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一 下)
酒徒2019-10-29 13:254,233

  这一觉睡得好沉。

  待眼前又出现了亮光,雷万春挣扎着扭头四望,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非常奢华的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但极其暖和的锦被。床脚边,有一名衣衫雪白的妇人将胳膊垫在额头底下,正在酣睡,漆黑的头发从肩膀一直披散到跪坐的脚踵,宛若一道流瀑。

  “我怎么会睡在这里?”他大吃一惊,翻身便欲坐起。肩窝处却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浑身上下的力气立刻被抽了个干干净净。

  “你醒了?”沉睡中的杨玉瑶被床榻的剧烈摇动惊醒,抬起脸来,疲惫的双眼中充满了无法掩饰的欢喜。“别乱动,肩膀上的那支箭喂了毒药,疯和尚花了一个多时辰才将伤口清理干净!”

  “疯和尚?”雷万春眉头紧锁,不记得自己曾经认识这么一个人。肩膀上的伤口处在剧痛之后便传来一阵刺痒,令他相信杨玉瑶没有欺骗自己。可自己怎么又跑回了虢国夫人的家里?那些追兵到底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没有?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乱纷纷根本理不出任何头绪。

  “慈恩寺的念痴大师精通岐黄之术,常常免费为人诊病。昨夜你受了伤,我府上又没有擅长处理伤口的郎中,就派人到慈恩寺把念痴大师给请了来。因为他住的离我这儿很近,平素又总喜欢说些不找边际的话到我这里来骗钱,所以大伙都叫他疯癫和尚。”见雷万春满眼迷惑,杨玉瑶笑了笑,低声解释。“不过他人虽然疯疯癫癫的,治病的手段着实了得。我家郎中束手无策的毒药,他三下两下就处理干净了。”

  一笑之间,她疲惫的脸上登时平添三分妩媚。雷万春看到她满眼血丝,猜测出她后半夜肯定没合眼。咧了咧嘴,非常抱歉地说道:“这下,真,真给你添麻烦了。唉,俺老雷别的不会,添乱的本事却……”

  “说什么呢,雷大哥!”杨玉瑶轻轻瞪了他一眼,伸手掩上了他的嘴唇,“大哥曾经救了我一次,我这回再救大哥一次,不就扯平了么?有什么好麻烦的?况且昨晚如果你不是在我家喝过了量,估计也不会半路遭到别人的暗算!”

  “当日惊了你车驾的人,都是我朋友。我当时伸手制住惊马,本属应该!”雷万春摇了摇头,低声打断。他想告诉对方自己昨夜并非在路上遭到了人的截杀,而是夜探薛宅,不小心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所以才被万年县的差役们用毒箭射伤。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犹豫之下,舌头越发笨拙起来。

  杨玉瑶如同一个知冷知暖的妻子般,笑着站了起来,“如果大哥觉得过意不去,日后找再找机会救我一次好了!反正你一时半会儿未必能离开京城。你饿了吧,我命人去端碗鸡汤来!”

  “等等!”眼看着杨玉瑶的身影就要走到屋门口,雷万春惶急地叫道,“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昨夜不小心惹上了一个大麻烦。不是故意往你这里跑的,只是当时昏昏沉沉……。”

  “没事儿!”杨玉瑶停住脚步,微笑着转身,“麻烦事情我见得多了。黑灯瞎火的,谁能看见你往我家跑了?况且,敢到我家来上门抓人的,京师里恐怕也没几个!”

  她越是这样说,雷万春心里越是觉得不安。他记得自己昨夜跳下高墙后,便察觉出箭头上抹了毒。所以挣扎着翻上了坐骑,把银牌抓在手里就跑。当时只想着对方势力太大,不能把灾难引到张巡身上,也不能让小屁孩儿王洵再掺和进来。却不料才逃到半路,就昏昏沉沉失去了知觉。

  剩下的事情,他全记不得了。但既然曾经想过不给张巡和王洵二人添麻烦,恐怕京师之大,能跟那伙追杀自己的人硬扛的,只有虢国夫人。即便自己不是诚心将祸水引到虢国夫人府邸,恐怕当时心里也动了类似念头。否则,与主人心意相通的乌骓马不会偏偏往杨玉瑶府上跑。

