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秋声 (五 下)
酒徒2017-04-13 22:151,211

  “啊——”惊马所拉的车厢内,有一个女人发出凄厉的尖叫。那马车却片刻不停,车辕在路边的石块上碰出一串串火星。

  “坏了!”听到女人的尖叫,宇文至瞬间清醒。他也算大户人家的后辈,虽然家道早已中落多年,但平素受的熏陶毕竟还在。对大唐朝廷的衣衫制度、车驾等级摸得门清。白铜装潢外观的马车,至少是公侯之家,或者郡主、郡马才能用。若是放在早几年,皇帝陛下厉行节俭的时候,马车里边坐着一位公主,也极有可能。

  八两马车,清一色的白铜装潢,清一色的室韦枣红小马。马车里无论坐得是谁,若是今天被伤害到,宇文至即便生了三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因此他顾不上再应付岑七郎的追杀,拔腿便向马车追去。岑七郎被宇文至的突然变化弄得一愣,旋即也明白今天自己闯下了大祸,丢下宝剑,跟在宇文至身后纵身紧追。

  两条腿的人怎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惊马,眼看着白铜马车就要被惊马拉着撞上路边人家的青砖墙,车里边女人的尖叫声都变了调子,时断时续。宇文至两眼一闭,浑身的力气瞬间全被抽走。早知如此,他又何苦给自己揽这个差事?本以为可以借机讨好某个人,给自己寻个出路,日后重振宇文家门楣。谁料想出路没等看见,鬼门关倒是近在眼前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眼睛一闭的瞬间,马车前又扑过两个身影。一个是跟人打架,在地上滚得满身泥水的王洵,另外一个彪形大汉,比王洵居然还高了半头,粗了两号。二人几乎是同时扑到,半空非常默契地看了看,随即,王洵身体陡然下沉,径直扑向车辕。那大汉则猛然发出一声了怒喝,“着!”。钵盂大的拳头当空砸了下了,正中一匹惊马的脖颈。

  “唏溜溜!”两匹惊马中的一匹又是一声惨叫,疼得浑身抽搐,软软地跪了下去。紧跟着,另外一匹也被彪形大汉打倒。抢在马车翻到之前,王洵双臂抱住车辕,顺着马车的趋势追了几步,用力按下车闸。“吁!”他大声呼喝,双眼瞪得几乎溅出血来。那马车带着他又前冲了数步,堪堪在车厢与墙壁相撞之前,停住了去势。

  这几下兔起鹘落,不过是电光石火的功夫。周围来不及逃走的看客全吓呆了,张开嘴巴,连喝彩都全然忘记。倒是后续马车上的仆从反应得足够快,纷纷跳下车来,拔刀将肇事者和救人者全部围在了中央。只待车厢里的女子说句话,就立刻将众人碎尸万段。

  气还没等喘均匀,身为救人者之一的王洵自己也呆住了。一个多时辰前,他还嘲笑说京师里的官员多如牛毛,随便在哪里发生一次火灾就可以烧死二十几个将军。却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自己随便打了一架,就至少打出个郡主来。要是放在他祖父那辈,这场祸当然也不算大。可现在,他所谓的王小侯爷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子爵,欺负几个寻常百姓不在话下,凭什么去招惹这车身通体白铜装潢的郡主大人?

  注1:凌烟阁,唐太宗李世民纪念身边功臣之所。上面画了二十个功臣像。其中有很多是他的心腹文臣。但民间却认为长孙无忌,房玄龄等长期置身军旅,属于文武双全之列,不能算作书生。

  注2:汉尺,一尺相当于现在二十三厘米左右。

继续阅读:第1章 秋声 (六 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