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二 下)
酒徒2017-04-13 22:154,029

  安排雷万春睡下静养,又派人将南霁云请来,托他做几天临时保镖,免得有人急红了眼作出疯狂之举,张巡和王洵两个这才松了口气,策马奔向万年县衙门。

  重新走上了街道,二人霍然发现今天街上的人很少。已经临近正午了,马路两旁很多店铺却门可罗雀。即便偶尔有几个出来购物的,也是丢下钱,买了东西就走。不愿在街道上多做片刻停留。

  王洵心里头感觉很不踏实,这跟他记忆里的长安完全不一样。遣了小厮王祥四下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半响之后,王祥喘着粗气跑了回来,低声汇报道:“昨天后半夜万年县衙门说要捉拿江湖大盗,把几个经常有留宿外地人的坊子给抄了个底朝天。可今天上午辰时三刻左右,突然又蔫了吧唧的撤了。大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就都加起了小心……”

  王洵和张巡相视苦笑,心里头都明白这场风波为何噶然而止。想必是杨国忠已经从虢国夫人那里得到了消息,断然出手。才令长安、万年两县衙门不得不偃旗息鼓。

  神仙们终于亲自上阵了。二人一边苦笑,一边摇头,心中既是无奈,又有几分失落。几天前,大伙谁也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而这几天的经历,却使包括王洵在内的所有人,对大唐的权贵们的认识又增加了不止一层。

  迤逦来到万年县衙门,交上门包,当值的差役进去禀报。不一会,捕头孙仁宇就颠着屁股跑了出来,远远地看到王洵,立刻当着众人的面儿大声嚷嚷道,“哎呀,我说表弟啊。你好好生意不做,老往我这儿跑干什么?不知道这两天衙门里事情多么?有什么话不能回家去说!”

  一边嚷嚷,一边不断地给王洵使眼神。通过前面几次交道,王洵早就摸透了此人的秉性,立刻笑了笑,拱手赔罪,“表哥,我哪知道您这么忙啊。我是中午路过这儿,心想表哥可能会有点空一起喝杯茶,所以就冒冒失失转了过来!要不您先忙着,我晚上再到家去找你?”

  “既然来了,就别拖到晚上了。你啊,以后别这么冒失!”捕头孙仁宇越给面子越来劲,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转过头,他又向门口的当值差役赔了副笑脸儿,“诸位兄弟,我这表弟娇生惯养,不太懂事儿……。”

  “孙头尽管去忙。反正大人此刻也不在。回头若有人问起来,我们就说您上茅房了!”门口当值差役刚刚收了“孔有方”的好处,岂能不给“周廓”几分面子。笑了笑,轻轻摆手。

  “那我就偷一会儿懒!”孙捕头冲着大伙做了个揖,然后又将头转向王洵,“走吧,不远处有个茶馆,咱们先去垫点儿东西。你嫂子是个乡下女人,做的菜死咸死咸的.....”

  王洵会心一笑,拉着张巡跟在了孙仁宇身后。离开县衙大门没多远,转了个弯儿,就来到一座非常安静的小茶楼。既然把茶楼开在了衙门附近,过往的宾客肯定都不是为了喝茶而来。因此茶楼掌柜也非常体谅客人们的心思,在二楼辟了很多雅间儿,每间屋子都用双层木板夹了稻草做墙,房间内的客人说话声音即便不小心稍高了些,也不担心隔墙有耳。

  孙仁宇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带着王洵,三拐两拐来到二楼最里边的一间。吩咐伙计上了茶水,然后把门关紧,压低的嗓子向王洵解释,“刚才的话,小侯爷就当我在放屁,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也是不得已,最近风声有点紧,衙门里头老是疑神疑鬼的......“

  “表哥你就别客气了!”王洵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在外人面前,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心里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就是。”

  “到底是侯爷,比我们这些跑腿的明白事理!”孙仁宇又笑着拱了拱手,算是为刚才的行为赔罪。“不瞒您说,几天即便您不亲自来,我晚上也肯定会去府上找您。您那朋友的事情,麻烦大了!”

  “怎么了?难道还有表哥摆不平的麻烦么?”王洵笑着坐好,信手把一个小银锭子笼在了手指底下。

  “不是摆平摆不平的问题,小侯爷有所不知.......”看见手指缝隙里露出来的白亮成颜色,孙仁宇两眼登时放光,“这事儿,牵扯有点广。我这么跟您说吧,到昨天为止还好好的呢。老爷虽然问了一回案,但我拿着您赏下的钱,把该打点的弟兄们都打点儿到了。所以宇文兄弟虽然又挨了四十板子,身上却没添半点儿新伤。可今天上午,杨太仆府的管家居然拿着名帖来找我家大人,命令我家大人将宇文兄弟当场释放。我家大人稍作犹豫,那位管家就当着众位弟兄们的面儿放了狠话,让我家大人掂量着办。您瞅瞅,这不是骑在人脖子上拉屎么?我家大人再不济,好歹也是天下第二县的县太老爷啊。他杨太仆府上的区区管家,凭什么向万年县衙门发号施令?”

  “你家大人难为宇文子达了?”王洵吃了一惊,关切地追问。他先前只考虑到逼迫杨国忠出手之后,可以让宇文至所承受的压力减小些。却没料到杨国忠会玩出这么一招,明着是向万年县衙门要人,实际上却是借刀之计,逼着万年县衙把宇文至往死里整。

  “还没。”孙仁宇看了看王洵手指下的银锭,轻轻咽下一口吐沫,“我家大人原本是想立刻找你那位朋友麻烦的,结果昨夜本县第一捕头薛荣光那厮得了急病,今天没来应卯。我家大人担心那厮的身体,所以在接到他家人的报告后,就暂且把惩治你那位朋友的心思放到了一边。急匆匆地往薛家去了!”