  想到这儿,他心里愈发惭愧。挣扎着支起半个身子,苦笑着说道:“你还是听我把话说完吧!我也不知道这回惹下的麻烦有多大。我有个熟人,就是那天惊了你马车的那小家伙。叫宇文子达的那个。他最近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稀里糊涂地被抓进了万能县大牢。然后又因为答话不符合万年县令的意思,被打得很惨。我昨夜在回去的路上,想着万能县的捕头薛荣光可能知道些隐情,便临时起意准备到他家拜访他一下。谁料他的宅院中有一伙人正在聚会,好像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一时好奇,就忍不住趴在房顶上多听了几耳朵。结果还没等把话听清楚,就被对方发现了!”

  “然后他们就拿毒箭射你?”杨玉瑶也是经历过一些风浪的人,才把话听了一半儿,就缓缓走了回来,跪坐于雷万春的身边。“怪不得今天一大早,万能县的衙役们就像丢了祖宗般把整个长安城搅了鸡飞狗跳,却不肯明说在找什么。原来根子在这里!你可曾看清楚了,宅院里都是些什么人?”

  雷万春想了想,低声回忆,完全没注意到杨玉瑶此刻躯壳里就像换了另外一个人,“有五六十个衙役,还有很多帮闲,混混。主事的不是薛荣光,而是个正五品官员,长脸,颏下蓄着一把短须,看上去四十岁出头。”

  “正五品,那至少应该是个郎中!长脸短须,大概多高?长得胖不胖?”杨玉瑶继续低声追问,手指屈伸,被窗口透过来日光一照,指甲显得格外修长尖锐。

  “微胖,中等个头,七尺三寸左右,眼角有点下垂。”雷万春楞了一下,望着杨玉瑶的尖利的手指,低声回应。

  他发现,对方又变回那个虢国夫人了。风情万种,灵魂深处却隐隐透着一股子狠辣。这种感觉令他极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梦终是要醒的,不管睡得有多沉,梦中有多温馨。

  发觉雷万春在看着自己,虢国夫人的脸不自然地红了起来。笑了笑,柔声解释,“大哥如果不想告诉我,可以不说。小妹绝不会强逼你!”

  “恐怕越早让你知道情况越好!”雷万春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补充,“那个五品管员下手非常狠辣,前后不到半柱香功夫,我就看到他命人将两名做事懒散的衙役用桑皮纸活活闷死了。紧接着,又把另外两个打得半死不活!”

  “那个五品官儿应该是王銲,他是京兆尹王鉷的弟弟。他们兄弟两人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很显然,虢国夫人对用桑树皮浸水闷死人的手段并不觉得好奇,笑了笑,低声分析,“薛荣光是王鉷的心腹,你看到的那些衙役和帮闲,估计全是王家养的走狗。好在你昨天跑到了我家,否则,别的地方还真藏不住你!”

  “我,我不是故意想往这里跑!”就像撒谎被人当面戳穿了般,雷万春登时红了脸。

  “大哥在危急关头能想到小妹,小妹开心还来不及呢!”虢国夫人显然误解了雷万春的话,笑了笑,柔声安慰。“你放心在我家养伤好了,昨天我派人偷偷查访过,附近应该没人看见你逃入了我家。即便发现了,也不怕。他们密谋的东西肯定见不得光。所以无论听到了多少,此刻都已经把他们吓得六神无主了。”

  “哼哼,敢伤我的人!”她咬着牙,眉头轻锁,“他们真是活得腻了。大哥正愁抓不到他们的把柄。这回,他们不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么?”

