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二 上)
酒徒2019-10-29 13:252,135

  “你这一下,无异于在火上浇了一桶油!”听完了雷万春对昨夜情况的描述,张巡皱起眉头,来回踱步。

  这下,不用再逼着杨国忠出马了。京兆尹王鉷借助民宅蓄养死士的把柄都落在了他手里,不信他不主动出击。只是这样一来,争斗双方就都被逼入了死角,原本只是在外围零敲碎打,如今却变成了生死相搏。

  “那贾昌怎么突然发了善心,肯主动透漏消息给你?!”而王洵所关注的,却和张巡截然不同。杨国忠和李林甫谁死谁活,谁来做下一任宰相,在他看来,跟自己都没太的关系。他好奇的是贾昌的举止,怎么看怎么像故意把雷万春往圈套里引,“他那个人,可是有名的只长心眼不长个子。自打我记事儿时候起,就没听说过他肯白帮人忙!”

  “仗义每多屠狗辈。我倒觉得他这人挺实诚!”雷万春皱了皱眉,低声回应。他没敢跟张、王两人说起自己中了毒箭的情况,所以现在只能强忍着肩膀处的痛痒。而那支毒箭的药性偏偏又很强,害得他眼前总是一阵阵发黑。

  “他若是仗义实诚,全天下就没阴险之人了!”王洵摇了摇头,对雷万春的判断非常不赞同。“我倒是觉得,他已经发现了那个窝点是王鉷私蓄死士之处,自己又不愿意出面将其揭开,以免卷入杨、林两党之争,所以才假借了雷大哥之手!”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张巡停住脚步,低声附和,“但现在已经没必要追究贾昌的动机。王鉷的把柄已经牢牢被杨国忠攥在手里了,私蓄死士,无论哪朝哪代都是个抄家灭族的罪名。接下来,就要看杨国忠如何动作……”

  “你们两个老说这些没边际的东西作甚?”伤口处不舒服,雷万春的心情也跟着变得非常烦躁,“被人发现后,我趁乱给了姓薛的一镖,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至少也能让他在床上躺半个月。杨国忠爱怎么对付李林甫让他对付去,咱们现在需要的,却是尽早把宇文子达弄出来,尽早离开这这非之地!”

  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气,张巡和王洵两个都楞住了。雷万春也迅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咧了咧嘴,低声道:“我的意思是说,人家怎么斗,咱们都管不了,也没必要管。还是先救宇文小子要紧。咱们当初来,不就是为了救宇文小子出狱么?”

  “那倒是!”张巡叹了口气,幽幽地回应,“只是,此终非国家之福。他们这样斗下去,消耗的却是国家之……”咧了咧嘴,他不想继续说下去了,王洵阅历太浅,在京师里长这么大,平日见的都是大唐如何威震四夷,恐怕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在繁荣的表面下,已经隐藏了无数危机。而雷万春,他心里,恐怕连谁来做皇帝都不是很在乎吧,跟他说起国家之事,简直是对牛弹琴。

  “没这么严重吧!”正如张巡所料,王洵心里果然没有什么危机意识,笑了笑,大声反驳道:“李林甫弄权误国,这话不也是你说的么?”

  “李林甫弄权误国,但他毕竟还有宰相之才。若是换了杨国忠,恐怕正应了贺老那句评价,既无宰相之才,又无宰相肚量!”张巡摇了摇头,满脸苦笑。“算了,不提这些了。老雷说得对,眼下咱们即便想管也管不了。老雷,你脸上怎么这么多汗?”

  后半句话,他几乎是喊出来的。王洵仔细一看,也发雷万春脸色白得有些不对劲儿,赶紧上前一步,用手摸向对方额头,“受风了?我这就去请郎中!”

  “别!”雷万春单手拉住他的衣袖,另外一只手始终垂在身侧,“被人发现后,我受了点儿小伤。在虢国夫人府里躲了半宿,才把追兵甩开。你如果去请郎中……”

  “伤得重不重!你怎么不早说!”闻听此言,张巡大急,冲上来便欲查雷万春伤在了哪里。

  “已经处理过了!”雷万春再也装不下去,身子一歪,软软地躺倒了床脚,“慈恩寺的念痴大师给用了药,据说效果还不错!”

  “疯和尚?”王洵显然对念痴这个人很熟悉,先楞了一下,然后脸上的表情立刻轻松了起来,“虢国夫人居然能请动他?真是不容易。那个老秃驴虽然又贪又色,一身医术,在京师里边倒是找不出可以相提并论的人来。”

  听到又贪又色四个字,雷万春心里猛然一阵抽搐。自己这回欠杨玉瑶太多了。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还得清?其实离开虢国夫人府没多远,他就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可人已经出来了,实在拉不下脸来再回头。只要就这样闷头继续往前走,不去想每一步的对错。

  张巡为人远比王洵仔细,扶着雷万春躺好,又出门吩咐小厮给他弄来一碗肉粥。然后坐到床榻边,一边看着小厮喂雷万春进餐,一边笑着说道:“我听说高僧在红尘中修行,追求的是一个悟字。一边呵佛骂祖,一边割肉饲鹰者大有人在。不羁的只是外表,心中多为纤尘不染。你不用担心,虢国夫人既然能请得动他半夜出马,自然彼此之间早就熟识了”(注1)

  “有什么好担心的!”雷万春微微苦笑,“只要她哥哥杨国忠一天不倒,估计也没人动得了她。我倒担心的是咱们几个。无意间卷入这么大一场漩涡中,千万别再有什么闪失!”

  “没事,我估计从今天起,谁也顾不上咱们这些小鱼小虾了。子达那边,待会儿我跟明允再去找一找他那个姓孙的表哥。”

  “你们两个小心些!”雷万春想了想,笑着叮嘱。“那姓孙的,恐怕眼里只有钱!”

  “没事!”张巡也笑,“他叫孔有方,我叫周郭,呵呵,我们两个,几千年来出入衙门,向来都是无往不利的,呵呵,呵呵!”(注2)

  注1:割肉饲鹰。佛经上的一个传闻。在此指内心虔诚,不流于表面。

  注2:秦代之后,铜钱皆为外圆内方。所以孔有方,周郭,都是钱的代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