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三 上)
酒徒2017-04-13 22:153,143

  不单是孙捕头被突然变得霸气十足的张巡给唬住了。王洵一时也难以适应。只是他这两天见到的稀奇古怪事情实在太多,倒也不差这一件。因此一直忍到了孙捕头佝偻着腰走下茶楼,才看了张巡一眼,皱着眉头问道:“张大哥怎么确定子达在七天之内能够出狱?若是七天之后,杨国忠和李林甫两人还分不出胜负来……”

  “我不能确定!”张巡长长叹了口气,身上的霸气转眼间被落寞所取代,“但你不能指望一个小小的捕头能有什么担当。只好先拿大话稳住他,拖一时算一时。能让他帮忙拖过了头七天,就有机会再让他帮忙拖过下一个七天。杨国忠已经亲自出马了,我想,既然神仙们已经交了手,如宇文子达这种小烂虾,估计很快就没人在乎了!”

  “也好!”王洵听得直咧嘴。万万没想到素来持身以正的小张探花居然也会撒谎骗人“多几天时间总比少几天要好。我再想办法托托关系,说不定能找到一个肯替子达出头的!”

  “关键要看贾昌。希望他昨夜不只是想利用老雷!”张巡摇了摇头,继续叹气。“其他人……”想了想,他主动闭上了嘴巴。满朝文武个个缩头,能给无辜者主持公道的,反而需要指望斗鸡走狗之辈。这大唐到底是怎么了?再这样下去,几代明君持续努力儿开创的盛世基业,终归有被耗完的那一天。难道朝中诸公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么?

  “贾昌恐怕指望不上。他生着一颗七孔玲珑心,估计连昨夜是否见过老雷都不会承认。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继续想办法托人就是。”到了此时,年龄小的王洵反而比年长了他近一倍的张巡显得淡定,笑了笑,慢慢站起身。

  张巡知道对方跟自己担心的压根儿不是同一件事情,也不强求,点点头,低声叮嘱,“如果京兆尹的注意力已经被昨夜的事情转移了过去,子达的口供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上面压力小了,万年县令也没必要非跟子达较真儿不可。想办法贿赂贿赂他,也许比四处托人还管用!”

  “这个我醒的。昨天下午,已经捎信让秦家哥俩打听张县令的嗜好!现在缺的只是一个能跟他搭上话的中间人!不过这也不难,无非是费点时间而已。我想、那张县令虽然唯京兆尹马首是瞻,在不惹怒上司的情况下让他发笔小财,想必他不会拒绝。”说起如何请客送礼,托关系寻门路,王洵立刻精明起来。转眼之间,将其中窍要分析得头头是道。

  “你也小心些!”张巡想了想,再度轻轻点头,“别光为了救人,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如果能找个棵大树下躲躲,也别故作清高。非常时期,一切都可以从权!”

  能让以清廉刚正而闻名的小张探花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自己这个朋友在其心中的份量。王洵笑了笑,向朋友投过感激的一瞥,“这个我自然晓得!你跟老雷也多加小心,实在不行,就先到城外去避避风头。反正朝中最近一片大乱,估计吏部也没功夫想起你述职的事情来!”。

  双方又笑了笑,便在此处拱手作别。心中都憋了一肚子愤懑,却都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地方。堪堪走到了自己家门口,王洵忽然发现前方变得拥挤起来,忍不住沉下了脸,低声喝道:“小祥子,给我看看谁把路给挡了。长安城这么大,非到崇仁坊来摆什么当大爷的谱!”

  “唉!”小厮王祥吓了一跳,赶紧下了马,分开人群,撒腿向前跑去。不一会儿,又气喘吁吁跑了回来,拉住王洵的马缰绳,低声汇报,“小侯爷,不是别人,是咱们家把道给挡了。好像来了一个贵客,仪仗整整摆了半条街!”

  “咱们家,咱们家几时认识过这么有身份的客人!”最近做事屡屡受挫,王洵也变得有些玩世不恭,“那我可得抓紧看看去,别让贵客等急了!”

  说着话,也跳下了坐骑。把缰绳交给小厮,自己分开看热闹的人群往里挤。“各位借光,借光,我家就在前面。”

  “是小侯爷!”几个邻居家的仆人回过头来,看见王洵,立刻大声咋咋呼呼地叫嚷。“王小侯爷,您回来了!大伙赶紧让让,王家的少主人回来了!”