  ‘是啊,我几乎忘记了你是杨国忠的妹妹。’雷万春笑了笑,心中默默地想。自己从来就不是个擅长谋略的人,可昨夜稀里糊涂一逃,却逃得恰是地方。杨国忠和李林甫两人斗得势均力敌。而京兆尹王鉷恰恰又是李林甫的心腹。自己无意间偷听了王鉷之弟王銲的密谋,然后又逃入虢国夫人的家,等同于把王氏兄弟的把柄,直接送到了杨国忠手上。

  所以,昨夜自己听到多少,听到了什么,都不重要了。甚至自己是谁,是死是活,也无关大局。杨国忠只要暗示一下,说昨夜潜入薛宅的人是他指派,便足以逼得王氏兄弟不敢轻举妄动。王氏兄弟一退缩,就等于断掉了李林甫的一条胳膊。无论先前斗得是输是赢,摆下这几颗妙子后,京师的局面就已经彻底向杨国忠倾斜。

  只是,成为一粒棋子,绝非自己所愿。京师中这场恶斗本来与自己无关,杨国忠也好,李林甫也罢,在自己眼里都是一丘之貉。可自己一不小心就搅了进来,并且越陷越深,越陷越深,所有一切都无法掌控。

  想到这儿,雷万春艰难地从床上坐起,顾不得肩膀处一阵阵令人眩晕的疼痛,笑着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一夜未归,此刻,张大人肯定在担心我的安危。我得赶紧回去见他,免得他到处找我!”

  说罢,一只手提起靴子,弯腰就试图往脚上套。虢国夫人楞了楞,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如果大哥不喜欢,我可以不告诉不把你今天的话我哥哥!”如果祈求般,她蹲下来,伸手按住雷万春的手背。

  雷万春的手臂立刻颤抖了一下,然后僵硬地任她按住,“你还是尽早通知杨大人吧。姓王的心狠手辣,白天不敢闯你的府邸,夜晚偷偷派人摸进来,你也防不胜防。我不是怪你,我真的得回去了!”

  虢国夫人叹了口气,想再解释几句,却终于什么都没说。只是慢慢站起来,退出门外,叫进几个小婢女,服侍雷万春更衣,穿靴。

  身上的衣服全是新换过的,包括贴身里衣。雷万春即便反应再迟钝,也发现衣服的质地与自己原来穿的大不相同了。是京师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天竺棉布,比起葛布和麻布来都细了很多,也绵软了很多,亦不带丝绸那种特有的冰凉。光是这套贴身衣物,就够他花光全年的所得。当然,重操旧业去劫富济贫除外。

  婢女们的手脚很慢,期间还停下好几次偷看虢国夫人的脸色。但是,再慢,衣服也有穿完的时刻。虢国夫人不肯多说话,她们也只能帮雷万春披上最外边的大氅,将随身佩戴的宝剑拿过来,系在腰间。

  “这个!”雷万春单手抓住佩剑,慢慢解下来,笑着递给虢国夫人,“送给你吧。也算名家打造的,非常锋利。日后若是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无论我在哪,你叫人拿着宝剑过来,我肯定会拍马赶到!”

  “嗯!”虢国夫人接过宝剑,死死地抓在手中。因为用力过大,五根手指顿时都失去了血色。有点疼,很多年没这么疼过了。可她知道,自己留不住。昨夜的痴迷与疯狂只是一场梦,梦醒了,日子还得继续。他是雷万春,自己是虢国夫人。

  看到对方那默然不语的模样,雷万春心里也一直麻麻的。他想说几句话来安慰,或者告诉杨玉瑶,在自己眼中,她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却又发现,所有的话要么太苍白,要么又太容易引起误会。

  还是不多说了吧,雷万春点点头,笑着向主人告辞,然大步朝外走。走过铺满枫叶的甬道,走过曲曲折折的回廊,走过二门,走过照壁。杨玉瑶默默地跟在他身后,默默相送,默默地看着他艰难地翻上马背,松开缰绳。

  “小心些!”终于,她张了张嘴,发出了极其低微的声音。不知不觉间,泪已经流了满脸。

  “你也小心些!”雷万春居然听见了,在马背上转过头来,背后霎那间全是阳光。“如果有事情,就派人拿着剑去找我。任何事,都行。”

  说罢,他磕了磕马肚子,顺着洒满枫叶的街道,疾驰而去。

  秋风卷起落叶,纷纷扬扬,遮断人的视线。梦一般美丽的长安,梦里梦外,谁人醒着?

  注1:棉花在唐代之前,一直非中国主流衣物。而印度棉花因为绒长,细软,所以纺织出来的布在当时被视为奢侈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