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秋声 (二 下)
酒徒2017-04-13 22:141,345

  鸳鸯枕,红鸾帐,缕缕春色满牙床。一点儿朱唇轻启,两只星目微张。滚烫,滚烫,叫一声小冤家,你莫要忒地着慌……。。。二人先还是嬉闹,到了后来,心里都涌起了一团火,正欲“拼将一声休,尽君一日欢”之际,楼下偏偏又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响。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白荇芷的贴身婢女兼琴师小萍儿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小侯……”被屋子内的嫙妮气氛吓得一愣,婢女小萍儿半只脚门里,半只脚门外,好不尴尬。

  王洵气得火冒三丈,将怀中玉人丢在床上,转身怒喝:“没人教过你规矩么?整日毛手毛脚的四处乱窜。如是在我家里,早拉出去拿大棍子打死了!”

  “我……”小萍儿被他骂得两眼通红,含泪欲泣。王洵见了,愈发觉得心中不上不下的,好生难受。忍不住竖起眼睛,低声呵斥道:“哭什么哭?除了哭跟添乱,你还会做什么?”

  白荇芷先前本来已经准备付出所有了,情正浓处被人突然打断,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因此见了小萍儿挨训,也不帮腔。只是从床上支起半张脸来,望着王洵的脊梁骨发痴。

  作为一个风尘女子,她早已清楚自己这辈子的命儿。所以也没指望着嫁入别人家里做大妇,只想着当个一辈子受宠的爱妾,别再被人视作玩物到处转手罢了。因而即便是注定要带在身边为丈夫暖床的丫鬟,也报有极高的期望,不想让男方日后为了一个丫鬟而轻视自己。正恨铁不成钢之际,楼下突然又传来瓮声瓮气的一嗓子吆喝,“二哥,二哥别怪萍儿姑娘。是我让他去喊你的。你赶紧收拾收拾下来,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滚上来说,天还能塌了不成!”见有人替小萍儿出头,王洵也不便再继续较真。狠狠地朝门口瞪了两眼,大声命令。

  “那我可上去说了。不会惊扰了白姑娘吧!”楼下的粗嗓门又瓮声瓮气喊了一句,随后三步两步从楼梯口冲了上来。“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二哥。但弟兄们今天被人欺负惨了,二哥你如果不给我们出头的话……”

  说话间,他已经来到了近前。白荇芷绕过王洵的脊背,皱着柳眉看去,只见来人左眼上罩着一个的大黑圈,右脸上留着两个青疙瘩,鼻子口堵着团葛布,血珠还在不停地往外渗。看样子着实是被人打得不轻,难怪会跑到锦华楼来搬救兵。

  “到底是谁,居然下了这么重的手?!”见自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被人揍成了这般德行,王洵心头的欲·火登时消得干干净净,拉过把胡凳将对方按在上面,一边从梳妆台旁抓过条面巾丢进水盆里,一边愤怒地询问。

  “一伙天杀的外乡人。”黑眼圈接过王洵洗好的面巾,一边擦拭脸上的污渍和血迹,一边委屈地回答。“二郎你赶紧去,再晚些,斗鸡场子都得被他们给挑了!”

  “他敢!”王洵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信手扯过自己的大红披风,“这里是长安,天子脚下,难到还没王法了不成?”

  “何止是没王法,我,西头秦府的那两个小公爷,还有北边马府的四少爷,全被他们给打了!我报二哥的字号出来,他们根本不当放屁!”黑眼圈紧跟着站起来,扯着王洵的胳膊就往外走。

  白荇芷早就认出了这个不速之客,此人姓宇文,名至。跟王洵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只是性格与王洵相差甚远,总喜欢惹下些麻烦来,最后让朋友替他擦屁股。耐着男人的面子,白荇芷起先并没打算多加干涉,这时见到王洵连事情详细经过都不问清楚便准备替对方出头,忍不住皱了下眉,低声喊道:“二郎这就去么?宇文少爷的鼻子可正滴着血呢?”

继续阅读:第1章 秋声 (三 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