工造物。

可惜的是,由于人类发展到今天,数量已超过五千亿,地球早被划为特殊区域,不接受外来移民,只为那些对新联邦政府做出特殊贡献的人提供临时性居住。

完成这次任务后,应该可以在地球上享受些时间了,雷诺悠悠想到。

三天后,“阿布罗狄号”飞进地球轨道线,进入十二号太空港,二十六只巨大的机械臂八爪鱼般的伸过来,钳住船身定锚链,将它牢牢的固定在空港。

“停靠完成。”劳拉的声音再度传来。

指挥大厅照例响起一阵掌声,不过兴奋度比跃出时明显低多了。

“地球方面发来通讯请求。”通讯员丹尼尔·布雷德说。

“接进来。”雷诺回答。

随着通讯接入,大厅中已现出一位中年军官的立体影像。

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桀骜,刚出现就说:“杰拉姆,你必须向我交代,为什么始终不回我的通讯请求,还有任务完成的……”

然后他的语气猛地一滞,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琼尼·雷诺说:“你是谁?杰拉姆在哪儿?”

雷诺回答:“杰拉姆舰长已经在六十个地球日之前战死,克里斯普上校。”

虽然克里斯普不认识他,他却是认识这位上校的。

地球舰队的执行副官,肖恩·克里斯普上校,一个高傲而令人讨厌的家伙。

阿布罗狄号的这趟死亡任务就是由他下发的。

“那么副舰长呢?其他的候补指挥官又在哪儿?”

“他们都战死了。”

“那么你呢?你又是谁?”

“琼尼·雷诺上尉,机甲大队第二大队指挥官,现任阿布罗狄号临时舰长。”

克里斯普上校被惊得呆了:“你,一个机甲驾驶员,竟然去指挥一艘星舰?这简直是疯了!”

“事实上这并不疯狂。”琼尼·雷诺不慌不忙回答:“根据联邦星防法案的规定,当一艘星舰所有的指挥人员全部阵亡时,就由当时军衔最高的军官自动出任临时舰长。在过去五百年的战例中,类似事件曾发生过三百四十二起,其中近四成的临时舰长成功完成了他们的使命。”

“可他们一定不是开得一艘被打得千创百孔的星舰!”克里斯普大声喊道,就算是没看过伤情报告,只用肉眼观察,他也知道这艘船的状况有多糟糕。

琼尼·雷诺耸了耸肩,没有再解释什么。

是的,那些人一定不是开的这样一艘破船回来的。

阿布罗狄号的真正伤情远大于它表面能看到的。全舰总计受到二百多次攻击,舰体一百三十七处部位受损,其中十六处为要害部门,舰体能量护罩存余百分之三点四。动力舱严重受损,在完成跃迁后,八个离子发动机爆了六个,总共就剩下两个还能转的,维生系统受到严重破坏,舰上人员依靠机甲上的维生系统存活。能源系统受创百分之八十二,能源供应严重不足……这就是为什么雷诺不回通讯的原因,他必须把所有能量都用在飞行上。

对于别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串冰冷的数字,但是对于沙场经验丰富的将军而言,在看到这些数字的同时,就会自动将其转化成星海之中惊心动魄的战争,恐怖如雨的攒射,还有士兵们绝望的呼喊。

在那种令人绝望的环境下,即使是最出色的星舰指挥官都未必能把星舰开回来。

但是现在,一个机甲驾驶员竟然做到了。

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琼尼·雷诺并没打算解释什么。

他只是说:“克里斯普上校,我知道您在质疑我的星舰指挥资格,但我认为我是否具有指挥星舰的能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艘星舰上还有三千一百八十二名伤员。”

“这么多人?”克里斯普上校明显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

虽然由于机器人的叛乱,早在三千年前人们就已经对人工智能进行了限制,但是星舰依然是智能化最高的地方,在大量智能机械的运用下,一艘星舰通常只有八百到一千名舰上人员,这其中还有三分之二以上是机甲驾驶员。