  “你可知薛头儿得的是什么病?病情如何?”王洵松开手指,将银锭子推了过去。

  “不知道!”孙仁宇看到了银子,立刻把什么都忘了,双手扑上来,将银子快速按住,“我真的不知道,报信的人快中午了才来,神神秘秘的,估计这场病轻不了!”

  “急什么,谁也抢不了你的!”对于这种人,王洵知道已经学会了如何去对付,“不过我把丑话说到前头,如果宇文子达在你那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给你的钱,我会加十倍利息讨回来。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我哪敢啊!小侯爷,您这不是要我的命么?”孙仁宇嘴巴一咧,声音里面立刻带上哭腔。他半生潦倒,几乎花光了全部积蓄才买通上司调到长安来做捕头。目前手中所有余财,几乎劝是从王洵手里拿到的,并且每次都得分出好大一部分去打点上司和同僚,很快就十去其五。日后王洵甭说加十倍利息偿还,就是一文不加,也足够逼得他卖儿卖女了。

  “我不想要任何人的命,我只想保住朋友的命。放他出来的事情,我会继续托人。但如果他死在了牢里,你也知道,我另外几位朋友的脾气......“王洵笑了笑,手指在桌面上慢慢叩打。

  “我知道,我知道!”孙仁宇迫不及待地表态,“我尽力,我已经尽力了。可是,小侯爷,我是新来的啊。衙门里很多事情,我根本插不上手!我家老爷,最信任的还是原来那几个。”

  “薛捕头不是病了么?”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张巡突然插了一句。

  “是啊?”孙仁宇楞了楞,顺嘴回应。

  “你家老爷的心腹,除了薛捕头还有谁?比如说,他要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通常都经过谁人之手?”看着孙仁宇的眼睛,张巡继续追问。

  “这个儿!”孙仁宇打了个哆嗦,不敢与张巡对视,低下头,一边冥思苦想,一边慢慢回应,“排在第一的,肯定是薛捕头。第二,估计就是主簿大人。不过他不太管衙门里的事情。还有牢头老李,不过老李那个家伙属于有奶就是娘型。其他的,就不好说了。反正大伙干这差事,都是为了养家糊口。寻常小事儿,县太老爷发个话,大伙也愿意跑腿。若是县太老爷做得太出格,大伙也不想为了他几句褒奖,就丢了头上吃饭的家伙。”

  “你也知道会丢掉吃饭的家伙?那张县令准备将宇文子达弄死在狱中,对不对,”张巡笑了笑,眼神越来越冷。

  “我不知道!”孙仁宇向旁边一闪,本能地狡辩。却被张巡刀一样的目光盯得无处可逃,咬了咬牙,低声道,“我真的不太清楚。我是新来的,他们有事儿都瞒着我。这衙门里,上上下下几乎都是我家老爷和薛捕头的人。我若管得多了,恐怕早晚得把自己搭进去!”

  “那你不想想,这件事,你家大人到底兜得住兜不住?他一个读书人,总不能自己动手吧!你们帮了他这个忙,就不怕事发之后,他把罪责全推到你等头上?”张巡手扶桌案,就像审讯犯人一般,连声质问。

  “我只是个跑腿的,不敢想那么多。”孙仁宇依旧低着头,声音里边充满了委屈。“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不多问,也不多掺和!”

  “我劝薛兄弟还是多想想!”张巡摇摇头,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这案子,你心里清楚,已经牵扯了京兆尹鉷,牵扯了太仆卿杨国忠,你家大人恐怕于其中也就是个跑腿的份儿。如果最后闹大了,他可未必能一手遮天。一旦他翻了船,你即便什么都没做,会有好果子吃么?”

  “其实,其实大伙心里也都不太踏实。但没办法,他毕竟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孙仁宇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说道。

  “所以薛捕头就稀里糊涂的病了。”不骗人则已,一旦说起谎话来,张巡总能说得头头是道,“昨天下午,估计他还好好的吧!一晚上就病得怕不起床,难道是坏事做多了,突然遭了瘟么?杨国忠府上的管家为什么如此嚣张,没有把握之时,人家不知道以退为进,暂避锋芒么?你好好想想,再劝熟悉的人也想想。你家大人为了升官可以拼了性命,你等又是为了什么?言尽于此,你等好自为之!”

  说罢,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孙仁宇激灵灵又打了个冷战,赶紧追上去,死死拉住张巡的袖口,“周兄,周兄,你别生气。我一定,我一定想办法保全宇文兄弟。哪怕拼上自家的前程不要了,也会让他平平安安躲过这场劫难。”

  “不需要拖的时间太长,我只希望你保住子达七天之内的安全。也许用不了七天,你就会亲眼看到此事结果!”用力甩开对方的手,猛然间,张巡身上的气势凌厉无比。

  “啊!”孙捕头又楞了一下,后退半步,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这个周廓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一开始根本没在意。可今天看来,此人非但对衙门里那些猫腻一清二楚,并且官威十足,恐怕其真实身份,还远远在王小侯爷之上。

  能让王家小侯爷当跟班儿的人,会是什么级别?孙仁宇不敢再想下去了。联系到有关薛捕头在自己家中被刺客打成重伤的传闻,他突然发现,这京师里的水,实在太深了。实在不是他这个外地来的小小捕头能趟得起的。也许稍不小心,就一脚踩进漩涡里,尸骨无存。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扒门盗洞底往京师里调?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他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心中突然好生后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