  王洵只是个落了势的子爵,在崇仁坊这片儿地,名望和地位都压根儿派不上号。左邻右舍的仆人们以往见了他,当面通常喊一声,“二郎”,背地里则以“王大虫”呼之。从来没像今天这般客套过。王洵听在耳朵里,心中愈发感到好奇,从众人让开的缝隙中快走了几步,抬头张望,刚好看到三十几名全身甲胄的武士,威风凛凛地肃立在自家门口。

  “谁他娘的这么大排场!居然拿此等精锐做亲卫!”见到此景,王洵心里头不由得暗暗赞了一句。也算个识货的人,一眼就看出这些亲卫,与京师里边招摇过市的那种银样蜡枪头截然不同。京师里边的禁军,无论是太子殿下直属的东宫六率,还是皇帝陛下直属的飞龙禁卫,无论再怎么收拾,身上都带着股子萎靡之气。而自家门前者三十几名甲士,则个个都是身高八尺之上的陇西大汉,直溜溜地往那一站,不用拔刀,锋芒就从骨头里冒了出来。

  正赞叹间,一直在门口四下张望的王吉已经看见了他,冲上前,一把拉住,“小侯爷,您可回来了。云姨娘已经催了好几次了。您再不回来,大伙就要满街去找了!”

  “谁来了,还非我露面接待不可?”王洵笑了笑,故意装出很不在乎的表情。

  “您没看到那一整套仪仗么?”王吉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可思议,“那边……”

  王洵的目光这才从武士们身上收回来,转而投向停在家门口的车驾、仪仗。只见距离自己最近处,有两面猩红色的大旗迎风招展,一面上龙飞凤舞写着两个大字“安西”,另一面上,斗大的字却只有一个,“封”!

  前几天刚在锦华楼内,曾经亲眼看见安西军的将士奉旨沿街夸功,王洵如何能猜不出这几个字里边包含的意义,微微一愣,询问的话脱口而出,“封大将军!他怎么到咱们家里来了?咱们家几时跟他攀上了交情?”

  “小的也不知道!”王吉扯住王洵的衣袖,三步并作两步从侧门往里走。“今天刚过了正午,封大将军的车驾就到了。左邻右舍那帮家伙,平素跟我人五人六。今天看到封大将军的车驾径直奔咱家而来,一个个看得眼睛都直了!”

  也许是故意,他说话时中气十足。附近看热闹的人也不反驳,一个劲儿地嘿嘿傻笑。那些安西军护卫显然也听见了,却依旧将身子站得笔挺,目光斜都不向这边斜一下,仿佛外边喧嚣跟自己没半点儿关系。

  看到此景,王洵心里越发感慨。被王吉拉着紧赶慢赶来到自己的房间,换了平素会见贵客穿的衣服,小心翼翼走向正堂。距离门口还有十几步,就听见里边有阵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云嫂子,你说这些话做什么?当年若不是子稚公仗义,我说不定已经变成路边饿殍了!你放心,王家的事情,就是封某的事情。无论谁想带小侯爷走,都得先问问封某手中的刀答应不答应!”

  “有封兄弟这句话,妾身可就放心多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儿里!”云姨依旧慢声细语,但话里话外,已经将封长清这棵大树完全把住。仿佛离了对方照料,王家立刻会被人欺负上门一般。

  “您尽管放心!万岁命我在城西大营帮骠骑大将军整训禁卫。一时半会儿,我不会再回安西去。小侯爷的事情,我管定了。如果嫂子您心里还觉得不踏实,就让他先跟我去禁军历练历练。一则避一避京师里最近的妖风。二来,也好为他谋个晋身之阶!”

  “那敢情是好。让封叔叔费心了!”云姨站起身,肃然下拜。一个身材矮小,但锋芒毕露的锦袍将军抢前半步,相对施礼,“嫂子,您可千万别再跟客气。否则,封某就惭愧死了!”

  见屋子里的人说话有趣,王洵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慢慢迈过门槛,“姨娘,我听说有贵客来……”

  “赶紧,等你好久了!”云姨娘利落地打断他的问候,上前扯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向矮个将军,“这是你父亲生前结识的好友封大将军,你赶紧上前拜见封四叔!”

  “四叔!”王洵心领神会,上前躬身施礼。

  矮个将军瞪圆了双眼看着他,目光里透出一股淡淡的感伤,仿佛在追忆非常遥远的事情。直到王洵把礼施全了,才上前半步,双手扯住了他的胳膊,“起来,起来,让四叔看看。看看子稚公这棵大树上,掉下来到底是个什么种!小子,比起你阿爷来,你可是差得太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