“包括红雨号,秋日号,天牛号以及马格罗号上的人员。”雷诺回答。

克里斯普上校明白了。

派去的五艘战舰,最终只剩下一艘回来,其他所有人都永远留在了异域的深处。

难以想像的是,阿布罗狄号竟然还救回了其他船上的成员。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上校注意到,当雷诺说话时,船上其他人没有一个插嘴,他们看雷诺的眼神也是充满钦佩的,这意味着雷诺决不是靠掷骰子来完成这趟旅行的。

不过上校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他问:“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货物已经带回。”

“太好了,我这就派人把货物接回来。”上校松了口气。

“上校,我认为您应该首先派遣医疗队过来。”雷诺不卑不亢道:“我记得我刚刚告诉过您,现在船上有三千多名伤员,其中有八百多名重伤员。您每耽误一秒钟,都可能会导致一条生命失去被拯救的机会。”

“你说什么?”克里斯普上校看雷诺的眼神明显不善。

雷诺就这么静静与他对视着。

片刻,克里斯普上校终于回头大声吼道:“还楞着干什么,派出医疗队,再把东西给我拿回来!”

军方的行动效率很高。

只用了十五分钟医疗队就已赶到。

舰上的人员被抬出阿布罗狄号,送入专门的医疗艇中,然后开走。

他们会被送往各地的医院,并在那里得到最好的治疗。

做好这件事,雷诺的心头也终于轻松下来,数十个日夜压在心头的重担终于卸去,除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外,心中突然有种没来由的失落感。

挥了挥手,强行散去心中的那点不舍感,雷诺信步在舰桥上走着,看医疗队的工作。

他看着医疗人员将一名名受伤士兵带走,每名士兵经过他身边,都会说一句“谢谢您长官”,雷诺则会回以一个标准的联盟军礼——将食中二指并拢放在太阳穴旁,然后轻轻挥出去。

他目送着他们离去,眼中充满不舍。

再见,伙计们,这次之后,我就再不是你们的长官。雷诺在心中想着。

联邦政府对每一名星舰指挥官都有着严格到近乎繁琐的要求,而自己只是一名机甲指挥官,并不符合成为舰长的条件,所以很快,他就会从舰长的位置再次下来。

对此要说没有遗憾是假的,虽然雷诺很喜欢驾驶机甲在太空中热血格斗,但驾驶星舰同样是他儿时的梦想。

曾经他离这个梦想无比的接近,却因为一次意外被毁了……

一名体形魁梧的士兵躺在担架上被抬过雷诺的身边。

他的身体强壮得象只熊,手臂上缠着绷带,说话时的中气却很足,嗡嗡的仿佛打雷一般:“嘿,头儿,别让我去医院了,我没受多少伤。”

“闭嘴,泰柯斯,你的伤口已经发炎,再不好好治疗你就得截肢!”一个身形修长,有着水蓝色双眸和金色短发的英姿飒爽的女军官走过来说。

她叫克莱尔·嘉,星舰上的医疗主官,一个令所有人着迷的姑娘。正是因为有了她,星舰中的许多伤员才能支撑到现在。

在阿布罗狄号船员的眼中,她就象个天使。

看到是克莱尔过来,泰柯斯闭上了嘴。

如果泰柯斯是山,克莱尔就是水,她的美丽与温柔可以融化所有强壮的心脏。

雷诺笑着说:“别担心,伙计的,你的伤不需要住太久医院。阿布罗狄号要在地球大修,在它被修好之前,我们哪儿都不用去,大可以在地球上好好走走,看看,就当是度过一个难得的假期了。而且依我的经验,这次假期将会长达至少三个地球月。”

“哇哦!”听到雷诺的说话,泰柯斯吹起口哨:“我一定要在地球上好好找几个姑娘。”

雷诺回答:“相信我,你找不起,来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象我们这样的穷大兵很少。”

“也许会有某位公主看中我强壮的肱二头肌。”泰柯斯举起他的手臂,努力挤出肌肉。

可惜没等他继续展示,医护人员已经野蛮的将他拉走了。

雷诺与克莱尔互相看看,一起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星舰的另一角发生了一些骚动。

很快,骚动开始扩大起来,蔓延到甲板上,连带着整个伤员运输工作都因此停止。

雷诺不得不走过去。

一名士兵向他跑来,敬礼说:“出了些麻烦,长官。”

