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秋声 (六 上)
酒徒2018-03-15 10:121,606

  “老雷,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打开车厢,看夫人伤到没有?”关键时刻,刀丛后响起了一个从容不迫的声音。王洵闻声转头,看见秦国模,秦国桢两兄弟联袂而来,背后还跟着二十几个精悍的家将。

  那被唤作老雷的,便是刚才与王洵合力制住惊马的彪形大汉。听了秦氏两兄弟的提醒,立刻快步走到马车旁边,冲车厢里抱了抱拳,非常客气地说道:“里边坐得不知是哪位夫人,可曾受了伤?雷某刚才急着拉住惊马,所以行止莽撞了些,还请夫人原谅则个!”

  “嗯,没,刚才,刚才多谢壮士援手!”车厢里先是传来一声娇喘,紧接着传出来女主人慵懒的声音。虽然还带着几分惊惶意味,却婉转妩媚,让距离车厢最近的老雷头皮猛然一紧,手和脚登时没有了合适安置的地方。

  “夫人?”王洵又被吓了一跳。瞪圆了两只眼睛细看,天,这哪里是白铜装潢的马车?!!那车厢和车辕,分明包的是足色白银。八辆马车,清一色双马拉载,白银包体。整个长安城敢用这么大排场招摇过市,并且被称为夫人的,恐怕不会超过三位。而这三位当中随便一个被碰掉跟汗毛,大伙恐怕都得在监牢里过下半辈子!

  想到这儿,他哪敢再怠慢分毫,赶紧上前数步,亲手拉住已经变了形的车门,“夫人小心,车门坏了,我帮您拉开。您换一辆后边的马车吧,这辆车恐怕用不得了。我等三日之内,肯定赔您一辆新的来!”

  “哼!”车厢里的女人鼻孔里发出一声娇哼,明显对王洵提出的条件非常不满。

  “是虢国夫人吗?秦氏国模,国桢兄弟,和几个朋友在此嬉闹,没想到会惊扰了夫人的车驾。此刻天色已晚,不敢让夫人在路上耽搁,改日我等定当上门请罪!”还是秦家两兄弟见多识广,清了清嗓子,上前朗声致礼。

  虽然已经到了天宝年间,胡国公秦叔宝的字号还是能派上些用场。车厢里边的女人轻轻笑了笑,柔声回应道:“原来是国模和国桢啊。怪不得我听声音这么熟悉。说什么上门请罪的话来?谁家孩子还没当街打过几场架?嗯,这车厢怎么了,真的撞扁了么?外边的那两位壮士,麻烦你们再用点儿力!”

  “谨遵夫人之命!”王洵大喜,手上稍微加了点力气,就将变了形的车门扯了下来。怕惊扰到车中女眷,他赶紧后退半步,侧开面孔。

  这番彬彬有礼的动作,惹得虢国夫人吃吃而笑。笑够了,先有一个绿衣少女从车厢中国跳出,弯下腰去,缓缓在车厢口扑下一块猩红色地毡。那少女年龄也就在十三四岁上下,身材却玲珑有致。屈膝弯腰之际,前后都凸出两道圆润的弧线。她的动作很慢,也极为优雅,白皙的手臂一抬一放,五根春葱般的手指与猩红色地毡相映成趣。手指末端,却涂着一抹另类的嫣红,被夕阳一照,登时勾走了无数视线。

  王洵亲生父母早丧,庶母云姨虽然按照大户人家的惯例早早地就给他安排了通房丫头,但关系毕竟隔了一层,不能像亲生母亲一样过问他的私生活。因此他虽然是个纨绔的头,在男女之事方面却比同龄人生涩许多。此刻突然见到了一个衣衫几乎半透明状态的绝代佳人,只觉得嘴唇发干,嗓子发紧,肚子里有股邪火一点点往上涌。再看宇文至,眼睛里哪还有半分害怕,一眨不眨地盯着少女的所有动作,仿佛稍一转头,妖媚少女就会变作蝴蝶飞走了般。

  “啪!”马车前响起一记清脆的声响。众人都是一愣,灵台瞬间恢复了清明。目光所及,只见一只镶了无数珍珠美玉的皮制小屐落在了车厢口的红色地毡之上,紧跟着,又被放下了一只。车帘微动,再次跳下另外一名同样妩媚的妙龄少女,弯腰将一双小屐在车厢口摆好,然后低声说道:“夫人,地毡铺好了。请夫人移步!”

  “外边的阳光还那么毒么?”在两个美艳小婢的衬托下,车厢里边的声音愈发充满诱惑。尽管觉得有些失礼,宇文至和那些外乡客人还是忍不住偷偷将目光探过去。只见五点豆蔻般的红色慢慢从车厢口探出来,探出来,点燃空气中的火焰。白玉般的足面,柔滑圆润的脚踝,笔直而光滑的小腿。天,居然没穿足衣,玉雕般的小腿上面仅仅覆着一层宝蓝色的天竺纱!天啊,宇文至的脑袋嗡了一声,顷刻间,外边的所有事物都失去了颜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