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秋声 (三 上)
酒徒2017-04-13 22:141,475

  “没事!”被称做宇文少爷的黑眼圈汉子回过头,冲她大咧咧地一抱拳,“得罪姑娘了。等改日我脸上的伤养好了,肯定在锦花楼摆上十桌子酒,当着大伙的面儿给姑娘你配不是!”

  “那倒不必!你跟二郎是总角之交,他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白荇芷端坐在床头,看上去落落大方,“只是东市离这儿还有不短的距离,你鼻子还在流着血,骑在马背上能不头晕么?况且你这么远跑来搬救兵,一来一回,需要不短时间。等二郎到了,那些惹事儿的外乡人恐怕也跑远了吧!”

  “不晕,不晕。”宇文少爷连连摆手。“他们肯定会跑,但跑不了多远。东市是咱们的地头,咱们在明里暗里的眼线多着呢。”

  “既然他们跑不远,何不让官府抓了他们去打板子?在长安这片地头上,宇文少爷还怕跟几个外乡人打官司么?”白荇芷楞了楞,装出了满脸的单纯无知。

  “姑娘你有所不知?”宇文少爷被闻得直搓手。“咱们都是要脸的人,哪地方栽了,哪地方找回来便是。怎能随随便便惊动衙门?否则,万一传扬出去,知道的说咱们是顾全大唐律例,不想惹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仗着官场上的人脉熟,欺负他们这些外来户!”

  被白荇芷这么几次三番地拦阻,王洵的火头也慢慢消了下去。只是平素只有他跟宇文至几个欺负别人的份儿,如今却被人砸了场子,这口气无论如何也难以下咽。另外非常关键的一点是,虽然被尊称为小侯爷,实际上他仅仅是个承袭了祖上余荫的公子哥。前辈在高祖开国时用性命换回来的爵位一代代递减,到了他头上只是剩下个子爵帽子。拿着装点门面可以,用来跟官府打交道未必好用。今日如果不亲手将闹事者抓住而是选择报官的话,以长安县令那个和稀泥的性子,恐怕最后也就是个不了了之的结果。

  “二哥!”见王洵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宇文至拖长了声音祈求。

  “你别着急,让我想想!”一边是美人关切的目光,一边是好友期待的眼神,王洵有些举棋不定:“反正这会儿无论咱们怎么赶,他们也都跑远了。你别着急,先止了血。萍儿,你去打盆冷水来。白姐姐,麻烦你再给找几条干净的面巾。最好要那种长绒缣布做的。小五,你别着急,坐下慢慢说,这场架到底怎么打起来的。我觉得那伙外乡人胆子再大,你没主动招惹他,他也不敢去东市砸咱们的场子吧!”

  “二哥你可是没看见,那伙外乡人就是上门惹事来的!”黑眼圈宇文至拗他不过,只好又老老实实坐了下来,任由白荇芷和小萍儿两个帮忙处理伤口。“他们,哎呀,萍儿妹子,你轻点儿。痛!再不小心,改天我跟二哥要了你,让你去给我暖床!”

  一边嘴上占着两个女人的便宜,他一边断断续续描述事情经过。冲突的起因听起来其实非常简单,王洵、宇文至,还有几个贵胄之后合本在东市开的“常乐坊”斗鸡场,最近生意非常红火。宇文至闲着没事,又素来喜欢热闹,便日日在场子里跟人赌彩头。谁料他今天运气极差,一向用来镇场子的大公鸡“武威将军”居然先赢后输。作为东家之一,宇文至觉得颜面无光,便准备到自己名下的另外一家“百胜关”斗鸡场挪借个“安乐大将军”来押阵。哪成想有个看热闹的外乡人觉得庄家这样做与事先定好的规矩不符,非要“常乐坊”斗鸡场凭着自身的实力将霉庄一赔到底。看场子的伙计们见状,便准备将外乡人请到后边“喝茶”。怎奈对方压根儿不肯赏脸,反而借机闹事,出手将几个伙计打翻在地。宇文至哪是个肯吃亏的主儿,立即跳出来替伙计们出头。结果技不如人,也被外乡汉子好一顿折辱。同在二楼雅间里边观战的秦国模,秦国桢两兄弟见此,跳下楼来助拳。那外乡汉子身边立刻窜出了四、五个同伴,与胡公后人秦氏兄弟战成了一团。高唐公后人马方闻讯前来劝架,亦被几个外乡人当做诈赌的同党打得鼻青脸肿。

继续阅读:第1章 秋声 (三 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