“我看到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等那士兵回答,一队穿着黑色制服,别着紫荆棘臂章,戴着白手套的士兵已向着雷诺走来,这是宪兵标志。

为首的军官高瘦,长着一只令人印象深刻的鹰钩鼻,嘴上还留着一瞥小胡子。

“见鬼,是马休!”克莱尔·嘉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冤家总是路窄。”雷诺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远处不可一世的年轻军官正大踏步走过来,也是一楞,随后勃然大怒:“雷诺,你这个家伙竟然在这里!”

他冲过来就想去抓雷诺的衣领,不过舰上的几名士兵将他挡了下来,他身后的宪兵也拦住他的冲动。

“真让人难以理解。”克莱尔·嘉低呼:“明明应该是你冲上去教训他的,为什么他看见你却会这么激动?”

“因为他畏惧,就象豺狼看到猎人,只能用吼叫来掩饰心中的不安。”雷诺轻声说着。

马休的心情似乎已经平复下来。

他走过去,来到雷诺的身边站定,用秃鹫般的眼神看着雷诺。

在长长呼吸了三次后,他用充满讽刺的口吻说:

“瞧瞧这是谁?这不是阿尔法学院大名鼎鼎的天才琼尼·雷诺吗?被学院开除的天才,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笑声,身后的士兵也一起发出陪着自己的长官发出嘲讽的笑意。

虽然他们不清楚马休与雷诺之间有什么过节,但这不妨碍他们拍自己长官的马屁。

“够了,马休!”克莱尔·嘉愤怒说:“你不要太过分!”

“啊?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阿尔法之花克莱尔·嘉吗?真抱歉刚才没看到你,你们姐妹还在跟随雷诺这个无耻的家伙吗?”马休很是夸张的摊开双手。

克莱尔·嘉愤怒道:“你既然还记得我姐姐,那就不该忘记她的习惯。”

马休的脸色陡然变了。

他的脖子变得僵硬,艰难的低下头,然后看到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红色光点。

正在心口。

“诺……拉!”看着胸前的那个红色光点,马休的嗓子眼就好像被堵了块石头一样,艰难的说出这个名字。

他终于开始为自己的挑衅后悔起来。

诺拉·嘉,克莱尔·嘉的双胞胎姐姐,永远隐藏在暗处的杀手。

这个疯女人最可怕的不是她的十里外都能干掉一只蚊子的神准枪法,而是她那胆大包天什么都敢做的性格。在马休,不,是在阿尔法军事学院第856期所有学员的记忆里,天下就没有诺拉不敢做的事。她和她的妹妹克莱尔就象是冰与火的极端,克莱尔总是那么温柔,体贴,就象个天使,而诺拉带给人的只会是死亡。

也就是说,当诺拉的枪口对准自己的胸膛时,她是真敢开枪的!

好在雷诺也知道这点。

他向前走出了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通往马休心脏的死亡通道:“马休,我猜你来到我的船上,一定不是为了品尝被激光镜瞄准的滋味,为什么我们不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呢?”

看到胸前的白点消失,马休松了口气。

他摘下白手套,从身边的士兵手里接过一个纸袋,说:“从现在起,对零号目标的保管将由宪兵部接手,这是宪兵部签发的文件证明。”

零号目标就是阿布罗狄号这次出行的任务,就是为了它,四艘星舰和两千多名士兵永远留在了那片黑暗深邃的太空中。

雷诺接过文件仔细翻阅了一下:“是真的,你们可以把零号目标取走。”

马休脸上再次露出他那招牌式的胜利笑容:“既然这样,那就请你们的士兵让开四号通道,我的人要从那里经过。”

雷诺终于明白了吵闹的原因:“四号通道正在运输伤员,暂时不能让给你,请你的人等等吧。”

“这正是我想说的,雷诺。你的人违反了安保条例第六大章第一百二十四条,当战舰运送重要的国家级战略物资时,必须对该物资进行全封闭式的保管。可是看看你的人现在都在干什么?他们竟然拥挤在货舱里,和零号目标在一起!”马休义正词严的吼道。

雷诺回答:“那是因为阿布罗狄号的生活舱受到重创,我不得不把所有士兵转移到货舱中去,那里也是唯一可以转移的地方。而且那里地方宽敞,也只有在那里才能集中照顾……我们当时已经没有太多的人可以用来照顾伤员,战舰受到了严重损坏,每个人都忙于修补战舰,以挽回它濒临毁灭的命运。”

“我对你的无能与推卸责任不感兴趣,我只知道你违反了安保条例!”马休毫无风度大吼着:“我会向上面报告这件事,至于现在,立刻把通道让出来!”

雷诺无奈的叹口气,把身体向旁边倾斜了一下。

他果真让出了通道,来自诺拉的那支MX748的激光瞄准镜上的红色光点再度出现在马休身上。

马休的脸一下白了。

他竟然又忘记了诺拉的存在。

在诺拉那里,挑衅雷诺可是仅次于伤害她妹妹的罪名。

看着马休,雷诺说:“你想怎么投诉我都随便你,但是现在,在我的人离开之前,老实的在旁边站着。有问题吗?”

马休的脸色看起来就象是一片煮透的猪肝。

他恶狠狠的瞪着雷诺:“如你所愿,我会在这里等着。不过我要提醒你,得罪宪兵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会一直盯着你,找出你的每一个错误!”

“我则相反,如果可以,我连一秒钟都不愿再见到你。”雷诺彬彬有礼的回答。

这话让马休很愤怒。

他眼珠转了转,突然想到什么,嘿嘿笑了起来。

然后他大声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舰长的,雷诺。但是我猜他们一定不知道,他们的舰长其实是个强奸犯!”

这句话传遍了舰桥,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了雷诺身上。

————————

一个小时后,阿布罗狄号完成了所有人员转移的工作,马休终于得以从货舱中取走他奉命来取的货物:零号目标。

那是一个巨大的金属箱,大约三人高,被完全密封,尽管如此,却依然能感觉到那里面似乎有某个物体正在发光发亮,因为用伯克97号合金制成的金属箱呈现出了淡红色的光谱响应,这意味着里面应该是某种强光源。

马休对他要取走的货物并没有兴趣,他更关注的是雷诺。他以抢走某个孩子心爱玩具的姿态高傲地面对雷诺,可惜看到的却只是一张冰冷的不动声色的脸。

即便马休当着所有人指责雷诺是强奸犯时,雷诺也依然是这副表情,不做任何辩解,目光里甚至还微微带了一些同情。

没有暴跳如雷,没有气急败坏,没有愤怒指责,更没有大打出手。

仿佛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这让马休有种一拳打了个空的感觉。

更让他失望的是周围人的反应。

在经历了几秒钟的惊讶与错愕之后,大部分人便恢复了正常,继续做该做的事。

生命很珍贵,不值得因八卦而停留。

再说大家也都是有智商的,愚蠢的指责只会暴露别有用心者的险恶。

于是马休带着他的挫折感离开阿布罗狄号。

离开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雷诺正在对几名舰上的人员交代后面的工作。

自始至终,他都没再看过自己一眼。

马休感受到一种被无视的愤怒,就象火焰般吞食了他的胸膛。

他说:“咱们没完,雷诺!”

在仇恨烧穿理智之前,飞行车离去。

当零号目标被搬离船舱后,雷诺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从现在起,他不再是舰长,而是又回到了那个第二大队机甲指挥官的身份。

有些不舍的从身上摘下那个象征着舰长身份的飞鹰徽章,手指抚过已经百擦得干净整洁的操作平台,雷诺的目光最后注视了几秒,扭头离开。

走出阿布罗狄号,进入空港,顺着漫长的人流一路行进,雷诺机械而麻木的走着,仿佛一具活死人。

他的心已经永远留在了那张舰长椅上。

眼前一片恍惚,仿佛间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个朝气蓬勃的时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